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3章不禁哑然
    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很严重,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没有得到一个办法解决,怎么办?

    我更重要知道这个钱怎么会有这么庞大的资金会出去,这资金到底流到哪里去了?这个资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一个支撑呢?

    对这个财务制度上没有做出一个标明,只是说去购买了很多这样的工厂,购买了很多的这样的机器,但是这个机器购买的确实是更多,而且费用确实是非常庞大的支出,这也是完全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的,但是现在所购买的机器和手机这些费用完全超出了几倍的一个增长。

    这个庞大的背影到底流向哪里去了?这个朋友可以该怎么去核算这些工厂,虽然我们带来盈利了,但是这个支出和这个盈利完全是不成正比的,只会能在一个长期能来做个平衡,但是如果在正常的工厂的一个机器,这个正常的一个费用来算,这个工厂可能是属于一个非常好的一个领域状态,但是这比初中其中有几笔非常神秘的支出。

    我看着安娜,我希望阿曼在这方面给我一个解释,或者说她能给我一个答案,因为我真的有点不太懂。

    安娜她看着我点点头确定我这个事情或者确定我这样的提问是一个成熟的问题,或者说不是一个特别,让她觉得难以琢磨或者说不可回答的问题。

    所以话在这方面她也是没有提出任何一个可疑性,或者说她整个人的状态还是很平静的。

    看来我已经猜的没错,她完全知道这一切。

    我按照完全知道这一切不可能,不需要这一切,要不然她不可能用证明当时看着我。

    安娜说:“对,这个是没问题的,你可以说的这个问题,也是存在的,确实工厂现在缺钱,而且缺了很大一笔钱,从我这方面你还看到什么东西,你把所有的问题都给我说出来,以后呢,我会把这问题我们一一的去讨论,一一去沟通,一一去共同的去讨论和解决,你看怎么样?”

    我点点头,因为我早安娜她已经完全拥有非常开放非常公平而且非常透明的方式去跟我聊天的,不会像平常那样去有过多的一种八卦的新闻。

    现在我们聊的更多的新闻是一种非常真实的,而且存在的必须马上去迅速解决的东西。

    也是马上要去完成的东西,所以按照现在给我的一个状态是非常的开放。

    我继续喝着一杯咖啡,因为我觉得我需要在这方面证明一下,我要平息一下自己的心情以后才能继续的跟她讨论,这个下面也都出现了最大的黑洞。

    “安娜,我跟你说一下我的想法,我的观点,经过这三天的一个数据这样的考虑,我按照你这个方法和学习也认真的看了,有些问题我不太确定,但是我必须想跟你讨论一下,是否我在这方面出现了一个偏差,或者说理解上出现了个误差……”

    “我发现有个最大问题是,工厂不仅缺钱,而且缺很大一笔钱,按照总工厂的一个采购的一个订单来说,这个订单应该是正常的,因为怎么订单的一个税票都在上面站得清清楚楚,但是工厂的订单这块没有完全跟得上来,这也是很正常的,一个是后面在整个工厂的一个正常的一个开关之后,就会有这样的一个方式能补充到这个上面来。”

    “所以我要问的是,为什么现在工厂在这里的重要的开心,为什么这么庞大,而且这里面有几笔的资金,完全通过这几个大型的工厂的一个机械设备去走走款,而且按正常来说,根本都看不起来,也许这几个大型的机器里面应该不止这么多钱,但是她偏偏把一笔很大的资金全部在这些大型的机器里面分摊出去,你就是说,里面有一笔20%左右的费用在每个机器的头上增加,那我这20%的费用是从哪里来的?这里费用该去哪里去了?”

    “还有一个很重要一点,现在公司的财务费用资金好像出现了很大的危机,如果这20%的资金持续不断的往外汇出去,那么公司这个财务的备用资金很快在未来的三个月中间就会干枯,就像我们有一个非常大的一个订单,就像我们这个订单完全是全力以赴24小时不动的玛丽群开过去工厂去运作,但是也没办法去支撑这个20%的一个开支的一个正常的用户量,那么这个东西我们如果长期以往来说就会出现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恶性循环……”

    “那如果按照这样情况来说,如果这个20%不能有效控制和改变的话,那么我们这个恶性循环就像一个非常可怕的龙卷风,迟早会把我们整个工厂给拖垮,所以话我想知道,如果我们功率达到20%,不值得,一个神秘的费用,我们工厂才能得到一个平安的一个正常的一个运作下去……”

    “我不知道这个20%是来自何处,会流向什么地方,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权利去知道这个事情,但是我敢肯定的一点,如果这20%没有后备资金去作为支撑的话,那么我们工厂很快在三个月之内就会关闭停产,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去继续的为自己更多的去造血,因为流水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吃……”

    “还有那种方法,如果我们保证20%被剥离掉,那么我们就有可能按照正常的工厂的运作,也许还能挺过这次风波,挺过这一次的风险,也许还能马上能挺得过去恢复到正常运营,但是这个也可以让我们在未来的一年之内可能是非常痛苦的艰难的运营下去,就算工厂这边有一些赌场的费用支撑,但是这个是费用也不是太高的……”

    “工厂这边会怎么考虑,但是我想知道,如果这20%如果继续计较下去的话,完全靠工厂的人员是支撑不下去的,那么工厂是否因为这个事情而倒闭关闭或暂停,还是因为20%这个事情更重要,我很想是确定!”

    我完全就是一口气噼里啪啦的把这些话说清楚,这也是我这几天所完全去认真去思考的事情,这东西在我脑海里面已经到达了一个非常无法去排解,或者说无法去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

    我现在又喝了杯咖啡,我发现我现在喝咖啡的感觉就有一种喝水一样的感觉,因为这个事情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如果这事情我我都要办法有效解决的话,我觉得这个事情可能会出现非常大的一个意外,我希望在的过程中大家能在这个事情上能够认真的去思考。

    我确定安娜应该会知道其中的原因,阿拉跟纳粹党在整个工厂里面的一个投入状态是最大的,最后我应该相信她应该知道的吧,如果她不知道还有谁能知道这里面的确切信息会更多。

    我在等待着我在等待着一个答案。

    没有答案,我真的完全是认为这个不放弃原理的,那我对这个答案,我完全觉得这个事情已经淡忘了我的体质,我现在觉得这个事情真的没有办法再去控制这个,如果按照这个事情来理解的话,如果真的没有办法去做的话,就她们有可能觉得这个事情就可能会出现这个工厂的一个失控。

    她那人非常喝着一杯这杯咖啡,好像对我所说的这一切好像非常熟悉,或者说她找一些东西,我要说这方面的人,只不过是她非常熟悉的一个待遇。

    安娜说用非常平淡的眼光和平静的语气就跟我说。

    “不错,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今天我们这样把事情谈开了,那么我所说的这一切完全是坦坦荡荡的,我所说的这一切完全是公开的,我希望我说出这一句话,你希望给你一些建议,或者能起到一种抛砖引玉的作用,我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大家能把这个事情坦诚布公的说下去……”

    我点了点头,当然希望这事情越真诚越坦诚,布公说下去最好,因为当这个事情达到了一个事情的一个临界点了。

    安娜说。

    “对你的问题,其实和我当初看这个账本的时候感觉是一模一样的,一天没有任何偏差,我当时看到刚这个账本上和你的感觉就是这样的情况,非常惊讶,非常震惊,非常的匪夷所思,非常的不可思议,甚至不相信这些东西是看到了一切……”

    “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东西真的,是你上次刚才说的那样,如果这个账本是真实有效的,而且按照这个账本继续记录下去的话,那么很有可能,我们的工厂在未来三个月之内就会形成倒闭,关闭或暂时营业的这样的状态,因为我们没有更多的资金去支撑着在工厂的正常运营……”

    “刚才你说的20%的概念,这个数据其实你上的有些失误,这数据应该会更大,接近25%……”

    “这个账本所体现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刚才你说什么呀,这25%的一个资金如果我们的整个工厂去支撑的话,从长远来说是可以支撑的,但是这笔资金它出的太速度太快了,而且很急,这完全就像一个人在造血功能和输血功能,这两个数据没有平衡。”

    “而这个是功能没有达到平衡的时候,那么就会造成,如果哪一方面出现问题,都会造成这个人的身体结构,就会造成巨大的破坏,不管是输水的还是造水的功能,这东西一旦破坏了,那么就会有一个,都会面临着巨大威胁。”

    “所以,猫小姐,我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25%的一个资金的流去哪里,因为我也不知道说白点,我也是通过这个财务看到这个数据,当然我相信,那先生也看得懂这个财务账本,为什么不去说呢?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我听得不禁哑了。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