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9章 东华越狱
    “这个问题就不劳烦您担忧了。”

    赵东来剑眉一扬,对于黑白两条魔龙所提及的这个问题,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在赵东来与魔龙唇枪舌剑的交战之时,魔族大营之中同样也有一个阴谋在上演。

    自从东华上仙被抓之后,日日被囚禁于天文鼎的幽冥绝狱之中,平日里大巫祝倒也会进来瞧一瞧,对他进行劝降,而这一切实际上都是淳于晏的本职工作才对。

    可是一连几日,东华上仙都没有半点动容,也没有一分一毫想要妥协的意味,也正因为此,所以一向好脾气的大巫祝,此时也有一些不太耐烦了。

    这一日,大巫祝又来到了天文鼎之中看望东华上仙,而东华上仙则端坐于地上,盘腿打坐练功,看他神情淡然,似乎并没有受到半点的影响,心中甚是怪异。

    “你来了?”东华上仙感应到了周身的魔气上涨之后,便料到应该是大巫祝来了,所以略微睁开了眼睛,便张嘴询问起来,

    “不愧是东华上仙,本座来时已经用了隐身之法,仍然被你察觉到了,当真是令人钦佩。”

    说话的同时大巫祝已经自迷蒙的魔气之中幻化了出来,仍然一身白袍炮衣,虽然头发已经花白,但面容却并不苍老,尤其双目之中更是充满了神光,一看便是修为高绝之辈。

    “大巫祝过奖了。”

    东华上仙则是淡然一笑,扬了扬嘴角,沉声道:“往日里不都是淳于晏过劝降吗,怎么今日却是大巫祝亲自前来了?”

    “莫不是魔族大营之中又出了什么事情?”

    说话的同时东华上仙又死死盯着大巫祝的脸庞,试图从他那张看似云淡风清的脸上看出一些不同的表情来。

    不过非常的遗憾,大巫祝似乎并没有丝毫的慌乱,表情淡定如常。

    “怎么?”

    “东华上仙很希望魔族大营出事吗?”

    大巫祝洒然一笑,眼中闪过一丝丝的厉色,随即反问:“难道上人还指望天界会有人能过来救你不成?”

    “如今天界背腹受敌,一方面妖族蠢蠢欲动,另一方面高黎贡山的通天教主又不断的进犯,天界哪里有心思来管我南疆魔族的事情?”

    “更何况我南疆魔族跟一个铁桶似的,寻常神仙根本连南疆都无法踏足,又有什么能力进入魔族大营来救你呢?”

    “退一万步说,如今你被困于天文鼎之中,没有魔族的血脉,是不可能打开天文鼎的。”

    “所以就算你能力再强大,也不可能再离开天文鼎了。”

    “况且,我对上仙也已经足够礼遇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对上仙动过刑,也没有以武力相逼,否则以淳于晏下在你体内的阴蛇蛊,想让上仙吃点苦头,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呢?”

    “唔。”

    东华上仙不以为然的应了一声,对于大巫祝的这一番话,他自然也是心里有数的,如今的天界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来了南疆,因为上回下凡之时,他的任务是前往长安城中去搭救牧童转世的汉钟离,只是他半路有了其它的想法,所以才会与孙悟空交换了任务,独自来到南疆会一会魔族罢了。

    如今只有孙悟空一人得知他来了南疆,也只有孙悟空有一丝丝过来的救他的机会,但这机会相对来说也是极其渺茫的。

    诚然,对于孙悟空的战斗力,东华上仙是丝毫也不怀疑的,在东华上仙的印象中,单就战斗力而言,自己也未必能扛得往孙悟空的进攻。

    但令人遗憾的是,孙悟空的性子毕竟直了一些,再加上对魔族的鬼蜮技俩又不了解,而且自身的灵气也被魔气所克制,所以如果真要到魔族来救他,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搞不好还有可能连孙悟空自己都被抓到天文鼎里来,毕竟大巫祝的修为,可不在孙悟空之下,若论智谋之类的,那就更差得远了。

    所以相对来说,他反倒不太希望孙悟空来救他,毕竟孙悟空是天界的生力军之一,到时候神魔大战来临,他肯定是要打前锋的,在此之前,东华不希望孙悟空出任何的事情。

    一旦孙悟空也跟自己一样失手被擒,那么对于天界来说,就不仅仅只是损失一员大将那么简单,甚至会直接影响到几十万天兵的士气,双方还没有打开,就已经令天界的天兵天将胆寒,那魔族的将领岂不是如入无人之境了?

    正因为想通了这个因素,所以东华上仙完全不希望看到孙悟空来南疆。

    同时,东华上仙也隐隐感觉,这件事情可能还会有其它的转机,而这个转机的突破口,就是赵东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自从东华上仙被抓之后,他就隐隐感觉最后救自己出来的人,肯定是赵东来,这就是一种没由来的信任。

    如今被大巫祝这么一追问,东华上仙更是越发坚定赵东来会前来救自己的预感。

    “大巫祝方才的分析,也确实有几分道理,如今的天界自然是没有闲情管我东华之事,但这并不代表我东华便无人问津了。”

    “倘若当真无人过来搭救,那我东华也就只好留取丹心照汗青了!”

    “上仙不会是如此愚忠之人吧?”

    大巫祝皱了皱眉,已经隐隐有些不太高兴了。

    他对于东华上仙自然是极为欣赏的,如今看到东华上仙为了旧主如此忠诚,甚至不惜性命,这样的情形,真是令大巫祝又怒又喜。

    怒的是无论如何就是无法做通东华上仙的工作,这让他内心非常有挫败感,试想一下,早年大巫祝好歹也是能与魔君争长短的人,如今又是魔界的二把手,其能力之大,可以说是一手遮天。

    这些年又过惯了众星捧月的生活,如今从高处不胜寒到被东华上仙视若无睹,可想而知心中有多么的恼恨?

    但与此同时,这种情形又令他有些欣喜不已,因为东华上仙这样的表同,也恰好说明了自己没有看错人,东华上仙确实是一个万中无一的神仙。

    如果能把他收为已用,那对于魔界来说,将会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大巫祝,军营内有急报!”

    就在大巫祝准备进一步做东华上仙的思想工作时,耳畔忽然传来了一阵细微到几不可闻的声音,而这声音正是他坐下大将传过来的,听其语气似乎确实有什么紧要的事情报告。

    为此他只好暂时息了劝降之心,打算先把魔族大营中的事情处理好,然后等淳于晏把事情办妥了归来之后,再让淳于晏用蛊毒来对付东华上仙。

    念罢,大巫祝嘴角一咧,冷笑道:“东华,本尊已经将路给你指好了,只要你点一点头,眼前就会有一条康庄大道可以走。”

    “到时候你将会前途无量,富贵无边。”

    “但若是继续执迷不悟的话,那么幽冥绝狱里这些夜夜哀嚎之人,将会是你的下场。”

    “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若是想通了,就直接召唤本尊过来,届时本尊将亲自迎你离开幽冥绝狱。”

    言罢,大巫祝身形一恍,快速的消失于这幽冥绝狱之中。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多看了东华上仙一眼,目力所及之处,只见东华上仙周身洁净,丝毫没有被魔化的意味,那些魔气似乎根本就靠近他不得,这令大巫祝有些疑惑不已。

    本来此事已经引起了他的警觉,但由于自己手头还有事情需要处理,也就没有过多的深究,随即便离开了。

    待到大巫祝一走,东华上仙那原本淡定的面容,一时间也不由得充满了愁容,同时也忍不住长长呼出一口气,心中暗呼侥幸。

    “也不知那大巫祝有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

    东华上仙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缓缓从袖口掏出了牡丹仙子赠送的那一小块天仙金莲。

    此时原本洁净无比的金莲,居然也被染上了一丝丝的魔气,其洁净能力,早就已经大不如前了。

    很显然,这从瑶池采摘出来的天仙金莲,毕竟只是昆仑山金莲的亚种罢了,其驱除邪气的能力虽然也极强,但在上古魔气数日的浸泡之下,便有些力不从心了,从净化能力来说,更是远不如昆仑山中的正牌天仙金莲。

    “看来这天仙金莲也撑不了几日了,我必须得想办法离开这天文鼎才行,否则还没有等到援兵过来,我就已经被这些天边的魔气给魔化了。”

    想到这里之后,东华上仙立即紧锣密鼓的思忖起对策来。

    首先,他想到了越狱。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是不可能再坐以待毙,而越狱便是逃离此地的首选。

    不过这个念头仅仅只是在他的脑海中闪了一闪,便被他给否诀了。

    这幽冥绝狱乃是被置于天文鼎中的一个空间,外面的载体是天文鼎,所以想要从幽冥绝狱出去,那么首先要想办法打开天文鼎。

    可是先前大巫祝已经说过,这天文鼎除非有魔族的血脉,否则是断然打不开的。

    打不开天文鼎,那就不存在越狱一说了,因为这一切都是徒劳。

    其次,东华上仙自己的修为也已经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因为体内阴蛇蛊的原故,他如今真正能使用的功力,可能顶多也就只有平时的三四成而已。

    三四成的功力,就算有侥幸从天文鼎中逃出来,也是绝对不可能从容离开魔族大营的,毕竟此处是南疆魔族的大本营,修为高绝之辈多不胜数。

    凭他四成的功力,恐怕连魔族的长老都打不过,更别提在大巫社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故而关于强行越狱的想法,早早的便被他给否决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先假意答应大巫祝的条件,等到他将自己释放出来之后,再想办法逃离此地。

    这个方法相对来说要靠谱许多,至少首先就减少的逃离天文鼎的这个环节,等被释放到了魔族大营之后,再想办法脱离,相对要简单一些。

    可这一切的前提,还是得先把体内的阴蛇蛊毒给解了,这才是重中之重。

    因为只要有阴蛇蛊毒在,那么他的法力就没有办法发挥到最佳的水准,最可怕的是,他还要处处受制于下蛊毒的人,一旦露出什么马脚,那么肯定就是前功尽弃的。

    所以第二个办法虽然相较于越狱的办法要好一些,可是其难度之大,也是非同一般的。

    并且这个办法还非常考验演技,一旦假意答应大巫祝加入魔族,那么之后的一切举动,就都要表现的心悦臣服的样子,甚至还有可能对那些魔族低眉顺眼。

    试想一下,以东华上仙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做得到低眉顺眼呢?

    他可是高傲了一辈子的神仙,从出道开始顶着太上老君亲传弟子的身份,就十分的受人敬仰,从来都没有低声下气过。

    平日里在天庭,就连玉皇大帝也对他恭敬有加,起码给足了他六分的面子。

    天界的一众神仙就更不用说了,那更是倾幕者众。

    所以让他在南疆魔族假装心悦臣服的样子,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

    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还不能死,因为除魔大业还没有完成,所以必须得想尽一切可行的办法逃离这个幽冥绝狱。

    并且他在内心已经权衡过了,自己逃出去的可能,也许比被人营救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因为目前能营救他的,除了孙悟空之外,也许就只有赵东来了,关于孙悟空的能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但想要与魔族大巫祝抗衡,也绝对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

    至于赵东来,他更不可能是大巫祝的对手,哪怕他真的过来救自己,可能也只是多送一个人头罢了。

    有感于此,一味的等着被营救,还不如自己想办法逃出去,在这种情况下,也唯有自救了。

    念罢,东华上仙正了正神色,开始在脑海中策划起如何演戏的事情来。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