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 第七十七章
    入了社会, 校友聚会这种场合就离不开叙旧、攀比、搭关系三大主题。

    周尤目的明确, 晚上吃饭的时候, 就一直在找她的目标人物搭话, 饭后移摊至KTV,她已和人相聊甚欢,互换了联系方式, 说好以后一定要合作云云。

    早早达到目的, 周尤舒了口气, 一边笑着和人聊天, 一边摇晃手里的半杯果汁。

    之前没见到这些校友,周尤心里其实就隐有猜测, 现在见到了, 她心下更明了几分。

    从星城大学毕业的同届学生留在星城发展的其实占大多数, 但郑柯当群主的这个校友群,总人数也不过才四十多。

    今天来参加聚会的有将近三十个人,席间听人说话自我介绍, 周尤发现, 大部分人工作单位都比较好,至少也是说出来大家都听过的那种。

    还有一些是进了自己家开的公司上班,极个别自己创业, 已经有了几分起色。

    这个群, 很明显就是为了人脉关系而建立的。

    周尤虽然不是什么鹤立鸡群的绝色美女, 但她长相清纯,皮肤白皙, 骨架纤细,再加上进入公关行业这么长时间,她在穿着打扮和仪态方面都有了长足进步,坐在那里笑一笑,都很惹人注目。

    时不时有男同学上来跟她搭话。

    聊工作周尤还能跟人说上几句,但凡提到点别的,她就端起果汁抿上半口,又或挽起碎发,露出左手中指戴着的那枚钻戒。

    T家经典六爪,非常好辨认的款式。就抬手那么一闪,钻戒大小可不是随随便便几十分,价格肯定六位数起步了,她还只是戴在中指,不过订婚。

    识趣的很快就退散了,来参加聚会的男生,工资在同届同学里都算中上,但这种女人还养不起。

    这戒指是江彻出差前拿回家的。

    给她戴戒指的时候,江彻还颇为得意地说,他让Fiona挑选了最好辨认的经典品牌经典款式,钻石要大要闪,目的就是务必让狂蜂浪蝶知难而退。

    周尤本来还哭笑不得,没想到江彻这小学生操作真的很管用。

    她耳根子清净下来,暗自松了口气。

    只是她不知道,她坐在包间里的一举一动,还有人虽未靠近,但早就打量很久。

    贺启鸣盯着周尤,揽过郑柯肩膀,低声问了句,“老郑,那美女你认识么?好像是做公关的?”

    郑柯温和笑笑,“嗯,她叫周尤,以前是中文系的。”

    陈家越坐在另一边,正点着烟,诧异地瞥了贺启鸣一眼。

    贺启鸣目光始终未从周尤身上移开,拍了拍郑柯肩膀,他忽然松手,借一旁陈家越的火点了根烟,靠回沙发里吞云吐雾,好半晌才吐出两个字,“正点。”

    陈家越插了句,“她手上戴钻戒了你没看见?”

    贺启鸣睇他,“这算什么,我买不起?再说了,玩玩而已,这又不重要。”

    陈家越没再插话,他看见周尤就不自在,要是贺启鸣这货能得手,给之前羞辱他的那男人戴一顶高高的绿帽子,他也乐见其成。

    倒是郑柯淡笑着说:“戴钻戒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们部门也有漂亮女生喜欢戴戒指,其实吧,还是单身,我印象中,好像没听说过周尤有男朋友。”

    贺启鸣更得意了,抽完根烟,就端起酒,去找周尤搭话。

    贺启鸣是个富二代,身高皮相也有几分,于是自诩风流,上大学起就陆陆续续玩过不少女生,也有不少女生愿意跟他搅和在一起。

    “周同学,久仰,我是贺启鸣。”

    坐到周尤身边,他非常自来熟地递去一杯酒,另一只手搭在周尤身后的沙发靠背上,看上去像是虚搂住了周尤的肩。

    周尤不动声色往前坐了点,接过酒,又轻轻放回桌上,“贺同学,谢谢,不过我不喝酒,心领了。”

    “怎么,周尤同学这是不给面子?听说你现在在嘉柏上班,我家公司最近正想找一家公关合作,本来想着有校友做这一行,怎么也要放心点。”

    周尤只笑。

    这个叫贺启鸣的,读书时她就有所耳闻,其实不能正经算星城大学的高招本科生,只不过是星城大学三级学院树人学院的学生。

    但偏偏他们读书的那几年,树人学院原址重修扩建,于是树人的学生也暂时并入了本校区学习生活。

    贺启鸣就是树人学院鼎鼎有名的花花公子,上学期间就把同校一名女生搞怀孕了。

    他不过是打个炮,买点礼物上个床,以为钱货两清,人家女生却以为是谈恋爱。结果不小心怀了孕他还不认账,女生瞬间崩溃,闹着要自杀。

    后来好像是贺启鸣家出钱补偿,摆平了女生家里,他拿了个留校察看处分,安分没多久又继续兴风作浪,女生却退学了。

    这丑闻学校一力弹压,没怎么传出去,但本校的学生还是听过很多风言风语的。

    周尤还记得她室友义愤填膺地说过,“不过就是个卖内衣的,凭什么这么嚣张!”

    贺-->>

    启鸣家里确实是做内衣生意的,比起房地产这类,说起来不怎么好听,但品牌规模不小,几乎各大商场,都有他家品牌专柜。

    这也是贺启鸣能如此有底气地说出,他家公司想找公关合作的原因。

    见周尤半晌没接话,贺启鸣愈发来了兴致,“周尤同学这是看不起我家这种小公司吗?”

    “哪敢。”

    周尤唇角往上弯着,声音不轻不重,“只不过我们组现在主要做科技类型的项目,像贺同学家主营内衣品牌,如果贵司内衣应用了什么高科技,有隐形功能…又或者涉及纳米技术之类的,我们可能还有机会合作。

    “贺同学要是想找嘉柏做公关case的话,可以在我们官网直接提交需求类别,其他同事会直接联系你的。”

    贺启鸣哽了哽。

    周尤还很热心地继续给他介绍内衣品牌应该找什么样的项目组,内衣品牌的报价……总之三句话不离内衣。

    虽然家里有钱,但做内衣生意一直是贺启鸣不太愿意提及的一件事。

    这会儿倒好,周尤一口一个内衣,简直就是故意讥讽,往他心里扎刀。

    周尤起身去了洗手间,贺启鸣则坐回原位。

    他一连喝了三杯酒,又咬着烟低声道:“这小骚|货,我不把她弄上床就不姓贺。”

    郑柯正和旁边人聊天,见一向无往不利的贺启鸣碰壁到咬牙切齿,眸色深了深-

    周尤还算警惕,从洗手间回来后,没再喝之前那杯果汁,等服务生端来新饮料,她才接了一杯。

    时间已经不早,包厢订到了零点,周尤坐在角落,静静等待这次聚会结束。

    不想聚会结束前,还来了场好戏。

    许久未见的陆嫣然忽然脚底生风怒气冲冲地杀进包间,当着整个大包间二三十人的面,泼了陈家越一杯酒,大声骂道:“不要脸!”

    陈家越懵了,他的新女友欧阳梦也懵了,连忙拿纸给陈家越擦脸,还回过头质问:“陆嫣然你是不是疯了!”

    “我看你才疯了!”陆嫣然气势很足,“欧阳梦你以为陈家越真的喜欢你这个土妹啊!捡了坨屎还以为自己捡着块金子?!我告诉你陈家越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陈家越最要面子,这会儿怒火中烧,快要气炸,“陆嫣然你够了没?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陆嫣然冷笑,“谁他妈想要纠缠你。我告诉你们,陈家越那会儿还跟我恋爱呢,就堂而皇之想聊骚我班上一个同学,结果被我那同学男朋友拆穿他吹牛,还动了关系让他尝了尝吹牛不打草稿的下场。

    “他以前怎么吹牛逼的你们知道吧?说自己叔叔是金盛股东,和金盛董事长关系多好多好,真是笑死人了,金盛这么大一上市公司,你买一块钱股票非要腆着脸说自己是股东那也没毛病啊。

    “结果好啊,好不容易托了关系去总部上班,现在落到你们这边疆子公司,也是很出息了。欧阳梦,要不是你对他工作还有那么一点点用,他会正眼瞧你?!”

    周尤听着听着,发现陆嫣然没察觉她也在场,喝了口果汁,她往角落挪了挪,想要隐形成小透明。

    郑柯作为聚会组织者,出来打圆场自然是责无旁贷,“陆嫣然同学,今天我们大家聚会呢,你说以前的事又有什么意义,好聚好散,谈恋爱嘛,分分合合都是很正常的,你不用这样。”

    陆嫣然甩开郑柯,“你以为我想纠缠,我也想好聚好散!可我这两天才知道,原来他陈家越这么会玩儿啊,跟我谈恋爱的时候不止有一颗聊骚的心,还在外头脚踏四五条船这么刺激呢!陈家越你这个死渣男,把我送你的礼物全都还给我!”

    陈家越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刻。

    陆嫣然本来就是个骄纵的性子,本以为和平分手,心里也还留点好的念想,万万没想到谈恋爱的时候就被劈了N次腿还不自知,这会儿气疯了,一连串地报着自己给他买过的礼物。

    陈家越忍不了了,挣开束缚上前,狠狠甩了陆嫣然两巴掌。

    场面一时混乱至极。

    女生都不经吓,见啤酒瓶子什么的都摔碎一地了,都尖叫着往后退,男生则是上前劝架。

    周尤起了身,跟着大家一起往后躲。

    看向场中那个完全失态的男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特别平静。

    非要说有什么情绪,大概是有一点点意外吧。

    意外于大学时期的自己眼光竟然这么不堪,意外于她曾喜欢过的男生,那副精致皮相下,灵魂居然低俗至此。

    至于其他…比如伤感一类的情绪,倒完全没有。

    有服务生并保安冲进来,门完全打开,她听到对面包间有人在唱一首上学时很熟悉的歌,《那年的情书》。

    “也许写给你的信早已扔掉/这样才好/曾少你的/你已在别处都得到……”

    她想如今这样平静,大概是她年少不懂事时,曾幻想在陈家越身上得到的东西,早在江彻身上,加倍得到。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