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红刺树与音波鸟
    “后果就是可以通过的人更多了,物体体积更大了!”

    苏琼似笑非笑道。

    “嗯!”

    南宫惜文点了点头,她记得自己刚刚和对方说过。

    “如此岂不是最好!”

    苏琼张了张嘴,走在最前面直接跨步迈到了身前的那个小亭上。

    苏琼倒也不着急,慢慢向前推进。

    “嗡……”

    就在他刚刚登上这小亭的一瞬间,一阵耀眼的白芒猛的冲天而起……

    待白芒消散之后,苏琼眼前的场景赫然大变。

    不远处,一座山峰,高耸万丈,像一把锋利的宝剑一般,直插到未知的深空中去,险绝异常,沿岸山色空濛,犹如笼子上了一层轻纱……

    在其中。

    清澈的泉水无声无息地从山涧喷涌而出,沿着山谷潺潺而下,涓涓细流汇成了九条或柔婉或腾空或层叠或飞泻的瀑布,悬挂在丛林峡谷之间,似一条条玉带从天而降。

    沃野山峰绵延百里,由南宫惜文带路,众人先从谷口开始,向山谷深处缓缓探索。

    山路崎岖,遍布碎石,苔藓,荆棘,极其难走,最要命的是,似乎是下过暴雨的缘故,使得原本便有些潮湿的石路变得更加粘滑了起来,更危险的是,初入山中这段必经之路一宽一窄,两边还尽是深沟险壑,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跌落这万丈深渊。

    那深渊可不是什么一百米,粗看下去,一眼望不到底。

    那深渊可不是什么一百米,粗看下去,一眼望不到底。

    这样的高度,哪怕是强如苏琼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折在这里。

    他即使再强,但说到底也不过是肉体凡胎,如何又能和大自然抗衡。

    山中的羊肠小径上。

    众人每走一步都要紧小细微,但大家的速度却并不算太慢。

    随着众人的缓慢行进,原本还有些稍显阴沉的天色终于大亮起来。

    灼热的烈日腾空而起,璀璨的光芒铺盖了整个整片山峰。

    强烈的阳光驱散了冷意,同时也使得众人的心神微微一定。

    但即便如此,四周的视线仍旧是越发的阴暗起来。

    头顶的树冠实在是太过于茂密,虽不说将阳光遮盖的一丝不漏,但其实也差不了太多。

    这些树树身全都长满了类似于红褐色尖刺的拳头粗细的树,尖刺大概有一小臂那么长,露出的空间很少。

    “这是红刺树,中州的特有品种,含有腐蚀性剧毒,若是普通人不幸被这红刺树的刺尖刺中,不出两个小时,便会化作一摊血水!!”

    南宫惜文指了指这密密麻麻红褐色的巨树,而后猛地往尖刺上一劈,将尖刺拦腰斩断,斩断之处殷出了绿色的液体,滴落到地上竟把地上的枯枝腐蚀出了一个大洞。

    “这种恐怖的树,你们还留着做什么,不全都砍了去!”吧

    苏琼咧了咧嘴,建议道。

    “若照大王这么说,那中州最起码得少十分之一的物种。”南宫惜文俏皮一笑道:“凡事有利有弊,虽说这红刺树有剧毒,但也不能全都一棒子打死啊,这些红色的树刺虽说杀人于无形之中,但却是炼制红刺香粉的必须之物!”

    “红刺香粉是何物?”

    苏琼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走出这片森林。

    至于说用尸毒感染一大群野兽充当小弟这种事,他暂时还不打算这样做。

    虽说到时候他可以瞬间汇聚一大群手下,但战斗力实在是太弱,顶多只能算一群负责吸引火力的渣渣,真要是碰见那种顶级的存在,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再者说,丧尸化的野兽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尸横遍野,城破楼亡,到处都是一片残垣断壁,这并不是苏琼想要看见的一幕,毕竟从本质上,他还是属于一个人。

    苏琼倒是有一个计划,那就是收服那些等级强大的妖兽。

    当然,前提是他得碰见,毕竟这森林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一眼望不到尽头,无边无际,他若是去一个个找,那未免也太浪费时间了。

    “我们现在马上就要走出这片红刺林可。”

    南宫惜文的声音传来。

    不过。

    就在苏琼等快要走出这刺木林的时候,一声刺耳的鸟叫突然响起,很是凄厉。

    随着声音,只听林子上空忽的传来了哗哗的翅膀拍飞声,紧接着,一群黑色的鸟类从不同的方向向着苏琼俯冲而来。

    这些鸟儿腹部是黑红色的,尖喙利嘴,双翅划过尖刺,竟然比漓天还要锋利,随着翅膀的划过,一片尖刺便哗哗的向下坠落,本来俯冲的鸟儿下降到苏琼一行上方十来米处,开始盘旋成一个圈状,不时发出鸣叫,那刺耳的鸣叫震得的耳朵有些发聩,视线竟模糊了几分,不过瞬间又调整了过来,可南宫惜文却像是喝了八大碗红高粱一样,脑袋和身子开始晃悠了起来。

    “小心,这是音波鸟。”

    南宫惜文眉头紧皱,大喊道。

    不过当他看到苏琼一脸奇怪的表情后,却是发现她这一行人,除了自己之外,不管是苏琼还是那头大黑龙,大猩猩什么的都跟没事人一样。

    感情就她一个难受啊!

    “不行了,这音波鸟的数量太多,以我的实力,决然受不了,只能用红刺香粉!!!”

    南宫惜文双眸一发狠,直接从腰间掏出来了一个通体幽蓝色的香囊,而后拼命的朝着四周挥洒过去。

    红刺香粉,虽然戴着一个香字,但对于人类而言,严格来说,香粉并没有任何味道,只有野兽亦或者是此刻正在攻击他们的这些音波鸟才可以闻得到来自红刺香粉中的那股挥发性刺激气体。

    果不其然。

    在红刺香粉抛洒的同一时间。

    那足足多达数百只的音波鸟宛若潮水一般瞬间退却了,几个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你这东西倒是挺管用的!”

    苏琼咧了咧嘴,笑道。

    “管用又有什么用,就是一外物而已,不如大王和大王手底下的这些大将们,面对音波鸟的攻击似若无睹。”

    南宫惜文叹了口气。

    这人跟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混到现在,她连只猴子都赶不上了。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