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第四十章
    那一刹那, 周尤脑袋全然空白,江彻也定定地站在店外。

    停顿三秒, 周尤忽然慌慌张张拉开门, 十分迅速地把自己锁进了试衣间。

    小小隔间封闭,她感觉自己脑充血,只摸了摸脸颊, 就感觉脸已红到爆炸。

    周尤火速换回自己的衣服,打定主意缩在试衣间里不出去,等小白她们回来再说。

    可没一会儿,就有人来敲门,指骨屈着敲在门外镜面上, 声音清脆而规律。

    “周尤。”

    听到熟悉的声音,周尤脑袋炸开。

    他羞不羞耻!进内衣店!

    “周尤, 开门。”

    她装鸵鸟,一声不吭。

    “你同事到门口了,你确定不开门?那我可不能保证, 我会跟她们说什么。”

    听到这话, 本就不够坚定的周尤再也绷不住, 三两下打开门锁。

    可还没等她说什么, 江彻忽然就往里一挤,背靠着门, 手在后面反锁, 然后朝周尤比出一个“嘘”的手势。

    周尤紧张,连忙闭嘴。

    可静静地等了十几秒, 她也没听到外面有什么声响。

    她正欲开口,外面忽然传来小白的声音,“奇怪,Zoe姐还没好吗?”

    她问店员,“你好,刚刚那位试粉色泳衣的女生是不是还在试衣间?”

    周尤正在想:把江彻留在试衣间,然后自己出去引开小白她们有多大的可行性。店员却说:“那位小姐好像去找你们了。”

    周尤愕然,睁大眼睛看着与自己相隔不足二十公分的江彻。

    江彻倚着门,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朝周尤比了比口型:手机。

    周尤稍顿,很快明白江彻在说什么,从包里掏出手机,及时按下静音。

    就在她静音之后三秒,小白的电话就拨了进来。

    周尤背上都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电话响到自动挂断,周尤才稍稍松口气。她现在思维紊乱,也静不下心仔细分辨外面的声响。

    江彻往前逼近,周尤则下意识往后退。

    可试衣间狭小,很快就退无可无,她贴着试衣间木质门板,刚刚那层冷汗回缩,背上很不舒服。

    江彻单手撑在她的耳边,靠近,在她耳边低声说:“我跟店员说了,没人了就过来叫我们,别担心。”

    “……”

    热气细细密密地喷洒在她耳廓,似乎又往下扫,延伸到脖颈,空气里满是暧昧气息。

    江彻又耐心解释,“今天我妈妈忽然来星城了,她没有提前告诉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不知道苏盈从哪里来的消息,非要陪我妈妈逛街。我妈不喜欢她,又碍于我爸的情面,不好拂她的意。

    但我妈性格比较……总之她很不爽,就打电话诓我,把我也骗了过来。”

    他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周尤不知道是自己逻辑学没学好,还是这会儿大脑供氧不足,总之,完全理不清江彻话里的头绪。

    江彻很少向人解释这些东西,但在电梯上那一眼,他莫名觉得,周尤是在意的。

    可现在解释完,周尤还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他又不确定…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总之,我和苏盈没有任何关系,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这句话周尤听明白了。

    耳朵不自觉地,有些红。

    江彻看着,又想起她动情时候的样子,也像现在这样,眼睫颤颤,耳朵红红,连脖颈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她不知道,自己有多迷人。

    没忍住,江彻在她耳垂上亲了下,非常轻,就像羽毛轻轻掠过。

    周尤瑟缩,转头看他。

    可他神色如常。

    周尤嘴唇翕动,一时之间很是迷惑,刚刚是亲了,还是不小心碰到了,还是…呼吸扫过耳垂上的绒毛?

    周尤不确定地打量江彻两眼,最后决定,继续做鹌鹑。

    两人保持着这个暧昧的姿势等了很久,周尤始终抿着唇,不说话。

    那套被换下来的樱花粉泳衣就寥寥草草挂在旁边,江彻拿起来看了看,又回想刚刚一瞥,不自觉地,有些想入非非。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等到小腿发麻,门口终于传来敲门声,店员小声说:“店里没人了。”

    听到这话,周尤如蒙大赦,急急推开江彻,开门往外跑。

    她走得很急,江彻在收银台稍顿,“里面那套泳衣我要了,等下来结账。”

    江彻腰高腿长,步子稍微迈大一点,一步能抵周尤两步,周尤疾走也没办法摆脱他。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跑什么,害羞了?”

    “泳衣我给你买了,下午我让人送到你们品牌部,你放心,绝对掩人耳目。”

    “我刚刚在试衣间解释的你听进去没有?”

    “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周尤忽地顿步,做出一副很凶的样子瞪他,“那我问你,你刚刚跟店员说什么了?”

    江彻没想到她会问这个,回忆道:“我就跟她说,里面是我女朋友,赌气和朋友出来玩,不接我电话。

    “我问她,你朋友去哪儿了。她说去别的店了,等下会回来。

    “我就跟她讲,你朋友还不知道我们在谈恋爱,撞见不好,所以我等下会躲进试衣间,让她过五分钟,等外面没人再叫我们出来。”

    五分钟还不足以发生什么试衣间丑闻,而且江彻给她塞了两百现金,她就很配合了。

    江彻复述得还挺理所当然。周尤听完,耳朵更红了,踩他一脚,又小声骂他,“流氓!”

    江彻不在意,周尤往前走,他也跟着向前。

    眼看小白她们就在前头一家店外晃荡,周尤忙侧身,躲到立牌海报后面,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江总!我要和同事一起去吃饭了,你不要跟着我!”

    “你们吃什么?我带我妈也去吃。”

    “火锅,你确定?”

    “……算了。”江彻刮了刮下唇,“那你和同事好好吃,我去买泳衣。”

    “不要!”

    江彻无所谓笑笑,往后退两步,抬头挥了挥,然后转身,走得潇洒。

    周尤看着他的背影,双手挤了挤自己脸颊。

    要命,还很烫。

    转念又想:他不会真去买泳衣了吧?-

    团建在这周六出发,早上七点半集合,周尤六点就起床了。

    已是秋末,晚上天凉,山上应该会更凉。

    她前一晚就已经收拾好行李,然后还带了一件比较厚的外套。

    江彻给她买的那套泳衣,她没有收拾进登山包。

    出门按电梯,正好碰到隔壁的主播小男生,她心不在焉跟人招呼。

    电梯到达,男生让她先进,她迟迟不动,忽然又跟人说抱歉,然后匆匆往回开门,进到房里,找到泳衣,沿着包包缝隙塞到最底下-

    茂山在星城城郊,坐公司大巴大概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山并不高,最高海拔也不过四百多米,但比较陡,爬上去大概需要两个小时。

    像小白这种懒癌发作的,刚从车上下来,站在山脚,就已经哀嚎着要坐缆车。

    前面带队的似乎摸准了大家心理,直接通知他们,“大家不要再想着缆车了啊,想也没用,缆车要从另一边入口进。”

    霎时又是一片哀嚎。

    周尤还好,虽然她平时不怎么锻炼,但比较能坚持,以前体育考试也没掉过链子。

    爬到一半,小白就脱了外套,直喘气,杀猪般直喊,“Zoe姐!我不行了……我要交代在这儿…交待在这儿了,要死了!”

    周尤觉得她有点搞笑,弯唇鼓励道:“坚持一下,很快就到了。”

    “我真不行了!Zoe姐你不知道,我体测…四年都是找人、找别人,帮我跑的,真的要命!”

    “那先走到上面休息下,你看,转两个弯就可以休息了。”周尤伸手,“你把包给我,我给你拿。”

    这种时候,小白也顾不上推辞,“Zoe姐,你,你人真的是太好了!”

    周尤笑笑,又伸手牵她,“快点!”-

    在周尤的鼓励下,两个半小时后,小白终于爬到了山顶。

    小白感觉自己已经是一只废猫了,完全不顾形象,找了张没人的躺椅平躺下来,一动不动。

    周尤唇色也已微微发白,额角汗珠滚落,心脏跳动得很快,像是要从胸腔跳出来一样。

    她控制着速度慢慢喝水,站到观景台边角,一览星城风光。

    站得高,看得远,这话倒是说得没错。只是往高处站的过程并不容易。

    周尤在观景台吹了会儿风,身体终于好受了点。

    领队让大家先随便吃点东西,然后十分钟后合照。

    周尤去买了两根玉米,分一根给奄奄一息的小白,然后鼓励小白站起来走走,不要趴着不动。

    小白有气无力,“Zoe姐,你真的太强了,早知道住五星级酒店和泡温泉要经过这么辛苦的过程,我情愿趴在我的小床上。”

    “但是你已经爬上来了,接下来可以直接享受五星级度假酒店和温泉,这样想想,是不是好受多了?”

    小白还算给面子,勉强点了点头。

    在山顶合完影,领队才宣布,他们要沿另一条路下到半山腰,因为酒店并不在山顶上。

    小白满脸都是怀疑人生的表情,周尤哭笑不得。

    可当她跟随大部队下到半山腰的时候,可就只哭得出来,笑不出来了——

    江彻穿一身柔软衬衫,戴着墨镜,坐在水云间酒店大厅的沙发上,懒懒散散跟大家打招呼,“大家辛苦了。”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