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见周琪一脸慌张, 还有点小纠结的样子, 赵洋真是满脑子问号。???

    我怎样了?!

    赵洋:【……当时我差点就要骂人了我跟你们讲, 但是“姜澈姐姐”这四个字我在脑子里过了遍, 就觉得不大对劲!】

    赵洋:【然后我就机智地刹了车,开始套那小妹妹的话。别说, 小妹妹警惕心还挺强, 非逼着我认下劈腿这事儿。】

    赵洋:【我真是太他妈好奇姜澈姐姐是何方神圣了,当时一琢磨, 行吧,坏人我做了, 眼睛一闭我就给认下了,还装出一副特心虚的样子, 拜托她不要告诉她姐, 我请她吃火锅!】

    赵洋:【我觉得我那会儿演技真的, 不说奥斯卡吧,国内三金怎么也欠我一个大满贯。】

    赵洋:【结果你们猜怎么着,我他妈真是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下午五点多, 舒扬正和朋友打台球,陈星宇正在帝都机场候机。

    赵洋忽然在群里一声轰炸,噼里啪啦讲了几百字的小故事, 半天没说上重点。

    舒扬:【有屁快放。】

    陈星宇:【她以为江彻是女的?】

    赵洋:【哈哈哈哈哈我们陈总果然是行业领袖,这领悟力可以C位出道了!】

    赵洋:【真的快要笑死了, 我听周琪那小姑娘的说法,估摸着就是鱿鱼妹妹不想让她误会和我们江总有什么关系, 直接给人改了性别,还塞给我做女朋友了卧槽!】

    赵洋:【我他妈这波劈腿的锅接得值了!哈哈哈哈哈!!!】

    微信消息往外弹了有半个小时,期间不断有点名提醒,Fiona在会议室外耐心等着。

    会议结束,她第一时间送上手机,“江总,有您的信息。”

    江彻接过手机,边看边松着衬衫领口,他腿长,步子也迈得大,Fiona跟在他旁边,保持适当距离。

    越看,江彻脸越黑。

    他下意识又想在群里踢人,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移除功能,他这才想起,上次将他们三个移出去之后,是陈星宇新建了群,然后将他拉进群聊。

    ——他不是这个群的群主。

    约莫是知道他这边会议结束,陈星宇又在群里cue他。

    陈星宇:【Hello,江彻姐姐?散会了???@江彻】

    江彻边走边回了条语音消息,“都快六点了还没上飞机,你是猪吗?走路都走回星城了,晚上的视频会议你自己想办法,别想让我帮你开。”

    陈星宇:【别啊江彻姐姐,有话好好说,我这边飞机延误到六点半了,还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延误,等回公司那起码都九点多了。】

    他还在试图挽救,让江彻回心转意。

    陈星宇:【我还送了一份新的大礼给你,这次肯定万无一失啊,你不是都回公司了,收了我的礼就翻脸不认人?】

    可他的新消息发出来的同时,界面上也显示出了一行提示小字,“江彻已经退出群聊。”

    Fiona仿佛什么都没听到,等江彻收起手机,她才适时地在一旁汇报工作。

    “江总,明天上午研发部想请您过去看一下C-7100的样机设计。

    “另外精诚资本那边,多视的并购方案已经出来了,会议在明天下午两点,精诚这一季度的数据报告会议也安排在明天下午,还有,微样的李总明晚想请您吃饭。

    “后天上午,您需要飞一趟南城参加今年的数字经济峰会开幕仪式。南城大学的校方知道江星要去南城参加会议,所以一早就发出邀请,陈总早就答应了,但是陈总明晚要飞纽约谈项目,所以这次活动可能还是需要您去参加。”

    江彻从美国回来还不足六个小时,已经替陈星宇开了一场临时会议,这会儿听Fiona汇报行程,他连隔空凌迟陈星宇的心都有了。

    “他既然没空,接这么多活动干什么?”

    Fiona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左右都是老板,她得罪不起。

    江彻揉了把头发,满脸不耐。

    Fiona想起另外一件小事,心下衡量半晌,觉得说出来,大boss可能会高兴点。

    “对了江总,昨天我们公司在星城开发区那边有一场科技展览会,是嘉柏过来的派遣AE全程负责的,然后活动出了点小岔子,陈总今天知道之后比较生气,直接打电话去嘉柏了。”

    果然,江彻听完这件事,注意力稍有转移。

    Fiona继续道:“陈总的意思似乎是……希望嘉柏那边立马更换派遣AE人选。”

    已经走到电梯门口,江彻顿了顿步,忽然说:“晚上的视频会议,转接到我办公室。”-

    活动失误的问责,对陈星宇而言,不过是云淡风轻一通电话。可对嘉柏来说,这通电话宛若阎王爷催命。

    T7全组在好不容易得来的休息日又迎来了全体加班。

    会议室内,杨可面如菜色,不情不愿地交代了事情经过。

    她说得避重就轻,但曾佩早就从江星那边得了信,不管杨可说不说,她都已经知道来龙去脉。

    其实这也不算太大的事,但杨可没经验,瞒完江星还想瞒着嘉柏这边独得利益,心挺大,结果-->>

    没兜住,出了岔子。

    事情是这样的:

    平时嘉柏这边做活动,都有自己固定联系的下级活动公司。

    这些下级活动公司会提供相应级别的摄像团队,展台搭建团队,如果有需要,还可以帮忙联系一些基础的服务人员和物料配备。

    因为双方合作很多,报价相对来说都较为固定。

    单独做项目的时候,中间要走嘉柏这边的账来接触下级活动公司,报价一目了然,项目负责人从一块着手捞利润的空间会比较小。

    像曾佩这种有一定资历的AM,手头资源很多,接私活的时候,有操作空间的话就可以绕开公司,中间的利润会比较可观。

    杨可进嘉柏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她上大学的时候就在公关公司实习过,在公关这行呆的时间也不短了,见到过很多弯弯绕绕。

    这次单独负责项目,她就动起了小心思。

    平心而论,这次活动绕过嘉柏问题不大,因为活动规模本就偏小型,就算到时候嘉柏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江星更是放权的全程公关对象,只要活动办好了,他们才不管你找的什么团队。

    有这样的先决条件,换曾佩这样有能力的,很轻松地就能把活动做得漂漂亮亮。

    可偏生杨可就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她绕过嘉柏自己联系的活动团队相当不靠谱,活动还没结束,摄像就和活动公司那边起了矛盾,当场罢工。

    展台搭建也特别豆腐渣,有人参观的时候,某款产品展台玻璃竟然直接爆裂,原因还没查出来。

    好在没有伤人。

    刨去这些意外,整场活动的体验感极差,活动反馈差评如潮。

    幸好参与人数不多,品牌部后续一一安抚,倒也没闹出大乱子。

    曾佩:“江星的陈星宇陈总亲自打电话到刘总那里,刘总请吃饭,江星那边直言没时间,只让我们处理这件事情。刘总现在很生气,我今天因为这件事,被刘总骂了半个小时。

    “ok,这些都是小事,不提也罢。我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什么可处理的余地了,毕竟善后工作江星已经做完,我们能做的只有道歉和弥补。

    “Coco你的工作先暂停一下,检讨书和账务明细这两天赶出来,另外等公司的处罚通报。”

    杨可不甘心,但出了这事,再不甘心也只能咬碎牙和血往下吞。

    “另外因为这件事,我们组的工作安排会有相应变动,稍后我会将最新的安排发至工作群里。

    “Coco在江星的外派肯定不能继续,Zoe你去,明天交接一下,后天一早就去江星。”

    直面工作上的公事危机,曾佩的处理非常冷静理智,这次安排,完全没有给周尤拒绝的机会。

    周尤稍稍一怔,很快点头,“ok。”-

    去江星的前一晚,周尤翻来覆去没睡着,第二天也起很早。

    在浴室冲完澡,周尤才发现忘了拿衣服,她裸着走出来,头发没太擦干,湿漉漉地。束好干发帽,又拿毛巾擦脖颈间的水珠。

    一个晚上过去了,周尤感觉,自己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

    好像是越想躲,命运就越安排着她往上靠。

    在衣柜里翻找半天,她拿出件运动内衣往身上套,白得晃眼的胸|乳被运动内衣一盖,瞬间平了大半。

    今天天有些凉,她穿打底的米色针织衫,又罩上藏蓝色的风衣外套,电脑什么的一股脑往托特包里塞了塞,就直接去了江星。

    其实她不知道去江星要干什么,杨可也完全没跟她交接,可做公关这行,最要紧的就是脸皮要慢慢变厚,不会的就去问,总会有一个结果。

    在地铁上给自己加油打气了一会儿,周尤又去洗手间补了补妆。

    到江星门口的时候,来往员工还比较少。

    走到旋转门前,她被保安拦了下来。

    她点头打招呼,“你好,我是嘉柏新来的派遣AE,Zoe,还没有发员工证。”

    “稍等。”

    保安态度还是很好的,很快就拿起对讲机联系前台。

    周尤在一边安静听着,隐约听到前台那边说还要联系品牌部……

    就那么站着等了五分钟,保安忽然特别礼貌地对她说:“周小姐,抱歉,还请您去路边稍等,有人过来接您。”

    说着,保安还朝她指了具体位置。

    周尤有些不明所以,“……那个,请问是谁呀?我…是有什么工作吗?”

    保安摇头,温和地笑了笑,“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周尤无法,只好三步一回头地走到路边。

    她心下忐忑,正打算给曾佩发条微信,汇报自己这边的情况,忽然一阵跑车疾驶刹车的声音就在她面前响起。

    她下意识抬头。

    只见白色阿斯顿马丁车身线条流畅,漆面锃亮,驾驶座上的人单手取下墨镜,微微偏头喊她,“上车。”

    “……”

    江彻微微皱眉,“你是公关吗?出差,快点。”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