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2章 噩梦
    吃了这片感冒药之后,感觉整个身体状态恢复了很多,慢慢的进入睡眠,在这个梦中做了很多梦,梦见自己小的时候梦见我跟兄弟们一起在过院那些快乐的日子,那些日子好像就回到我的面前,她突然又梦到好像看到院长睁你的脸,她脸冲着我笑那么笑声,好像是是非是笑是哭是闹。

    在梦中一切好像是那么真实,我甚至感觉不到这个是梦,好像是真是发生事情一样,我听到院长再次跟我说的。

    “为什么你会来到我们孤儿院,为什么你会存在在这里,我不喜欢你,我不想看到你的脸,因为看到你的脸,我就想起你的母亲,你母亲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你为什么连每个轮廓都像你的母亲,包括你的性格,你的身材,每一样都复制了她。我从来没喜欢过你,从来小的时候也不打算抱着你,因为你给我感觉到你就是一个坏人,你为什么用这种眼光来看着我小孩子从来没有这种眼光,你为什么看我的眼光就像是看了一个仇人,难道你知道了什么?或许你又知道了什么东西,你快告诉我,我恨你。”

    说完一阵烟雾冒起,白色的烟雾让我看不到4周,我突然就置身在这白色的雾中,一个人在四面都是黑暗,我在呐喊,我在呼叫。

    “有没有人快来见我,猪头三,小马六你们在哪里?快起来救救我,我在这里我看不到前方的路,这里为什么到处是白色的,你们去哪里了?快来救救我。”

    就在我不停的呐喊着,突然院长又从黑暗的小屋里面走出来,她手里面长着一个蜡烛,脸色面部狰狞可怕。

    她露出阴森森的笑容,他左手还拿着一把刀,这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就这样一步一步的靠近我,我不停的往后退,我甚至推到了一个边缘。

    我回头一看天呐,这不是牛头山的那一个悬崖吗?

    这个悬崖曾经埋葬过很多很多的人,从这跌下去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心烦,甚至我能感受到谷底下面鬼气森森,甚至能听到下面有无数的死人在哭泣,他们伸手露出了白骨,他们不停的想要往悬崖边上爬,每爬一步都发出呱呱的哭泣声。

    那种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前面是院长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步一步的抵上我。

    我的后面是悬崖峭壁的。

    已经无路可走,我该如何进行选择前一步是死后一步也是死。

    我急了,哭着呐喊:“什么为什么你这样对我,难道从小的时候因为你不喜欢我,我从小没有给你有过多的麻烦,就是因为你讨厌我,你从来不给我吃,给我吃了,全都是臭臭的东西,从来不给我吃肉,因为是不是因为怕我长大,你从来把我关到一个小屋子里面,你觉得从来没有给我任何一个阳光,你甚至觉得我死了就好了,你为什么当时一开始就会把我杀死?让我留到今天让我看到今天的一种想象,到底是居心何在?你现在为什么还要伤我?你到底恨我什么?你恨我全家吗?我到底跟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跟狂发泄般的狂吼,因为我觉得这个时候已经让我无路可退。

    院长深深的依然一步一步的靠近我,他嘴角露出心血,好像是一个鬼的样子,露出獠牙。

    我尖叫着,身体不受控制的打着冷战,因为我感觉悬崖边下的鬼骷髅也一步一步的往上爬,那种感觉好像已经把我逼上了生死的边缘,我已经没有任何选择无法退路,没有任何空间让我进行更多的选择判断,在这个环境之下我觉得我已经差不多要死了,不管如何情况下我就没有任何生存的机会。

    院长说:“我真的恨你,我真的恨你,因为你长得和你母亲一模一样的一双双眼,你的眼睛让我看到害怕你的眼睛让我看到仇恨,你的眼睛让我感到痛苦。为什么?为什么从小用这双眼睛一直盯着我,让我恨你,我想杀了你,但是我又不能删了,但是现在我想杀了你!”

    说完她向我扑来!

    我发出了惨烈的尖叫:“啊!”

    ……

    我突然吐了起来,气喘吁吁,原来我在做梦。

    全身冒着冷汗,下一秒钟那锦堂把我的房门推开打开灯,快速的把我抱在怀里。

    紧紧的抱在怀里,好像我也很得到了一时的安全,他拍拍我的肩膀:“没事了,我在做噩梦,刚才你吃了药是有做噩梦的可能性,让我有这样的可能,别的话我来了什么东西都不能伤害你,你在做噩梦。”

    我很迷茫的看着四周,看了这一切,我似乎还在梦里的那种感觉,我现在的眼神,我的状态还没有完全恢复到现实生活状态之中,我还沉浸在刚才那么恐惧里面,我当我看到那锦堂那一幕的时候,我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紧紧的抱着他,我很害怕,我很痛苦,我让我伤心无与伦比,这种感觉好久没有做过噩梦了,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去做过噩梦,以前做的噩梦很多是饥饿,那么激烈的感觉也不好,但是今天我做的噩梦竟然我又再次梦到了院长,梦到了那曾经惨痛不堪的过去。

    我就像小孩子一样一直哭泣,哭的人快要虚脱,我不知道为什么而哭,我只知道我需要用哭声才发泄自己内心的恐惧。刚才那一幕确实是太恐怖了,我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恐怖过,那是发自内心的毛骨悚然,我的全身鸡皮疙瘩都竖立起来。

    那锦堂一言不发,他只是紧紧的搂着我,拍着我的背,不停的让我感到了一丝的温暖,他希望通过他坚强的臂膀能让我找到一种安全感。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渐渐的从那种恐慌中慢慢的恢复过来,呼吸去平缓,才逐渐的感觉到现实中的一种温暖。

    我惊恐的看着那锦堂说道:“真的,刚才实在太可怕了,我梦到了我在孤儿院时候的样子,我梦到了院长拿着对手不停的过来追杀我,她还对我说了一番话,她说他恨我,她恨我长得跟我的母亲一模一样,他恨我,所以他从小就抱我,他恨我的眼睛,他觉得我看他的眼睛充满了恐惧,我从来没有这样过,虽然我恨她,但是我并不是因为我母亲的原因,我就是因为我恨她,她没给我吃饭,从来都没有让我吃饱过,从来都是让我在小木屋里面待着,她真的不想让我长大,她让我就在木屋里面猥猥琐琐的,他甚至希望我永远不要长大,就像一个很小的侏儒一样生活在孤儿院里。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如此恨我,我曾经对他做做过什么,难道他为什么如此恨我的母亲,难道我母亲跟他有仇吗?到底告诉我我母亲到底是谁?”

    我喃喃自语,我也已经进入一种自问自答的状态,我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快分开了,刚才那一切太过于诡异,实在让我想起来就觉得毛骨悚然,真的,为什么会发生这么痛苦的事情,为什么我会在回去过去的事情。

    我们只能感觉到那锦堂身子浑身的一震动。

    也许他因为担心,害怕我会有什么样的一个心理,自当或者担心我会存在一个心理上的一个想法废话,他的震动是因为对我的一种关怀和爱护吧。

    我又开始哭泣,我真的我想起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怎么想过我的母亲,现在这段时间金额连上的事情,高兴都好像跟我的母亲跟我家人有很大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之中应该有很多的关系联系吗?要不然为什么渐渐是装饰,都有某种联系,都让我无法去不得去面对曾经过去的一切,或者说不得不面对我的出生,我的父母甚至我的家族。

    我一边说一边哭,那锦堂去把我抱在怀里,给我拿了一杯柠檬水。

    “乖,对不起,应该是我的错,我今天晚上不应该给你吃药,我今天给你吃的药是感冒药,可能你对感冒药有共鸣,因为感冒药它有一种催眠和让你一进入一种深睡眠的状态,所以话有些人他不适合自动要他自动量化都会产生一种噩梦,做噩梦可能就会让你联想到很多东西,所以话今天晚上我真的不该给你吃药,我应该让你好好的睡一觉一切,等明天约翰先生过来再说,或者我给你用热水来擦身子。”

    我惊恐的望着他一眼。

    在想或许他的理由是绝对充足的,因为他对这方面是非常一个很懂行的行家,他是一个出国留学回来的博士,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相信他。

    我点点头不解的问:“真的,因为吃药会产生过敏,会产生噩梦状态吗?”

    他点点头,给我解释:“有时候会产生这些东西,因为你的身体一直很好,很少吃这些西方的药物,更多的有时候偶尔生病会吃一些中药,中药成分的话呢,它会比较温补,它不会让你有更多的一种马上玉泉的一种快速的东西,所以话你的身体来说可以适当的去接触中药,你从来都很少吃西药,所以话这些药效的一个强度把握性不好的话,就可能会在对你身体造成一个蛮大的负担,而且西方的临医学检测,有些药它如果超出你身体的一个负担,你就会在你的身体机能就会产生一种紧张碎化,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药物的原因让你产生了一种紧张,让你产生了一种不安全感。或者说让你产生了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所以话你才会做噩梦,刚才都是我的错,谁怕今天晚上我陪着你睡,哪里都不要想,有我谁来了我杀谁鬼来了我杀鬼好不好?”

    听完他这句话,我当时就感觉到一种放松了情绪,原来真的是药物的,这种影响了我自己,也许刚才我睡觉的时候,我确实也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沉沉的,也许真的是这个让我让我产生了很多的联想。

    那锦堂和我已经相拥相偎在沙发里。

    他紧紧的搂着我,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你的温度已经降下来了,应该算是正常的,现在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对感冒来说应该不会存在了,现在你需要休息天已经很晚了,我今天晚上就陪你睡,你就在我的怀里我抱着你,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要想,等明天一起来的时候又是新的一天,你又是一个开开心心的猫,九九,明天跟我一起到公司去,什么事情都不会再出现,好不好?相信我,答应我什么事情都不会再出现的,我今天就会陪伴着你。”

    我依偎在他的怀里,没有过度的去想什么,男女之间的一种不合适情谊,我觉得像我们两个人彼此在一起这么多年,早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当然我相信他的一种自制能力,当然我也相信自己不会有任何非凡的想法。

    在他这里我感到了一种安全感,因为我的安全感很多是来源于他,如果没有他在我身边,刚才发生那一切的时候,我觉得我到现在我也许心情都没有办法平复下来,太多太多的过去,让我很多事情堆积起来,让我不得不去思考。

    但是我现在不想再想任何事情,因为现在我非常疲倦,也许真的是药物的因素,让我感觉到我脑袋越来越沉,也许这个药物的麻醉还没有完全过。

    那锦堂在我耳边唱着摇篮曲,他真的就像一个大人宠爱着自己的孩子。

    “宝贝乖,睡吧,什么都不要想,我今天就在这陪你,你好好睡觉,等你睡着了之后我再睡,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切等明天过后就是雨后过天晴又是美好的一天,相信我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等一切过好之后,我会陪你去照中国大好河山去看看风景,那时候你就会豁然开朗起来,一切不过就是如此而已。”

    我的眼皮越来越困,终于倒在他的怀里睡着,真的一切晚上再没有就任何一个噩梦,因为我觉得是如此的安全。

    一夜好梦。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