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5章 那登天山,是他的识海!
    正愁没理由跟你好好交流交流,你就来了这事儿,要说现在江北怕不怕这老头?怕!

    是真的怕!毕竟非亲非故的,这老头对他的态度也就是那回事儿,一口一个小子的……

    但要说这老土跟他关系……侯烟岚是他大徒弟,江南是他二徒弟,说到底,江北跟着老头的关系,也还算亲切。

    “前辈!”江北牙一呲,赶紧走了过去,天知道这老头要干什么。

    老头挑了挑眉, 这淡淡的烟雾便从嘴巴鼻子里冒了出来,要说他这神识之体为啥还能抽烟吃饭,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江北还真是理解不了。

    但人家强者就是让人难以理解的存在,就如同老爹,为什么那么猛,江北理解不了的猛,一个道理。

    “前辈,有事儿您说话就行。”江北这一脸的谄媚,让旁边的侯烟岚看的都一阵阵翻白眼。

    “呵呵……你也知道了,此片林地就是我陨落之地,所以吧,你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要是找到了,那都归你也行。”老头上来就是一波糖衣炮弹,但是江北完全就不为所动!

    笑话,先前抠门都到家了,现在突然叫他过来商量这些问题?谁信?

    “呵呵……”江北也笑了,就这么一脸尴尬的看着他。

    老头完全就没感觉有什么,还在那不紧不慢地说着,介绍着当年的情况,但是江北呢?也就那么一听,左耳朵听,右耳朵往外冒。

    如果真的有什么宝物!江北是断然不会拒绝的,当然,这特么得建立在没有什么危险,或者说是危险不足以威胁到自己的性命的情况下!

    毕竟这老头可是特么有“前科”的!

    当初上了个登天山,万万没想到天池出现了,出现也就出现了,它还爆发了,这几千年难得一遇的东西,竟然被江北他们撞上了,九死一生,到现在江北在夜里……

    算了,不装了,夜里睡得很好。

    但是那种心悸,江北是不可能忘记的,因为当初,他真的是做好了甘心赴死的心理建设!

    且不说什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空话,就江北这种人,这回没让他死成,下回他还能去冒险?怕是千难万难吧!

    好死,他特么不如赖活着啊!他可是富二代啊!

    老头还在那夸夸其谈着,说什么你们进去,就往下挖,挖个千八百米的,肯定也就找到了,到时候把我的肉体挖出来,然后就没事了之类。

    呵呵……

    另一边。

    现在的魔域圣城,为什么说是现在的呢?因为当初的魔域圣城,正是江北脚下的这片土地,活活就是被这苍天老头给赶走的!

    当然了,这种话,对于三大魔域君王而言,那可以说是整个魔域的耻辱,所以,他们也轻易不会提。

    而这些历史,也不过是隐藏在三大族的历史卷轴之中,绝不会被人发掘出来。

    只要传出,那魔域的魔物,绝对会不遗余力的开始进攻殒神禁地!那么……到时候,除了魔域的人才全部沦陷,还有什么别的可能?

    魔修,那可是足够疯狂的。

    而此时,圣城中央,那座巍峨古朴的大殿之中,默契缭绕,三大魔域君王再一次出现在了那高座之上!

    不约而同的,面色极为凝重,倒是最近被吓得有点懵逼的血狱君王,作为堂堂魔域的老大,此时他真是不愿意去说起半个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

    “天池爆发了……”血狱君王的嘴角有些颤抖,还是直说了出来。

    而这话音落下,另外两大君王都是面色一紧,原来,今天血狱君王找他们来是为了此事!

    炼狱君王乃是魔狼族,排行老三,另外两个老大哥亲切的唤他一声小狼……可能是因为实力不是很行,但也是一个主宰,此时就那么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刚刚说话的炼狱君王。

    因为他们太明白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了!

    “可当真?”另一旁的地狱君王也是一脸的凝重,那隐藏在黑色兜帽之中苍老头颅,也终于重见了一次天日,而那周身所笼罩的魔气,却是浓厚了不少。

    “亲眼所见。”血狱君王攥紧了拳头,如临大敌一般,只是,有点抖罢了……

    “半个月前,整座登天山,再无一个活物,而且……”血狱君王说到这,便说不下去了,难道要说他被人家一句话就给吓回来了?

    不太行,有点丢人。

    倒是另外另外并没有多问,该说他,这老蜈蚣定然会告诉他们,他不说的,那便是因为所有人都对抗不了的!

    “你可见到那个存在了?”小狼也是收起了刚刚的惊诧,那张看起来还非常年轻的脸,突然毛发密布,而他的身体也微微躬了起来,显然是要化作魔身!

    “不必紧张。”血狱君王轻轻摆了摆手,露出嘲弄的表情,可这话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小狼的身体便又缓缓坐直,而那脸上的毛发也是逐渐消退下去。

    “并未见到……但是他却警告我们了。”血狱君王再一次捏紧了拳头,一下一下的敲着自己的王座。

    气氛显得诡异,却沉重异常。

    这句话,恍然如同平地之中的一声炸雷!炸的另外两人直接瞪大了眼睛!

    “警告了什么?”小狼明显的傻住了。

    “胆敢跨入登天山一步,死……”饶是老蜈蚣做了半个月的心理建设,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沉重的面容也是瞬间不高而破,转而变得有些惊恐。

    “欺人太甚!”未等老蜈蚣再说什么,那小狼猛地一拍宽大的座椅,直接站了起来。

    只是脸上的愤怒……随着老鬼的一句话不咸不淡的吐出来,他也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再次坐了下来。

    “就是他欺你,你又能如何?”

    是啊……

    又能如何?

    而眼下,那血狱君王的幼子,已经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儿了,但为什么!那个存在还没有身死吗!

    他到底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数千近万年过去了!他还能警告我们!

    “如果所料不错……那座登天山,便是他的识海……”血狱君王沉声说道。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