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0章 打蛇七寸
    听了我这番话之后,他们两个男子相视一笑。

    但是了我知不知道他们在笑些什么东西,完全是莫名其妙的,有什么话不可能大大方方说出来,而且搞这么神神秘秘的。

    司徒登他补充了:“你们所说这个大块头其实他就叫做大力士,他曾经在南方比赛的时候曾经是武状元武冠军,他的力气可大得不得了,如果是一头熊跟他对打的话,说不定他也能当了帅哥,所以这种时候的话,你们一定要小心翼翼的去看他的动作,不要认为他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其实参与我发起未来,说不定你和你的兄弟们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所谓大块头,他可是徒手打过一只老虎。如果用武松来比喻,说他是当今武松也认为过,如果你跟你的兄弟跟他对打,可能一天赚了两分,如果他各个击破的话,那你们这个情况就非常危险。”

    听完之后这句话之后我把我当成了一口人气,想不到竟然是你打英雄,难怪他说话的中气十足,而且他腰板圆粗,看不出这么一个单纯的中年男子,居然也是这么厉害的一个角色,看来这个保镖不是一般简单的人。

    本来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他的智商有些问题,因为他的话题和他的思路和他的答案回答都感觉到笑呵呵的一样。

    但是我还是有些疑惑,说道:“那他的功夫跟那锦堂比起来又会如何?”

    司徒登非常肯定的说:“他的功夫新手当然比不了那兄弟,那兄弟应该在10招之内能治服了他。”看来他对我们非常了解,好像对江湖整个动态都非常的清晰一样的。

    那锦堂没有说什么,微微一笑不不做一般评论。

    我得到这个信息之后马上积极的跳起来,因为这个信息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直接就说道 :“竟然那锦堂的武功比他还厉害,那就很简单了,当时为什么那锦堂你不直接去制服他就行了。既然他都不在你之上,何必还要担心受怕的你,不过这次制服他之后,我再叫兄弟们一起冲进来,当时的结局就很容易的去完成了,何必还要搞这么多复杂的事情,还要再做第二道。”

    我还是不能释怀,为这个解释没有说服我。

    那锦堂这个时候才缓缓的说道:“那里面有比他更厉害的在坐着。你不可能让我先去对付他,再去对付更厉害的人吧?”

    “什么你们还有更厉害的人,谁那个快要掉到牙齿的老头子吗?”我非常吃惊,他在回答已经超出我的想象,感觉到好像是不可能忘记,但是这个话确实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应该确实是如此。

    我一再而再的确定了我刚才听到的信息:“你确定你没有说错,那个老头子就是更厉害的人吗?或者说还有别的人是我,我没有看到的刚才?”

    “没有别的人了,就三个人。”

    “三个人,第3个是否龟凤七?刚才你听到他的声音对不对?刚才我听到动静我以为是我的幻觉,一个是你也听到了,对不对?”我听完他这样说话之后,顿时立马兴奋起来,我觉得我刚才所说的所听到的应该就是肯定的,应该是没有任何错误的事情。

    这时候那锦堂终于把所有的答案都大大方方的告诉我了,没有任何隐瞒,因为在这种情况之下,任何隐瞒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我毕竟是知情者,按照我的脾气来说,他对我有任何隐瞒的话,他也知道,我会一旦任性起来就会直接跑过去。

    那锦堂她喝了一口水以后说道:“对里面其实只有三个人,最厉害的其中就是让你老者,你别以为他就是所谓的掉了牙齿老人,其实他的武功之上并不在我之下。你没发现他说话虽然咳嗽的,但是他的内力浑厚,你应该不知道,他的武器很厉害。当然刚才我也没猜出他的身份,我只是怀疑他可能就是消失已久的逍遥楼阁主。”

    他刚喝了口水,继续说道。

    “而且你所说的第3个人就在里面,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龟凤七。,但是应该刚才她发出细微的声音来说,应该对你刚才所说的名字而已,判断她应该对你所说的名字是有敏感的”。他继续把这些话完全的补充完。

    这里面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我心里不由得想了一下,我要必须把这些信息好好的分析一下,沉淀一下,看哪些信息确实是有用的,哪些信息是我还在怀疑和质疑的。

    我慢慢的坐在凳子上面,以后好好的思索了一下,想想着因为这事情马上已经超出我的想象了,我脑袋有点晕有点痛,感觉好像自己脑袋不够用了一样。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看到他们两个都在支持着我,他们也在给我时间去思考和缓冲这个思考的理解。

    刚才说到最大的冲击莫过于他也承认了,里面一个人就是我的朋友也在里面,但我说确定一定是,但是他确定了第3个人的存在,第3个人存在应该就是我们想象中的假设的那一个,这个理由应该是成立的,至少它是大概率的的一个可能性。

    我看着他以后明确的问他一句:“当时你没有把握让我们所有人全身而退,对不对?”

    因为我只有这样去问才能恢复我的思维逻辑,因为这种情况之下他所说的话,我都不需要钱,你相信我,因为这种情况下好像确实是一次结果,他和我一定冒着巨大的危险去,就这个事情的话,但是他不一定能全身而退,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且当时如果心里没有真诚的话,我们当时的情况是放手一博。

    到时会发生什么事情,事情谁也不知道。

    提到那锦堂,他一定有他的理由,他已经会做非常有把握的事情,他不会让我受到任何意思的危险的可能性,所这种情况下他妥协了,作为一个最安全的和最保守的方案~那就是暂时离开。

    他很深情的望着我眼睛,而且给点头肯定我刚才的问题:“对,刚才我不能保证我们所有人都能全身而退,因为***主他一旦陷入江湖,一定会发出一定的风轻风雪雨,也不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在未了解他的目的,有几个之前贸然的将他制服,或者说贸然的跟他对立起来,我们不知道会有遇到什么样的危险。最重要是你和你的朋友们在这个事情上,可能会吃得很大的亏,如果我们贸然行动开始打的话,那龟凤七说不定就会遇到危险了,你别忘了他们身上目前可能重的诅咒,或者说是蛊惑,要不然当时他都应该马上过来与我们相认,但是他没有出来说明他当时收了某种的约束和某种控制,这种情况是她不能控制的,如果我们一旦有风吹草动,可能会危及到她的生命安全。”

    我愣愣的看着他,终于想到自己确实是太粗心大意了,没想到这一层。

    我居然有些懊悔刚才我的想法和自我的行动,如果我当时真的是突然贸然的行动起来,是不是整个结果就会像他们所说,那样就会失去一面上的控制,那我的朋友可能真的会在这种情况之下就失去了一个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是不是做的过于任性和忘尾了。

    我甚至有些紧张了,是情况,看来我这个事情并不是在想象中这么简单。

    我默默的问着他们:“他现在怎么办?现在打算拿着7寸,他拿着我们的7寸,他应该知道我们过来是做什么的吗?如果他知道我们来这个事情是做什么的话,那我们不就是被他们死死的控制住了,我们的把柄不就是被他们死死的掐住了,那这种情况之下,那我还有什么好玩的,那完全就是把我们的头伸到他的刀板之下,我为鱼肉他为刀主了。”

    我一脸的懊悔完全是控制不住自己,因为我觉得这个事情的可能性不大了,因为完全就是完超出了我们所设想的东西,这个情况怎么说呢,完全已经来不及的感觉,他应该知道我们的死穴,大家把我们死穴给紧紧的扣住,那谁还能动弹得了他。

    我快欲哭无泪了。

    他们两个男人看了我一眼,骗也没有说什么,他们也就是默默的坐着,也许他们也在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和方案,但是我没有看得出他们有什么悲伤,或者说他们挫败之感。

    他们在紧密紧锣密鼓的用白纸在图案上指指画画,好像在写的是什么东西,完全是在策划着某种方案,但是我现在懒得理他们,因为我现在必须有些时间和心情来恢复一下内心的平静。

    我的看过去看了两个男人在纸上比比画画,写着某种坐标以后再小声的讨论着这该如何那该如何我看得到他们这样子的状态,我也努力打起精神来,再探头过去看问他们。

    “怎么了?我们还有心情在这比比画画还在讨论了些什么东西吗?换房子结果干什么?难道还需要去起新的房子吗?这次怎么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去做这些东西?”

    我一脸懊悔但是我,但是我感觉他们一定在策划或者说在书写着跟今天这个事情有关的事情。

    两个男子全神贯注的在思考着,我问他们的话,好像他们有没有一起回答,完全沉浸在他们的一般讨论之中,但是有些人讨论内容我不是特别了解。

    我断断续续听到他们再说。

    “***主一旦重出江湖,也就是他有他的意欲所为,他为什么要会这个时候出来,他已经不是金盆洗手有10年的时间了。难道他这时候出来跟现在大家都在传言的一些信息有莫大的关联,他这个时候出来会是站在哪一边。”

    我听的是懂不懂的,好像他们在讨论的事情仅仅是***主,跟我们这个事情有点相关连,又有一点不搭边。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