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第六十章
    和老板谈恋爱, 不管在哪家公司,不管自己本身有多么行得正坐得端, 别人也总会不自觉地用特殊眼光看待。

    同事小心翼翼, 直属leader开绿灯,工作成绩在别人心里大打折扣,这些都是可预料到的后果。

    从年会场地赶回江星的时候, 周尤心情有些低落。

    不巧,她去上个厕所,就听到有同事在讨论:

    “我就说,她才毕业多久,我们刚毕业那会儿能干点什么事啊, 还负责项目……不都和实习生差不多,发快递打电话做些杂七杂八的吗, 原来是有江总保驾护航。”

    “现在回头想想,很多事都能对上了呢,你看看江总大半个月也不一定在公司呆上两天, 怎么之前就刚好去摄影棚维护她了?不过这么说起来, 江总对女朋友还是蛮好的嘛。”

    “喜欢的时候都是块宝, ”女生不知道想到点什么, 压低声音道,“话说回来, 江总一直没公开, 不会是不想公开,然后Zoe她等不及了, 自己弄出这事儿吧?”

    “啊?不会吧……”

    “谁知道。”

    “我觉得应该不会啊,她人还挺好的,帮我顺路复印了好几次资料,有次咖啡机没咖啡了,她还拿了自己买的速溶分给我,看上去不像很有心机的人。”

    “这也谈不上心机吧,就是想坐实正牌女友身份之类的……?”

    女生将手放在水龙头下感应,哗啦啦的水声很快掩盖了大半交谈声响,紧接着高跟鞋滴答滴答的,又有人进来,两人没再多聊,窸窸窣窣离开了洗手间。

    周尤蹲坐在马桶上,心情愈加复杂。

    她回到品牌部的时候,品牌部倏然间再次陷入鸦雀无声的状态,直到她坐到座位上,胆子大的小白才悄咪咪挪了挪椅子,凑到她身边问:“Zoe姐……所以,你跟陈总没关系,但跟江总有关系?”

    小白伸出两根食指,指尖相对,点了点,“你和江总在交往吗?”

    周尤顿了顿,小幅点头。

    小白倒抽一口凉气。

    因为周尤的安静,整个品牌部也一直诡异地安静到了下班时分。

    年底最忙碌的那一段时间已经过了,他们现在都是在提前预备春节和元宵的活动,最近事情不多,大家都是准点上下班。

    可今天到了下班的点,也没人愿意第一个动。

    周尤脑子很乱,滑动着鼠标,正在整理C-7100代言人甄选的资料,可每次整理到一半又忘了前头的内容,反反复复,已经重新弄了三遍。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响动,大家抬头,然后默默地行注目礼。

    周尤没抬头,后知后觉发现,办公室内愈发安静,只有那脚步声越走越近,等她停下手中工作抬眼,江彻就已经走到她的面前。

    江彻:“你们品牌部都这么勤奋么,到点下班了,怎么都不走?”

    周尤愣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江彻又随便看了看旁边工位上的人,问:“还有工作急着做吗?”

    小白率先反应过来,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似的,“江总,没有工作了,我们都准备下班了!”

    江彻目光又转回周尤身上, “走吧,去吃饭。”

    大家假模假式装出一副很忙的样子疯狂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可实际屁股都粘在凳子上,谁也不肯比老板先走。

    等到江彻牵着周尤离开办公室,品牌部才炸开锅:

    “看见了吗看见了吗?情侣戒指!卧槽我有罪,竟然今天才发现这么大一个bug!”

    “情侣戒指是今天才新戴的吧,以前Zoe手上没戴东西的。”

    “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我勤勤恳恳在工作岗位上奋斗到三十岁,还要无辜被撒这一盆狗粮?这真是人在办公室坐,狗粮从二十二楼来啊。”

    “我还没见过几次江总呢,以前看到江总总觉得他煞气好重…不是煞气,怎么讲,就是感觉特别不好说话。可他刚刚对Zoe也太宠溺了吧,走路就走路,非得牵着走是怎么回事。”-

    办公室内议论纷纷,离开办公室的江彻倒是心情舒畅,只有周尤始终未置一言。

    上了车,江彻问:“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尤声音有点淡,江彻听出不对,转头去看,微微上扬的唇角也倏然僵住,“你怪我公开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有,”周尤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望着窗外轻声解释,“我知道,除了公开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是觉得,公开之后会很麻烦。”

    “有我在,你怕什么麻烦。”

    周尤敷衍地“嗯”了声,又低头磨起指甲。

    两人吃晚饭的时候,陈星宇那边打电话来,说散播消息的人找到了,是一个被嘉柏开除,去了和麦公关的小姑娘,周尤问了名字,才知道原来是杨可。

    杨可这两天心情像是坐了过山车一般。

    自上次无意间撞破“陈星宇”和周尤奸情开始,她就心心念念想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将事情捅出去。

    可江星是他们嘉柏的全年公关客户,事后万一被陈星宇查出来是自己干的,估计她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左等右等,等到自己被嘉柏炒鱿鱼,她也没了顾忌,不用再忍。

    杨可认定周尤只是勾搭上了陈星宇,陈星宇肯定不会承认,事情被曝光后,多半会让周尤离开江星。

    密切关注了一个周末的动态,没成想刚到周一,事情就来了这么大一个反转——

    她竟然是江彻的女朋友!

    正牌女朋友!

    江彻承认了!

    杨可在办公室里气得快要七窍生烟,心肌梗塞。

    下班的时候,领导又忽然找上她。

    杨可是被嘉柏fire的,来了和麦也没升职,直属leader叫Rebecca,是个才二十五岁的年轻女人,平日温温柔柔的,没什么威慑力,她不太将人看在眼里。

    “Coco,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

    “很抱歉,我们和麦没办法继续留你了,我其实很欣赏你的,年纪轻轻,做事爽快,但是国内的公关圈子呢,就这么大,你太年轻,也太鲁莽了,做事不分轻重。”

    “虽然一月份才刚开始,但我和人事那边申请了,这个月的工资呢还是给你如数发放,我觉得,你以后可以换一个工作环境,或者换一座城市试试。”

    杨可懵了懵,还没反应过来,“Rebecca,你这是什么意思?”

    Rebecca声音温和,可话语间却没给她再留一丝余地,“你得罪了不应该得罪的人,已经上了PR圈子的black list,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

    “我……”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祝你以后在别的领域,还能有更好的发展。”

    Rebecca起身,往外走。和杨可擦肩而过的时候,她脸上的温和瞬间荡然无存,眼神轻蔑。

    要不是她习惯了做人留一线,才没工夫跟这心术不正又没真本事的小姑娘磨磨叽叽。

    不过照她眼光来看,她留的这一线,怕是永远也等不到下次用上的机会了。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放电视剧里,也就是个活不过三集的路人甲-

    这些事到周尤这里,省略了细枝末节甚至前因后果,只剩下江彻轻飘飘的一句,“放心,陈星宇会解决。”

    周尤自己的事都烦不过来,当然也没心情去关心一个不对付的前同事,随意点点头,算是了解。

    两人关系公开后,周尤在公司得到的便利显而易见的多了很多,要请假,要批经费,那都是二话不说排在第一个给她解决。

    但遭受的压力也无形中翻了好几倍——

    平日去食堂吃饭,还会有不少其他部门的同事暗地里议论纷纷;

    有时候同事开个玩笑,她没立马接上,同事就会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向她道歉,这样的事情多来几次,关系难免尴尬疏远;

    而且,她负责的工作要是做不好,丢的也是江彻的脸,另一方面,也像是坐实了她靠裙带关系上位的揣测。

    今年公司的年会,周尤是负责人之一。

    年会在小年那天举行,结束过后,各部门也会陆陆续续开始放年假。

    为了保证这次活动不出岔子,周尤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怎么好好休息,每一个细节都力求做到完美。

    就连邀请函都磨着设计师做了二十多个版本,最后是她困到不行的时候,看到自己手上的情侣戒指,激发了灵感,请设计师做了定型的LOGO镂空扣合版本-

    江彻最近有些不得劲。

    很奇怪,公开之后,他和周尤的关系好像还无形中变得疏远了一些,最直观的就是,公开后,周尤再也没去他家睡过一次觉了。

    仔细算算,周尤上次睡在星江公馆的时候,来了大姨妈,没做。

    再往前追溯,两人吵架,也没做。

    江彻忽然按灭了烟头,给自己倒杯酒,咕隆咕隆一口就喝完了。

    “我刚刚说的事情,你没听?”岑森取下金丝边眼镜,非常讲究地往上吹了口气,慢条斯理擦着镜片,声音有些沉,“在我面前开小差的,你是第二个。”

    江彻懒得看他,“你烦不烦,出来能不能不聊工作。”

    “我跟你,除了工作,难道还有别的能聊么。”

    岑森眸光很淡,拿起桌上的伏特加,面不改色喝了一整杯。

    酒吧里声音嘈杂,光束变幻得很快,照在岑森和江彻这两个浑身散发丧气的男人身上,有种光怪陆离的不协调感。

    陈星宇他们在一旁打牌,听到这话笑出声,“我说这马上要过年了,你俩能不能不丧着一张脸,像是有人欠了你俩百八十万似的。”

    岑森看他,“听说你们公司上次去水云间的团建费用还没结,你以为自己没欠我百八十万么。”

    陈星宇闭嘴。

    赵洋边发牌边调侃,“他俩这丧气冲天的样子,不用想,肯定是因为女人,岑总万年就这么张臭脸我就不说了,你看看江彻那样儿,一脸的欲求不满啊,我这医生执照可不是白拿的,这他妈一看起码就半个月没性生活了。”

    江彻忽然动了动,瞥了眼赵洋手里的牌。

    这盘赵洋是地主,抓了一手能打出春天的好牌,赵洋正琢磨着怎么炸翻全场,江彻冷不丁起身,从他牌里抽出一张9,甩了出去。

    “我替他出了,出9.”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