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阿斯顿马丁飞驰在机场高速上, 耳边风声猎猎。

    出城这一会儿, 周尤都还没怎么搞清楚目前的状况, 她问了两个问题, 江彻没答,只让她系好安全带。

    等上到高速, 车速飚起来, 周尤也没心思再开口说话了,她一手抱住包包, 一手不断拢着被风吹得散乱的长发。

    其实她很想问一句,这敞篷能不能放下来。

    可她对这豪车也不了解, 万一敞篷在行驶过程中不能放,问这个问题岂不是显得智商很低。

    到机场, 江彻将车停在国内出发的入口, 又将钱包扔给周尤, 交代道:“你先去买机票,买最近一班飞南城的头等舱,刷卡, 免密。”

    “南城?”

    直到这会儿,周尤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

    江彻“嗯”一声,催促, “下车,这里不能久停。”

    “噢……”

    周尤那双小手被吹得冰凉冰凉的, 还有点木,半天都没弄开安全带。

    江彻见状, 解了自己安全带,又倾身给她解。

    有那么一瞬间,两人距离离得很近,他的唇就落在她眉眼上方,可能只隔了四五厘米,或者更近,连呼吸的温热都能感知得很清晰。

    周尤往后紧贴椅背,耳根发烫。

    可江彻神色自然,好像帮女孩子解安全带不过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他也没有其他过分的举动,解完就坐了回去。

    周尤觉得自己好像想太多了,心里有点羞耻。她低头抱紧包包,急急忙忙下车-

    江彻的钱包一目了然,除了几千块现金,就只有身份证和银|行卡。

    买完机票,周尤接过身份证件,默默打量。

    身份证上的他和真人区别不大,大概是近一两年照的,发型都没怎么变。

    周尤看了眼他的出生年月。

    他今年……二十七岁?

    生日在十二月份,那就是到年底才满二十七。

    天哪……

    “想什么?”

    周尤正盯着江彻的身份证出神,很突然的,本尊就神出鬼没挡在她的身前,低低地问了句。

    周尤抬头,被吓一跳,刚刚恢复正常的耳朵又不自觉烧起来。

    她慌忙把江彻的身份证塞回钱包,小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我身份证又不是见不得人。”

    周尤连忙摆手,“没有,我只是有点…惊讶。”

    “惊讶?”

    江彻接过钱包,稍稍挑眉。

    “就…就……江总,你才二十六吗?”

    “怎么,我看上去像三四十?有这么显老?”

    周尤解释,“不是,我只是以为你长得比较显年轻,因为二十六就…总裁……真的很夸张。”

    江彻不着痕迹地笑笑,对这番话倒挺受用。

    只是他眼角余光不经意瞥到周尤的票根,唇角的弧度很快就压了下去,“我不是让你买头等舱?”

    周尤不明所以,指了指他的机票,“是头等舱。”

    “我说你的。”江彻懒得多说,从她手里夺过证件和机票,径直上前,“你好,升头等舱。”

    周尤愣怔半晌,没动。

    她是自己付钱买的机票,回去之后,公司还能报销。

    毕竟不管哪家公司,也没有大老板直接掏钱买机票的道理,所以江彻说让她买机票的时候,她压根就没把自己考虑进去。

    周尤回过神,连忙上前劝阻。

    可江彻就当是耳旁风,周尤多说两句,他还皱起了眉头,不耐反问:“我是老板你是老板?”

    “……”-

    头等舱位置很少,空间很大。

    周尤和江彻的座位挨着,等江彻坐进去,周尤才默默落座。

    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头等舱比经济舱价格高出三倍,体验感确实是有明显不同的。

    头等舱座椅宽大舒适,可以躺下,旁边有可移动的液晶电视屏,面前有工作桌和置物栏。

    周尤将包包放下,落座后仍有些拘束不安。

    她想说点什么,可江彻忽然戴上蒸汽眼罩,头往后仰,说:“我睡十分钟。”

    “噢,好。”

    江彻这十分钟有点久,等飞机在半空中平稳下来,他才睡醒。

    周尤正在看杂志,听到他有动静,下意识侧过脑袋。

    江彻揉了揉眉骨,一开口,就问了个很跳跃的问题,“上次怎么没回我消息?”

    “……”

    周尤动作顿停,好半天才想起他说的是什么消息。

    江彻扔开眼罩,又说:“前段时间我一个阿姨过世了,她在美国有些财产问题,我过去处理,所以也没空联系你。”

    周尤合上杂志,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她不知道江彻干嘛跟她讲这些,也并不觉得他们是需要私底下单独联系的关系。

    好在江彻也没多纠结,话锋一转,又跟她讲这次去南城的一些行程安排。

    周尤本来还想说,她刚刚买票的时候顺便问了一下晚上返回星城的机票,晚上十点以后的票不多了,他们是不是应该下飞机就先预定回来的航班。

    可听江-->>

    彻这么说,她有些惊讶,“江总,那我们今晚不回来?这是要在南城呆好几天吗?”

    江彻臂肘撑在扶手上,单手掩唇。他瞥了周尤一眼,很自然地反问:“不然呢?”

    “……”周尤嘴唇张了张,“可我没有带行李,你…你不是也没带吗?”

    见他这么轻装出行的样子,周尤以为就是去开个会吃个饭,晚上就能回来,可这数字峰会一开就两三天,和她想象的根本就不一样。

    江彻不以为意,“要什么行李,南城又不是三十八线小县城,缺什么,买就是了。”

    “……”

    江彻及时补了句,“我买单。”

    周尤安静。

    消化了几分钟,她又不甘心地窝在椅子里小声问:“那为什么不带助理出来,你不是有好几个助理吗?”

    江彻笑,“我有女助理,你吃醋?”?

    周尤不可置信地望过去,望了几秒,她总算想起这位目前是自己老板,目光又收敛了点。

    可她忍不住,还是辩解道:“江总,请你不要随便乱开玩笑。”

    “行。”

    江彻可有可无地点点头,应付她一声。

    “不过在我们江星,应酬出差本来就是PR作陪,有什么问题吗?在我印象中,很多公司都这样吧。

    “江星没有单独设立公关部,但品牌部就包含了PR,你不信可以打电话问问品牌部的其他同事。

    “做PR,级别低一点,是陪同各部门经理外出活动。公关经理这种级别的,才有资格跟我一起出门。”

    那还是他抬举了?

    周尤哑口无言。

    其实做项目,免不了要陪客户应酬,但她之前都没怎么单独做过项目,实在有应酬,前头还有曾佩挡着。

    而且他们是公关公司,又不是做甲方PR,以前都没有什么陪领导外出应酬的经验。

    今天她连江星的门都没进,就乍然被带出来,短时间里,实在是很难接受职责的转变。

    周尤无意识地小口小口喝水,不知不觉,也喝了半瓶。

    趁着江彻没再说话的空挡,她拿起包包翻找,找到纸巾后,又解开安全带起身,“江总,我去下洗手间。”

    江彻点头。看着周尤背影消失,他的目光不自觉落在座位上敞口的托特包上。

    笔记本,手机,钱包。

    还有验完的机票和没来得及放回钱包的身份证。

    不知想到些什么,江彻眸光稍稍闪动-

    飞机在两个半小时后,准点降落于南城杜鹃机场。

    两人轻装而来,下飞机也格外轻松。

    有专车来接他们去酒店。

    数字经济峰会的开幕仪式在下午两点,这中间也就只有去酒店安置,然后吃个午餐的功夫。

    他们下榻的君逸华章是和江星合作的五星级酒店,君逸集团的太子爷岑森也是江彻多年好友。

    江彻过来住,酒店都会提前安排好总统套房。

    不过这次就很奇怪,前台也不是第一次接待这位江总了,今天竟然提前收到消息说:江总不住总统套房,给他安排一个豪华商务间就好,再给随行工作人员安排一间豪华大床房,另外记得走登记流程。

    奇怪归奇怪,上头的指示他们也只有照做的份。

    到酒店时,前台热情接待并提醒道:“江总,周小姐,房间已经准备好了,麻烦两位出示一下身份证。”

    江彻神色自若地递上证件。

    周尤应一声,也开始翻找。

    “……”

    身份证呢。

    周尤脑袋轰地一声炸开。

    “对不起,包里东西有点多,我去那边找下身份证。”

    周尤抱歉地说了声,然后指了指休息区。

    前台自然没有二话,江彻跟着她走向休息区,漫不经心安慰,“没事,慢慢找。”

    周尤没抬头,将容量超大的托特包整个儿翻转,往外倒。

    电脑,手机,发圈,钥匙,晴雨伞……

    钱包打开,没有。

    包包夹层,没有。

    周尤脑袋一片空白,不得不承认事实,“江总,我身份证不见了。”

    跟来的司机适时提醒,“会不会是落在飞机上了?需要我打电话去航空公司那边问一下吗?”

    “也好。”

    江彻点点头。

    他看了眼时间,又给周尤出主意,“时间不多了,你先把不要用的东西放我房间吧,看航空公司那边能不能找到。

    “实在找不到也没关系,机场可以办临时身份证,等回星城再挂失补办就行了。这又不是在国外丢了护照,不用着急。”

    周尤以前没遇上过这种突发状况,江彻这么一说,她也清醒了。

    没了身份证,交通方面还好说,又没隔上个太平洋,实在不行,走也能走回去。

    可住宿还真是问题。没身份证,哪家酒店都不会收她,就连网吧刷夜都要身份证,她总不能这几天睡大街吧。

    虽然和江彻住一起很奇怪,可他出门都是总统套房,里面好几间卧室,倒也还好。

    权衡之下,周尤点了点头,“实在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江总。””不麻烦。“

    江彻唇角稍往上扬,不甚明显。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