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第九章
    会议室灯光敞亮。

    周尤跟在曾佩身后,怀里还抱着一摞文件,她眉眼微垂,一副安安静静的样子。

    明明前两天江彻还冷嘲热讽,将曾佩的方案批得一文不值,可今天他好像失忆了一般,若无其事地起身,还主动和曾佩握手。

    “那这次V2就交给贵公司了,合作愉快。”

    曾佩仿佛也失忆了,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和江彻礼貌性地握了下手,嘴上还说着漂亮话。

    “能为江星提供公关服务,是我们的荣幸。江总,这次的合作一定会非常愉快。”

    江彻点了下头,目光又转向她身后的周尤。

    曾佩顺着他的视线,很自然地往后看了眼,“Zoe.”

    周尤本来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儿了,眼观鼻鼻观心地躲在曾佩身后,默默隐身。

    可曾佩这一喊,她再不情愿,也只得往前挪步。

    江彻的手伸至面前。

    她顿了顿,很快回握。

    她的手又小又软,还有点凉,掌心湿润。两人交握,她整只手几乎都被他的手掌包裹。

    “提案很不错,希望你能让我看到一场圆满的上市活动。”

    他的声音没怎么变,还是低低的,没有太多情绪起伏。可听起来就是……和刚刚跟曾佩说话时的官方有一点点不同。

    具体不同在哪,又很难说清。

    鼻尖又敏锐嗅到熟悉的尤加利冷香,周尤始终低垂着头,眼睛也没敢往上偷瞄。

    “多谢江总夸奖,我会努力的。”

    她声音轻轻柔柔,但仔细听,会发觉她说话的时候有点儿抖。

    是真的很紧张。

    手心都是汗。

    灯光投射在她清透的肌肤上,可以清楚看到她眼睫微微颤动,还有鼻尖渗出细密汗珠。

    松手的那一刹那,他都明显感觉到,周尤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有什么好紧张的?

    江彻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

    -

    离开江星的一路,周尤完全处于放空状态。

    拿下江星的比稿,意味着一段极端忙碌的开始,也意味着她作为这个case的直接负责人,将频繁与作为甲方的江星接触。

    短期内,她是很难和那位一夜情对象彻底断掉联系了。

    就很奇怪。

    他一个总裁,为什么要管到新品智能手环上市公关方案这种小事?

    更奇怪的是,他还摆出了一副要一直管下去的架势。

    随便想想,周尤都觉得脑袋尖尖冒烟。

    -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强悍如曾佩,这一路也都在闭目养神。

    直到司机将车停在公司门口,周尤先一步下车帮曾佩开车门,曾佩才突然冒出句,“江星那位江总,挺帅的。”

    “……”

    周尤整个人都怔住了。

    曾佩可不是有功夫八卦别人帅不帅的人。

    就算是被吹成顶级神颜的明星站在她面前,她考虑的大概也是请这位明星要花多少预算,对项目有没有助力,又能给他们带来怎样的收益。

    周尤紧张,声音吞吐,“佩…佩姐……”

    曾佩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做公关这一行,是会遇上很多大人物,也会遇上形形色色的诱惑。但职场上的逢场作戏实在是太多了,你们这种刚毕业没多久的女孩子,就很容易受伤害。

    “还有,你来我组里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不管其他组其他人是怎样,我们做的是公共关系,不是酒店女公关,任何项目,都不需要我们以牺牲自己为本钱去达成目的,你还记得吧?”

    周尤点点头,有点不明所以。

    曾佩以为她听懂了,于是点到即止,拍了拍她的肩,边往里走边说:“你很有想法,但胆子还不够大,个性也不够外放,还需要磨练。江星的case我就交给你了,有什么不懂的随时来问。”

    曾佩进公关圈子这么久,已经见到太多目的不纯的人。

    尤其是某些本地暴发户老板,赶着时髦找公关公司,实际上屁都不懂,把她们这些做公关的和酒店夜场女公关混为一谈,脑子里没有方案,只有上床。

    偏生某些负责人还有点皮相,就像今天这位江总,他们谈上床前,还要披上一层感情的皮囊,把一些新入行的小姑娘耍得团团转,更不要脸。

    直到走回办公室,周尤还在想,曾佩到底在暗示什么,是看出她和江彻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了吗?

    周尤心里有些忐忑。

    不过在这之后,曾佩表现得与平时无异,也没再说过什么与工作无关的话题,周尤又稍稍放心。

    -

    法务正在确认江星的合同。

    在进入极端忙碌的状态之前,周尤抽空,在网上预约了一家干洗店,处理那两件金贵的衬衫。

    中午饭点,她没吃饭,带着衬衫赶去干洗店。

    可干洗店老板一看就直摇头,“这面料不好洗啊,而且这是不是拿什么家用洗衣液洗过?都要洗坏了,不行的,我这边弄不干净。小姐,你还是找别家试试吧。”

    这两件衬衫在交给周尤之前,江彻自己随便抹了点儿洗手液搓了搓,东西没用对,雪上加霜。

    bsp周尤无奈,又另找了两家干洗店。

    可这两家也洗不了。

    她好像已经感受到,有三万块正在她的钱包里悄悄计划出走。

    正当她垂头丧气提着袋子准备回公司的时候,手机忽然进来一条短信——

    “衬衫洗好了吗?”

    发件人的号码没在她的通讯录里,那串数字也不甚眼熟。虽然心底有了猜测,但周尤还是回问了句,“请问你是?”

    几乎就在她点下发送的同时,对方又发来了新的消息——

    “我是江彻。”

    周尤忽然觉得手机有点烫手,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信。

    按干洗店老板的说法,之前不正确的清洗方式要背80%的锅,那这三万块没有道理要她一个人扛吧。

    可他们刚和江星达成合作,三万块都不肯赔,按这位江总阴晴不定的性格,很有可能会翻脸不认人。

    周尤有些纠结,又给孟微微打电话,问她知不知道什么高档干洗店。

    孟微微脑子转得快,很快便给她出了个主意,让她混进五星级酒店的洗衣房,塞点钱让人帮忙洗一下。

    五星级酒店迎来送往的大多都是有钱人,洗衣房也比较高档,确实可以试试。

    刚好这附近就有一家,周尤心底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随手招辆出租就赶了过去。

    与此同时,江星科技十七楼研发中心,江彻正坐在高清屏前等实验数据。

    他足足等了半个小时,等到数据全部出来,那个女人也没有给他回信。

    -

    快要下班的时候,江星的合同条款全部确认完毕,法务将合同发到了周尤的电子邮箱。

    周尤将合同打印出来装订好,准备送去江星,当面签字盖章。

    她给程经理打电话约时间。

    可电话接通,程经理还没说两句,就莫名其妙给她转到了总裁办。

    “……”

    “你好,请问是江总吗?”

    “明天上午送来二十三楼签字,还有,我的衬衫。”江彻开门见山道。

    衬衫。

    周尤一怔,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江总,请问明天下午方便吗?上午有一个我们公司负责的商场开业活动,得去现场帮忙。”

    “不方便。”

    周尤哽住。

    金盛的开业活动很缺人手,这段时间刚好开学,公司也没实习生。

    她正想着找哪个组的熟人帮下忙,又听电话那头传来通知:“明天下午一点半,过时不候。”

    ?

    “谢……”

    周尤一声谢谢还没说完,电话又被利落挂断。

    -

    次日上午,星城金盛国际商业广场正式开业。

    金盛其实是做房地产的,集团庞大,全国各地甚至海外都有该房产公司开发的楼盘。

    嘉柏原则上不接房地产case,因为地产客户中暴发户多,素质普遍较低,还一味要求高大上,想法离谱,内容琐碎,重点是给不起价。

    不止嘉柏,很多大型公关公司都不愿意为他们提供服务。

    但金盛不是一般规模的地产公司,而且金盛这次做的商场项目很高大上,请了日本某知名建筑师设计商场主体大楼,耗时三年才堪堪竣工。

    引进的品牌囊括国际一线豪奢,小众轻奢,品类非常齐全,许多品牌在此之前都从未进驻星城。

    曾佩为了这次金盛的开业活动准备了足足三个月,大到站台明星挑选,小到给到场媒体准备礼品,她都亲自经手确认,可以说是耗尽心血。

    周尤她们六点就出发前往金盛商业广场,活动九点半准时开始,现场很热闹。

    在观礼名单里,周尤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江彻。

    不过他好像没来,座位一直空着。

    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活动时间,周尤的精神都高度集中。

    这次请的站台明星是某当红小鲜肉,粉丝很多,大有要攻下整座商场的气势。

    人一多就容易出乱子,所以这次请的安保人员也特别多。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的小鲜肉价格虽高,但意外地,也相当配合。

    比起同事讨论的那位十分钟翻三次白眼的明星,态度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亲切。甚至还知道引导粉丝有序排队,不要发生踩踏事故等等。

    等主持人宣布活动圆满结束,安保护送各位嘉宾有序退场,周尤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她正想去找曾佩说话,身后忽然传来响彻商场的重物坠地声,随之而来的,是超高分贝刺耳惊心的疯狂尖叫——

    “啊啊啊!!!!”

    “跳楼!有人跳楼了!”

    “啊啊啊啊啊!!!!”

    周尤微顿,下意识回头。

    她还没有看清不远处的血花四溅血肉模糊,就有一只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毫无防备。

    黑暗里,她能听到满商场失控又疯狂的尖叫和嚎哭,还能听到左心房“咚、咚、咚”不断加速的心跳。

    空气中,有尤加利清冷的木香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