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一一章 驯
    “好,还算大气,确实有让我臣服的资本,可惜,还不够。常常听闻,洪荒时期,共工与祝融争夺巫主盘古位,想来他们两人最强,我奈何不得烛龙,那么我奈何不得两人,而帝江和烛龙齐名,想来空间之力也莫测。那我就试试天气祖巫如何。”

    “哈哈哈,你选错人了。”奢比尸大步走出:“你认为我掌握的天气气象只是普通的风雨雷电吗,那你也太天真了,不过我的手段杀人于万里之外,屠神灭佛,念头之间。想来你也不会服气。比拳脚,我虽然不如烛龙,但比你也强不少。这样吧,我就站在这里,不施展任何神通,任凭你倒马毒桩攻击,如何?”

    “狂妄,你找死。”

    蝎子精哪里还会客气,一道残影落在了奢比尸的头上。

    就当她趁着奢比尸疼痛她施展进一步攻击的时候,却发现奢比尸纹丝不动,这次连痛呼都没有,头上更是没有包。

    “如何。”奢比尸一把抓住了攻来的钢叉问道。

    “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后进小妖以为得道就可以三界肆无忌惮,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你刚刚说那些也不过浅薄之言,十二祖巫每个都各有神通,论真正实力也就伯仲之间,只不过是神通互相克制罢了,这才有你们认为的强弱。天气祖巫,你知道掌控天气,不过笼统说法,实际上乃是掌管毒,毒才是本源,你这倒马毒桩说到底也是以毒为根基,缺了一环,自然没用。”

    “我不过少生了一些年头,若是洪荒有我,未必不能和他们争锋。你一直躲在后面,也不过耍弄嘴皮,靠着气运走了一些狗屎运,真以为可以号令三界群妖了,天真,看我今日落了你的面皮。”

    蝎子精张口喷出了一口烟火,顿时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接着化作了一道流光杀向了张帆本体。

    “好瘴气,好速度,可惜了。”

    瘴气虽然厉害却迷不了他的元神,张帆再次伸出手掌,一把将蝎子精攥在骨掌中。

    蝎子精嘶吼一声:“混账东西,凭借手掌就想困我。”

    三股钢叉化作了两个钳子想要撑开骨掌,任凭他如何用力都不能撼动分毫。

    “我全身骨头乃是祖巫之骨练就的氤氲骨,没有至宝你怕是伤不到我,浪费力气,我问你,可愿意归我妖庭?”

    “不愿。”

    蝎子尾出现,一道道残影落闪烁,随着叮叮的声音,倒马毒桩不断落在骨掌上。

    “你好不知好歹,有奢比尸之骨在,你的毒根本就伤不了主人,你这倒马毒桩如果对祖巫之骨都有用,那你岂不是要成圣了。”天魔叹气道:“你应该庆幸现在主人心情好,若是拿出星环对付你,你怕是要屎尿齐流,你天生爱美,主人怜惜你才如此,还不归附,更待何时。”

    “说到底,不过凭借盘古遗泽才能赢我,老娘不服,就是不服,要杀要剐随便,让我臣服,休想。”

    张帆一把将她扔出去,微微摇头:“我本体你伤不到,你说我承盘古遗泽,那我用我的道莲,你还是伤不到,你如何说。我又有混沌钟护体,你又说我承妖皇遗泽,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你与人死斗,杀死敌人还要问问对方怎么死才服气?”

    “白骨,你运气是好,但也不过如此。我修道几千年,法力通玄,肉身稳固,又有佛门神通护体,你要杀我怕是没有这么容易的,顶多是困住我。”

    “你的遁术不错,不然也不能从西天逃走,这才是你得意本事吧。至于杀你,我有一万种办法。我随便说几种能快速杀死你的办法,若是你能承受任何一种,我就放过你。”

    诛仙剑气凝聚,煞气冲天,蝎子精汗毛倒竖,感受到凛然的杀机,她很清楚,自己的肉身承受不住。

    接着一头三足金乌、一头南明朱雀,一朵森白火莲出现。

    太阳真火炙热难当,她还有信心坚持一下。但南明朱雀专克妖邪,她感觉自己顷刻间就会化作灰尘,而森森白莲更是让她的元神震颤。

    “如何,而且你本就在我法宝中,杀你何等的容易。”

    蝎子精眼波流转,娇笑道:“好,我服了,我们出去,我取出珍藏千年好酒招待主人。”

    张帆看出了她的小心思,但没有说破,直接手了混元炉,三人再次回到了洞府中。

    “不是说有好酒吗,我等着,你速去吧。”

    “好,主人少待,我去去就来。”蝎子精退出了洞府,然后直接喷出烟雾笼罩洞府,然后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

    天魔皱眉道:“主人,这厮狡诈,怕是已经跑了。”

    “我知道。”

    “那主人还不追?”

    “放心,她跑不了。不让她用尽手段,她是不会真正服气的,这厮桀骜不驯,想要让她顺服不容易。”

    张帆慢条斯理的拿出了一个小旗幡一甩,顿时一道火红的光芒出现。

    宛若泥人一样红孩儿茫然,接着看到了张帆,接着宛若看到了亲人一般,直接抱住了张帆的大腿。

    “叔啊,你可算想起侄儿了,我都要死了,里面妖魔鬼怪太多了,都要害我啊,全都是沼泽和水,还不是一般的水,我的三昧真火都施展不开啊。”

    “不错,长高了一点点,身体也结实了,看来你也有奇遇,居然炼体了,很好,那就进去多呆会。”

    “不要啊,叔,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以后叔让我干啥我干啥,再也不当什么山大王了。”

    “红孩儿,你依仗三昧真火,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这很不好,你以为观世音都怕你,你可知道,观世音也有释放三昧真火的手段,更有克制手段,不过是要收你才费手脚。而且其他人克制三昧真火的办法多的是,你却仗着神通,肆意妄为,还怠慢修炼,浪费你这大好天资。我故意将你放在那边,你如今有高人指点,还不好好磨练肉身神通,你想要一辈子当小孩不成。桌上有些饭菜,吃了以后,继续回去修行,我可告诉你,死在里面,你连转世都做不到。”

    “死白骨,你……”

    “本来要磨练你三年的,还如此桀骜,那就十年,火气这么大,显然也不饿,那饭也别吃了。”

    招妖幡光芒一闪,红孩儿惊呼一声再次被吸进去。

    接着轻轻摇动,一道土黄色的光芒闪过,一脸茫然的蝎子精出现在了洞府内。

    “你这珍酿藏的真够远的,都跑到南瞻部洲了。”……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