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2 第八十二章
    自江彻和周尤回来, 陆明绮的热情又高涨了几分。她旁敲侧击问道:“刚刚怎么了, 尤尤, 你最近生病了吗?”

    周尤忙摆手, 小声解释,“没事的阿姨,可能是最近太热, 胃口不好, 让你和叔叔担心了。”

    说完, 她小心看了江其峰一眼, 轻抿嘴唇,没再说话。

    江其峰没嘲讽她, 只时不时望一眼她的肚子。

    见她看到略带腥味的海白菜也唇色苍白, 似乎在极力忍耐往厕所跑的欲|望, 江其峰忍不住放下筷子,问了句,“不是真的怀孕了吧?”

    陆明绮屈起手肘撞他, 简直不敢相信这男人竟然问得这么直接!

    听他这么一说, 江彻和周尤都顿了顿,然后不约而同地抬头,眼里满是意外。

    这顿饭因江其峰这一句话, 谁都没有心情再继续往下吃。

    仔细回想, 两人的确有几次没做措施, 但都是周尤被下药之前的事了。

    上次去医院,又是洗胃又是住院, 那么大阵仗也没检查出怀孕,而且后来也如期来了大姨妈,应该是没可能在那之前怀孕的。

    最近他们很少做,天气热,工作忙,睡觉睡到一半周尤都嫌江彻贴着热,半夜总要把他踹开,也不太可能……

    但凡事总有万一,也没哪家安全套和避孕药敢百分之百保证用了自家东西就一定不会怀孕。

    江彻和周尤心不在焉,陆明绮和江其峰的注意力也被怀孕这事吸引。

    最后还是江其峰忍不住,提议说:“那谁…赵坚院长的孙子叫什么来着,不是在星城开医院吗?”

    他在脑海中搜索一番,“赵洋是吧,对,赵洋,江彻你找那小子安排下,做个检查。”

    江彻可能是最近工作忙昏了头,平时和江其峰没事也要吵出件事,这次竟然鬼使神差般听了江其峰的话,提前联系赵洋,又带着周尤还有陆明绮江其峰,一起到了医院-

    “受了凉,小事,最近天气热,但晚上睡觉也尽量不要不盖被子,不要整夜吹空调,很容易受凉感冒,恶心反胃都是正常反应,吃点药就好了,没事。”

    江其峰绷不住,“医生,你确定没有怀孕?”

    陆明绮也跟着追问:“检查清楚了吗医生?”

    医生尴尬地咳了声,“检查清楚了,没有怀。”

    他又望向江彻和周尤,扶了扶眼镜,“不过二位年轻,身体健康,提前备孕放松心情,这也是迟早的事。”

    周尤比医生还要尴尬,一个受凉,搞这么大阵仗,要不是化了妆,她这张脸已经红得可以滴血了。

    赵洋在一旁悄悄偏头,凑到江彻耳边揶揄,“你爸妈什么时候来星城的?这么大动静,不知道还以为你爸妈捉着你的小女朋友来生龙胎呢。”

    “……”

    “你闭嘴。”

    听到不是怀孕,陆明绮稍稍有些失落,但也很快便神色如常,拍了拍周尤的手,温声安慰道:“听到医生说的了吗?晚上睡觉记得多盖被子,别再着凉了。

    “星城这两年是太热了点,比帝都还热,等阿彻什么时候忙完了,让他带你来帝都,阿姨带你去京郊避暑。”

    周尤垂着眼,安静地小幅点头,耳根子红到不行。

    陆明绮的失落还有点缘由,之前吃饭时叫嚣着周尤这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要母凭子贵的江其峰也莫名有点失望。

    他瞥了周尤两眼,目光又忍不住下移至她的肚子,好像恨不得盯出一个孙子来-

    陆明绮和江其峰还有其他事,下午没让他们作陪,也没通知他们,傍晚的时候就坐飞机回了帝都。

    晚上在家洗澡时,周尤还不自觉地回想着白日去医院检查的尴尬,她埋进浴缸里吐泡泡,从水里冒出头来,还忍不住捧着脸哀嚎。

    江彻不打招呼推门而入,“怎么了?”

    周尤不防,吓一跳,“你进来干什么,吓死我了,你快出去!”

    她下意识伸手,从旁边扯了条浴巾裹住自己,缩在浴缸一角。

    江彻还没洗澡,刚刚在外面打电话,通话结束,就听浴室传来奇怪声响。

    他只是进来看看有没有出事,倒是周尤的过激反应让他生出些逗弄的兴趣。

    他倚在门口,双手环抱在胸前,轻哂,“你害什么羞,又不是没洗过鸳鸯浴。”

    “你闭嘴!”

    江彻挑眉,随手合上门,又走到浴缸旁,半蹲下去。

    周尤还没开始擦沐浴露,浴缸里的水温热又清澈,浴巾沾了水分外厚重,她盖半天也没盖住重要部位。

    江彻脑袋微偏,笑得懒洋洋的,伸手舀水,朝她身上泼了泼。

    -->>

    “我刚好还没洗澡,不如一起洗,为国家省点儿水电?”

    周尤脸红成了番茄,趁江彻不注意,不甘示弱地往他脸上也泼了水。

    江彻躲避不及,只得下意识闭眼。

    周尤还想趁胜追击,干脆拿起旁边的浴球蘸水,往他脸上按。

    可江彻这下有了防备,闭着眼也轻易握住了她的手腕。

    他用另一只手擦干脸上的水,睁开眼,又起身坐到浴缸边上,凑近打量周尤,调侃,“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主动的时候,平时不是很害羞吗,不关灯都不肯做。”

    周尤恨不得闷回水里吐泡泡,脸憋得通红,还自由的那只手想伸过去捂住江彻的嘴,可刚抬起,又被江彻控住。

    江彻一只手就将她两只手抓着举过头顶,得了空,还捏了捏她下巴,目光微垂,在她唇上流连,“检查出来没怀孕,我看你今天好像还挺失落的。”

    “你胡说什么,我没有失落……”

    “你没有?那我挺失落的,不如,你现在就给我怀一个。”

    说着,江彻就进了浴缸,然后捉住她。

    他哪里失落了!明明之前还说过,她年纪还小,最好过两年再怀孕,为了泄|欲也太过分了吧。

    可周尤的辩解很快便被江彻以吻堵住。

    最近工作忙,欲|望久未纾解,稍稍上涌便是势不可挡。

    水换了一次又一次,结束后,周尤软趴趴地窝在江彻怀里,任由江彻帮她洗澡。

    见她事后温顺又惹人怜爱的样子,江彻想了想,边给她擦沐浴乳边解释,“今天我爸说的话,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周尤闭眼,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抱住他,“我脖子后面你再给我洗一下。”

    江彻的爸爸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怎么讲……大概就是初见以为是只老虎,实际上好像是只叫得比较厉害的猫。

    这样打比方好像不太合适,但江其峰给她的感觉,的确如此。

    气势摆得很足,但实际上外强中干,江彻妈妈喝止一句,他就不敢再说了。

    而且,她和江彻从洗手间回来,他还叫人把两道味道比较重的菜撤了下去。

    虽然一开始说的话的确是有点伤她自尊心了,但他爸爸,好像也不是很不讲道理的人。

    想到这,周尤问:“对了江彻,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我都没听你提起过。”

    江彻反问:“明峰重工听过吗?”

    “……”

    她怎么可能没听过。

    明峰重工是国内一流的机械企业,很多重点工程都是明峰的先进设备才能参与建设,前几年南城打破建筑时间纪录建造的中部第一高塔南城塔,就是明峰参与筹建的,媒体报道过很多次。

    “我爸年轻时很有拼劲,没读过什么书,靠自己白手起家,娶了我妈之后更想证明自己的实力,经常忙于工作。我从小就住在我外公那里,和我爸不是特别亲近。

    “其实我爸没什么心机,别人对他好,他可以记一辈子,苏盈的爸爸在地震的时候救过他一次,他念叨了几十年。我爸那个性,能做到今天公司还没倒,运气好得占一大半。

    “他总是自以为自己特别聪明,说话也不怎么好听,又很固执,他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

    “嗯,我没放在心上。”

    不过江彻也是很奇怪了,明明很了解他爸,还对他爸那么冷淡。

    转过头来又怕她误会,平日里最不喜欢解释的人,愣是给他爸解释了一大通。

    真是个别扭精-

    星城整个夏日都闷热不堪,六月已是高温难耐,七八月更是热得没有一丝风,午后最为繁华的星城中心商业区也很难见到人影。

    待到九月,秋意也不明显。

    不过九月份,江星将于明年年初挂牌上市的消息在金融圈倒是传得愈来愈广,江星本就没有打算瞒下这消息,也瞒不住,外界讨论得最广的便是江星的估值。

    硬件品牌从收入和盈利指标上来看,生命周期较短,最顶尖的品牌市盈率很难超过二十倍。

    目前流传出来的江星估值范围大概在350到500亿美元之间,具体落点何处,还要参考上市前的品牌发布会。

    江星的新品发布会将在年底举行,各路人士都十分关注,有几位金融大鳄都对江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可就在九月的尾巴,突然爆出一件事——

    女星姜姜深夜发长微博声讨江星,要求江星给一个说法,自己使用的江星星座系列手机,在拍戏充电的时候,爆炸了。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