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2章 莫不是不给我们兄弟面子!
    确实,今天下午这张欢庆回去了就觉得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不太好。

    但是既然已经走了,要是再返回去又觉得多此一举。

    总之,他还是回山门口继续上班了。

    但是越想越觉得不行,想要补偿,又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两个大师实力惊人,他也不是什么富有的人。

    当年从弟子之中毕业了,混入了宗门的系统内,老老实实的干点苦差事。

    这几年比较安稳,也算是攒下来了点积蓄。

    但是……那俩大师应该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

    索性拿点酒菜,去给那两个大师好好赔礼道歉一波,毕竟出家人,都是以慈悲为怀的。

    就怀着这个忐忑的心思,他来了。

    要么,就一辈子在山门口当个小队长,一辈子碌碌无为,要么,就抱住这两条大粗腿,以后跳槽什么的都比较方便。

    常言道,甘当鸡头也不做凤尾!

    至于为什么道歉?很简单,下午那事儿是他自己提议的,最后又被那杨薇给发现了。

    那杨薇是何人?能当大师姐的,能有善类?

    所以,他来了。

    饭桌之上,他越看这俩大师如饿死鬼投胎一般就越难受……终于,问了出来。

    “二位大师,不知今天下午在那灵池……”

    江北就在这等着呢!

    “大师啊……哦不,张兄啊,这事儿也怨不得你,是我哥自己把持不住。”江北又拍了拍张欢庆的肩膀,一脸的深意。

    看到这小眼神儿,张欢庆要是再不懂,那这么大年纪可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二位大师,此时确实是小弟我失算了,早知如此……哎!”那张欢庆一脸难受的摇了摇头。

    “张兄!莫不是不给我兄弟面子!”江北冷喝一声,一脸的不悦。

    张欢庆也懵了,不敢说话,这啥脾气啊,说激恼就激恼的,我啥时候不给你们面子了啊?

    “放心吧,我哥已经把那杨薇还有那些外门弟子给搞定了。”江北摆了摆手。

    随后说了起来。

    大哥是多么牛逼,多么无敌,直接两个手指就给那杨薇的长剑给制住了,随后更是轻轻一弹,剑就碎了。

    听的张欢庆直接是连连倒吸冷气。

    这也太牛批了吧!

    再看那吃的开心喝的潇洒的江南的时候,更是满脸的敬畏,可是惹了那杨薇……

    “放心吧,张兄,我们也知道这是万魔宗,自然不会留下什么尾巴的。”江北又拍了拍张欢庆的肩膀,一脸的深意。

    当下,张欢庆就傻了,大脑一片空白。

    虽然那杨薇只不过是个外门弟子,但是毕竟在外门弟子之中极有话语权,女弟子的大师姐啊!

    这特么说被杀就被杀了,能没什么尾巴吗!

    看着张欢庆脸上的惨白,江北也明白了,这小子确实是往自己设的那个道道上走了。

    “张兄,你怎么了?放心吧,这事儿和你没关系的。”江北笑着说道。

    那张欢庆当时就是一个激灵,说杀人,就这么轻描淡写一般,还在这这么淡然的笑着。

    还跟自己在这喝酒!

    卧槽!

    张欢庆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到底是招惹了两个什么人啊!当初怎么想不开就给他们招进宗门了呢!

    “张兄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江北一脸狐疑的问道。

    当然,都是装的,演技,江北还是很高明的。

    至于一旁的江南,则是抱着个烧鸡在那啃,一边还拿着酒葫芦往嘴里灌,那叫一个开心。

    全然不管江北这边。

    “法海大师……那杨薇……”张欢庆愣是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怎么可能跟他没关系!是他引着这兄弟俩去的啊!轻则革职,重则……直接被那帮外门弟子组团暗杀了啊!

    他就是再强,能一个人打一百个,打一千个吗!

    “放心吧,那杨薇拿了我哥的宝物,已经开心的想要嫁给我哥呢。”江北笑着说道。

    随后把老哥那酒葫芦抢过来,倒了一口酒。

    别说,这酒喝起来是真的不上头,但是之后,就一言难尽了……

    “什,什么?”那张欢庆愣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局。

    江北虽然刚刚是在喝酒,但是神识却一刻都没放开过这张欢庆的脸,对他这个反应,很是满意。

    “嗝!”江北直接打了个酒嗝,而那酒葫芦,也是不知道怎么就回到了江南的手中。

    “放心吧,张兄,区区一个中品灵宝还看不上眼。”江北面色微红的又拍了拍张欢庆的肩膀。

    张欢庆更懵逼了,中品灵宝?看不上眼?说送就送了?

    就因为偷看了人家洗澡,就送个中品灵宝?

    你们也来偷看我洗澡吧,我天天在你家门口洗都行啊!

    “这一年我和我哥出来游历,走南闯北的,没少杀人,那灵石也没少赚,宝贝什么的有都是。”江北借着酒气,还真像是个喝高了的样子。

    毕竟昨天晚上他们第一次和这张欢庆见面,这兄弟俩就明显有些喝大了。

    今日……也算是常规操作。

    张欢庆愣是说不出话来了,没少杀人,这玩意能乱说吗?

    你们不是出家人,慈悲为怀吗?

    “呵呵……张兄,吃酒菜啊!”江北又招呼着。

    ……

    张欢庆已经不知道是怎么离开这两个大师的屋子了,感觉脑袋嗡嗡的。

    这都是什么人啊?

    但是!这两位大师的实力,他看到了,他们的财力,他也看到了,那南北神教,出来的两个普普通通的弟子都是如此强横。

    可以想象,那南北神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以后必定的给这兄弟俩舔明白了,以后等他们离开了,很可能也带着自己一起走了!

    张欢庆一颗心很是激动,彻底的决定投靠这两位大师。

    而当这张欢庆走了之后,江北的双眼也是瞬间恢复了清明,咧开嘴,笑了。

    原来刚刚那醉酒,一切都是他在装。

    “哥,起来吧,别装了,人走了。”江北笑着朝着一旁躺在地上的江南说道。

    “哥?”

    “哥?你咋的了?人都走了,你怎么还在装?”

    江北一连问了好几遍,这才觉得哪里怪怪的。

    “呼~呼~呼~”打呼噜的声音也传到了江北的耳中……

    江北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算了,是他错了。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