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从江星离职并不是突如其来的想法, 早在举办年会之前,周尤就反复想过好多次。

    她也是权衡很久下定决心, 才决定在这会儿告诉江彻。

    事实证明, 恋爱与工作互不影响只是美好的幻想。

    与江彻的恋情在江星公开以来,她的工作已经因为这段关系受到太多干扰。

    同样,因为工作, 她和江彻本就不算牢固的恋爱关系表面上看还甜蜜平和,但实际上她已经感受到了两人都无法控制的渐行渐远。

    说危机四伏摇摇欲坠似乎有点夸张,但出了问题是事实,如果不及时处理,只会越来越麻烦-

    年初八, 江星春节假期结束,星城CBD的簇簇高楼也都开始恢复往日生机。

    冬日晴天, 阳光稍显清冷,各式呢子大衣与灰扑扑的羽绒服齐飞,刷得锃亮的高跟小羊皮靴共毛茸茸的雪地靴一色。

    做时尚传媒这一块的都比较在意形象, 怎么暖和怎么来的, 多半都是江星这种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员工。

    江星品牌部年后迎接的第一个重磅消息就是——

    嘉柏的外派HR、江总的女朋友, Zoe, 要离职了。

    小白惊呆,“Zoe姐, 你为什么要走!”

    她望了望四周, 小小声问:“你该不会和江总分手了吧?”

    周尤笑笑,边收拾东西边说:“没有, 是因为我要升职了。”

    “升职?!”

    周尤抬头,解释,“我在嘉柏跟的项目组leader,今年开年就调任帝都办AD了,AM的位置会由我接替,我们嘉柏是AM和SAM带组的,如果AM外派,那怎么安排项目组的工作?”

    说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小白眨了眨眼,一时也没找到话语反驳。

    她嘴唇翕动了几下,又拉住周尤的手,不舍道:“Zoe姐,这也太突然了,我好舍不得你啊。”

    周尤反握住她的手拍了拍,温柔安慰,“我只是回嘉柏工作而已,程经理已经批准,而且她还说,全年公关方案已经提交,嘉柏也不需要再外派HR过来了,所以,以后江星的case还是我来做,我们估计每天都要联系。”

    小白还有点消化不过来。

    周尤:“好了,今晚我请大家吃饭,我先收拾东西,你快点回去工作,顺便在群里通知一下大家。”-

    冬天聚餐,火锅自然是上上之选。

    做公关这行,大家平日都力求精致,吃东西也要捡着精致的来。

    周尤订了一家比较讲究的火锅店,下班之后,公关组的便三三两两坐一部车,前往商场。

    来聚餐的一共十个人,刚好坐大圆桌,每个人都可以点自己的锅底,一人一个小火锅,干净卫生。

    其实周尤以前也觉得,这样吃火锅不热闹。

    可刚进嘉柏的时候,有次和甲方聚餐,曾佩让她订位,她订了家还挺有名的火锅店,现场排队要排很久的那种,价格也不便宜。

    没想到刚到店里,甲方一个娘娘腔就夸张地叫唤着说不卫生不卫生,甲方其他几人也跟着附和,说什么筷子在锅里涮来涮去很脏。

    周尤一辈子都记得,当时那种尴尬的气氛。

    公关组众人落座,放开点菜,很快菜品饮料就上了满桌。

    小火锅开了,冒出白腾腾的热气,大家涮肉喝酒聊天,也十分热闹。

    “来来来,大家一起碰个杯!让我们祝Zoe,步步高升,爱情|事业双丰收!”

    “什么Zoe啊,祝未来老板娘才对!”

    “哈哈哈哈哈对对对,未来老板娘!其实这根本就不是欢送会,我觉得啊,这就是普通聚餐!Zoe迟早是江星老板娘,还怕见不到人?欢送什么嘛!”

    “就你会拍马屁哈哈哈哈!”

    周尤也不知是被热气熏的,还是不好意思,耳朵有点红,好在带妆,面上还是看不出什么。

    她应了几杯大家敬的酒,又起身举杯道:“又是新的一年了,那我也祝大家工作顺心,升职加薪,再来一个…天天开心!”

    同事们都很捧场,调侃道:“老板娘很押韵了,这在嘻哈里叫啥来着,是不是三押?”

    “乱说什么,是单押!”

    “对,单押!让我们为老板娘的单押干杯!”

    “干杯干杯!”

    他们这桌的热闹很快吸引了旁桌的注意,隔着雕花镂空的木质隔挡,有人半眯起眼打量了会儿,像是发现了什么,忽然离席,往他们这桌走来。

    “周尤?”

    来人见她真是周尤,有些惊讶,也有些惊喜。

    周尤刚喝完一杯酒,耳朵红得愈加厉害,下意识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她顿了顿,也颇为意外,“欧阳?”

    她和同事招呼了声,放下酒杯,离开座位。

    欧阳梦穿一身姜黄色大衣,长卷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妆有些浓,但也很精致,比起素颜的时候要惊艳很多。

    看到她的第一眼,周尤还有点不敢认。

    欧阳梦往她身后看了眼,满面笑容问道:“周尤,你们公司在聚餐吗?太巧了,我们公司也在聚餐,竟然在这里碰上了。”

    周尤点点头,“对,欧阳,你现在是在……?”

    “我在金盛呀,”欧阳梦很快接道,“金盛的子公司,金盛康颂。”

    金盛旗下有十多家全资子公司,加上收购来的,怕是有二十多家,周尤一时也分不清楚哪是哪。

    欧阳梦似乎是想起什么来了,往前拉了拉周尤,“对了,给你介绍下,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周尤被她拉着往他们那桌走,甫一抬眼,便撞上陈家越的视线。

    欧阳梦的声音还在耳边嗡嗡嗡,“我男朋友,陈家越,以前学生会的主席,你应该记得的。”

    “家越,你看这是谁?周尤,也是我们学生会的,你有没有印象?”

    男朋友?

    周尤顿了顿。

    上次见陈家越,还是大半年前,彼时他和陆嫣然你侬我侬,没想到再次见面,他又换了女朋友。

    欧阳梦和他们一届,不过是外语系的,以前在学生会当办公室主任,到大三,还当了一届学生会副主席,和陈家越很熟。

    以前欧阳梦对陈家越有没有意思周尤不知道。但周尤知道,陈家越对欧阳梦应该没什么意思,毕竟他一向都喜欢胸大腰细又比较爱玩的女生。

    欧阳梦完全不是陈家越吃的那一类型,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走到了一起。

    她的目光在陈家越身上停留得有些久,但惊讶过后,她也没再多看,更没兴趣对欧阳梦和陈家越的恋情进行深入探究。

    欧阳梦还在继续介绍,“对了,这是郑柯,你应该不认识,他也是我们一届的校友,学土木工程的,以前还是魔方社社长。

    “也特别巧,我们都在一个公司工作,而且他现在还是星城校友群的群主,周尤,你还没加校友群吧?可以加一下呀。”

    周尤轻“嗯”一声,淡淡地冲陈家越点点头,又冲郑柯点点头。

    看见周尤,陈家越就想起了之前在餐厅遇见的事,脸色有些挂不住。

    稍显狼狈地回了个招呼,他就开始和旁边人开始讲话。

    倒是郑柯,看到周尤的时候,眼睛亮了亮,又笑着露出一排整洁的牙齿,“周尤,好久不见。”

    欧阳梦惊讶,“郑柯,你认识周尤呀?”

    “认识啊,我们都选修了电影赏析的模块课。”

    郑柯大方承认。

    周尤没有和郑柯对视,只很浅地弯了弯唇。

    她万万没想到,出来吃个火锅,会遇上前暗恋对象,还有前追求者,站在桌前,稍稍有些尴尬。

    平心而论,郑柯应该会是个不错的交往对象。

    虽然长相不是特别出众,但也算得上端正,而且说话幽默,开朗大方,对女生又特别绅士。

    不过在校的时候,面对他的追求,周尤觉得万分困扰。

    首先,不喜欢这一点,就已经否决了两人在一起的可能。其次,不管怎么拒绝,他下一次又会笑脸吟吟地上前搭话,而且他为人处世进退有度,又很贴心,面对这种人,太狠的话,她实在是不知如何说出口。

    如果不是大三的时候,郑柯出国当了一年交换生,她感觉自己被困扰的时间还会更长。

    周尤喝了酒,脑袋有点晕,出神片刻,也不知道欧阳梦和郑柯怎么就说到要拉她进什么校友群了。

    她下意识拿手机扫了扫,加了校友群,又加了欧阳梦和郑柯的微信。

    倒是陈家越自她出现后一直在逃避她的目光,毕竟之前被江彻当场拆穿那么尴尬……也能理解。

    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周尤就指了指旁边自己桌,说:“那我们有机会再聊,我先回去了。”

    欧阳梦和郑柯都点头,纷纷落座。

    周尤回身,边看手机边往自己位置走,没注意眼前忽然出现个人。

    “江彻!”

    周尤往前一撞,撞上一堵硬挺的胸膛,抬头看清来人,这才轻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江彻颇为自然地搂住她腰,把人往自己怀里带,又空出只手拿过周尤的手机,随手翻了翻,“校友群……刚刚那两个,你同学?”

    周尤点头。

    “还有呢?”

    周尤一头雾水。

    “还装,”江彻凑近她耳朵,声音很低,“以为我没看到?”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尤反应过来,“你说陈家越?”

    她颇为无辜地解释,“我一句话都没和他说,就是碰巧遇到了,他都有新女朋友了,刚刚那个女生就是他新女朋友。”

    江彻的目光穿过雕花隔挡,落在陈家越身上,很快又收回来,瞥周尤一眼,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我饿了。”

    公关组的同事正因江彻的出现欢呼起来,耳语几句,江彻揽住周尤的腰,入座。

    本来就是十个人的桌,座位还能挤一挤,可锅实在是没法儿再加了。

    江彻坐在周尤身边,随意道:“不用忙了,我们用一个就好。”

    同事纷纷调侃:

    “天哪,我只是出来吃个火锅,又做错了什么,服务员这菜上错了吧,我要的是土豆,上的分明是狗粮啊!”

    “对对对,我感觉我的涮羊肉也都是狗粮的味道!”@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Tina,快点快点,把那个爱心形状的虾滑给我们江总挪过来!”

    “等等,在上面摆一根筷子,一箭穿心!”

    “我服了你们了,这都打哪儿学来的土味情话哈哈哈哈哈……”

    周尤是个脸皮薄的,和江彻坐得近,又被同事们调侃,她已经抬不起头,只顾埋着脑袋煮东西了。

    倒是江彻心情好,随意道:“桌上怎么这么多蔬菜,点些好的,放开吃,今天我买单。”

    垂眸,他又和周尤说:“我想吃虾滑,你给我煮。”

    周尤脖颈间一片粉红,沾了油的唇也红红的,额角有汗珠往下滑,她默不作声一勺勺往锅里下虾滑,像是个乖巧的小媳妇。

    江彻喉结上下滚动着,端起啤酒喝了两口,目光却粘在周尤身上,始终没有移开。

    如果不是这里人太多,他真的很想衔住她的唇,尝尝是什么味道。

    江彻出现后,周尤就勤勤恳恳地一直在给他煮吃的。

    江彻来者不拒,周尤煮什么吃什么。

    加了一次汤底,周尤都煮累了,轻声问:“你还没吃饱?”

    江彻低头,半真半假调戏她,“嗯,没吃饱,你什么时候搬过去喂我?”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