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再说一遍。”

    “我喜欢你……”

    “再说一遍。”

    “……我, 我喜欢,我喜欢你。”

    “乖, 再说一遍。”

    “……”

    这一晚, “我喜欢你”四个字,周尤也不知道自己有意识无意识地重复了多少遍,江彻的欲望如开闸洪水, 随着这一句极小声的告白喷薄而出。

    周尤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也没想到会这么激烈。

    深夜,万籁俱寂,卧房里还回荡着不知餍足的撞击和浅浅的低吟。

    周尤早就已经放弃挣扎,半阖着眼予取予求。

    唯一值得庆幸的, 大概是江彻尚存一丢丢良心,动作尺度再大, 也都记得避开她崴伤的脚踝。

    结束后,周尤浑身泛着淡淡粉色,侧身躲开江彻的触碰, 闭着眼, 哆哆嗦嗦地抽泣。

    江彻亲亲她的耳垂, 还是将她翻过来, 又揽入怀中,在她耳边厮磨着问, 声音暧昧低哑。

    “舒服么”

    “困了?”

    “给你洗澡?”

    周尤早就陷入半醒半睡的无意识状态, 抽泣也是收不住的不自觉反应,喉咙早在江彻的刻意挑逗下嘶哑, 即便清醒,她也没法儿回应江彻不要脸的问题。

    她软软趴在胸膛前一抽一抽地,没声儿,江彻权当她已经默认,又抱她去浴室。

    江彻浴室有很大的圆形浴缸,他平日都是淋浴,很少享受,不过来做卫生的阿姨很勤快,不管他用不用,浴缸总给他擦洗得干干净净。

    往浴缸里放好热水,江彻将怀中熟睡的崴脚鱿鱼小心翼翼放下。

    她的脚不能沾水,人又很快睡死,指不上她使半分力气。

    江彻感觉自己也是自找罪受,只能在她身后抱着,还要腾出手,拿浴球给她擦身体。

    最要命的是,他对一条已经没有知觉的鱿鱼又起了反应。

    周尤太累了,熟睡间只能感觉到一阵阵的冷热交替,根本不知道,凌晨三点进浴室后,江彻换了几次热水,又做了什么坏事。

    反正她被包成一颗粽子塞进干干净净的被窝里时,窗外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墙壁内嵌的液晶屏上,时钟刚好跳转至五点整-

    周尤醒来时,眼前有一片迷蒙光亮,眼睛半开半合几次,视线才开始变得清晰。

    她看着眼前胸膛,空白几秒,又稍稍转头,望向天花板。

    她的视线很快就被天花板上那盏颇具艺术气息的螺旋形顶灯吸引,思绪渐渐回笼……

    她记得昨晚被弄得受不住,求着江彻停下的时候,眼前就是这盏灯晃来晃去,晃得她整个人都晕了。

    窗帘只拉了一层,遮光帘高悬,窗外天光已经大亮。

    她动了动,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裹住了,左右摆弄好几次,她的手才从柔软浴巾中挣扎出来,可她身上还有一层更加沉重的“枷锁”。

    “江彻,江彻……”

    她轻轻喊了两声。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江彻睡得很沉,没有反应。

    周尤细软的腰肢被江彻一手搂住,脑袋上还搭着他的下颌,整个人都被他霸道地禁锢在怀中。

    “江彻,起来了。”

    这次周尤声音稍稍提了点,可喉咙的疼痛也开始显现。

    江彻还是没反应。

    周尤一心想着要去上班,不得已,屈起膝盖,在他腿间蹭了蹭。

    这一蹭可不得了,不知何时已经转醒的江彻忽然控住她作祟的那条腿,环到自己腰间。

    周尤懵了下,头顶又传来江彻懒懒的声音,“干什么,一大早上的,欠日?”

    周尤安静得像一颗煮熟的虾米。

    江彻松开她腿,又提溜住她的腰肢往上拎了拎,两人四目相对。

    江彻似笑非笑的,还没太醒,见周尤满脸通红,只对视一眼就心虚地匆匆垂下眼睑,他凑近,亲了亲她的眉眼。

    周尤眼睫颤了颤,小小声提醒,“江彻,我,我要去上班了。”

    “你是不是被做傻了,今天周六,上什么班?”

    “……”

    周尤回想了下日子,还真是。

    可能是在嘉柏呆太久,她还没有适应江星周末一般都能双休的工作日程,三不五时就条件反射地想去上班。

    “那,那我去洗澡。”

    江彻又有话说,“我昨晚给你洗过了,你这都不记得?你是不是太没良心了,你知道给你洗澡有多累吗?”

    周尤已经无地自容了。

    他这个人就真的,一点都不害臊吗?

    昨晚她可万万没想到,第二天起来还要经历这么尴尬的、坦诚相待的过程。

    江彻倒是自如得很,昨晚才确定关系,这一大早的,就直接切换到了情侣模式,搂着周尤不松手,时不时还说上两句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动手动脚。

    周尤没有谈恋爱的经验,也不知道这样是不是正确的进展,潜意识感觉有点……快?

    她也不确定是不是太快了,手足无措地,江彻说什么,就是什么。

    终于腻歪到要起床,周尤才发现,自己衣服不见了。

    “我的衣服呢?”

    江彻想起,“昨晚给你洗完澡,衣服我全扔进洗衣机了。”

    “……那,那我穿什么?”

    周尤懵了。

    江彻说得还挺一本正经,“你可以不穿。”

    “……”

    周尤缩在被子里,欲哭无泪,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江彻嘴炮打得厉害,但实际上还存着几分人性,从衣柜拿出件浴袍,隔空比了比,又摇头。

    浴袍对她来说实在太大,走路可能都会踩到下摆,摔上几跤。

    他另取一件白衬衫,扔上床,似笑非笑道:“男朋友衬衫。”

    “……”

    懂得还挺多。

    “先穿着,我让人送衣服过来。”

    也只能这样。

    周尤起床洗漱,江彻去客厅找手机,给助理打电话。

    周尤脚崴得并不严重,可昨晚床上运动太狠,她起床走路,到处都别别扭扭的。

    穿着衬衫真空打晃,她也不敢太放肆,洗漱完,见江彻刚好进房,她很快就缩回床上,靠在床头坐着,规规矩矩盖好被子。

    经历过昨晚,她对江彻一点都不放心。

    江彻觉得好笑,“跑什么跑,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见过。”

    真的很想缝上他那张嘴……

    江彻手里还提着药箱,坐到床边掀开被子,熟门熟路地给周尤擦药。

    他边擦药边问:“今天想去哪里?我难得今天一整天都有时间,怎么说也是我们交往的第一天,你说了算。

    “要去逛街吗?你们女生好像都喜欢逛街吧。对了,你的包昨天不是被小偷给划了?今天刚好可以买新的,你还想买什么,都给你买。”

    周尤无言,转瞬又想起别的事,“今天恐怕不行……我妹妹那个案子出结果了,有点复杂,我可能要去一趟警察局。”

    江彻漫不经心地问:“怎么复杂了?”

    “冒用我妹妹身份证的,是我一个堂妹,我那个堂妹,还不止用了我妹妹一个人的借贷。”

    周尤简单给他讲了下周云云和她的亲戚关系。

    江彻这才露出些许意外的表情,“那我陪你去。”

    周尤下意识就想推拒,可忽然想起,两人现在已经是男女朋友,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她又吞了回去,只轻轻点头。

    “对了,我手机呢。”

    江彻擦完药,也刚好起身,“我去给你拿。”

    周尤昨天还算幸运,手机拿出来拍视频,就一直没放回去,证件银|行卡也都另放在卡包里,实际损失的财物就是被划坏的轻奢包和被偷走的钱包。

    幸好,钱包里只有两百块现金。

    江彻给她拿来了手机,可手机已经没电。

    江彻边给她找充电线边调侃,“你身为江星总裁的女朋友,还是外派到江星的公关人员,竟然敢不用江星的手机?胆子挺肥啊。”

    周尤心虚,“还没坏呢。”

    公司并没有规定,员工一定要使用本公司产品。

    不过,明目张胆拿着别家手机还让大boss帮忙充电的,可能就只此一家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很快就有助理送衣服过来,周尤本来还提心吊胆,打定主意在房间里装蜗牛,可人家助理压根就没进屋子,就不用提打招呼的事宜了。

    周尤松口气。

    换上衣服,又吃了点江彻助理送来的早餐,手机电量也已经可以开机。

    甫一开机,周尤就见微信未读的红色数字不断往上跳动。

    微信里,朋友圈那一栏有很多人赞她昨晚发的视频,几个工作群的未读信息也很满,还不断有新消息涌入,另外,周琪也给她发了很多条。

    周琪:【姐,二伯母又来电话了,不停打,就和神经病似的,我没接。】

    周琪:【姐,你还没醒吗?】

    周琪:【舅妈也来电话了,我还是没接。】

    周琪:【……】@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琪:【你还没醒???】

    周琪的微信从早上八点就开始发,现在已经十点半了。

    周尤正准备给她打个电话,忽然就有归属地为卢原的电话拨进来,她手快,按了接听……

    江彻正端一杯牛奶进房,见她面色苍白,问:“怎么了。”

    周尤挂断电话,恍惚,还有些不可置信,“我…二伯母他们……找来星城,现在在我家门口了。”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