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 第七十九章
    周尤醒来时, 发现自己在医院, 已是白日, 窗外阳光明晃晃的, 照得病房内的满目白色更为刺目。

    床边吊瓶高悬,点滴过半,在输液管中静默下流。

    她的指尖刚好被漏下的阳光笼罩, 像剔透玉石, 稍稍一动, 阳光暖意与放置许久未曾挪移的肿胀感就愈发明晰。

    五感知觉渐渐回笼, 她眼睫扑簌着,想要从床上坐起, 身体却没有一丝气力。

    周尤怕疼, 也怕扎针, 平日吊点滴的时候,输液的那只手总是一动也不敢动。

    可这会儿她没力气说话,只能将扎着针头的手一寸寸往外挪, 指头一根两根慢慢往前伸, 去碰江彻。

    江彻靠在床边,睡得很浅,周尤的指腹在他手背上摩挲了两下, 他就很快有了动静。

    “醒了?”

    周尤“嗯”了下, 却发现自己没发出声, 于是只好缓慢地眨了下眼睛。

    这两天江彻在外出差,又压缩行程提前回来, 连轴四十八个小时都没有正经睡上一觉。

    昨晚从停车场及时救下周尤,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周尤异常的身体状况,联系赵洋火速送往医院,诊断洗胃吊点滴一趟下来,差不多快要天亮他才沿着床边休息一会儿。

    周尤仔细盯着他,只见他下巴处都冒出了短短的青色胡渣,头发乱糟糟的,白衬衫也很皱,与平日出门要照十分钟全身镜的臭美精致截然不同。

    她小心翼翼地抬手,摸了摸他的胡渣。

    又短又硬,很是扎手。

    她抿唇,乖乖将手放下。

    “是不是饿了?你昨晚洗了胃,暂时还不能吃东西,赵洋说起码也要等到明天才可以开始吃流质食物,忍忍。”

    江彻揉了揉她脑袋,声音难得温和。

    周尤乖乖地点了下头。

    江彻起身,接了杯水。

    水也是暂时不能喝的,他只拿棉签沾水,轻轻涂在周尤唇上。

    而周尤却无暇顾及,目光只盯着江彻刚刚起身时露出的下半截衬衫——

    上面有血。

    喉咙干燥得紧,她艰难吞咽着,好不容易才断续说出一句话,声音还很沙哑,“血,你的……衬衫。”

    江彻恍若未闻,将水杯放到床头,又扔开棉签,才沉声说:“昨晚我及时赶到,揍了那个人渣一顿,放心,血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

    周尤眸光闪动。

    及时赶到的意思是……

    醒来后,她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脑海中最后的记忆,是贺启鸣恶心又下流的触碰,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医院,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被侮辱,心像在黑洞中不停下坠,飘忽又惶恐,只有江彻的存在,让她稍感安慰。

    江彻不想多说昨晚的事,亲了亲她的额头,“我去叫医生过来。”

    可他刚刚起身,周尤就勾住了他的小指。

    她没有力气,根本拉不住人,只是很轻地勾着,一抬眼,眼泪就忍不住沿着眼角往外冒。

    江彻一顿,坐到床边,安静地看着她,好半晌才说:“好,我不去,先按铃叫护士过来。”

    周尤还是勾着他的小指,不让他按。

    江彻俯身,近距离打量她,低声问:“怎么了。”

    周尤眼泪流得更凶了,完全收不住,勉强伸出另一只自由的手,环住江彻的腰,声音细小又嘶哑,“你抱抱我。”

    江彻背脊稍僵,抱住她,轻轻吻掉她眼角泪水。

    等她情绪稍稍稳定,江彻又起身,将她往床侧抱开一点,然后自己从没有吊水的另一边上床,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没事了,什么都没发生,不要怕。”

    江彻的声音也略微有些低哑,他不太擅长安慰,只能几句话来回重复。

    周尤这会儿彻底清醒,精神也愈加脆弱。

    像是一个人强撑太久,忽然遇上一件让她害怕的事,整个人的心理防线全然崩溃。

    从白天到晚上,她都不能进食,也没有心情进食,只抱着江彻睡了醒,醒了睡,她一向面皮薄,这次却连护士进来换吊瓶也不肯撒手。

    江彻-->>

    平时很享受她的依赖,可这次却宁愿她像平时一样,坚强一点。

    她每一次从梦中惊醒,他都会觉得心脏被压缩成小小一团,还在被人反复揉捏。

    这样的状态持续到第二天才稍稍好转,可能是吃了点流食,周尤身上也有了些力气,患得患失害怕了一整天,她才有勇气问,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提前回来也没告诉你。下飞机一路我都没开机,中途开了机才发现你给我打过电话,我回拨了几次,你都没接,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然后看到你开了情侣定位,而且是在给我打电话之前开的,我就去找你了。”

    情侣定位是江星手机早期开发的一项功能,可以绑定一个同样使用江星手机的联系用户,定位能精准到楼栋,直线距离,支持单向或双向开启,每一次开启和关闭都会显示时间,在网上一度被人诟病为捉奸定位。

    但也有很多人喜欢这个功能,因为它在关机状态仍在后台运行,帮助很多人找到过手机。

    “我到的时候,那个姓郑的……正想脱你衣服,被我及时阻止了。”江彻轻描淡写,“你被下了药,那药不知道是什么三无产品,你身体排斥反应很强烈,被诊断为急性中毒,洗了胃,已经没有大碍了。”

    周尤听完,只觉得事情还算是有惊无险,可她隐隐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喝了小半碗熬得软糯的白粥,她绕了地球三圈的反射弧才归位,“姓郑的……?”

    她顿了顿,“不是贺启鸣吗?”

    “放心,姓贺的也在局子里,一个都跑不了。”

    周尤隐隐有了猜测,“郑…柯……?”

    江彻默认。

    昨晚周尤洗胃的时候,他就第一时间让岑森帮忙,去查KTV。

    岑森这人做事,最为滴水不漏。

    贺启鸣那边还没得到郑柯出事的信儿,刚哄好翟雨,还让她叫了朋友过来在KTV唱晚晚场,KTV门口就呜呜响起警报声,说是接到民众举报,临时突击扫|黄。

    KTV的监控也被查了一遍,郑柯、贺启鸣,还有卖给他药的小混混都被一起抓走。

    一个强|奸未遂,一个投毒加强|奸未遂,谁也跑不了。

    郑柯看准无人知晓车内具体情况,还企图狡辩,要找律师辩护,甚至还想反告江彻故意伤人。

    江彻这两天在医院专心陪周尤,理都没理。

    对付这种人,他根本不用讲规矩,让他牢底坐穿又怎样?

    陆家和江家开了口,星城、帝都,哪个律师敢给他做辩护。

    痴人说梦。

    周尤沉浸在郑柯也参与此事的震惊之中,久久未能回神。

    江彻则继续喂粥,没打算和周尤多说,对她而言,每一次复述都是一种伤害-

    周尤在医院养了三天,刚好养完一个清明假期,出院时她浑身都没什么劲儿,还是江彻抱她离开的。

    这几天周尤都很依赖江彻,每天晚上都要和他一起挤在小床上才能睡着,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让江彻回家休息,也不要耽误工作,可这几天,她自私地默许了江彻住在医院,洗漱都是助理送东西过来,公事也在医院处理。

    好像只有差点失去,才能明白一切无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她不敢想象,要是贺启鸣或者郑柯真的对她做了什么,她和江彻还能不能继续走下去。

    不说江彻介不介意,她自己恐怕都会留下一辈子的阴影,还有江彻的家人……

    想到这些,晚上睡在床上,她就不自觉地想要抱住江彻。

    倒是江彻见她这几天患得患失,反过来抱住她,难得正经地保证道:“不要多想了,没有发生什么,即便是发生了什么,我也不会介意,这不是你的错。”

    “不,是我错了。”周尤闷在他怀里,轻声说,“是我不够警惕,如果我听你的,不去参加,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

    江彻的声音却忽然冷淡下来,“周尤,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聚会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你难道因为发生过一次意外,连工作都不想做了?”

    “……”

    “我再说最后一次,不是你的错。”

    周尤迟疑着,点了点头。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