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见周尤这样, 江彻心情还挺好,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眉峰轻挑, 又伸手, 拇指指腹贴着周尤眼睑下方的肌肤,刮了刮,“怎么这么凉。”

    周尤别开脸, 唇线绷得很紧。

    江彻的手落了空,稍稍顿停,又收了回去。

    他脑袋微偏,翘着唇角和周尤解释,“我没和她说几句话, 也没打算加她微信。你……吃醋了?”

    见周尤不出声,也不看他, 他又想去抬周尤下巴。

    却不想,被周尤一巴掌拍开——

    “你别碰我!”

    周尤后退两步,凛冽夜风将她随意扎起的低马尾吹得凌乱, 藏蓝色风衣里, 她只穿了一件很薄的米色高领毛衣, 风呼呼往里灌, 冷得令人麻木。

    “江彻,你觉不觉得你很幼稚?”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冷静一下。”

    隔着一两米的距离, 周尤的声音也被风吹得不太真切,江彻以为自己听差了。

    在他晃神这一两秒, 周尤转了身,径直往路边走。

    冷静一下。

    这种标准的闹分手话语合着迎面冷风让江彻倏然清醒。

    他三两步就追上去,猛地拉住周尤手腕,“什么冷静一下,现在天气还不够冷?冷静什么?说清楚。”

    周尤被拉得生疼,挣了挣,没挣开,积压的委屈发酵变质,她生气地冲着江彻大喊:“你放开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江彻不仅不放,还直接将她揽入了自己怀里。

    周尤的体型相比江彻来说太过娇小,江彻按住她,又拉开自己的大衣外套,将她裹了进去。

    周尤双手拍打着他的胸膛,很用力,却怎么也脱不了身。

    “差不多行了,大街上你非要跟我闹?难不难看?”

    江彻低头说了这么句话,情绪不明。

    对江彻来说,绝对压制周尤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在周尤反抗激烈的时候,他还能腾出只手,打电话叫人开车来接。

    司机老杨效率很高,前后不过十来分钟,车就停在明珠前面的辅道旁边。

    江彻抱着周尤上了车。

    前后座间挡板打开,江彻终于松开禁锢周尤的双手,呼了口气,还摆出一副“你闹,让你闹”的姿态。

    可周尤不闹了。

    她浑身泄力,头发因为先前的挣扎已经乱成了鸡窝,靠在座椅里,眼泪珠子像是断了线般忽然冒出来,她抬手擦了擦,将剩下的眼泪无声吞咽回去。

    大概是觉得自己太过狼狈,沉默了会儿,她拆了发圈,重新绑一遍马尾。

    明珠离江彻的家不远,全程气氛凝结到冰点,隔着挡板,司机老杨都有点头皮发麻。

    一刻钟后,车终于开进了星江公馆,他悄悄松口气。

    保持一个姿势不动的周尤,指骨弯了弯。

    车停下后,周尤第一时间拉开车门,踩着高跟,一言不发地往外走。

    江彻神色不明,也没急着追。

    星江公馆的楼栋特别复杂,地下停车场两层,不太熟悉的人一时半会儿绕不清楚。

    周尤循着依稀记忆走了会儿,忽然发现,不知道该往哪走。

    到处都标着出口,可沿着标识的方向,好像怎么也走不到头。

    左边走走右边走走,一点儿都没有马上就会走到出口的迹象,不知怎地,周尤委屈得又开始掉眼泪,可一边抹眼泪,还是得一边往前走。

    踩着高跟忙了一天,她的脚后跟已经钝钝生疼。

    心里那种委屈无助绝望的感觉愈加浓烈。

    前面又挂了块标识牌,出口往右。

    她像是较劲般,非要沿着标识走出条路,手背擦着眼泪右转,她走得急,没想到会刚好撞上江彻硬挺的胸膛。

    深更半夜停车场,还找不到出口,忽然撞上人,周尤第一反应是吓得眼泪都停了,心脏一蹦三尺高,到了嗓子眼。

    可抬头看到人是江彻,她心脏回落的瞬间,眼泪也复而上涌,掉得急促,无法控制。

    江彻窝了一肚子气,觉得这女人真是特别有意思,明明一开始是她不对,他还没生气,她的脾气倒是更大,江彻一路上都在想,非要让她自己低头不可。

    可未曾想找到周尤,周尤毫无预兆就哭了,还哭得梨花带雨的,眼睛红红,鼻尖红红。

    江彻下意识就把她往怀里带。

    “你哭什么。”

    “别哭了。”

    “……行了,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和你开这种玩笑了,我真的和那个女生没什么。”

    周尤连日来的疲累与今天的委屈和敏感糅杂在一起,一发不可收拾,完全没法停下。

    江彻抱着她,手背在她背上轻拍,他本来就不擅长哄人,道完歉还没反应,更是手足无措,不停反思自己是不是还有哪里做错了。

    到最后,周尤哭得没了力气,脑仁哭得突突直跳,胀得疼,整个人还一抽一抽地。

    她发泄过后,觉得有点丢脸,埋在江彻怀里不肯出来。

    江彻敏感察觉到这一点,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识趣的没有多说什么。

    见她软绵绵没力气,他将人打横抱起,往电梯里走。

    回到家,江彻将周尤放沙发上,又半蹲着,给她换拖鞋。

    周尤的脚小巧白嫩,脚趾头莹润可爱,在床上,在浴室,江彻都捏在手里把玩过好几次。

    但这会儿鞋子脱下来,她的脚趾还处在充血状态,被挤压太久,颜色都有点儿不对,脚后跟还磨出了小小的水泡,侧边也泛着红

    江彻起身,没一会儿,又提了个全新的足浴桶过来。

    这玩意儿也不知道是谁送的,拆了包装放在那,他还没用过。

    桶盖上的仪表盘虽然精致,但都是傻瓜式的按钮操作,他随便看看,差不多就了解了使用方法。

    周尤已经止了眼泪,陷在沙发里,整个人小小一只,手垂落在身侧,很乖。

    看着江彻来来回回倒水,放精油,她眼睛红红的,一言不发。

    沙发旁边的全景落地窗正对星江,已是凌晨一点,城市灯火不灭,但也稀疏不少,偶尔可见星江大桥上有车辆穿梭而过。

    给周尤调好足浴模式,江彻就回房洗澡。

    他洗得很快,出来时,他坐到另一条沙发上,边擦脑袋边问:“有没有好一点?”

    周尤垂眼,点点头。

    江彻不耐烦擦头发,水不再往下滴,他就将毛巾随手一扔,拿起桌上烟盒,熟练地抵出根烟、

    可打火机盖打开那一刹那,他上下嘴唇磨了磨烟头,忽然又“咔哒”合上打火机,烟也拿了下来。

    “你想抽就抽吧。”

    周尤依旧垂着眼,声音很轻。

    江彻没听。

    足浴结束,江彻又抱着周尤进了房间。

    周尤洗澡出来的时候,江彻已经半坐在床头假模假式地看书。

    他旁边位置的枕头摆得整整齐齐,床头还开了香薰机,一阵阵香薰水汽往外冒,将香薰机本身的暖黄灯光氤氲得特别朦胧,就连房门也已经关好了。

    屋子里满是尤加利叶的味道,周尤站在浴室门口站了好一会儿,还是默不作声地坐到了床边,紧接着又缩到了被子里。

    冬天的被子总是又沉又冷,还很潮湿,周尤最近忙到不行,都没空晒被子,每天晚上回家睡觉,暖被窝都要暖很久,脚总是冰凉冰凉的。

    可江彻大概是有家政阿姨经常帮忙晒被子,厚厚的被子很松软,还有冬日阳光的味道,特别舒服。

    江彻终于忍不住,放下书,躺进被窝,又从身后环住周尤。

    周尤背脊稍僵,倒没抗拒。

    两人身上有同一款沐浴露的清香,交缠在一起,这床榻之间的无声静默也变得温软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发了多少条消息你都没有回?”

    “我出差你都不知道。”

    “我还没有生气,你脾气比我还大。”

    周尤还没说话,江彻又继续说:“今晚的事情是我不对,但是我不做点什么,很多时候我都没办法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周尤忽然翻了个身,钻进江彻怀里,声音闷闷地,“别说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的姿势很依赖,江彻一下子就心软得不像话,搂她也搂得更紧了些。

    其实在见到江彻的时候,周尤就知道江彻是在故意刺激她。

    她表现得很冷静,很有正室风范,可她自己知道,她真的被刺激到了。

    两人交往之前,周尤就知道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缩减。

    江彻的选择太多太多了,她努力工作,很大程度也是想要证明,她也很优秀。她希望未来某一天站在江彻身边的时候,别人会觉得男才女貌,很般配,而不是暗地里嘀咕,她是攀上了高枝,野鸡变凤凰。

    那脆弱的自尊心掰开,里头是满满的自卑,受不得一点点挑衅。

    可这些话,她不知道该如何告诉江彻。

    这天晚上两人没有做,就是单纯地抱在一起,睡得很沉。

    过夜仿佛翻篇,第二天起来,两人默契地都没有提昨天的事。

    到公司上班,周尤第一件事就是联系约好的年会场地,想将时间提前至上午,洛洛正忙着出年礼,周尤放下听筒,忽然招呼她一声,“洛洛。”

    洛洛回头,“Zoe姐,怎么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什么,”周尤轻描淡写,“我记得年礼名单里有斯斯?”

    “对。”

    “她的不用送了。”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