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3章 我来
    我非常的开心他们这个说法,因为好像是路灯这边已经站在我们这边立场,至少他没有明说。

    但是他的态度和他的行为已经告诉了我他的立场,要不然他怎么会给我们准备这么丰盛的午餐,利用这个机会的话,那锦堂才能更加名正言顺的送餐进去,因为菜很多嘛,这是很合理的事情啊。

    当然这事情他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我就知道这个就是他所表明立场的态度,这个也是我非常期待的事情。

    那锦堂笑着对我说:“在那个事情你开心满意了吗?我们等过去之后,跟兄弟们去说下这个事情,然后我会在厨房里面等你,把这些饭菜送过去,目前的话我暂时不露面,因为他们不想让他看到我的真实的面目,打他们的措手不及也许会更好一点。因为你的样子他们毕竟是认识和见过的,你来送餐的话他们肯定会不会相信,而且可能会有所提防你,或者说他们肯定会想到什么事情,就算你能成功进到这房间里面,也不可能跟他们有太多的接触,因为他们不可能去相信一个他们见过的客人去做这个事情。”

    我听到这句话我顿时就傻眼了,好像这个事情确实是这么回事,因为我们一直在观察对方,而且我们这些两天来大肆宣扬的样子,他们早就把我们整个样子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难道他不知道我们的样子吗?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如果刚才像他所说的充当店小二进去的话,说明我会遇到巨大的危险。

    我开着调皮的玩笑说:“他说来的话那岂不是很有趣的事情,你有这么帅的人去当店小二吗?有这么好的男子就当不晓得嘛,看来你们这是江南客栈真是人才济济啊。”

    我这番话把他的马屁拍得非常好。

    看来吃饭时间还差一个小时,那我们在这里再继续做下去,也许能谈出些别的事情来。

    哦,当着他们两个人的面把刚才我在房间里面跟兄弟们的一些事情,事无巨细的跟他们谈判拿出了我的白纸,那上面写着我的一个地图的攻防策略。

    他们两个倒是很认真看看,但是我里面写的涂鸦,画得很潦草的,可以,不明白,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能看得懂,他们也问了我一些不同的话题,以后呢,我一一跟他们说,怎么样去进攻,怎么去防守怎么样去打这个方案,他们倒是也认识了一些,细节也不知情,这个方案上面的纠正和增加一些细节内容。

    那锦常提问道:“就像你刚才所说的,这方案来说,如果这个状态下去没有把握,能保证他们能全部安全撤退出去吗?你确定他们在这个事情上能共同团结协作的或者说不分气候的共同的离开这里吗?如果他们一旦有任何人可能把这时间拖延下去的话,那么整个车子可能就来不及,接上这么多人,这个事情你有想过吗?”

    我又对他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因为我没有完全消化这个事情。

    我有点不甘心的说道:“这有什么难的,就像客栈这边没有阻拦我们,以后如果没听到我们的声音的话,那他们可能是从后门直接安全的撤退出去,难道我们司机不能等待他们的份儿吗?他们肯定会安全的离开这里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实际上没有人出来我们的话,应该这个事情应该不会是太大的问题吧。”

    他非常理性的分析道:“当然有可能发生任何情况的问题,因为在整个打斗的过程中,我们不能确保每个事情都能按我们想象中这样能顺利进行,如果其中会发生任何一个事情,或者说有人去参与进来的话,他们把这个事情搞的更加混账的话,那你们怎么说,所有人都能安全撤离,如果一个人不撤离,所有人都跟着不撤离,那岂不是所有人都不能走调,而且现在人事这么多,一堆人都走这辆车子,那简直是很混乱的事情。”

    我听他这么说之后完全是无语了,因为这个事情是我完全能想到的,而且这个事我不可能是想出来的,因为我当时觉得两一帮人同时一起去走一辆车,而且他们同时进去了,难道还会拖拖拉拉命都不要了吗?还会去做什么事情,难道这个步骤还会有什么影响吗?

    但是想到这里确实是如此如果他们任何一个人在中途中改变的意愿来解救我或者说他们有一个人,因为别的事情中途不走的话,所有一班人的兄弟都有可能因为一个人耽误所有人都走不了因为这是兄弟情谊,我忽略了这一点。

    我又想到另一个自己的方案:“看这样怎么样?叫公司派多几辆车子来,如果有一个人接着一个有一帮接着一帮,那岂不是好点,不要他们等待,哪一个人就是说他们如果能走掉一个就是一个,不需要等待任何人在约定的时间地点见面可能就行了,不需要去做什么要团结一致。”

    但是我出了这句话的之后他又开始反驳我:“确定他们一定会听你的方法去做吗?而且在当时发生危险的时候,真的是如果一个人不走的话,他们肯定就不会走,就算按约定时间去同一个地点,但是他们看到这些兄弟们现在有一种困境的时候,你确定他们肯定会忍心这义无反顾的就离开了,或者说他没带着任何情绪,都感觉离开吗?你确定他们能做到这一点吗?如果他们真的能做到这点那就OK,如果他能做到这一点的话呢,那这个就是非常大的危险性就在,因为一旦有一个人任务的话,其他人都去扑救的话就像游泳一样,一旦一个人落水之后,其他人都是旧的话,所有人都有可能会全部落水,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他这句话我真的很泄气的坐在地上,把茶水狠狠的喝。

    我是不是有些发脾气了,因为我觉得他们好像有些瞻前顾后的,一点不像我们在孤儿院里面手起刀落横冲直撞的感觉,也许虽然没有任何的安全的可能性,但是也许这种横冲直撞也是能带来一种可能性的一个转机。

    我用侧脸的望着他:“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才行!”

    他不慌不忙的说道:“还不慌,先喝杯茶压压惊,等会我告诉你怎么去做,保证兄弟们在这个事情上把它安全系数增加对这点,我希望你不会看到你的兄弟们在这个世界上会存到一定的风险吧,这也不是你所能看到想看到的东西。”

    我狠狠的瞪了一下他。

    他倒是没有特别在意我的样子,完全是哈哈一笑。

    我新的梦想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当时没有讨论这个事情,好像他们已经对这个方案已经非常的认可,或者说他们就想到别的事情。

    我站起来对他们说:“我们把这个方案重新再修复一下,或者说重新制定一下,或许从别的方面看有没有可能性突破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很有默契的说:“太着急,这个事情顺其自然就是更好的事情,如果太着急反而会露出线,因为对方可能也知道我察觉到你们这方面肯定要做出一番动作出来,现在你这么着急去做一件事情,可能反而让他们从中找出来你们的扩展,说不定你们整个事情这个计划可能就会受到瓦解,或者说受到危险。”

    我呼了一口气,不解的问道:“说什么呢?如果我们不去策划的事情的话,那就会有些漏洞让我们去做深有虎偏向山虎山行,那我们现在在做什么?难道就是聊天喝茶,吃饭,谈些八卦的明星事件吗?”

    那锦堂相视一笑,哈哈大笑的说道:“反正之前发生的事情越轻松越好,不要太把自己精神绷得太紧,反而感觉到自己会失去一些控制,因为这个事情是顺其自然,自然而然的事情把这事情放松下来,也许能就能得到最好的效果。”

    我心里有些担心的说:“之前我的兄弟们还不知道这个是怎么回事,所以我还是必须跟兄弟们说一声,如果你要扮演店小二的话,那当然也可以,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个事情,如果到时候临时突发事情有什么处理不了的话,他们可能也能做一个临时方面的一个解决,现在我去跟他兄弟们去说吧,你们在这里喝茶,按照正常时间来说,你们就去做你们的事情以后我们就按我们刚才说制定好的计划去做就行了。可不可以这样安排?”

    你喝死了,把我的想法跟他们说的清清楚楚,希望这个事情不是想象中的这么简单,也不是想象这么复杂,但是我的兄弟们必须要做这个事情,这是必须要知道的,如果连他们都不知道的话,那他们提的方案岂不就是笑话而已嘛。

    我很多想法是情人有可能因为这个事情是我单独去策划,是作为一个总指挥的人物角色扮演,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难免会有些担心,难免会有些紧张,这是很正常的吧。

    那锦堂溺爱的对着我说:“那跟你兄弟们好好的去说下,等会儿我可能是想帮助你有所调整,然后包括刚才我们所谈好的撤退的方案,如果他能有任何一个事情,有出现任何一个可能性的话,它能不能一个等一个人必须按约定的时间,在同个地方见面就行了,不需要等人,一旦本人就会出现一大串的事情,有一个走一个如果他们等话,告诉他们这个必须不能按这个执行,一定要按我们制定的方针严格执行下去。”

    “我知道你的说法了,我要他们就会按你的事情去做,等你去扮演店小二的时候,别忘了我在旁边等着你,你打声招呼来我就过来了。”

    “嗯。”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