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从小到大, 周尤都是自尊心很强的人。

    她上一次低声下气求人,是在周琪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医生建议尽快手术的那年。

    那时候明知道一向刻薄吝啬的舅舅舅妈绝对不会帮忙, 她也只能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 向他们开口。

    结果可想而知。

    其实这还只是周琪所知道的,在周琪不知道的背后,周尤曾挨个儿上门, 把能找的亲戚都找了一遍。

    可除了二伯背着二伯妈塞给她两千,再无任何收获。

    那会儿周尤刚进大学不久,却好像在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冷静过后,早早往自己身上扛起重担。

    她上大学的费用, 周琪上高中的学杂费用,再也没像讨饭似的, 从名义上的监护人舅舅舅妈那里要过一分。

    来这世上走一遭,谁不想堂堂正正活着,谁愿意低三下四跟人说好话, 谁又愿意认命, 在这个号称人人平等的世界里, 比别人硬生生低下一等。

    可进入社会后, 不想懂的人也会慢慢懂得,有些早已固化的阶级差异, 可能穷尽一生都无法跨越。

    今天姜姜的那通羞辱, 她不是不在意。

    都是二十多岁的姑娘,为什么有人就能高高在上, 有人就必须伏小做低呢。

    “我以前,以前也会觉得……不甘,但现在也不知道、不知道是被磨平了棱角,还是,所谓的…成熟了……”

    成熟到可以假装若无其事,只能在没有人的时候,默默地掉一掉眼泪,算是发泄。

    周尤边擦眼泪边说,声音里还带着抽噎。

    江彻左肩衬衫已被泪水濡湿,一开始触感温热,后来慢慢变凉,贴着皮肤,很不好受,他心里也很不好受。

    可他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本就不擅安慰,只能轻轻搂过周尤,有些生疏地在她背上轻轻安抚。

    其实这种耍大牌欺辱工作人员的事情,他在各种场合见过很多次,与己利益无干,他不会发火,只会隔岸观火。

    但今天被欺辱的人换成周尤,那一瞬间,他恨不得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十八线永世不得翻身-

    发泄过后,周尤渐渐恢复平静。

    她的报告还没写完,停止抽噎后,她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眼睛红得像兔子,声音还有些哽咽含混,“江总,谢谢你,我,我回去写报告了。”

    江彻摸了摸她额头,淡淡问:“昏不昏?”

    周尤停下来思考两秒,点点头。

    哭过之后,视线不太清晰,脑子昏昏沉沉的,站起来,感觉有点头重脚轻。

    江彻又问:“饿不饿?”

    周尤下意识点点头,又想摇头,“不……”

    “那别写了,明天再写,走吧,我送你回去,顺便吃点东西。”-

    夜风涤荡过的星空格外舒朗,江彻一路开到江边,开了春江花月二楼的固定包厢。

    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叫人撤了大桌,又换上二人小桌。

    菜是江彻点的。

    周尤表示随意,吃什么都行。江彻点菜的时候,她就一直望着夜空,有些出神。

    点完菜,合上菜单,江彻问:“在想什么?”

    “……”周尤收回目光,望向江彻,“没什么,就是觉得,今天晚上星星很多。”

    她喉咙还哑着,越说声音越低,说完还咳了咳,清嗓。

    星城已经很久都看不到这样雾霾散去后的纯净夜空了,星月点点倒映在江水中,随着波澜浅浅摇晃。

    江彻顺着她的目光也往外看了眼,没什么感觉。

    工作旅游,世界上很多著名的观星地点他都去过,那样震撼的星空,和眼前这稀稀疏疏的星子是没有什么可比性的。

    可周尤仰头,静静看着,表情遥远又怀念。

    他想了想,说:“现在城市污染比较严重,今晚这样,确实很少见了。”

    周尤点点头,“以前小的时候,每到夏天我们就会在坪里乘凉,我们家有一张竹子做的床,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

    她边说边比划起来,“大概是现在睡得那种床一半那么大,应该叫竹床吧,我们老家那边叫’竹铺子’,嗯…方言。”

    周尤突然来句方言,江彻顿了顿,模仿道:“走铺子……?”

    “不是走,我们念’竹’字发zou的音,第二声。”

    周尤认真纠正。

    江彻缓缓神,又继续模仿,“走…邹……”

    见他认真的样子,周尤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我没笑。”

    “明明就笑了。”

    两人纠结于方言和笑没笑,一时也忘了继续讲小时候看星星的故事-

    “奇了怪了,也不知道他这什么情况,电话一直没人接,给岑总接风这么大事儿他都能给忘了?”

    到了春江花月,陈星宇又给江彻打了个电话,可仍然还是无人接听的状态,他十分纳闷。

    赵洋说:“给他那鱿鱼妹妹打打试试?没准两人一块儿呢。”

    陈星宇抬头瞥他,“你这都什么馊主意,嫌我活久了是吧。”

    他到星城机场,就听助理汇报说,江彻今天在摄影棚发了飙,把星座手机新一季的推广大使给轰走了。

    听完事情经过,他就知道江彻这逼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了。

    周尤今儿个刚受了委屈,自己打电话过去,万一两人不在一起,周尤以为江彻出了什么事,闹出更大的误会,江彻下一个发飙的对象,可能就是他了。

    那万一两人在一起,自己打扰了什么好事,呵呵,那更是美滋滋。

    一行人进春江花月,照例让人开包厢。

    穿旗袍的小美女刚换的班,见是他们,温柔道:“这边请,”

    上了二楼,美女领班就见有服务员端着菜进了“海上明月”的包间,她蹙眉,等人出来忙上前问:“怎么回事,’海上明月’有人了?”

    服务员点头,“江先生在里面。”

    听到江先生,领班稍稍舒眉,又问:“怎么就上菜了?”

    “江先生让上的。”

    领班没再多问,转而又抱歉笑笑,给陈星宇一行人领路,“不好意思,久等了,原来是江先生已经在里面等各位了。”

    陈星宇挑眉,乐呵道:“他先来了?他先来了怎么不接电话,而且这先上菜是几个意思啊,这哥们……”

    几人边说边上前,领班敲了敲门,江彻以为是上菜,就随意说了声“进来”,领班刷卡推门。

    “江彻,你真有意思啊,岑总这飞机餐都没吃就等着晚上这顿呢你倒好,先……”

    陈星宇话音忽地戛然而止。

    身后几人也忽然安静。

    周尤正在推拒江彻夹过来的排骨,两人筷子夹在一起,瞬间僵住。

    三十秒后,江彻放下筷子,起身走到门口,云淡风轻地问:“你们怎么来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星宇赵洋舒扬全都安静闭嘴,默默看向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岑森。

    岑森刚下飞机不久,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一身黑色风衣,手上还提着公文包,静静立在陈星宇身后,精英大佬的气息扩散开来,仿佛不是来吃饭,是来收购饭店的。

    江彻的自主选择性失忆症终于恢复,他唇边淡开懒散笑意,朝岑森肩胸的位置砸了拳,“舍得回来了啊,怎么这么突然。”

    岑森淡淡看他,没说话。

    舒扬在一旁,忍不住小声逼逼,“不突然吧…三天前群里就说他要回来了。”

    “……”

    江彻瞥他一眼。

    岑森往江彻身后看了看,意味深长道:“看来我这位室友的地位,不太稳固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江彻笑,偏偏头往里示意,“进来吧,带你认识认识我女朋友,顺便给你接个风洗个尘。”

    说完,江彻心虚地咳了咳,下意识看了眼坐在那儿的周尤。

    好在他们说话声音不大,周尤好像没听见。

    突然来这么多人,周尤有点手足无措,江彻耐心给她解释,然后又安慰道:“都是我朋友,你不用拘束。”

    “……”

    别说其他人了,就陈星宇也是她顶头大boss呢,不拘束…嗯……

    江彻一一给她介绍。

    陈星宇和赵洋都见过她,可舒扬还是第一次见她,兴奋起来有点管不住嘴,“你就是鱿鱼妹妹啊,久仰大名久仰美照,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不用客气,别说啊,江总这审美真是有大幅度的提高,他……”

    江彻看不过眼,一根筷子扔过去,“你能不能闭嘴?”

    几个人暗地里瞎几把给人取外号还好意思往外瞎嚷嚷。

    还有照片,陈星宇公权私用把周尤V2活动时候的集体照、入职江星的证件照全都往群里发,这会儿还敢当着周尤的面说,也是不要碧莲。

    “这,我发小,岑森。小学六年初高中六年都一个班的,高中还一个宿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尤忙点头招呼,“岑先生,你好。”

    岑森也微微点头,伸手,斯文道:“周小姐,江总女朋友,你好。”

    “……”

    周尤愣了愣,手已经先于思维握了上去,可忽然又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握……江总女朋友?

    江彻没想到岑森去国外开荒两年还是这么恶毒,当面就拆他台,他咳了声,连忙补充,“未来女朋友。”

    周尤:“……”

    岑森偏头,镜片微微反光,安静片刻,他甚是矜贵地“噢”了声。

    饭后,陈星宇像是出了口恶气般,在新建的五人小群里疯狂吹捧岑森,顺便疯踩平日蹂|躏他的江彻。

    陈星宇:【岑总就是岑总,文化人!】

    陈星宇:【这声“噢”里,饱含听人吹嘘后的恍然大悟,还有兄弟之间看破不说破的浓浓兄弟情,以及回味悠长的嘲讽!哈哈哈哈哈!】

    赵洋:【岑总您老终于回了,您可是不知道您不在的这两年,我们在江彻那逼毫无人性的统治下过得有多么的惨绝人寰!】

    陈星宇:【注意措辞!岑总今年二七一朵花,谁是你老?】

    赵洋:【我的锅,我的锅!】

    舒扬:【森哥,别听他俩吹逼,他们也就趁着江彻这会儿还没回家拿手机口嗨一下:)】

    岑森:【没关系,截图了。】

    陈星宇&赵洋:“……?”-

    这顿饭并没有吃太久,结束后,江彻送周尤回家。

    其实几人在新的圆桌坐下后,周尤倒是没那么不自在了。

    陈星宇赵洋还有舒扬都是会侃会活跃气氛的,不聊公事,闲聊起来,周尤觉得他们和普通人差别不大。

    他们也喜欢吃烧烤夜宵,还会研究哪家的比较好吃。

    也会关注娱乐圈八卦,虽然重点都落在了哪些女明星好看。

    还会聊足球篮球,这些周尤听不太懂,但她感觉,和以前上学时候那些男生聊的也差不多。

    她对岑森还挺好奇的,长得很帅,气场很强,比起喜欢搞“传销”的陈星宇和不务正业的江彻,更像精英圈里的大boss。

    在车上,她搜了下岑森的资料。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原来他就是君逸华章酒店母公司,君逸集团的太子爷,同时还和江彻一起控股精诚资本。

    “岑先生,学历好高啊。”

    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周尤正好无意识感叹道。

    江彻解安全带的手顿了顿,没头没脑冒出句,“我是MIT毕业的。”

    周尤稍怔,“噢”一声,没懂他突然说这个干什么,公司里的同事不是说他很低调,从来不炫耀自己的学历么。

    见她没什么反应,江彻漫不经心瞥一眼她的手机界面,没再说话。

    两人先后下车。

    周尤手机屏幕的灯光还没按下去,江彻看着来气,没控制住,忽然从她手里抢过手机,退出浏览器,然后又将手机扔回给她。

    周尤不明所以,“你……”

    江彻皱眉,情绪不明地开口问:“怎么,看上他了?”

    周尤张了张口,还没说话,江彻又抢话道:“别想了,他结婚了。”

    “……”

    “我没…看上他,不是…我没有……”

    “有也没用。”

    江彻走近,想要耍个流氓。

    可还没等她低头,附近突然传来迟疑地一声,“姐?”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