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欸欸欸, 干嘛啊!我不出9不出9!”

    赵洋大呼小叫着, 想将牌拿回来。

    这张9是他这手牌里必不可少的一张顺子牌,他就是疯了也不可能随便扔这么张牌出去的。

    陈星宇却阻止道:“干什么呢你,落地生根落地生根啊!”

    舒扬则立马接上一张Q。

    赵洋这手牌算是被毁得彻彻底底。

    牌局结束,赵洋还拿这事损江彻, “江彻, 你这是被我随口一说说中了,恼羞成怒是吧?”

    江彻冷冷瞥他,没说话。

    “你没有性生活去找你那鱿鱼妹妹啊, 拿我撒气算怎么回事?”赵洋倒了杯酒, “对了, 你们江星不是要搞年会了么, 年会请你鱿鱼妹妹跳支舞, 灌杯酒, 这性生活不就有了么?你在这儿丧着张脸有什么用。”

    赵洋打牌输了, 怨气冲天, 絮絮叨叨说了半晌。

    江彻也不知道有没有听,眸色微动,晃了晃酒杯-

    江星的年会在小年夜如期举行,会场内一片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江彻今天特地跟着陈星宇一起, 去做了造型。陈星宇在台上致辞的时候, 他在后台找到周尤。

    周尤只穿了一身薄薄的米色毛衣,头发束成马尾, 细碎发丝耷拉在脸侧,唇色偏淡,整个人看上去还是很温柔,但也清瘦了不少,腕骨都硌得人指腹生疼。

    “怎么了,江彻?”

    周尤一手拿着节目安排表,一手拿着对讲机,忽然被江彻拉到一旁,不明所以地问了句。

    江彻凑近她的脸颊闻了闻,“没化妆?”

    周尤愣了愣,下意识捂上自己的唇,“我口红没了吗?”

    她一大早就赶时间到会场,只擦了点面霜和隔离,又匆匆涂了口红。

    这种场合,带妆算是一种基本礼仪,不过她皮肤好,只要涂了口红,也很难看出是不是上了淡妆。

    江彻扯唇,“没了,我帮你亲红一点。”

    说着,他就将周尤压在墙壁上,吻了上去。

    这边是后台,时不时就会有人来往,周尤没想到江彻会突然耍流氓,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挣扎,但动作幅度也不敢太大。

    好在江彻没太过分,只亲了一小会儿就松开了。

    周尤羞恼得脸红红的,小声质问:“干什么呢你!”

    江彻虽然没再亲她,但还是抱着她不撒手,“你穿成这样,是要一整晚都呆在后台?”

    “当然了,我们公关组的都在帮忙。”

    “那你不陪我跳舞?”

    “我没时间,有时间我也不会跳呀。”眼看陈星宇就要致辞完毕,周尤急着去叫人布置舞台,“年会结束我再找你好不好?我现在要去忙了。”

    忽然,周尤想起什么,又将对讲机塞给江彻,“对了,你帮我拿下这个。”

    她腾出只手,去拿唇釉。

    可唇釉刚拿出来,就猝不及防地被江彻抢了过去,“我帮你涂。”

    “你别闹!”

    江彻不理,捏住她的下巴,“别动。”

    他神情专注,拿小刷子沿着周尤嘴唇内侧轻轻刷一圈,又用无名指指腹给她轻轻往外抹。

    涂完,周尤找了面镜子照了照。

    有些意外。

    他涂得很好,还是咬唇妆呢。

    周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唇角不自觉地往上弯了弯-

    陈星宇致辞过后,年会算是正式开始。

    江彻向来不喜欢抛头露面发言讲话,这次也没上台,找了个地方坐着,和人喝酒,目光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跟着周尤,时不时在场内巡扫。

    年会请了几个有合作关系的明星过来唱歌,这直接将公关组原本的工作量翻了十倍,这些日子彻夜不休的忙碌,也多是因为明星团队太难伺候。

    周尤正在场内调度,实习生洛洛忽然从对讲机里呼她,“不好了Zoe姐!李翩然的经纪人刚刚忽然打电话来说,她们刚出机场,堵车,可能还需要一个小时才能赶过来。”

    “什么?不是一个半小时前就说已经到星城机场了吗?”

    “我也不知道,她们一时一个说法,我……”

    周尤捂了捂额头,“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向李翩然那边要一个确切答复,问她们一个小时后能不能赶过来,造型有没有自己做好,其他的我来想办法解决。”

    现在追究对方是什么时候到的机场已经没有意义了,关键是要知道人还能不能来唱歌。

    李翩然是当红的小清新女歌手,和江星也有过合作,年会特地为她准备两首歌的时间,为此还特地请到了她常常合作的乐队做现场演出,价格不菲。

    洛洛那边很快来了消息,“李翩然的经纪人说一个小时肯定能够赶到,李翩然自己说,她在车上化妆就可以了,到这边来只需要换衣服,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那好,我来想办法拖延时间,让李翩然推后上场。”

    嘴上这么镇定,实际上周尤已经心急如焚。

    早不说晚不说,偏偏等到陈星宇发言完毕才说,不然她还能拜托陈星宇多扯个十来分钟,反正他能扯。

    她捂着额头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今天不止是江星内部员工的狂欢,还有多家合作企业的高层前来捧场,不管怎样,都不能给江彻丢脸。

    她一边翻看节目单一边迅速做出调整,“洛洛,等会儿主持人下来告诉她,第一轮抽奖无论如何要比原计划时常多拖三到五分钟。”

    “李翩然的节目调到倒数第二个,严暖压轴保持不变。”

    周尤安排完,发现时间还是有些对不上,严暖压轴这一点肯定不能改变,今天就是直接砍了李翩然的节目也不能得罪严暖。

    原本的节目安排不过也就一个小时,全部往前挪了,也等不到李翩然,周尤想了想,给江彻打电话。

    江彻心情不爽,正在喝酒,倏然接到周尤电话,目光稍稍一顿。

    “怎么了?”

    “江彻,我有事情得要你帮忙……”

    周尤将事情原原本本和江彻说了一遍。

    江彻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些女明星的把戏,这么多理由,多半是为了争压轴。

    他本来准备直接让周尤取消李翩然的表演,可不知想到些什么,唇角又翘了翘,“可以啊,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魔术表演过后,第二轮年会抽奖即将到来。

    抽奖显然是员工们最期待的环节,第一轮直接是由主持人抽的,可这一轮,主持人说还有个重量级的抽奖嘉宾。

    等人上台,大家定睛一看,竟是江彻。

    “那是谁。”

    “江总,我们公司总裁啊。”

    “我去,这么帅?!我怎么从来没见过?等等,前段时间公司群里讨论特别多的,是不是就是他和他女朋友?”

    “对,江总平时不怎么露面的,你才来多久,没见过也正常,我也没见过几次呢。”

    “我震惊了,为什么这么帅!他女朋友就在我们公司?”

    “是啊,你看那边…那个穿米色毛衣的,就是他女朋友,好像是她在负责这次年会内场的调度。”

    底下窃窃私语的时候,江彻已经调整好话筒。

    他今晚穿一身西服正装,温莎结系得一丝不苟,整个人往台上一站,气质和颜值都分外出众。

    “大家好,我是江彻。可能有些新来的同事对我不太熟悉,但没关系,来日方长,大家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熟悉。

    “江星是我和陈星宇陈总一起创立的,我俩是大学同学,当初创立江星……”

    周尤在台下边听江彻洋洋洒洒回忆创业史,边和洛洛那边联系。

    听说李翩然已经到达地下停车场,周尤心底总算松了口气。

    她打电话给江彻,是拜托江彻上台做抽奖嘉宾,帮她拖延时间。

    考虑到江彻没有准备,她让江彻随便讲个两三分钟就好,之后抽到中奖者,再让主持人提问,多拖延几分钟。

    没想到江彻没做准备也还说得挺流畅,底下不少女生举着手机,对准江彻疯狂拍照,还不自觉点头,俨然就是一副“江总说得都对”的模样。

    发言结束,底下涌起一阵热烈掌声。

    除了公关组的人,似乎没人发现,这是临时插进去的救场环节。

    李翩然到达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是压轴表演,可没想到严暖还在化妆间等待,一时笑容勉强,还是只能上台-

    年会在晚上十一点准时结束,非常圆满。

    结束的时候,周尤意外收到陈星宇来电,“鱿鱼妹妹,你到VIP室这边来一下,江彻喝多了,我得赶飞机,你快过来啊。”

    喝多了?

    周尤懵了懵,连忙赶往VIP休息室。

    “他陪几个高层喝酒喝多了,还非要等你一起走,我不管了啊,我赶时间,你照顾下他。”

    陈星宇匆匆交代一句,很快就离开了。

    “江彻,江彻?”

    周尤摇了摇,江彻没反应,睡得很死。

    她这边还要善后呢,哪有功夫照顾一个醉鬼。

    她只存了Fiona的电话,可Fiona的电话打不通。

    江彻手机上肯定有其他几个助理的电话,但…其他几个助理她不熟-->>

    悉,让年轻女孩子送江彻回家,她也不放心。

    正在这时,江彻缓缓睁开了眼,声音低低地,喊了一声,“尤尤。”

    “江彻,你醒了?”周尤有些意外,伸出根手指在他眼前比了比,“这是几?”

    “……”

    “我没醉。”

    这酒气冲天的,哪里没醉。

    江彻半坐起来,皱着眉,“你弄完了吗?我们回家。”

    周尤摇头,“还没,不然这样,你手机给我,我叫老杨送你先走。”

    江彻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不要,别忘了我上台是有条件的,你要用肉体来偿还。”

    “……”

    周尤心脏猛然一跳,下意识看了看门口。

    还好,没人。

    江彻这说话的样子,显然已经是醉得不轻了。

    他醒来,还能动。要是又睡死过去,她是怎么也搬不动了。

    想到这,周尤请假,将善后工作交给同事,然后哄着江彻起身,往外走。

    小年夜出租车很少,价格还很贵。

    周尤看了看,发现去自己家比较近,也比较便宜。

    她叫了车,定位到自己家。

    周琪已经放假,但周尤的工作还没结束。姐妹俩当然是要一起回卢原的,这几日周尤工作忙,周琪索性就和同学去古镇旅游了。

    如果不是这样,周尤也不敢带江彻回家。

    千辛万苦将江彻弄进屋子,周尤感觉浑身都已经脱力。

    江彻半醒半醉,躺在小床上,揉着额头,眉心突突直跳。

    见他还算安分,周尤暂时没管他,先拿衣服去洗澡。

    等她从浴室出来,江彻已经从床上起身,站到书桌边,打量地上的东西。

    “这是什么?”

    “蹦床,我妹妹买回来的。”

    周尤无奈地应了声。

    一放假,周琪就闲不住,家里本来就连个转身的地儿都没有,还买了个圆形蹦床回来,说什么平时她上班经常久坐,没事儿应该在家多运动运动。还说什么…最近蹦床操很红,所以专程给她买来给她锻炼身体。

    这蹦床,中间是有弹力的网面,据说明书上所写,能承重一百千克。网面旁边都是弹簧链条,要一一扣在圆形架子上。

    光是组装这个小蹦床,两姐妹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组装好之后,周尤也没用过,这房间挑高不行,总感觉蹦两下就能碰到天花板。

    江彻可能醉得不轻,一言不发,忽然就站上了小蹦床。

    周尤紧张,停下擦护肤品的动作,“江彻你干什么,你别蹦!你那么高,小心磕到脑袋了!”

    江彻完全不听,和村头二傻子似地,穿着正装衬衫,领带还没拆,在蹦床上一跳一跳的。

    周尤都看傻了。

    蹦床弹力有限,江彻一米八几的个子跳起来,离天花板也有相当距离。

    周尤本来担心他撞到头,这会儿却越看越想笑,不经意瞥到床头手机,她灵机一动,拿起手机,打开拍摄模式,边拍边忍着笑。

    江彻毫无所觉,蹦得停不下来,还越蹦越起劲。

    毫无预兆地,地面忽然传来“砰”地一声巨响——

    江彻的蹦床运动宣告结束。

    周尤停滞三秒,放下手机,看向江彻脚底被他蹦穿的蹦床,有些傻眼。

    天哪。

    她担心的是蹦太高撞到脑袋,江彻直接将蹦床的网面蹦穿了……?

    “江…江彻,你还好吧?”

    周尤上前扶他,将他扶到床边坐下。

    江彻眼皮子耷拉着,闭着眼说了句,“脚疼。”

    他只说了两个字,听起来却有点莫名的委屈,眼睛闭着,嘴唇绷成一条直线。

    周尤蹲下看了看。

    还好,没有流血,就是有点红,可能是蹦肿了。

    江彻醉成这种半醒不醒的鬼样子,她也没办法把人弄进浴室洗澡,万一滑倒摔跤半身不遂,她罪过可就大了。

    周尤想了想,温柔哄道:“江彻,我打水给你擦身体好不好?”

    江彻安静片刻,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很敷衍的“嗯”。

    周尤将蹦床的尸体收拾了下,暂时放到屋外,还特别心虚地左顾右盼了一番。

    楼下的人可能是不在家,没有要上来找麻烦的迹象。

    她安心回到屋子,打水,帮江彻脱衣服,擦身体。

    江彻很乖,周尤擦身体的工作进行得异常顺利。

    可擦到江彻腹部的时候,江彻忽然睁开眼,拉住周尤的手,将她大力带上床,又压在身下,一本正经道:“尤尤,你要偿还肉体了。”

    ……?

    “等等!江彻等等!唔……”

    喝醉酒的江彻力气也还很大,而且相当固执,根本不理周尤,直接就吻了上去。

    那吻从唇一直延伸到脖颈,还一路如燎原星火,将周尤久未经事的身体点燃起来。

    江彻脑子里可能就只剩下了“偿还肉体”四个字,欲望苏醒,来得猛烈,周尤还在试图叫停的时候,他已经进入。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江彻本来就不怂,但平日里有些姿势想要尝试却顾忌周尤感受不敢尝试,这会儿全都没了顾忌。

    说话也比往常荤了很多。

    周尤太害羞了,堵着耳朵不想听,江彻还掰开她手,非要在她耳边说给她听。

    一时间,周尤面红耳赤,想说些什么,出口却变成断续又暧昧的低吟,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摸索到床头开关,关掉房间里的灯光。

    久违的旖旎持续到三更半夜。

    周尤也已经不太清醒,身体上下起伏着,到最后,她忽然睁开眼,拍打着江彻胸膛,“你出去出去出去!”

    江彻哪里还听她的话,舒服地喟叹一声,两人身上汗液纠缠,他还压在周尤身上,在她耳边说:“生日快乐,就当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吧。”

    周尤一顿。

    过十二点了。

    对,今天是她生日,最近忙得天昏地暗,她连自己的生日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对!谁要这生日礼物啊!

    周尤快要气死了。

    她费力地将江彻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可江彻爽完无情,直接闭眼睡着了,周尤想了想,扯过被子蒙住脑袋。

    懒得想了懒得想了,都已经这样了,明天再去药店买药吧-

    两人睡到日上三竿。

    屋子小就是这点不好,不通风,一醒来,鼻尖还充斥着酒气与欢爱味道。

    江彻脑袋有点痛,但没断片,昨晚的滋味还记忆犹新。

    周尤大概是赌气,晚上背对他睡着。他往前搂住周尤,爱怜地吻了吻她的蝴蝶骨。

    周尤也已经醒了,忍不住颤了颤。

    “昨晚弄里面了?”

    周尤没吭声。

    “我摸摸。”

    周尤吓一跳,以为他真要摸,转过身按住他手,轻声骂道:“你还要不要脸了?”

    江彻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很轻易就挣脱她的束缚,又将人揽进怀里,“怀了生下来就是了,别生气。”

    周尤不想跟他讲话。

    江彻又说:“我在家里给你准备了生日蛋糕和红酒,本来准备年会结束就带你回家的,不小心喝多了,对了,你今年二十二,那到法定结婚年龄了。”

    周尤忍不住反驳,“你是不是文盲,女生二十就法定结婚年龄了。”

    见她上套,江彻刮了刮她鼻子,“看来……你很迫不及待想要跟我结婚?”

    周尤踹他。

    “行了行了,我错了。”江彻很快讨饶,又转移话题道,“话说回来,年会也过了,马上就要放假,你今年过年回老家?”

    “不然还能去哪。”

    “你可以去我家啊,或者可以跟我一起出去旅游。”

    周尤算是看出来了,他在床上三句话就没个正经,懒得跟他再讲,准备起身。

    江彻食髓知味,大白天的刺激还没找过,哪里肯现在就放周尤起床,按着周尤,在清醒状态下又来了一回。

    两人起床时已经过了十二点,床上完全不能看,一团乌七八糟。

    周尤收拾床铺,江彻边刷牙边被周尤指使着去开窗通风。

    “你这屋子也太小了,过年跟你妹妹说一声,你妹妹年纪也不小了,一个人独立生活没问题吧?你搬到我那儿去住,我再给你妹妹安排一套公寓。”

    周尤累得说不出话,索性没有回应。

    江彻是个少爷命,除了开窗这种小事,更多的事也没办法帮周尤做,做了也是帮倒忙。

    江彻衣衫不整在屋子里踱步,还时不时游说两句,让周尤搬去跟他同居。

    正在这时,门锁忽然响动起来。

    没两秒,周琪推门而入,还念念叨叨,“姐,那蹦床怎么就坏了啊,你干嘛蹦那么使劲,我跟你讲我真的是中国好妹妹了,知道你今天生日,我还特地提前回来,呐,还给你买了蛋糕,你……”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