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7章 不要轻举妄动
    听到他这么无坦白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紧张的砰砰直跳,因为他把这话说的如此的平静,平淡那么深水急流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那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意味着可能还有下一步话呢,要去说,但是我不管如何,我听到他第1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激动的兴奋的不得了,因为我知道他们已经做了,他们已经把人给解救出来了,这是我听到这个事情的重点的事情,别的事情都不重要,所以的话,此时此刻我内心不知道如此的兴奋,我忍不住的紧紧的抱着他的腰,紧紧的抚慰在他的心前,很伤心的哭了起来弄哭好像压抑了很久就能能让我痛快的哭了起来,真的终于把人解救出来了,难道这不是好事情吗?

    因为隐隐约约的感到某种不安,因为他诉说这个事情如此的平淡和自然,他并没有让我们去见龟凤七,或者说他并没有把这个事情的一个经络告诉我们,但是他告诉我们答案,人已经解救出来了。

    但是某种不祥的预感一直在影响着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在影响着我呢,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感觉到他诉说了如此的平静,如此的自然,一定有某种事情,可能让他没有这么快速和极速把这么开心的事情告诉我,他也知道如果这个事情能把很快很开心的告诉我,那么我心情是非常的雀跃的,或者说我会觉得这是非常快的事情,但是他没有这么直接的告诉我一定有别的原因,所以话这种原因是什么呢,我内心非常紧张,我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应该就是他们所说的龟凤七已经被药物所控制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着他,因为这个事情我想认真的告诉他我现在内心的想法。

    “大锦堂,你告诉我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也就是说归共期给你们解救出来,但是我和我的兄弟们现在还不能见到他,因为他现在还不适合跟我们见面,或者说他现在的身份还很敏感,或者说他现在已经被药物控制住了,处于危险的境地或者说有别的原因,什么事情可能影响和阻止我们现在见面,或者说他现在还不能马上回归到正常生活,对不对?是不是这个理由,告诉我,我现在能承受住,请你告诉我,我一定不会觉得很失望,我一定会承受的住,你告诉我吧。”

    几乎是非常用哀求的语气跟他说这些话,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任何事情的描述和任何事情的一个承诺,已经选择一件暗淡,所有的事情都觉得如果归奉新人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站在我面前,不管他会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不管他对我们是否有仇恨,但是我愿意用我后半辈子的力量尽量去照顾他,虽然我从前很讨厌他,但是他毕竟跟我一起长大,我们有共同的生活,有共同的一些同一碗饭吃这种感情是微妙的像我跟我的兄弟们的感情有时候不是有血缘关系。

    我紧张的看着那锦堂的脸,他的脸有一丝丝的不忍心确定了我内心的想法,所以我鼓起勇气看着他笑了点,点头暗示他可以说出来了。

    “是不是就像你们所说那样,他现在就是不正常了,对不对?”

    “昨天晚上大家都在混乱的时候,特别是火把点燃之后,大家都处于救火之中,我跟斯诺登两个人化作蒙面人一起闯进那个房间,还好那房间的设备和我们之前想象的差不多,他们两个人中其中有一个人出去了,有一个人还留在房间,这是一个致命的危险,当然我们当时都发生了有幸福,由斯图登跟那个老头子对打在趁着她们难解难分的时候,我把龟凤七给掳走了,龟凤七完全就像个木头人一样,他没有感情没有任何一个表情,但是他是一句活生生的生命,他完全是没有任何一个感情冲动,他像是一个失了记忆的人,他的记忆好像永远都记不住了他看着我他也记不住我。”

    天哪,听到这个描述内心又纠结起来了,和她们之前跟我打了招呼,所所有的情况其实是一模一样的,这是我能接受的,因为他毕竟已经跟我曾经讲过,可能会出现那个局面,就是说被古所蛊惑或者说被某种药品所蛊惑起来。

    我紧紧的瞪着他说:“我能承受得住,你放心,我现在需要你把从头到尾完完整整的告诉我,包括现在已经进行到哪一步了,我要一点意思的都不要去,害怕我承受不住,不要担心我的心情,请你告诉我事实,我现在只需要知道事实,如果事实是怎么样的我都无所谓,只要这个情况是我能承受范围的,如果他现在在某个地方,我们见不了他我也无所谓,只要告诉我事实,包括司徒登,因为今天我没有看到他也许他……”

    我这句话没有敢说下去,因为我知道今天我没有看到斯诺登,也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按正常来说他们应该会同时出现,也许他去处理他江南客栈的事情,也许无暇顾及,我们这边事情也有可能,但是我总是还是担心了他,因为昨天刚才听娜姐拿说他跟那个老头子有对打,那个老头子绝对也是非凡之辈,那么他们对打也就会非常及时肯定的,因为大家在那个情况之下都豁出姓名去拯救和解救自己的东西和保卫自己的财产,每个人在那种情况之下都不可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都是放手一搏。

    紧紧的把我揽起以后,他久久的看了一口气的。

    “昨天这个事情真的很有,感谢师傅兄弟,因为这个事情如果没有他的鼎力相助,我也不可能去完成这个事情,当时我们闯进去之后,那位老头他的武功非常的高强,我们两个人联手去打他也没有把他压制下去,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太多时间,因为他的手下马上就要回来了,我们必须在一分钟之内解决掉这个事情,所以话一分钟之内解决的事情都是很凶险的事情,我快速的把播放器给带走,但是我把播放器带走放到一个领域地方的时候,赶回来的时候已经发现司徒登已经中了那个老头子的两掌,虽然他已支持着他自己的身体,但是我感觉到这个时候他的身体被受伤之后有吐血的痕迹所以我们两个人联手,那个老头子给治治治治住了,我们当时是因为时间非常紧急,而且那个老头他在这里面的武功,在家里的武功,可是一等一的厉害,所以话昨天还好,如果没有师徒登去解救这个事情,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去做的事情,就会冒着极大的风险,所以话对这个事情来说,我们必须得感谢他。”

    我听完之后极度的震撼,我万万没想到我们昨天在外面做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情的时候,其实他和司徒登两个人经历着一个非常凶险的局面,如果当时设想如果不是他们两个去操刀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敢肯定100%,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如果当时12:00之后,由我们闯进去的时候,那么我们和我的兄弟绝对是没有任何一个把握能去活得出来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任何人去昨天闯进那个房间的时候,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会全军覆没。

    我非常紧张的看着他,问。

    “所以你们两个人一定都受伤了,对不对?以后龟凤七一定是隐藏到每一个你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因为你们现在没有告诉我们,一定是因为现在这个事情已经不能让所有人太多人知道,已经隐藏到一个秘密的地点去了,对不对。这件事都跟情况怎么样?他现在身体好不好?他现在这种情况如何去处理江南客栈的事情,因为大家明天今天都会发现这个事情都会有奇怪的事情,如果大家觉得还好,但是那老头子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那么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而且这个事情会不会影响到你们现在要去处理这个大事,这事情会不会有更多的联系或者影响告诉我,我一定想知道我能帮助你们做些什么呢,要我告诉我,我真的一点不会太担心,一定不要太让我担心了,我真的很想跟你一起去做的事情,你知道我们很多年来一起共同去努力做的事情一样不是把这事情做成功了吗?相信我好吗?”

    我话说的像激光枪一样哒哒哒哒的说出来,因为我的情绪非常的紧张,因为我知道他们两个人都受伤了,因为我感觉到那锦堂其实他也受伤了,他的伤我不清楚,因为他没告诉我,但我现在这个时候一定不会去问他太多,但是我又不能不去问他,因为他的受伤,只能对我来说是心如刀割的感觉。

    我轻轻的问他:“你伤到哪里了?”

    他答:“没有太大问题,只是伤在背上了,我已经叫兄弟们把我后面的要给扶起来,所以不用太担心这个事情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因为昨天跟我们对打过的老头,他知道我们的一个手法,这个事情必须要瞒着所有人,这事情只有你知道,我们三个人任何一个人都必须要守口如瓶,所有人都不能放出一点的风声出来,这对我们的安全对下面很重大事情都很重要,也不能跟兄弟们说不是对兄弟们不信任,只是也在保护了他们,一旦他们知道这个自行权之后,可能对他们来说就有一种危险,不要跟任何人说,就要我们三个人把这秘密保留下来就好了。”

    我坚定了点点头的头。

    “我不会再跟兄弟们说的,我知道我会怎么跟她们一个交代,这个你放心,那现在斯诺登和你都受伤了,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去做?”

    “间接行事,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任何事情这个时候都不要乱动。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