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挣扎 第十章 刀花
    “用枪动静太大,所以万不得已不能用枪。”车停在小镇的外面,羽村拿着刀,后面两人则拿着沿途搜刮而来的“物理学圣剑”,副驾驶上则放着两把猎枪。

    看着那么多数量的行尸,说丝毫不慌那是不可能的,羽村握着方向盘,深呼吸了几下。

    将武器分发给斯考特和欧米茄,羽村的心里依然有些忐忑,若是再遇到几个上一次碰到过的那种行尸,只怕会是凶多吉少。

    万幸的是这个早先因为伐木而建,后来转而变成旅游周转处的小镇规模不大,所以人口也不算太多。

    当然,淹没他们三个还是绰绰有余的。

    “难度不对等啊……”斯考特掂了掂撬棍,感叹了一句。

    “出发。”羽村没心情思考这么多,直接下达了指令。

    在过来之前三个在山丘上用望远镜检查过一遍,登山用品店靠近小镇中部的步行街的部位,羽村决定外围建筑稀疏的地方,从民居的后院往里绕,将这条路上的行尸尽量清一清,到了步行街则快速突破,然后上到楼顶,从楼顶回去,这样就算引起许多行尸注意,也可以靠翻墙来摆脱他们。

    虽然听完计划之后欧米茄认为只是理论上可行,但是现在已经被逼上梁山,不行也得行了。

    “我感觉这个镇子已经小的待个五年可以做到谁都认识。”欧米茄走在最后,警戒着尾行的危险。

    还没遇到行尸,所以斯考特也借这个机会搭茬缓解心中的压抑。

    羽村回过头,拿着他那双颇具威严的眸子看着二人,缓缓伸出一只手指搭在嘴边。

    他压低声音道:“不要说话,这里安静的太异常了。”

    身后的两人闻言都警惕起来,将手中的撬棍紧紧握住。

    过了一会并没有什么动静,三人尝试前进一段距离,没不见什么异状,斯考特便说:“可能没声音是因为这里的本来就没有东西吧,你多虑了羽村。”

    羽村四顾几遍,点点头回应道:“但愿是我多虑了。”

    欧米茄上前来拍了拍羽村的肩膀,笑道:“你别太紧张了。”

    羽村收刀入鞘,接着往前走,在即将走过三人经过的第五幢房子时,拐角处的阴影中一只行尸猛然扑出!羽村本就是贴墙行走,这一下几乎措手不及,被扑倒在地,因为力量太大以至于在草坪上滑行了一米。

    突如其来的异变让三人都大吃一惊,慌乱中羽村只能将刀横在身前,并想办法钳制住丧尸的双手。那丧尸是个成年的白人男性,大半个脸颊都已不翼而飞,那裸露的肌肉和牙齿看起来让人天然的恐惧,它死死地咬住了羽村的刀鞘,脸上缀悬着几缕烂肉发出了恶臭。

    “我快——坚持不住了!”羽村咬着牙低吼道,行尸的力量都大的出奇。他想办法用脚来攻击这头丧尸,想把它从自己的身上给踹下去,但丧尸的肌肉僵硬,都是紧绷着的,让本就体型上与它有一定差距的羽村毫无办法,羽村竭尽全力的阻挡着丧尸双手的下压,但是也毫无办法,他只能将肱骨平放在地上,与小臂形成一个直角,但行尸与他已经是脸对脸互抛媚眼了。

    “救——我!你们在干什么啊!”羽村再次吼道,他微微偏头看向二人的方向。

    “坚持住!”斯考特和欧米茄正在应付另一只行尸,出现在同一个房子里初步推断应该是那具行尸生前的妻子,那具雌性行尸的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但是嘴边上有着青乌的血迹,想必压在羽村身上的那只行尸的脸就是来自它“爱的印记”。

    欧米茄握住撬棍,就像准备击打一样一棍撞击在了雌性行尸的头上,但是在继续挥动的过程中,撬棍那头的钩子嵌进了行尸的头骨中,便随着欧米茄挥舞的方向飞了起来。欧米茄赶忙停下,那行尸就重重的落在了雄性行尸的身上。

    “ばか!(就是“八嘎”,混蛋、愚蠢的意思。)”羽村感觉眼前人影一闪,手上又是一股大力传来,气得他飚出了家乡话。

    原本站在欧米茄旁边的斯考特已经看傻了眼,听到那句日本国骂之后,赶紧助跑两步一脚蹬在了雄性行尸身上,他是常年练跑步的人,大小腿肌肉都极为发达,这一脚终于有了成效,两只丧尸都一起滚了出去。

    但是丧尸依然没有松嘴,它叼着羽村的刀鞘一起朝羽村的右手边飞了出去,羽村感觉手上劲道一泻,立刻向行尸飞出的方向就地翻滚一圈站起,用左臂和左肩顶着刀背往前一送,朝着雄性丧尸的脖子重重一砍,刀尖都没入土地两寸有余,然后他怒吼一声,脚踏雄性丧尸的胸膛跃起双手握刀将刀尖直直送入了还没能起身的雌性丧尸的头骨内,手腕微动,搅碎了它的大脑。欧米茄这才姗姗来迟吧雄性丧尸的脑干也给破坏掉,将刀柄还给做完之前一连串动作然后坐道地上的羽村手里。

    “你可真是个好队友。”羽村的眉间已经出现了他标志性的川字纹,他抬起大拇指,讽刺道。

    欧米茄十分抱歉,只能接连说道对不起,仔细他是用中文、日文、英语、德语、法语、西班牙语挨个重复。

    羽村不想搭理他,他坐在地上,看着自己家传宝刀的刀鞘,上面已经留下了一个非常显眼而难以修复的牙印。他出离的愤怒,以至于手都在颤抖。

    过了半晌,他似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暴怒下短促的咆哮了一声,在地上留下了个近两厘米深的拳印。他将精美的刀鞘在两人面前昭示着那道伤痕,似乎想要责骂他们以此泄愤,但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这也不能算是他们的过错,咬了咬牙,还是作罢。

    斯考特有点焦急,不知道该如何安抚羽村的情绪,还是硬着头皮说:“这件事我们确实很抱歉,但你先冷静一下,刚刚的动静好像把它们引过来了,咱们得准备迎战了。”

    羽村听完,强压情绪分辨周围的声音,然后他起身,一刀砍死了那个躲在墙后面的行尸,看模样,应该是它们儿子。

    “这一家人怎么都这么阴啊……”欧米茄有点无语。

    “民风淳朴。”斯凯特揶揄道。

    “继续前进。”羽村用手揉揉脸缓解一下脸部肌肉的失调,继续发出命令。

    欧米茄和斯考特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出来些许无奈以及……对羽村隐隐的畏惧。

    通过了住宅区,已经来到步行街的中段,他们在解决几只行尸后摸到了一条巷弄里,街上游荡的行尸绝不在少数,哪怕有之前疫情时期的出门禁令,又哪怕这是个非常小的镇子。

    “你觉得在我们到达登山店之前要干掉多少行尸?”三个人从墙角探出头,望着那片令人头皮发麻的步行街。

    羽村缓缓深处两根手指。

    “二十只?少了吧?”斯考特看了一眼羽村的手指,疑问道。

    “一人,二十只。”羽村缓缓道。

    “妈的,真是黑色幽默。”斯考特骂道。

    然后羽村走了出去,对着步行街伫刀而立,不大不小的“喝”了一声。欧米茄和斯考特在后面看着他,感觉自己——人都傻了。

    只见羽村喝完,淡定的拎刀往回走,行尸躁动的声音,清晰可闻。

    “我死前有一个问题,咱们为什么一开始不开车进来。”斯考特感觉自己冷汗都下来了,碎嘴道。

    “会引起注意被堵着出不去的。”羽村好像没什么勾引了痴汉的觉悟,口气仍然非常淡定。

    “你现在也把他们引过来了。”欧米茄不明白羽村在干什么,心思想着日本人不会就因为一个刀鞘就会想不开吧。

    羽村抬起头有点鄙视的看了两个人一眼道:“那个大小的声音,远了听不见,再说我现身也就五秒钟,先不说他们能不能分辨出同类和活人的区别,只听声音引起注意他们不会发疯的,我们这是下风处,他们鼻子就算很灵也闻不到我们的味道。”

    “万一他们能分辨呢……”

    “好说,刚刚看到和听到我声音的,最多引来不到三十只。”

    欧米茄喉结动了动,或许是咽了口口水,他有些紧张的跟羽村说到:“现在也没办法我只能相信你,但是万一等会我要死了,我肯定一枪崩死你丫的。”

    “无所谓。声音近了,咱们后退。”说罢,羽村慢慢倒退到巷尾。

    一只,两只,行尸陆续进入三人的视野。行尸们似乎嗅到了之前三人留下的气息,然后四处搜索,发现了三人,他们开始嘶吼着冲了过来。

    羽村将刀弹出一寸,手搭在刀柄上,微微俯身。

    “上!”羽村沉声道。

    “一克萨!(要上了的中文空耳,实际为“行くぞ”)”斯考特看着那些残缺不全、筚路蓝缕的尸体,心里的确十分恐慌,只能这样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

    巷弄中并不足够太多人并肩而行,至多四人再多些许的富余。羽村告诉二人他们两个只需要负责击杀被他破坏行动力的行尸即可。随后,他一夫当关。

    抽刀出鞘,一记优美的弧线在楼房的阴影中都闪出了银白的光,随之斩落的是一个血液早已凝固干涸的头颅。斯考特用撬棍插进了那丧尸的眼窝中。

    欧米茄是不甘人后的,他与羽村并肩而立,每次出手都能听见沉闷的响声。

    但羽村并不介意这种行为,他斩杀第一人后在空中挽了一个刀花,在他挽完刀花将手收回时,第二只行尸就像是送到他的刀刃前一般,又被斩落了头颅。身后的斯考特就像是掷标枪一样,把手探出,就刺中了那个仍飞在空中的头颅,收回撬棍时,那行尸几乎与羽村擦面而过。羽村剑心不动,撤步直刺,在第三只的眼窝中旋转半圈将刀一横,顺便挡住了第四只行尸的进攻,欧米茄一棍当那第四只打倒在地,经过之前的失误后他不再用撬棍弯的那头,所以用另一头结果了这只行尸,陆陆续续的,巷子里挤满了前赴后继的行尸。

    “斯考特上前来!”羽村原本已经前进了十步有余,因为敌手的数量,慢慢被压了回来,“人数太多,且战且退,都向他们的眼睛里刺,如果刺不中就往嘴里刺!”说话的工夫,羽村就用刀尖自一只行尸的下巴刺入然后抽出,又砍翻了另一个。

    十几分钟后,巷子中安静了下来,地上铺陈着一道用骨肉所做的地毯。

    “小心点,再给他们每个来一下。”羽村出力最多,但一会工夫她好像已经逐渐平复了呼吸,这么紧张刺激的巷战,饶是两个壮汉也有点喘。

    羽村深吸了一口气,揉揉手腕,觉得之前被偷袭时候所用到肌肉有点发酸。

    “这躺着的得有多少个?”欧米茄揉着肩膀,他有点后悔,之前每一下用的力道都太大了,搞得他体能消耗比预想中要高很多,他看了看羽村,觉得羽村一定是非常精细的在控制自己的体能。

    “估摸着不到三十个,咱们等会直接冲过去,要是有来咬我们的就给他一脚,冲进店里关上门咱们就算胜利。”斯考特蹲下来估算了一下。

    “店门是锁着的,光冲到那可不够。”羽村道。

    “我靠?锁着的?你怎么才说,我不会开锁啊。”斯考特瞬间炸毛。

    “我也不会。”欧米茄复议道。

    “没关系,那边是玻璃橱窗,咱们直接撞碎就行。”羽村丝毫不慌。

    “橱窗碎了拿啥挡行尸?”斯考特仍然不太理解羽村泰然自若的心态。

    “简单,咱们只需要在重复我刚刚的步骤,最多三次,路上就没有行尸了。”

    “这是肉,大哥,站不稳的。”欧米茄扶额道。

    “而且体能也不允许。”斯考特的上肢力量的强度没有那么高,只是和羽村差不多的水平(当然羽村常年习武身体素质较于常人还是十分优越的),但他也做不到像羽村那样冷静的控制自己的力量,甚至还能在砍人的时候挽刀花。

    羽村看着两人的体格,觉得怎么也不是没法熬过三波尸潮的体型,但还是顺从他的意思往下说:“如果这样不可以的,那就是一个死结,街上除了杂货店,和药店。其他的地方不可能在之前的禁令的时候开门。但是杂货店里也不可能卖开锁工具。”

    “有开门的就行,咱们道开门的地方,直接上楼。从楼顶上翻下去。”斯考特提议道。

    “我先说好,我不能保证他们一定开门,因为之前的视野里是看不到这两家店的,而且我也不清楚他们的位置。”羽村摊手道。

    一时间好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