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第十七章
    餐厅里, 不知名小调在空气中跳跃出灵动音符, 带一些法兰西秋日的田园风情。食物鲜香窜入鼻腔,勾得人食指大动。

    王兴南接到电话忽然离开,留下句“你们吃,算我的”,陆嫣然就真的心安理得拉着陈家越坐下了。

    陈家越不着痕迹推了推陆嫣然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似乎觉得这样不太好。

    周尤却忽然起身。

    她顺手将碎发别至耳后, 眼里淡淡,“本来是谈工作的,他有事先走, 那我也不多留啦,你们吃吧。”

    “别啊,我们毕业也好几个月没见了, 一起吃吧, 让阿越买单,放心。”

    陆嫣然坐下后已经拿起桌上的平板, 俨然一副主人模样。

    陈家越温和笑笑, “周尤, 一起吃吧,能在这里碰上,也是缘分。”

    他们哪有什么缘分可言。

    “不用了,真的……”

    “怎么说我们也在学生会共事那么久, 请你吃顿饭也是应该的,周尤, 你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吗?”

    陈家越忽然打断她的话,声音仍是温和,但也带了点儿他们之间本不应该有的熟稔。

    他一下子都上升到面子问题上了,周尤哑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家越挑挑眉,示意她坐。

    陆嫣然虽然想让周尤留下,但听陈家越这么劝,心里有点不舒服。她正想说:你要是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

    可还未开口,周尤已经坐下了……

    周尤并不知道陆嫣然的心理活动,落座时还不太情愿,硬着头皮,只希望赶紧度过这个中午。

    陆嫣然的话堵在嗓子眼,不上不下的,硬生生吞下去又憋成了闷气。

    自顾自点完菜,她也没问陈家越和周尤要吃点什么,就将平板交还给服务生。

    陈家越却忽然喊:“等等,周尤,你要吃点什么?有特别喜欢吃的吗?”

    不止陆嫣然,连周尤都完全没想过陈家越会这么问,她愣怔三秒,摆手,“没有,没关系,我都可以的。”

    陆嫣然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她端起柠檬水喝了半杯,若无其事看向周尤,问:“对了,刚刚那个是你男朋友吧?在这附近工作吗?”

    “不是,一个客户。”

    陆嫣然显然不信,轻笑了声,“客户?这客户可真周到,还预定了应季时光。”

    没等周尤说话,陆嫣然又转移话题,“对了,前几天叶子静到我们银行来做采访,她说你之前去了迪拜,我对了对时间,那时候我和阿越刚好也在迪拜欸。”

    听到这,周尤垂眸,指骨贴着玻璃杯,不甚明显地屈了屈。

    叶子静是周尤室友,大三下学期就托家里关系,进了星城电视台实习。她起早贪黑累死累活,终于在今年五月份得到制片通知——

    五月实习期结束,九月份再过去上班时,可以直接转正。

    叶子静兴奋之下,一气呵成地订好了去迪拜毕业旅行的行程。

    哪晓得还没休息几天,制片就改了口,说是台里即将承办今年的金百合颁奖典礼,人手不够,她毕业答辩后就必须过来上班。

    言语间还隐隐透露出,她不过来,转正这事儿就没得谈的威胁之意。

    叶子静显然不可能放弃这份来之不易且深深热爱的工作,几乎没怎么考虑,她就放弃了旅行的计划。

    而周尤,正是接手了叶子静没有办法成行的迪拜旅行。

    陆嫣然:“话说回来,叶子静也真是不知道享福,听说她家里条件挺不错的,非要去当什么记者,她上次不是还忙到连我们班的毕业活动都没去吗?来我们银行上班多舒服啊。”

    陈家越笑着说:“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同的,当记者也挺不错,现在女生,愿意打拼的也不多了。”

    陆嫣然嗔了陈家越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我不上进吗?”

    “怎么会,我都说了,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同的,你就适合当小公主啊。”

    陈家越揉了揉她的脑袋,声音温和,唇角往上牵起一个很浅的弧度。

    陆嫣然这才满意,眼角余光瞥到周尤正垂眸喝水,秀恩爱的虚荣心得到一丢丢满足,在周尤面前一贯强烈的优越感也开始慢慢地往满额值恢复。

    她继续说:“周尤你也真是的,叶子静不说,我都还不知道这事儿,你去迪拜的时候就应该和我们联系嘛,我记得你关注了阿越的微博啊,回来之后你也没告诉我!”

    “当时没注意。”

    周尤轻描淡写回应。

    “是吗?”

    陆嫣然语气中带有并不明显的轻视嘲讽之意,对周尤的回答,仍是半个字都不相信。

    周尤和陆嫣然大学同班,两人大二的时候因为奖学金有些过节,后来关系就很冷淡。

    周尤在学校里,成绩算不上顶顶拔尖,但综合分一直都很高,专业排名很少跌出前十。

    拿不到国奖,可年年都能申请到励志奖学金。

    大二的时候,陆嫣然给辅导员送礼,让辅导员帮个忙。

    辅导员受了礼品的诱惑,悄悄找到周尤谈话,委婉传达了陆嫣然的意思——

    陆嫣然毕业可能要申请国外研究生,需要一份漂亮的在校履历。

    所以,她想顶替周尤的奖学金名额,成为励志奖学金的获得者。

    她不要钱,甚至可以多出一些钱买下名额,只要这份奖学金的名头挂在她身上就好。

    现在这世道,学生一个比一个厉害,动辄录像录音让你这老师当不下去,所以辅导员也不敢说得太明显。

    周尤听出了辅导员的意思,可她压根就不想让,也不想和辅导员闹得太僵,所以就充傻装楞。

    到后来,陆嫣然自己坐不住,找到周尤摊牌,周尤才一口拒绝。

    最后陆嫣然还是顶了另外一个女生的名额,但这事儿之后,她就把周尤给记恨上了。

    周尤倒无所谓别人记不记恨的,陆嫣然又不是太皇太后,得到她的青睐也不会多挣一分钱-

    很快有菜上来,陆嫣然给陈家越喂了几口,又状似不经意提起,两人在迪拜旅行的事情。

    周尤有一搭没一搭地夹菜,神情淡淡,不管陆嫣然说什么,她都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反应。

    反正陆嫣然的中心思想很好总结,无外乎炫富和秀恩爱。

    “迪拜的消费真的好高啊,我和阿越两个人差不多就花了十万,不过玩得还蛮开心的,周尤,你一个人花了多少?酒店什么的…一个人住,很贵吧?”

    周尤:“还好,我没仔细算。”

    “没记账吗?我记得以前那个谁…我一下子忘记名字了,反正就是你室友啦,她说你每天都会记账的,刷校园卡买一块钱的包子都要记的呀。”

    周尤笑笑,“以前是以前。”

    陆嫣然意味深长“噢”了声,唇角扬起,压不住的得意。

    陈家越忽然觉得有点厌烦。

    大四实习的时候答应陆-->>

    嫣然交往,其实不过是因为正好空窗期,她长得又还算娇俏,家里条件也不错,吃穿都是品牌,带出去有面子。

    可这会儿,她真是从骨子里透出一种低级和肤浅。

    相比之下,周尤做什么都宠辱不惊的,面对陆嫣然话语间的隐隐挑衅,也能云淡风轻地四两拨千斤,总之……就让人感觉很舒服。

    他正想说点什么,可还未开口,身后就响起一阵玻璃门推动带来的风铃叮当,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呼喊——

    “周尤。”

    陈家越顿了顿,陆嫣然则是下意识回头看,周尤也抬眼,往门口的方向望去。

    江彻很高,站在玻璃门前,风铃在离他头顶不远的地方碰撞出清脆声响,随着门旋转开来的角度,午时的明亮天光在他背后洒落,光影朦朦胧胧的,将他本就白皙的皮肤衬出了几分透明感。

    他叫她……周尤。

    印象中,这是他一次叫她的名字。普通的阴平声和阳平声从他唇齿间发出,有一点慵懒,还有一点点性感。

    周尤怔怔看他的瞬间,江彻双手插兜,已经走至近前。

    他漫不经心扫了陈家越和陆嫣然一眼,又颇为亲呢地揉了揉周尤脑袋,随口问:“已经吃上了啊,这两位是?”

    “……我同学。”

    周尤完全是下意识在回答,像…中了蛊一般,话音落下之后,她才想:为什么要顺着他的话往下接,他怎么会在这里。

    无端出现的江彻比陆嫣然还心安理得,直接就在周尤旁边坐下,然后摆出一副矜贵的主人姿态,“这么巧,她没说还有同学要来,早知道,应该定个包间了。”

    他预定的位置?

    陆嫣然敏感察觉出这其中的不对劲,故作迷惑道:“你和周尤是……那之前那位……”

    “之前那位?”江彻挑挑眉。

    陆嫣然顺着他的话迫不及待往下接,“我们来的时候,刚好碰上周尤和她男朋友王先生,然后王先生有事,就先走了。”

    “哦……这样。”江彻点点头,又转头问周尤,“点了些什么菜?”

    周尤:“……”

    陆嫣然:“……”

    哦?

    哦???-

    自江彻落座起,场面就变得不太一样。原本是陆嫣然掌握主动权秀优越,现在却变成了江彻掌控全场。

    陆嫣然稍微牵开点儿话题,他就直接不搭理,和周尤说起别的事。

    周尤如坐针毡,几次想要开口,都被江彻堵了话头。

    懵懵懂懂地,她好像明白了江彻的目的。

    陆嫣然闷了一肚子气。

    江彻刚进来的时候,她觉得有些惊艳,还有些熟悉,可他那股子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和多次漫不经心的无视,实在让人憋屈。

    于是她说话也开始带刺,“江先生,你在这附近上班吗?”

    “嗯,江星。”

    “噢……江星,大公司啊,那江先生具体是做…?程序员?”

    江彻想了想,“差不多吧。”

    原本没怎么开口的陈家越听到这,忽然笑了笑,“江星?说起来我和江星还算有缘分,以前江星的陈总到星大演讲,是我接待的。”

    “是吗?”

    江彻露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

    陈家越掩唇咳了声,故作谦逊,“其实也没什么,不过那次之后,我还在金盛见到过他一次。

    “我现在在金盛房产工作,因为我叔叔是金盛的股东,就让我去他的公司历练历练。

    “对了,金盛的陆董事长经常来我们家吃饭,陆董和你们陈总好像挺熟的,上次陈总来金盛,也是陆董让我招呼,没想到陈总对我还有印象。”

    周尤默默端起水杯,沿着杯壁轻抿一口。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怪怪的。

    说陈星宇,愣是牵扯出了一大片其他的人,她听半天,也没听出其中有什么重大关联。

    正在这时,陈家越忽然又将目光移至她的身上,“对了,周尤,你现在是在嘉柏公关对吧,嘉柏现在是金盛商场的公关公司,那很有可能我们以后也会有机会合作。

    “陆董上次来我叔叔家吃饭还说,我们地产这边也要物色新的公关公司,我可以帮你问问,应该能帮上些什么。”

    “那应该没机会了。”

    江彻懒洋洋地接了声。

    陈家越一愣。

    “你叔叔没告诉你?”江彻声音微往上扬,带点嘲弄,“我舅舅昨天还在问我,聿格怎么样,我说还不错,他们的房产公关比互联网公关做得更专业。”

    “你舅舅是……”

    “陆山。”

    陈家越脸色忽地变得难看-

    这顿饭本来还吃得不紧不慢,可从江彻说出“陆山”这个名字起,陈家越就恨不得拉着陆嫣然赶紧离开。

    可陆嫣然简直就是个白痴,还问东问西的:

    “陆山是谁,很厉害吗?”

    “你们程序员很辛苦吧?”

    “一个月工资多少?”

    陈家越最后拿起手机,直接给她截图了陆山的百度百科。

    陆山,金盛集团董事长。

    他刚刚吹的牛逼可以说是活生生的打脸现场。他叔叔不过是金盛一个小到连参加董事会都没资格的股东,陆山闲出屁来也不会上他家吃饭的。

    陆嫣然知道陈家越有些说大话的毛病,脸色变了变,也没心情继续吃。

    两人找借口想要离开,江彻又喊住,“等等,麻烦A一下你们的部分,630……那就是315,你们刚出学校也不容易,就300吧。”

    陆嫣然的脸气成了猪肝色-

    午后阳光热烈,站在店门口,周尤忽然有种不真实的眩晕感。

    “周小姐,你没事吧?”

    又变回了周小姐。

    周尤摇摇头,半眯起眼,偏头看向江彻,问:“江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家店很红。”江彻回忆从研发中心听来的墙角,“他们家的椒香鱼片很有名,还有咸蛋黄茄子。”

    真是来吃饭的。

    那就是偶遇了。

    江彻站在一旁,轻咳一声,忽然道歉,“抱歉,周小姐。我以为……他是你前男友,看你在迪拜的时候那么伤心,以为他们在欺负你。

    “但…他好像不是你前男友,不知道我刚刚的行为,有没有给你造成麻烦。”

    “前男友?”

    他该不会一直以为,自己是去迪拜捉奸的吧。

    那他今天是在脑补渣前任和上位小三联手欺负凄惨前女友,作为前女友的一夜情对象,他实在看不过眼,所以正义感爆棚跳出来修理渣前任和上位小三?

    见他收起平日那副懒散样,正正经经解释,周尤觉得有一丝丝…莫名好笑。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