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3 第七十三章
    T7组的办公区域忽然迎来一阵热烈欢呼。

    数据还在持续上升, 周尤脑海中紧绷多日的弦终于放松, 她站在显示屏前, 唇角不自觉地上翘了点。

    有同事贴心地递上纸巾, “Zoe,你都紧张得流汗了,快擦擦快擦擦。”

    周尤无意识地道了声谢, 接过纸巾, 擦了擦额角。

    她知道, 放松不过片刻, C-7100上市第一时间获取足够的曝光和关注度还只是第一步, 后续怎么将其推广到对标产品的热度才是重中之重。

    这是一个短期内争取时效抢占先机, 又要通过长期不断营销才能达到的效果。

    为此,嘉柏为江星C-7100量身制定了长达半年的公关整合方案。总结下来,说得好听点叫浸入式营销,说得不好听, 其实就是洗脑营销。

    在产品本身质量不错的情况,只要舍得花钱,且花对地方,这种大面积长时间的推广, 可以较为容易地获得成功。

    短暂欢欣过后, 周尤又相当迅速地召集起自己项目组的组员和网络公关组那边一起开会。

    初春温度渐渐回暖, 周尤早已脱下厚厚的大衣外套, 今天只穿了件亚麻色的通勤风衣,风衣面料垂坠, 略带光泽,袖子往上堆叠出几分潇洒随性。

    会议室里,她站在上首,和大家梳理目前的方案。

    “硬广投放我们只能给建议,《ready go》和《走街串巷》这两档综艺比较适合C-7100冠名,也是接下去半年间唯二适合相机投放硬广的上星综艺节目,观众期待度较高,收益预估也比较保险。

    “但听说有几款手机也想投这两档节目,价格目前难以预计,江星愿不愿意投,我们也说不准。所以硬广的plan b是在减少资金投入的情况下,让产品得到足量曝光。

    “据内线消息称,除了卫视播出,《ready go》会在星空视频独播,《走街串巷》则是酷阅和多鱼两个视频网站同步播出,阿杰你负责联系视频网站方,我们得在近两日拿到片头片尾广告的预估报价,给江星参考。”

    “好的,Zoe姐。”

    周尤继续说:“至于电影电视剧的广告植入,小雪你那边筛选出来的五部还是太多了,我们要给江星提供的是精准参考,最后保留两到三部就行了。”

    被称作小雪的女生也点了点头,忙记笔记。

    “网络上的软广,江星那边不会太插手,投放方面还得辛苦一下莎莎你们和营销公司那边对接了。”

    网络组的副组长莎莎很快应声,“这个没问题,KOL的名单我们已经列出来了,等会儿发到你邮箱,Zoe你再看看名单上有没有什么需要调整的。”

    周尤笑笑,“好的,那就辛苦大家了。”

    会议结束,高跟鞋敲在瓷砖地板上,发出滴滴答答的清脆声响。大家依次离开会议室,手里或是拿着文件,或是拎着笔电。

    室外的春日阳光透过落地窗、和着会议室门口旋开的弧度,往里浸入三寸光亮。

    周尤半眯起眼,恍然间回想起从前曾佩开会时的样子。

    那时候,曾佩也常常站在她现在站着的位置,在每一次会议结束时微微点头,和大家说一声辛苦。

    时移位易,光阴半载,周尤感觉自己好像没怎么变,又好像有哪里长进了一点。

    她走神片刻,手机忽然响起呜呜震动。

    “喂,是周尤吗?”

    周尤“嗯”一声,“郑柯,有事吗?”

    她原本以为是江彻,看到来电显示是郑柯的时候,还有点小小失落。

    “你清明假期有安排吗?本来我们校友群准备上周聚会的,但有几个同事都没法儿来,所以打算挪到清明小长假前后聚。”

    周尤想了想,“还没安排,如果确定清明聚会的话,我应该可以过来。”

    “那好,聚会的具体时间和地点我再发给你。”

    “嗯,我还要联系一下客户,就先不跟你说了,再见。”

    郑柯那头刚往上扬的嘴角弧度倏而又凝住了。

    自从上次在外聚餐偶遇之后,他偶尔有给周尤发一些早安晚安的消息,可周尤全都没有回复。

    不过看她偶尔发的朋友圈都是和工作相关的公事,能够猜出她最近很忙,所以也没太在意。

    但是现在的周尤,和以前上学的时候,真的有些不一样了。

    具体不一样在哪儿,郑柯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只有一点,他感受得非常明晰——

    从前周尤是很不会拒绝别人的那种女生,尽管她从未接受他的追求,也时刻想要和他保持距离,但只要他把握好相处的尺度,周尤就不好意思开口说特别狠的话。

    可现在撂电话都撂得这么干净利落了,真的很不把他看在眼里啊……

    郑柯若有所思。

    其实周尤没想那么多,她原本连聚会也想找理由搪塞不去,可做公关这一行,人脉资源相当重要。

    手里掌握着怎样的资源,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你的门路能铺到多广,能上升到怎样的高度。

    在校友群里,她发现有一些校友现在从事的行业和她的工作有一些搭边的地方。

    可这些校友以前不是同班同系的,也没见过面,贸然搭话联络感情也很突兀。

    去校友聚会见一见倒是刚好,说不定以后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和郑柯说完,周尤又给江彻打了个电话,只是江彻没接。

    自C-7100上市以来,江彻也时常忙得不见人影。

    他倒不是在忙C-7100,毕竟他大多时候都是个甩手掌柜,只在乎研发,其他事情在他看来皆为小事。

    他在忙的,是另外的重要项目。

    随着智能手机的日益普及,现如今手机隐私泄露也已经成为一个老生常谈且老大难的问题。

    江星一直都在研究自有的隐私保护系统,投入了大量的研发经费,也组建了专门的项目组,但高投入宛若细碎石子投入大海,连噗通的水花都没有,就湮没得悄无声息。

    直到近日,周尤才听江彻说起,项-->>

    目有了新的进展。

    江彻没接电话,周尤也没太在意,猜想他应该在研发中心忙着工作。

    出了会议室,她回到自己桌前,打开莎莎那边传来的KOL名单。

    名单列出的大部分都是和嘉柏有合作的网红博主,没什么太大问题,周尤只删掉了一个斯斯。

    周尤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比如斯斯,人家不过是去年在夜店意图和江彻交换>

    可这之后她手里的项目,再也没和斯斯有过任何合作推广。

    鼠标滑至名单最底部,她看到个熟悉的名字,微微喂喂。

    这不是孟微微的微博id吗?

    她最近忙得不可开交,都没怎么跟孟微微联系,没想到孟微微最近出息了,都能被列入江星产品推广这种咖位的营销宣传。

    以前她也给孟微微介绍过一些合适的软广,但孟微微只有几十万的粉,又是做直播和卖衣服这一块,合适的并不多。

    即便她强行塞进一些特别高大上的KOL名单,甲方审核也会筛选下来。

    这会儿见孟微微入选,周尤当即打开文案备份,将软广里写得最好的一条做了标记,准备到时候安排给孟微微。

    看了看时间,她又给孟微微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有空,出来吃个饭聚一下。

    孟微微最近还挺闲的,她因为几个美妆直播的视频忽然在网上火了一把,粉丝涨到了七位数。

    现在她的网店已经请了专人打理,她要做的就是只有美美地拍照,比以前轻松多了。

    孟微微很快应下周尤的约饭,可能是已经无聊得快要长草,她迫不及待地约了今晚的晚餐-

    下班后,周尤直奔餐厅。

    孟微微订了卡座,周尤到的时候,就见她穿一身明艳的春日衬衫裙,拍照拍得正起劲。

    周尤拎着包包,甫一坐下便逼供道:“刚刚我来的路上刷了下你微博,你可以啊,不声不响交男朋友了?怎么没告诉我?”

    孟微微撩开头发,一点也不心虚,“那你和你家江总谈恋爱也没第一时间告诉我呢,而且我这微博不是都发了嘛,你这么不关心我,竟然还好意思说!”

    “我最近太忙了,哪有时间刷你天天晒自拍的微博。”

    “对了,你男朋友长什么样,我顺着你微博过去看,原来还是个不露脸的游戏主播,你见过真人长什么样子吗?”

    “见过啊,不是特别帅,但人还蛮可爱的,比我小三岁。”孟微微一点也不藏着掖着,边说就边划着相册给她翻照片,“呐,这个,下次出来吃饭还没分的话,我就带出来给你瞧瞧,说起来我俩认识也特别戏剧,我跟你说……”

    周尤看了眼,一口柠檬水差点没喷孟微微的手机屏幕上。

    “这是你男朋友???”

    “怎么了,你认识啊,你看过他打游戏吗?他打游戏可帅了!”

    周尤强行咽下那口柠檬水,又咳了几声,“他,他以前是我邻居,就我之前租的那个单间,就是他。”

    “这么巧?!”

    周尤点点头,“我以前回家经常听他直播打游戏,太巧了吧这也。”

    孟微微恨不得立马把这消息告诉她男朋友,手指哒哒哒地在屏幕上敲个不停,发完了人家没回信,她还打算发个微博。

    周尤却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喊停,“等等,你先别发微博。”

    她想了想,“我刚在路上看了眼,你男朋友微博人气还挺高的,而且不怎么接推广,你能不能帮我问下,你男朋友接不接江星的推广?

    “如果你们情侣档打广告,加上这种偶遇的秀恩爱小段子,效果应该不错,他不愿意露脸的话,就可以让他帮你拍照,然后我们这边炒一个tag,#直男也能拍得美美的#,你觉得怎么样?”

    孟微微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看她,半晌没说话。

    “你觉得不好?”

    孟微微摇头,“不是,小鱿鱼,你觉不觉得,你已经工作到了一种……疯魔的状态了?就是有那种古装剧里大臣的风范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什么的……”

    “不会形容你可以闭嘴。”

    很快菜上了桌,孟微微打了包票要去说服她男朋友接推广,两人又开始聊杂七杂八的其他事情。

    孟微微给周尤夹了块爆炒鱿鱼,忽然想到什么,神神秘秘道:“对了,前段时间袁小意离婚的事情不是闹得沸沸扬扬吗?我听我一个朋友说啊,袁小意其实早就和林骆之各玩各的了,袁小意不是和江星有合作嘛,你知不知道?”

    周尤抬眼,“没有吧,我没听说过这事,你从哪儿听来的?”

    “一个富二代那里,阎少嵩你知不知道,在星城还挺有名的,他最近和我一个小姐妹在谈,然后出去玩的时候喝了蛮多,就各种爆料自己知道的娱乐圈八卦,感觉还挺真的。”

    “阎少嵩?”

    周尤顿了顿,记得那次江彻想要用斯斯来气她,事后江彻解释,是刚好碰上了一个朋友带着一群网红在玩,那个朋友好像就是阎少嵩。

    “对,他说袁小意早就跟她经纪人好上了,她经纪人好像蛮厉害的,我不记得叫什么了,反正背景挺厉害,和一群富二代称兄道弟的,帮袁小意拿了不少代言和影视资源。”

    孟微微说了半晌,忽然想起什么,又问周尤,“阎少嵩还说江星的资源就是她经纪人帮她拿下的,你男人没跟你讲?”

    见周尤的反应,她又自顾自道:“可能和你男朋友没关系,该不会是阎少嵩胡说八道吧。”

    “欸,这么一想确实很有可能是阎少嵩在胡说八道啊,他喝醉了酒还真有点儿爱吹牛,袁小意看上去不像是那么狠的人,她要是早出轨经纪人了,林骆之能这么放过她?反正林骆之现在已经名声扫地,那肯定会在网上互撕的。”

    周尤一直抿着唇没再说话,筷子也没再继续夹菜。

    之前她觉得有些隐隐不对劲的地方,如果串联上孟微微的爆料,好像很多事情,都有了更为清晰的脉络。

    那,江彻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吗?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