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因为你是妖精作乱
    阿香她们将他从床上扶了起来,腾出足够大的地方让鬼哥操作方便些,将他的头枕在阿香的手上,她们搬动他的时候,他*出声。血一滴一滴滴到床上。

    阿香端着盆,我将一条毛巾在热水中浸湿了,开始轻轻地擦拭他的伤口。我知道很痛,但是他的脸上在我的手下却很静,他放慢了呼吸,他没有闭上眼睛,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鬼哥把蘸到白酒量足够在伤口上涂成一条小水流,从他的眉毛一直流到他的发际线。他用手按着白酒,那绵堂此刻闭上眼睛,当刺痛痛入骨髓时他缩了一下,我能看到他的畏缩的细小动作,白酒发出刺鼻的气味,我意识到鬼哥正在做后情是多少紧迫。

    “来吧,痛快点。”那绵堂真的是一个妖孽,他居然在催促鬼哥尽快用刀动手术。

    鬼哥狠不下心来,他是一个比任何人更怕血的人,他会犯血昏,院长嬷嬷及阿香她们更是只会杀鸡式的手起刀落,但不代表她们敢在人身上动刀,特别是主子身子,她们不敢承担天大的责任。大家都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动手,我一瞪眼,眼睛里寒光四射,小马六们的眼神懂乱起来,他们咬着牙扑过去,死死地按住那绵堂。

    “我来。”我决定代替鬼哥操作。

    我拿着刀凝视着那绵堂说:“会很痛。”

    现在也很痛。”他勉强挤出一丝虚弱的微笑。

    我愣了一下,然后凶想毕露:“抓牢他!”

    那绵堂想反抗来着,但鬼哥、牛八、阿五驴、油四鸡加上阿香、田氏围堵着他。一个一身血快流掉一半的人如何当得起这帮如狼似虎的家伙,他很快被他们侧摁在床上,手脚腰背没一处能动弹。

    小马六笑得像黄鼠狼一样:“为你好那少,为你好那少。乘啦。”

    我咬着牙,将刀放在烈酒时浸了浸,然后轻轻地吹了吹伤口,伤口流血得更厉害了。我一把撕开那绵堂的衣服,快速把腐肉划开,空气中血腥气是那样的强烈,我也紧张到了极点,胸口竟然泛起了阵阵恶心。

    他痛得失声叫了一声,鬼哥死死抱着他。

    我快速将通红的匕首按在伤口上,只见那绵堂的手上冒起一股青烟,空气里弥漫着人肉被烧焦的糊味儿,已经非常虚弱的的那绵堂发出一声惨叫,疼得弓起身体。他拼命的挣扎着,却被一群人死死按住手脚,动弹不得。

    鬼哥拼命抱着他,阿香给他擦着痛出来的眼泪,田氏给他擦汗。

    我扔掉匕首紧张地说:“那少爷,你忍着点儿,别像个姑娘家似的穷叫唤,血已经止住了,你可以活下来了。”

    那绵堂疼得冷汗直流,他无力地道:“猫九九,这种事也就你才做得出来,可真是最毒妇人心,面慈心狠,心毒手狠......”

    我一点儿不介意:“承情啦承情。”

    阿香脸色大变,急忙走开,佯装要去别的更换毛巾:“水不够热,我去继续端热水来。”

    床单上满是血迹,那绵堂唇线紧抿,额头上满是汗水,鬼哥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眼中焦虑到了极点,他是担心我失手。

    “一会儿把我的伤口缝补起来。”那绵堂继续指挥着,但是已虚弱得声如细纹。

    “我不会缝补什么伤口,只是从小自己补衣服。”我决定把话说明,即使敌我双方,我也不愿意利用在这个时刻。

    “——对,就像补衣服一样。但是要用手指交伤口的边缘压平。”

    “是否就像将饼生面团贴平,放到锅里烙一样。”

    “呵呵,是做贴面饼一样。”这妖孽居然在笑,嗓子开始沙哑,唇角的笑意更加深邃。

    我拿出针线盒里根最粗的针,鬼哥负责用大拇指慢抚平伤口的边缘的皮肤,真到伤口边缘合上,伤口不平,无论如何都会留下伤疤。我悄眼望去,鬼哥的脸铁青,轻颤抖着,心中极为不忍。

    当我又将针放在烈酒里浸了浸,吹了吹后开始用线穿针,当我要缝第一针时,我望见脸色苍白院长嬷嬷也急忙踉跄起开,一张脸满是骇然,于是也要佯装去催阿香快端水:“这个阿香,动作太慢了。”

    我嘴色勾勒出一个不削的动作。

    针线从皮肉里穿出穿进,缝衣服谁不会,所以我的手稳当,平静。手指飞快地缝,针线沿着鬼哥手指摁住的伤口往下走。最后,我终于忙完了,不算太坏。

    伤口被我成功打上了‘补丁’,伤口慢慢地合上了,血流开始减少了,那绵堂唇角上扬,勾勒出一抹极轻的笑意,“猫九九,你真的是一个祸害。”

    “我从小就自己补衣服。”

    是啊,我的世界里不就是如此吗,院里每个小孩即都是如此,学着学着,就学会了有生存的技能。

    我感到那绵堂的身子在我的手上滑下来,他失去了知觉。他因痛苦而一动不动的苍白的眼睛终于合上了,我将视线从他的伤口上挪开,第一次看清他样子,距离如此之近,就好像放大镜一样看他——重伤之下,那绵堂的脸色十分难看,唯有那脸庞的线条依然是棱角分明,即使在昏睡中,依然刚毅而凌厉。

    我自己也剧烈地疼痛,下鄂也在酸痛。但我为他请愿各路神仙,希望他平安无事,因为只他平安无事,我才能平安无事。

    夜深。

    “村里的医生来来了。”院长嬷嬷兴奋地喊。

    村医来之后,用一些土方法给那绵堂伤口消炎,拿出热气的药软泥小块敷在伤口上,再用一块干净的布包好,“他很快就会好起来,幸好你们提前帮他把毒液吸出来,挖掉毒肉。如果不提前做好这些,他肯没命。”

    院长嬷嬷上前,伸手为那绵堂将额头的汗水拭去,不料手刚一触到那绵堂的肌肤,便倏然抽了回来,眼里满是惊惶,打了个哆嗦,看着村医道:“大夫,少爷的额头烫得厉害,怕是起烧了。”

    “他——他什么时候好?他身子很烫。”院长嬷嬷最担心担自己小命不保。

    “恩,他会发烧一两天,会在床上翻来复去不安宁,还会出大汗。但一旦退烧之后,他很快就会好了起来。过不了三、四天,他不能起来。”村医对那绵堂的身份甚是恭敬。

    我被安排留在房中照顾,也是他的要求。

    几个小时过去了,那绵堂一直安静地睡着了。大约半夜三点,他在熟睡中皱起眉头,嘴里梦呓着,身上大汗淋漓。我拿出了一块布,擦拭他的眉头,他翻来复去,脸上显得痛苦的样子。我抚慰他的脸颊,轻声轻语说着好话,想使他镇定下来,约摸半小时后,他又静了下来。我才松了一口气,正要从床边站了起来。这时他忽然从床上坐起来,疯狂的睁着眼睛,抓住我的手腕,紧紧地握着不放,痛得我直打颤,如果不是看在他的救我一命的份上,我早揍他了。

    “别走,”他生气地大声喊叫。

    “我——我要去睡会。”我抗议道。

    “她被抱走了,一个个都走了!我求求格格了——”

    他的眼中充满了极大的仇恨,他拼命地捏着我的手腕,把我拉到他的胸前,他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讲什么,也不知道在对谁话话,这点我明白,但是我还是怕死。他虽然很虚弱,但同好像很有劲,他抓住我的两只手腕,使劲地按在床上。

    “我找到了她,父亲不要走——”

    他放开了我手,掐住我的喉咙,我想叫又叫不出来,他像个恶霸一样大笑。我这样会被他掐死的,我的血在往头上涌,眼睛开始模糊起来,他还在用力掐。就在这时,他突然放开了我,当我睁开眼睛时,只见他迷迷糊糊地朝下望我。他皱起眉头,眉宇间有一条深深的皱纹。

    “猫九九,刚才我怎么了?”

    “狗日的,好心没有好报,你刚才神志不清,老子差点归位了——”我用嘶哑的声音小声吼叫,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伤了你没有?我伤着你,因为你是妖精作乱。他的声音显得亲切温柔,有种爱抚的口气,但我知道他还是神志不清,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尽管他的情绪已完全变了。

    我翻起身来,想要一把推倒他在床上,可是结果陡劳,这时他的力气仿佛已经耗尽,又瘫软下去了把头靠在我肩上,把我压制在床上:“给老子我滚蛋!”

    他太重了,且睡得像猪一样重,我推不动他。

    他后来睡得熟,神志错乱的状态已经过去了,只是偶尔翻动一下。但是他在昏迷时,依然不停地叫着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名字,声音极底,那两个字从他唇边溢出时,却极是温柔。

    每当他唤出那人名字时,我便被他攥紧手,他轻轻说:“别走,别走。”

    我拉不开我的手,只好回应他:“你姑奶奶在此,你叫是的别人,别攥我这么紧。”

    我不知道他在昏迷中能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但我的手却一直被他一把攥住,我甚至从没想过,他在昏迷中竟还会有这样大的力气,只将我的手攥得生疼,仿佛一松手,我不会消失似的。

    他后来睡得熟,神志错乱的状态已经过去了,只是偶尔翻动一下。月光淡了,黑暗慢慢地、很慢很慢地散去。就在清晨公鸡报晓时候,他才用力地打了一呵欠,从我身上滚开,双手抱住一个枕头,紧贴在一边脸上。我气愤的对着他屁股踢了几下,不解恨地骑在他身上,咣咣地给他几拳,边打边问:“让你压着老子!坏家伙!有钱人不得了吗,打不烂你这身肉.....”

    我瞪着眼前这丘八家伙,他被我打痛了,但是这家伙目光全无焦点地望着我,那双眼睛只能让我想起将死之人,全无好奇心地凝望了我一会儿又望了望也许即将升腾上去的上苍,然后闭上。眼睛刚闭上,支撑他的力度似乎消失了,顺着枕头歪了一下,然后就那么歪着,他的肚皮全部露在外面,他又昏睡着了。

    “这么不经揍?”我试探着往前走了一步,他看起来没有呼吸,胸腔几乎没有起伏,但我不算内疚,因为他呼吸开始平稳,我轻抽了他一下肩膀:“改天再装神扮鬼,起来呀,王八蛋。”

    院长嬷嬷过来探望,赶紧帮他整理好衣服。这位爷她得罪不起。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