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4章 没有发现我
    事情比我想象中还要糟糕,因为我现在已经被他们困住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知道如何去解脱,而且我不知道他们会如何的方式对待我,因为他们现在与真实面目对待我,我想在这种情况之下最坏的打算就是要进私票,也就是说他们不管如何,会不会从我手上得到他们想要的信息价值,他们最终会杀了我,因为他们不可能让我活着,我看到他的面目,难道不会担心我第2天反手把他面目去告诉别人,把他们抓起来,到时候他们插翅难逃。

    所以这个时间节点对我来说已经非常凶险,我现在已经被他完全受控的住,随着时间上的推移,大概过了10分钟,我被拉到了一个更深里面的小树林里面去,因为在这个地方他们要想把我躲起来,确实没有,因为这个里全是树林,整个树林里面除非依靠着这些树木去遮挡,我们作为演示体,就没有任何办法去离开,他们现在也要在等待,等待着从我手上拿到更有价值的信息,当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绑架我,他们为什么要去这样做,但是我看他们并不是完全有详细的策划,因为他们现在把我抓在树林里面,并没有完全的撤退,他们也在想办法也在东张西望,从这个方法看出来他们三个人是独立的,并不是有人适应他,他们现场离开,但是他们现在目前找不到方法。

    他们找不到方法是很正常的,因为接下来这10分钟之内随着我的消失不见,我想老爷子和我的兄弟们,包括保镖们肯定会引起警觉,特别在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任何一个风吹草动都要引起他们的一个注意,特别我在10分钟之内已经消失,并没有给他们任何的一个回复情况之下,而且他们在这10分钟之内肯定对很大的一部分进行搜索,但是并没有中级的这种情况下,他们肯定会以为我不可能在做开玩笑的事情,这种时候他们肯定会认为我遇到了某些不必要的麻烦,或者说我现在这个时候不必须要出现,我刚肯定在这个10分钟之内,我也得到了我们的朋友的一个警惕。

    当然如何去拖延这个时间节点是我现在不需要去想的,只要保住自己的生命,又不能让他们去识破这个关键点,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这个心情的紧张,一定要把这些事情放松下来,因为在此一搏,说不定我这一刻我就要死去,因为看到他们三个人凶神恶煞,他们手上的匕首并没有放下来,时刻朝着我这边方向,也就是说一旦我有任何一个企图逃跑的举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这是毫无疑问的,看到那个样子并不放松,手还紧紧的握住一手,也就是说他们整个心情还是悬在身上,没有任何一点的,感觉要放松下来的意思。

    现在怎么办?

    我怎么办?我是不是要死去?我内心不停的狂躁着,因为我知道现在这个时间就是争取的时间,时间对我来说就是生命力了。

    我突然听到永远的有人听话的声音,这声音好像是有很多声音在呼唤着,东南西北中好像每个地方都有人在呼唤他们,不停的呼唤着我的名字。

    “猫九九,你在哪里!”

    “猫大不要闹了,赶快出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出来吧,我们马上要回去了,天要黑了,你不要再跟我们开什么玩笑了,我们已经投降认输了!”

    “是不是遇到麻烦了,你如果听到我们的话,喊一声赶快给我们喊一声,我们现在焦急的找到你,尽快给我们回复。”

    ……

    声音离我并不遥远,但是忽明忽静的,但是他们并没有找到我,因为我已经被整个树丛中掩藏起来,他们也很狡猾,把我的嘴巴给关住,绳子把我的手紧紧地绑住,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我就是木头人,我一点动弹能力都没有,我不可能发出任何一个声音,只要对方来喊任何一个声音,我都不能有任何的表现,我是只有眼睛才能转动,我现在已经完全被失控的关了起来,当然他们现在没有地方进行关押,我他们把我放在一个树丛里面,有很多枯枝叶草把我堆在身上再放了一些看不见的一些垃圾放在身上好像就是一堆小树堆,对一样根本看不出来。

    其中一个黑色的大胡子凶神恶煞对我说:“你现在不要说话,如果一旦你说话的话,我就毫不犹豫的杀了你,我说到做到,你听到他就给我点点头。”

    我用我们仅有的动作给他点点头,表示我不会乱说话废话,我怎么可能乱说话,我想说也说不了,你们的刀这么近的堆在我的脖子上面,我还不要活的吗?

    他继续发问我:“现在我需要你身上一样东西,你把这东西给了我,也许我可以考虑对你好一点,如果你现在不给的东西给我,我可能不会对你放了过你现在你考虑一下。”

    我惊恐了点点头,我不知道他要什么东西,但是首先他要说出来说出来,我看我这能不能有,如果有的话肯定会成为我手上的把柄,我可能会考虑给他,但如果没有的话我也没办法,所以话先看他说是什么东西,再根据他所说的东西,我再好寻找自己好心的机会。

    黑胡子男子说:“你身上是不是有个金钥匙?”

    他对这个问题好像很自信的,我肯定会有这样的东西,所以话他问的问题时候基本是已经不用理论方式去问了我的问题,直觉就是按非常肯定的问题语气来问我,直接好像让我直接把的东西给到他,好像他非常确定,而且急切的要知道这个东西,这东西对你来说好像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我眼睛咕噜咕噜转,不大确定他所说的话,但是我不好说点头也不敢说,摇头,因为实际上我并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狗屁,难道我有把金老师废话,我穷的叮当响比任何人都要穷,我现在还不是不停的拍老爷子的马屁,往图腾老爷子那边拿到一点点的薪水。我现在想拿那个钱简直是不可能,那经常把钱财管得这么紧,我身上一点多余的钱都没有,别说是一个烂铜烂铁的钥匙,一个金钥匙简直是不可能的。

    我只有很迷茫的眼神看着他,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

    黑胡子的人一把掐住我的我的下巴,我不停的想呼吸来着,但是他把我的手臂又紧紧的压了一下,我的下颌,好像将被他压碎,一样的感觉,我拼命的想呼吸无如何都呼吸不了的人,用一点点的缝隙寻找着生命的源泉。

    他生气了,一把扯开我不调,大吼的问我:“金钥匙在哪里?赶快给我,要不然我要你的小命!”

    这次我终于明白他们现在想要的是一把金钥匙,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这个把金钥匙是极其重要的,而且他们把我抢劫过来,其实最多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所谓的这把金钥匙。

    我的老天爷呀,他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是不是?天上世上还有很多叫猫九九的人,一定不会是我,我不信竟然被这个名字所牵累了,我哪有什么惊讶死啊,我现在不承认,那肯定就会被他们一刀砍死,我承认我是哪里吐出来给他们,我是在找给他们简直疯了。

    随着外面的呼喊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密集,不停的呼喊着我的名字,我知道我的兄弟和保镖和所有人都已经全部的出动来整个小树林准备进行对我搜索,我敢肯定时间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但是我现在我的生命越来越危险了,因为他们的随着脚步的跟进意味着我的生命的危险系数就更大了,他们肯定会在最危险的时候干掉我,因为是毫无疑问的,这个是风险成正比,我甚至祈求他们不要走这么近,因为越走越近,我的生命结束的时间也点得越快。

    我听到保镖们非常紧张的喊着我,听出他的声音有一丝丝的那么紧张,我是在像刚才那么调侃开玩笑的声音,我听到了朋友们也在呼唤着,我知道他们的声音已经带着焦虑,他们已经完全判断了出来,我这个时候一定会遇到了某种危险,或者面临着某种困难,不会在这种时候,10分钟20分钟之后还不出来,一定是有某种原因控,记着我,所以话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要找到我。

    我微信前非常紧张,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刻。

    这三个男人只要他们一下定决心,我绝对是马上就死掉,而且他们的样子并没有任何一个善良的一面,他们凶神恶煞的眼神就像是卖给了魔鬼,他们整个样子散发出一种凶狠的气息,我敢肯定他们手上绝对是沾染了无私的凶手的心血,他们绝对是这行道上的杀手,他们绝对是收了别人高价的一些钱财去做这个事情,也就是说他们做这个事情已经是破釜沉舟了,他们一定肯定会了解我的身份背景,要不然他们不会这么害怕我会出去,他们一定有之前的卖家给他们有这方面的说法。

    而且我也敢肯定,为了活命,他们绝对不会把我当做人质之类的东西,他们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商品,如果我这个商品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他们就会毫不手软的去处理掉我这个商品,当然要看我的商品这样的心目中有多大的价值值不值得为此而铤而走险,这一点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无法知道我的商业价值在哪里,也不知道我如果没有这个把金钥匙,我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

    随着他们生的脚步的宁静,我感觉到他们已经在扩大范围缩小范围去紧密度的搜索,但是今天的保镖应该到了10个,但10个是不够呢,我也不知道,所以话他们现在是集中多少人出来搜索我,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应该我必须要拖延时间,我相信他们按老爷子的聪明才智,按老爷子的沉着应战,我觉得他会让一个人迅速的回去寻找资源过来,如果那就让他们过来的话,也许我会有些生存的机会,但是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支撑张大一点,我只能说我尽力而为,我也不知道跟天斗跟人斗,真的我觉得我真其乐无穷的说法,那简直太搞笑了。

    虽然觉得这些呼喊声的宁静,这三个男人好像耐心一点点的丧失下去了,他们首先根本都没有任何一个耐心,因为他们觉得他们的命也很重要,所以话他们肯定是拿不到金钥匙也会一刀把我结束的,所以话他们现在做最后的尝试也是说对我来说就是最后的机会,因为我在最后的机会不能脱离掉的话,那么我绝对会成为他们的刀下跪,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了。

    大黑沙湖男子说:“你只要把金钥匙交出来,也许你还有一条命的存在,如果现在不交出来,说不定你现在就不可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这个时候我必须得承认,我也把这把金钥匙,如果我不承认这样子的话呢,那么他们觉得我对跟他们没有任何合作的成立,那么我下场都可以想象的出来,那就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了。

    我很慌乱了,点点头。

    他们扯开我的嘴巴里面的布条,用刀很轻的架在我的脖子上,并且很细心的在我的脖子上挑出一个细细的血痕,以后在我手机上也画了一个十字绣痕线马上就流出来了。

    也不是很多,但是也睡得很急,那种感觉让我感觉到非常的难受,这种是一种死亡的体验,我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名词,真的,我从来没有接受过这么痛苦的一一面,我的手臂上的血流着一滴滴流下来,简直就像时候被凌迟一样的感觉。

    “他说认真说,说不出来下一刀继续画你的大腿,小姑娘不要怕,我这边有的是耐心给你身上画一个100刀,还是可以让你活着的。”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