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两姐妹走后, 梁桂芬在家里左思右想, 周长福则吧嗒吧嗒抽着烟, 眉头紧锁。

    梁桂芬走来走去, 复而坐下,用手肘顶了顶, 问周长福有没有什么意见。

    周长福叹了口气,忧心道:“尤妹子她舅舅舅妈是不厚道,但到底是一家人,这卖了房子怕是要翻脸啊,我们屋里又何必去掺这一脚。”

    “不掺这脚你去哪里买这个价钱的房子!”梁桂芬白他一眼,“你以为我不晓得尤妹子为什么找我这来,还不就是看中了我和余凤莲关系不好,卖给别人她不好赶人走哪!”

    “那你晓得你还想买!”

    “价钱是实打实摆着的便宜啊, 而且余凤莲她公婆俩本来就不要脸, 占着别人屋子不肯走, 我还怕赶他们不动?!这么多年霸占自己哥哥两个女儿的房子住着,一个还得了心脏病也不出钱治, 说到国外去也是他们没理!”

    骂别人不要脸的时候, 梁桂芬表现得很是理直气壮,完全忘了自己对周尤两姐妹又做过些什么。

    听她这么说,周长福也不再劝。

    最近梁桂芬为了周云云房子的事天天在家里念叨,没三两句就要将他一起数落上, 说他没本事,没钱, 他听得也心烦。

    既然现在她下定决心要买周尤两姐妹的房子,那也好,至少家里能清净点儿。

    梁桂芬越想越觉得这买卖划算,恨不得追上去再跟周尤好好掰扯掰扯-

    之后两天,梁桂芬一直打电话找周尤聊房子的事,每每聊到价钱,双方又都相当坚持。

    这般一来二去,周尤似乎是被磨得不行了,稍稍松口,“二伯母,这样吧,再少一万,三十四万,真的不能再少了,再少我跟您真的谈不下去了。”

    “就三十万嘛!你又不是不晓得我们家里状况,哪里一下子拿得出那么多钱!”

    梁桂芬认定她松了口,就还会再松,就一直磨。

    于是这次通话又草草结束。

    周琪是个急性子,有点憋不住,“姐,这都第四通电话了,还不同意?”

    “没关系,再等等。”周尤耐性很好,又说,“过两天就是周英慧女儿的满月宴,等满月宴过了,也就差不多了。”

    周英慧宝宝的满月宴,周尤一早就准备要去参加。

    她自己其实无所谓,但周琪在卢原还有不少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她俩又刚好回了卢原,自己亲表姐小孩的满月宴如果不去,估计别人会在背后非议。

    卖房子的事她不想跟人当面掰扯,也是考虑到周琪的面子问题,如果能将矛盾转嫁到二伯母身上,就再合适不过。

    即便到时候舅舅舅妈不肯轻易放过她们,非要上门来闹,那在没闹之前,她把礼数做全了,别人也就少了些可置喙的余地-

    周英慧女儿满月宴那天,周尤带着周琪按时前往。

    交了礼金,两人随便找了个空位落座。

    来来往往都是以前周家村的人,熟面孔。十来个人一桌坐下,大半都是认识的。

    开席前,桌上上了些瓜果盘,还扔了盒烟,还有一包槟榔。

    这桌坐的都是女人,有个看上去二三十岁的女人起身捞起烟和槟榔,扬了扬手,问:“没人吃吧,没人我就拿了啊。”

    周尤抬头看了眼,觉得这女人有点眼熟。

    周琪在她耳边问:“姐,这是不是你那个初中同学,方红红?怎么这个样子。”

    初中的事情太过久远,很多人很多事周尤早就记不起来。

    周琪提醒,她还怔楞了好一会儿,盯着这人眉眼回想,总算想起,这人好像还真是她初中同学,方红红。

    方红红对上她打量的视线,嗤一声,阴阳怪气道:“噢哟,这谁阿,这不是周尤嘛,城里待几年,老同学都不认识了啊。”

    “方…红红?”

    “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方红红凉凉地应一声,搭起二郎腿,又抓一把桌上的瓜子嗑起来。

    念初中的时候,方红红是她们班上最时髦的女生,因为家里有人在外地做生意,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新衣服。

    那时候她还经常嫌弃周尤土,单方面地和周尤过不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方红红也没离开卢原,高中还没毕业就在本地找了事做,现在完全就是个乡镇妇女的模样,好像已经结婚,旁边女人还在问她老公的工作。

    桌上有年纪大点儿的妇女问:“尤妹子,听说你现在是在星城工作是吧,你做什么呀,在哪家公司?”

    “我做…广告,就是活动策划那一类的工作,现在在江星上班。”

    “妈,就是我手机这个公司。”

    那妇-->>

    女的女儿小声接了句。

    “尤妹子现在这么厉害啊,”那女人脸上笑容愈盛,“过年也没看见带男朋友回来,是还没有男朋友吧?我有个侄子,现在也在星城上班,很争气,考了公务员呢!他跟你差不多大,比你大一级吧……尤妹子你应该认识的呀,就是王秋的表哥,周元!”

    周尤有点晕头转向的。

    那女人又继续说:“他今天没来吃饭,你什么时候回星城,让元伢子带你一起回去,他还买了车呢!”

    方红红脸色愈加难看,当初她拜托这女人给她和周元做介绍,这女人还一万个看不上,现在看见周尤就两眼发光了,真是不要脸!

    虽然这女人说的人名周尤都没什么印象,但周尤也算是听出来了,人家是想给她介绍对象。

    她忙说:“纯姨,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刚交往没多久,所以也没有跟着我一起回卢原。”

    “有男朋友了啊?做什么的?家里条件怎么样?”

    周尤温温柔柔答道:“同事,也在江星工作,家里…我没具体问。”

    这个年纪,出门难免被问到工作和对象这两个问题,周尤好声好气地一一应答着,没有丝毫不耐,桌上中年妇女们相当满意。

    周尤陪周琪去上洗手间了,他们还在念叨,“这个尤妹子那是真的不错,长得好又温柔,还会读书,有本事。”

    “那真是自己争气,她舅舅舅妈又没多出过几分钱,那屋也是她两姊妹的,她舅舅一家人倒是住得心安理得。”

    方红红听了,心里不舒服,到前头去找周英慧聊天,还把大家说的话添油加醋说了番。

    周英慧鄙夷,“什么做广告,明明就是做公关,还男朋友,不晓得在外面跟了什么男人。”

    早先梁桂芬去星城闹的时候,她妈余凤莲也打听了些,真假不确定。

    怎么说也是住在一家的,周自强最好面子,不让她往外乱传,省得抹黑了自己脸面。

    方红红一听,眼睛亮了。

    回到席间,周尤周琪也刚好回来,方红红直接问道:“周尤,你现在真做广告?我怎么听说你是做公关呢?”

    公关的概念并未真正普及,提到这两个字,相当一部分人会想到小广告上说的月薪几万,夜场公关。

    席间一阵安静,众人纷纷看向周尤,目光有些诧异。

    周琪忍不住怼了句,“公关怎么了,公关和广告差不多。”

    方红红不可思议道:“还真是做公关啊,那男朋友……我听说,你男朋友很有钱?”

    提到“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她咬字重了重,言外之意很是明显。

    周琪当初就因为别人背后说周尤做公关的坏话气到犯病,这会儿旧事重提,更是气得要命,“你别给我阴阳怪气的!自己没文化就好好读书,思想别那么龌龊!我未来姐夫就是很有钱,特别有钱,有钱到能用钱砸死你!”

    “那可不得了,快来用钱砸死我啊,砸啊!丑事做得还说不得,真是好笑!”

    他们这边动静大起来,几个妇女都拉着人劝阻。

    附近桌的也都循声看过来,某桌有个中年男人看到周尤,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到过。

    忽然间,他睁大眼睛,想起了什么。

    周尤边劝周琪,边去拿包里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她顿了顿。

    “江彻?”

    回应她的一声汽车鸣笛。

    周尤刚想说些什么,后知后觉发现,这声音好像不止在手机里,更是在——

    她松开周琪,匆匆走到窗边。

    屋外昨夜下雪,地上铺了层白,这会儿竟又下起小雪。

    路边停了辆显眼的黑色大越野,打着双闪。

    周尤往外望的时候,大越野驾驶座车门打开,走下个男人。

    那男人穿着挺括的黑色呢子大衣,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关上车门,回身随意靠在车上,稍稍抬头,食指中指并着,从眉间往上挥了挥,和她招呼。

    周尤心脏不争气地加速跳动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就怕一闭一睁,眼前幻象就会消失。

    周琪气死了,见周尤站在窗边不动,也跟过去看了眼。看到来人,她兴奋地朝楼下招手,“姐夫!姐夫我们在这!”

    她回身,冲着方红红没好气道:“你还造谣!我姐夫都来了!”

    周尤什么都不想多说,很快便离席往外跑。

    室外风凉,他斜斜倚着车身,似乎不觉得寒冷。

    站在酒店门口,周尤隔着一段距离和江彻四目相对。她好像看见在空中飘落的雪花,是冰蓝色,六角形的。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