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二十二章,东施效颦之徒
    背负巨大的压力,伊祁涧絾眼中的唐尧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随时可以踩死的蚂蚁,就如同他过去杀死的任何一位弱者,唐尧的性命在他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他不过是伊祁涧絾用来威胁散媓的工具,可现在这只蚂蚁却一步步站了起来,背负巨大的压力,如同扛着巨大的山峰,他慢慢从地上起身,身体站直,全身的皮肉都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甚至能看见破开的皮肤中向外流出血来,唐尧大声喝道:“我的命由不得你来主宰,我知道自己在伊祁氏或者说在你面前不过是个随便碾死的虫子,可我这只虫子今天偏偏不想死,你们也不用争了,伊祁涧絾,今天咱们来打一场,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没本事的话我杀了你!”

    唐尧身上的精气向外爆发,似乎是在生命危险和生死存亡的关头意外释放出了超乎想象的能量,这股气将唐尧身上压制的幻术击溃,让唐尧重新挺直了腰杆。

    “唐尧,你不要乱来,只要有我在他就不敢杀你……”伊祁散媓冲唐尧喊道,她怕唐尧一冲动会和伊祁涧絾叫板,如果真是那样那唐尧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不是力量的差距而是层次的差距,伊祁涧絾纵使放在整个幻师世界都是最顶层的存在,如果说幻师江湖是一座金字塔的话,那么伊祁涧絾就是站在金字塔顶层的存在而唐尧就是金字塔下层的幻师,有些人穷尽一生也顶不住伊祁涧絾一招。

    “你最好听她的,虽然被一个女人保护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如果你不听她的,那你可能马上就会死。”伊祁涧絾回头说道。

    唐尧缓缓低下头,看着地面上枯萎衰败的落叶,风吹过年轻消瘦的面颊,他轻声说道:“我一直在练习烧菜,一直在学着整理房间,一直在努力练功,因为我想有一天你回来了可以住在干干净净的房间里,能吃上可口的饭菜,我为了这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梦想一直在努力着,可上天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平,他从来没给过我什么,而现在还要将我唯一拥有的也夺走。”

    散媓的心像是跳慢了一拍,她看着唐尧异常失落的面容想说点什么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小子,你到底想说什么?”伊祁涧絾问道。

    唐尧攥紧了手里的剑柄,仰起头冲伊祁涧絾说道:“今天你杀不了我也带不走她。”

    “原来你还在做这样不切实际的梦,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也很喜欢做梦,做各种各样的梦,但后来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它对待那些怀揣梦想的人是如此的严苛,所谓梦想最后都会变成一场空,如同阳光下的泡影一般不需要戳就会破裂,所以后来的我学会了认清现实,甚至我做的比这个世界更残酷,事实证明我选择的道路是对的,我终究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幻师之一,如果不是你威胁到了我和氏族的计划,我甚至很看好你,但你很不走运遇上了我,无论如何你都得死在这里,怀揣着你的梦想,你的心愿和你的纯真死在这里。”

    唐尧紧紧捏着胜邪剑,他深深呼吸然后严肃而认真地说:“无论如何我今天都要带散媓走,你杀不了我。”

    “哦?谁给你的这份勇气对我说这句话?”

    “我。”

    一个简单的字,但却透出难以想象的霸气,素色长袍在风中吹拂,唐尧看见一个人影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他抬起头双眼透过凌乱的刘海看见一个人站在头顶上,悬立在空中,负手而立如目空一切又似超然在万物之外。

    唐尧最后的古灵,也是唐尧最强的底牌,那个从来都不听从唐尧命令的非言现身于空中,用俯瞰众生蝼蚁般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伊祁涧絾,就如同伊祁涧絾用相同的目光看向唐尧一样,非言的出现并没有让伊祁涧絾太意外,他之前曾经见过唐尧身边跟着这个古灵,虽然资料很少可他深知这名古灵是唐尧身边最强大的助力。

    “我知道你的存在,也知道你来自武纪时代,可古灵终究是古灵,纵然曾经荣光无限辉煌一时,但只要一死便什么都不是了,我知道你很强大,恐怕即便是在武纪时代也很强,可你已经死了,作为古灵你什么都不是了。”伊祁涧絾举起手,阴影界在晃动,他作为此界主宰所拥有的实力也绝不是寻常幻师所能达到的。

    “阴影界的主宰?这个时代的强者?你之前大言不惭说你的实力纵然放在武纪时代也能独步天下,这种话我可忍不了,我不妨就让你来看看什么才是武纪时代的强者门槛,如果我曾经是武纪时代的绝世强者,那我现在的实力恐怕只是武纪时代高手的入门台阶,有一点你说的没错,当一个人死去之后即便是曾经荣耀天下可现在也什么都不是了。”

    说完非言抬头看了一眼阴影界的天空,整个天空骤然间停止转动,刚刚剧烈的摇晃在非言一眼之后便彻底安静下来,非言抬起手整个阴影界中忽然有大量黑色的烟雾扭曲着从空中落下并且汇聚到非言的手里,其他人看见这一幕或许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唯有伊祁涧絾的脸色一变,因为他知道非言的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你难道曾经也是阴影界的主宰,不然的话你如何能够在我的掌控之下夺走阴影界的部分控制权,除非你也懂得阴影界操控的秘术。”

    这句话却将非言给逗笑了,但这个笑容可不是因为有趣或者高兴,而是讥讽的笑,他在嘲笑伊祁涧絾这位当代的幻师强者,伊祁涧絾大怒试图夺回阴影界的操控,可意料之外的事情接踵而至,他一出手便发现完全没办法将阴影界给夺回来,控制权不断从他的手上流失,对方的掌控力也越来越强,阴影界似乎正要易主,这么多年来非言和无数强者交过手,有些人的确能和他打个不分上下,甚至有那么几位可以做到压过他一招半式,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从他手中抢过阴影界的控制权,从伊祁涧絾学会掌控阴影界的秘术开始他就已经将阴阳界看成是自己的地盘,可现在居然有人施展和他一样的秘术,并且还能够从他手里抢走阴阳界的控制权,他怕是连做梦都没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幕。

    “你笑什么,我说的话有什么可笑的?”伊祁涧絾大怒问道。

    “你说我和你会一样的秘术,还问我是不是阴影界的主宰?呵呵,这难道不好笑吗,因为你连我是谁却敢在我面前自称阴阳界的主宰,简直是滑天下之大谬。”

    “难道……你是前几位阴影界的主宰吗?我曾经听说过阴影界的主宰是武纪时代开始的,而你也来自于武纪时代,那你活着的时候难道曾经是前几任的阴影界主宰,所以你在此等秘术上的修行程度比我要高吗?”伊祁涧絾继续推测道,并且发现此时阴影界的控制权已经从他手上流失了接近六成,再这样下去他将彻底失去对阴影界的控制权。

    “前几任的主宰?呵呵,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既然如此我告诉你也无妨,我不是前几任的阴影界主宰,更不是你口中所谓在这个秘术上的修行程度更高的人,阴影界本就是我所造,你所修炼能够控制阴影界的秘术也是我所创,你说你在武纪时代也能天下无敌,在我看来简直太滑稽了,即便是我活着的时候也不敢说自己在武纪时代能天下无敌,更何况是你这东施效颦的后辈,现在明白了吧,不是我夺走了你对阴影界的控制权,而是我取回了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此话一出,伊祁涧絾刹那间怔住了。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