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 番外一
    阳春三月, 万物复苏。

    三月末,江星港股IPO公布最终定价为16港元, 依此定价, 江星的上市估值约为500亿美元,达到了上市前估值区间的上限。

    四月初,江星于港交所正式敲钟, 江星也一跃跻身全球国产品牌科技股IPO前十。

    周琪盘着腿,边啃苹果边看江星上市的新闻回放。

    周琪去年九月份开始,就到了南城大学当交换生,为期一年。

    南城和星城在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很相似,她很快便适应了这边的环境, 也很快融入宿舍生活,嬉笑打闹, 与在星大无异。

    见她一副认真模样,刚洗完衣服回寝的室友好奇,凑过去看了眼。

    金融新闻。

    室友很快便没了兴趣, 只随口问了句, “周琪, 看不出你还对这个感兴趣呢, 不过这人谁啊,好像有点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琪目不转睛盯着电脑屏幕, 没心情说话, 只挥了挥手,将人挥开。

    明明是个理科生, 可这会儿她脑袋里冒出了一长串零,还愣是算不清到底有多少个。

    新闻视频里回顾了江星上市之前的招股书,上市股权稀释过后,江彻占股29.3%,只比陈星宇少4.1%。

    周琪吃苹果的动作顿了顿,在那一瞬间,忽然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贫穷使人质壁分离,以及什么叫做贫穷限制了人的想象力。

    她原本就知道这位准姐夫有钱,可这是不是也太有钱了?

    不是……这!

    她目瞪口呆给周尤打了个电话。

    周尤没什么概念,挂牌敲钟那天,她也在香港,后续新闻也看了,知道江星上市的形势不错,但那些股票相关的内容她都不太懂,也不知道估值和江彻身家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些,周琪这个理科生似乎比她还在行一些。

    电话那头周琪叽叽喳喳,周尤则嗯嗯啊啊应和着她的惊讶。

    她没告诉周琪,除了网上随意便能搜到的那几家江彻名下的公司,江彻实际参与投资的公司有八十余家,不仅遍布互联网圈,还涉足其他行业。

    控股超过10%的上市公司就有七家,江星上市带来的身价暴涨,对他而言其实不过锦上添花。

    这些也是不久前江彻让她签协议时,她了解到的。

    年前求婚过后,陆明绮和江其峰就一直旁敲侧击催着两人结婚。

    结婚这事,早一点晚一点周尤都不是特别在意,反正只要她和江彻彼此认定,这些都只是走个形式。

    不过,她还不想这么早生小孩。

    两人都是事业上升期,也都不够成熟,还不适合急匆匆被赶着上架当老父亲老母亲。

    这一点,周尤和江彻谈过。

    江彻和她意见一致,不过他的出发点不同,他是不希望这么早就有人来打扰二人世界。

    孩子可以先不生,但结婚这事,江彻还是觉得,得提上日程。于是,他不声不响就让律师整理了一大沓股份转让书,让周尤签字。

    周尤起初还以为江彻要和她签婚前协议。

    婚前协议她也早就做好准备,虽然心底可能会有一点点不舒服,但于情于理,都是应该的。

    可她看了几眼才发现好像不大对劲,“江彻,这是什么?”

    “聘礼。”

    “你疯了?”

    “签吧,不过完这辈子,谁也没办法保证自己的承诺一定有用,但只要活着,钱就一定有用。”

    江彻边换衬衫边说,语气颇为云淡风轻。

    周尤怔了怔,脱口而出道:“我不签。”

    江彻回头望她。

    她抿唇,好半晌才说:“反正又不会离婚,签了干什么。”

    “离婚是婚后财产对半分,签了之后,这些都是你的婚前财产。”

    周尤坐在那里仔细看,看完了还是没有要签的打算,江彻换好衣服,从身后环抱过她,握住她的手,在股份转让书上签了字,又盖上手印。

    “就当是让我安心。”

    他的嗓音微低,还难得温柔-

    江星上市春风得意,可作为曾经合作伙伴的嘉柏最近却越发焦头烂额。

    ——没错,是曾经的合作伙伴。

    虽然过去的全年全程公关服务周尤这一组做得非常出色,但合同到期,江星没再和嘉柏续约。

    公事私事周尤一向分得比较清楚。

    于公,她作为负责人和江星品牌部接洽多次,程经理碍于她和江彻的关系,不好将不续约的话说死,回答总是模棱两可,不给确切答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至于私底下,她也忍不住问过江彻一次,江彻说公司自有打算,她就没再追问。

    其实她心里清楚,嘉柏高层窝里反,内斗斗得不可开交,已经几度传出换老板的传言。

    江星的确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和嘉柏续约。

    公司高层的事周尤也不担心,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事。

    不换老板她就继续做,换了老板如果理念不合,她收拾收拾走人,往日履历成果在手,去哪里找不到工作-

    江彻和周尤的婚期定在九月,空出将近半年时间准备,刚刚好。

    江彻是个想得远的,婚还没结,就想着度蜜月。

    春日夜里晚风习习,两人窝在阳台吊椅上,周尤半蜷着身子,靠在江彻怀里,昏昏欲睡。

    江彻划着平板屏幕,问:“你想去哪里,不如去欧洲?德国、法国,还有英国、挪威,这几个地方都可以去一去,意大利就算了,我都有阴影了。”

    周尤揉着眼睛,醒神想了想,“去欧洲至少得要半个月吧。”

    “半个月能干什么,蜜月当然要去一个月。”

    “一个月?”周尤掰着手指头边算边絮絮叨叨,“我哪有那么长的假,婚假和没有休的年假一起算上,最多也就能空出半个月,刘总人还不错,应该会准假,只不过嘉柏最近的情况你也知道,要是换了新老板,还不一定能批这么长。”

    “你就说想不想去。”

    周尤静默片刻,诚实地点了点头。

    江彻轻哂一声,放下平板,又垂眸看她,然后狠狠地亲了她一口-

    周尤被滋润了一晚上,次日上班,容光焕发。

    到办公室,却见大家不是三两成团小声嘀咕,就是坐在电脑前心不在焉。

    小E丧丧的,支着太阳穴,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笔。周尤走过去,拍了拍她肩膀,轻声问:“怎么了?”

    小E抬眼,叹了口气,又直起身子,“嘉柏这回真要换老板了,帝都那边,连带我们星城、南城的公司一起,上头的大老板一起给卖了,刘总的股份也卖掉不干了,他好像打算带着儿子移民。”

    “这次又是哪里传出来的消息?”

    “刘总那小秘书呀,她不声不响就办了离职,说是刘总的股份已经卖了,听说这次接手的收了嘉柏百分之八十多的股份,好像是一个什么投资公司,你说投资公司买来干嘛,我感觉人家也没打算好好经营,指不定是买来干什么呢。”

    消息有些突然,周尤顿了顿。

    之后大半个月,嘉柏的人事来了一次大地震,听说这次大地震在帝都星城南城三地的三家公司都有发生,管理层大换血,人员精简,走了大半。

    不过很神奇的一件事情是,留下的管理层大多都升了职加了薪。

    这让底下的工作人员有了些信心,感觉接手的新老板好像是想干点什么大事。只是新老板迟迟未曾露面,也无高层透露消息。

    新来的公关总监叫王思妍,别人一般叫她Jessie,是誉美跳槽过来的资深PR,从事公关行业多年,经手的一线品牌有数十家,客户资源和媒体资源都非常丰富。

    誉美这种知名公关公司,优秀的PR数不胜数,王思妍在誉美的升职已经到了一个天花板,上头还有资历更深的PR占位,很难再往上爬,跳槽很正常。

    可跳槽去做甲方或者自立门户对她而言都不是难事,跳槽到嘉柏来做公关总监……实在是神一般的操作,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大家摸不着头脑浑浑噩噩又工作完一周的时候,王思妍忽然给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公开邮件,内容言简意赅——

    两件事:

    一、嘉柏内部重组改革,原有小组重新划分为四大类别,每类下辖4-8小组,具体分组任职请查看附件,如有不满请私联。

    二、下周一董事长并管理团队会前来公司巡视,请各位注意仪容仪表,切勿迟到,届时需列队欢迎。

    周尤还在看邮件,小E就大呼小叫道:“Zoe,Zoe!你升AD了!科技组AD!”

    周尤懵了懵,下载附件查看。

    嘉柏原有的公关小组分组混乱,项目组都是各干各的,类别形同虚设,反正谁有本事拉客户谁就上。

    像他们T7组,本来应该做科技类用户,但时间长了,也接房地产公司珠宝公司的活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次重组直接划出四大类,直属上司是公关总监王思妍,每一类由AD分管,类别下又细分多个小组,专做该类客户的公关服务,直接负责人是SAM或者AM。

    周尤这一次一跃升为了科技组AD,管理七个科技小组,确实是毫无预兆地升职了。

    周尤有点小开心,在公司绷成一副云淡风轻我早有预料我处变不惊的样子,回家就矜持地和江彻炫耀了一下。

    新老板虽未曾露面,但这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已经把整个嘉柏都烧遍了。

    周一前来巡视,大家都严阵以待,想要给新老板留下一个好印象。

    就连周尤也早早睡下,说是不能有黑眼圈,得给新老板看到良好的精神面貌。

    江彻求欢不成,十分无言,想说点什么,又默默咽了下去,打算憋着等明晚一起找她算账。

    周一上午九点,众人接到通知,纷纷起身整理妆容,从门口往里一路列成两排,夹道欢迎。

    周尤站在靠里的位置,跟着大家一起喊“董事长好”,自门口有动静起,她就十分好奇,怎么感觉大家好像都在抽气?

    她垂着眼,目光所及处缓缓踏入一双锃亮皮鞋,紧接着一溜儿的皮鞋高跟。

    为首的那双皮鞋忽然停下来,然后——

    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周尤后知后觉抬起头,对上江彻似笑非笑的那张脸,脑袋有片刻空白。???

    江彻上下打量完她,又松了松领口,一本正经道:“你的精神面貌,很不错。”

    众人:mmp,提心吊胆了一个多月,原来是人家男朋友玩情趣:)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