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录影棚倏然安静, 大家不约而同望向门口。

    江彻心情欠佳, 周身气压低低的,目光在姜姜身上稍落片刻,扫过苏盈,又停在周尤身上。

    “棚里这么多人, 江星的占一大半, 你们就看着这个女人撒泼发疯?进公司的时候都参加培训了?嗯?员工守则谁来给我背一遍。”

    棚内一片死寂。

    坐在一旁事不关己看热闹的苏盈,脸色也开始挂不住。

    她猜得没错,江彻和这个女人, 果然不是一般的关系, 竟然这么维护。

    “你谁呀你!”

    全场寂静的时候, 姜姜突然回神, 反击。

    火气还很大。

    俗话说得好, 无知者无畏。

    姜姜底气这么足, 只是因为, 她并不认识江彻。

    最近外界讨论苏盈的相关八卦里, 江彻的名字出现次数不少,但都没有高清正面照,她一时也没将面前男人与江彻对上号。

    再说了,苏盈团队单方面炒作的人设还是挺成功的。

    大家全都被她的通稿洗脑,相信她不仅是货真价实背景很深的白富美, 还有个门当户对非常恩爱的科技新贵男朋友。

    姜姜也完全没想过, 苏盈在场,那位“科技新贵男朋友”就敢当着“女朋友”的面, 护另一个女人。

    江彻又扫她一眼,漫不经心地,问:“Fiona,这哪里来的十八线?陈星宇连这种推广都签?”

    Fiona轻声应道:“姜小姐是苏小姐推荐的。”

    她还一句话没说:这锅可不是陈总的,是您点头同意的。

    江彻体会到她这层含蓄的表达,稍怔了下,随即又恢复正常,“叫保安,轰出去。”

    姜姜的经纪人坐不住了,赶忙上前护犊子,“请问您是哪位?我们姜姜是你们江星江总亲自指定的推广大使,和江星也是白纸黑字签了合同的,你们是要违约?”

    江彻似笑非笑,没应话。

    Fiona会意上前,非常官方地开口道:“抱歉,我们江总并没有亲自指定过贵司艺人,请慎言。至于是否违约,我们可以走法律程序解决,江星的法务部门一定会全力配合。”

    保安正好进来,Fiona朝人使了使眼色,又往旁边退开几步。

    整个摄影棚的人都直愣愣看着……姜姜一行人被扔垃圾一样扔了出去,期间还不乏推搡以及刺耳叫骂,总之,全无明星团队该有的形象。

    但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有点爽。

    苏盈脊背有些发凉,好在带妆,她的面色还看不太出差别。

    顿了顿,她起身,走向周尤,“对不起呀,姜姜她脾气是比较娇气一点的,你不要介意,刚刚没有受伤吧?”

    周尤心脏还在突突起跳,面对苏盈突如其来的嘘寒问暖,她有些不适,勉强笑笑,又不动声色往后退,摇摇头。

    苏盈又转头看向江彻,欲言又止,不知在想什么,停顿片刻,她还是走了过去,低眉顺眼地,还挺歉疚,拉了拉他的衣摆,轻声说:“江彻,对不起啊,我不该介绍她过来的,给你添麻烦了。”

    江彻冷冷看她,没说话,转而宣布,“今天就到这里,后续选出新的推广大使再重新安排拍摄,散了吧。”

    他甩开苏盈扯住的衣摆,毫不怜惜。

    众人心里暗暗惊诧——

    今天的事,好像和苏盈无关吧?大boss这是迁怒?对女朋友也太粗暴太不讲情面了。

    他们不知道,这其实,已经是江彻顾及最后一点点长辈间的恩情,给她留出的情面了-

    江彻发话收工,不少人都上前安慰周尤。

    周尤唇角往上弯起一个极浅的弧度,一遍遍地轻声表示,自己没事。

    人围了一圈,江彻也不好再过去,眼见周尤像没事儿人似的忙前忙后和同事们一起善后,他心里闷闷的,很快便退出摄影棚。

    忙忙碌碌到下午五点,周尤一行人回到公司,他们这八卦在江星上上下下都传开了。

    江总今天去摄影棚巡视广告拍摄情况(也有种说法是,江总特意过去看望女友苏盈),结果撞上姜姜耍大牌,刁难公司PR。

    江总当场发火,叫保安将人轰出摄影棚,顺便还迁怒苏盈,直接表示要更换推广大使,过段时间再重新拍摄。

    周尤这位被刁难的小可怜,在各大八卦版本中都是路人甲一般的透明背景板,大家讨论的都是:

    “江总真的太man了!都哪里来的三十八线野鸡就敢耍大牌!”

    “苏盈到底是不是江总女朋友,听说江总今天对她超冷淡,一句话都没说欸。

    “可如果不是女朋友的话,为什么要让她这种咖位明显不够的人来当推广大使啊,而且还随手就用了她推荐的姜姜!”

    “我觉得-姜姜根本就不敢闹,安安分分解约是最好,真闹起来难看的可是她。”

    “姜姜不是还挺可爱的吗?荧幕形象和真人也差太多了!明星果然就是包装得好……”

    在食堂吃晚饭的时候听到这些言论,周尤心里没什么感觉,甚至还为自己隐身于八卦旋涡而感到庆幸。

    压根就没人想过——

    江彻就是单纯地,在为这块背景板出头-

    姜姜那边气到抓狂,却仍保留最后一丝理智,让经纪人联系了苏盈。

    苏盈自己都烦透了,几个电话都没接。

    助理手机再度响起的时候,她忍不住,直接抢过助理的手机,按下接听键,冷声道:“干什么?”

    姜姜经纪人听出声音,热络奉承了一番,又在苏盈耐心耗尽之前,绕到关键话题,“苏盈姐,这件事江总知道了吗?他手底下人这么办事……”

    苏盈打断道:“刚刚那个男人就是江彻。行了,我很忙,别来烦我。”

    她很快撂了电话。

    红唇勾勒出精致的唇线,饱满诱人,此时却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蠢货!”

    没过一会儿,她的私人手机又进了电话,Nicholas。

    她稍稍思索两秒,便将名字与脑中闪现而过的英俊面孔对上号。

    她按下接听,语气稍缓。

    助理坐在一旁,低着头默不作声,就当耳边渐渐暧昧的调情对话完全不存在。

    苏盈从高中起就在国外念书,观念开放,交过的男朋友一只手怕是数不过来,临时玩一玩的男伴也不少。

    江彻是适合她的结婚对象,但不代表为了钓到江彻,她就要清心寡欲地守节。

    娱乐圈里,本就没有几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她进入这个圈子,也算是如鱼得水-

    从摄影棚回来,周尤都表现得很正常,和同事一起吃饭聊天,听大家吐槽姜姜奇葩难搞,她也会应和两句。

    六点半,不少同事下班,周尤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有人问她,她只笑笑表示:还有工作没做完,要加班。

    她的确要加班。

    今天这场拍摄事故,她需要赶出一份完整的报告,嘉柏一份,江星一份。

    九点的时候,品牌部的大办公室里,人差不多都走光了。

    九点半办公室大灯会自动熄灭,周尤就着台灯继续工作,可能是寂静的环境更容易让人感受到身体的疲倦,她起身,去休息室接了杯咖啡。

    回办公室时,她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又绕道,推开安全门,随便找了级楼梯坐下。

    安全通道的感应灯略微有些昏暗,周尤的脚步声停止一会儿,灯光就暗了下去,只有楼梯间上方的小小窗口透出室外沉沉夜色。

    好像有稀疏的一两点星。

    咖啡很烫,她放在旁边,没喝。

    就这么一直坐着,坐到咖啡都凉了。

    江彻今天很不爽,还有点莫名的自责。

    在办公室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机器人都被他熏得发出呜呜呜的警报。

    晚上他没走,眼睛一直黏在公司各大走廊的监控屏上,将近十点,他才看见品牌部外的走廊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

    她拿着杯子,大概是去接水。

    回到走廊时,忽然又顿了顿,没进品牌部,而是往安全通道的方向走。

    江彻皱眉。

    五分钟后,当江彻从上一层的安全楼梯往下走时,听到了压抑又细密的哭声。

    这声音很轻,若不是四周静寂,很难听出来。

    他步子稍顿,再往下走时,也控制力道,越来越轻。

    可江星的感应系统实在太过敏锐,江彻只是稍不注意,楼道略有些昏暗的灯光就倏地亮起。

    周尤背脊微僵,下意识回头,很快就看到站在左边楼梯上的江彻。

    她明显还在哭,额前碎发凌乱地贴在脸颊上,眼眶红红的,一双眼盈满水光,眼泪还控制不住,正无声地往下流。

    不知怎地,江彻总觉得那一刹那,心脏像被一双粗糙大手狠狠地揪起,野蛮又大力。

    他走近,俯身,端开周尤放在身侧的咖啡,然后坐到和她一级的阶梯上。

    两个人都没说话。

    江彻看着前面楼梯间小窗,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忽然伸手,将周尤的脑袋轻轻按到自己肩上。

    周尤本来还在拼命忍住眼泪,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在他面前哭。

    可江彻突如其来的动作,就像是打开泄洪的闸门,就那么一刹那,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地往下砸,哭声也忍不住。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