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7章 手工制作童叟无欺(完)
    和靠坐在墙角的侦探对视片刻,准确的说,是看了一会儿对方深埋于阴影中的深邃双眼后,新出阳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自己周密的计划,这么快就被识破了。

    想到还没来得及处理掉的断电装置,她知道,证据确凿,现在已经没有了狡辩的余地。

    “真遗憾,还以为能把那个见到女人就想下手的色情狂送进地狱,留下我们几个快乐的生活……”

    新出阳子握着还没来得及放下的剃须刀,轻轻靠到门框上。

    在某种不知名力量的影响下,她向着对面的陌生人倾诉了自己的苦衷:

    “四年前,千晶出车祸的那一晚,她其实曾经打给过我一通电话,要我照顾智明,让他别变成新出义辉那样。

    “当时的我,正被新出义辉的表象迷惑,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直到作为继室嫁进新出家,又看到千晶留下的日记,我才明白了一切。”

    “新出义辉……表面上有多温文尔雅,背地里就有多恶心,他完全是个披着人皮的渣滓。”

    说到这,新出阳子表情略显扭曲,不知是在为去世的闺蜜不忿,还是为自己嫁进来的选择后悔。

    柯南不知道该怎么插手这位阿姨的家务事,只好静静听着。

    等新出阳子宣泄完,表情重新平静下来后,他才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你的家人现在应该还在餐厅,我希望你能在他们发现这件事之前,向警方自首。”

    “自首?”,新出阳子颇感意外的看着毛利小五郎,笑了一下:“设下陷阱的人,居然也会为他钓到的猎物着想?”

    “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保本小姐。”,“毛利小五郎”这么说着。

    一个人越过了站在走廊中的白树,朝浴室快步跑去,却又在听到这句话后,猛地停住了脚。

    新出智明错愕的看着那个“阴险”的小胡子侦探,听到他对新出阳子说:

    “谋杀的装置虽然由你设下,但扳动电闸,导致你先生触电而死的,却是保本小姐。就算她不是有意的,知道真相后,也会留下心理阴影吧。”

    “……”,想到那个笨手笨脚,十分胆小的女生,新出阳子知道,毛利小五郎说的是对的。

    “可是,就算我自首,如果她非要打听,也会知道内幕吧……”

    知道这时,新出阳子才有些后悔。

    原本在她的计划里,这会是一起意外,保本光不会知道她手里间接沾了一条人命。但现在,一切被揭穿的话……

    “我有一个提议。”,柯南同情的看着她,在规矩的底线上踩了几脚:

    “你供述的时候,可以把谋杀方法改成‘用药让你先生在浴缸里睡着,之后把装了定时器的剃须刀放进水里,等他触电死亡后,再趁停电,去回收定时装置’。”

    如果这时候,对面站着的是个报复心旺盛的罪犯,毛利小五郎和默认帮忙的警官就惨了。

    好在,新出阳子并不是这种类型。她听出了对方话语中的善意,犹豫一阵后,觉得可行:“我会照你说的做。”

    一墙之隔,不愿相信新出阳子是凶手的新出智明,也终于心情复杂的垂下了头。

    ……

    在新出祖母和保本光对案件内情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新出阳子蹭着警方的车,前往警局自首。

    柯南回味着今天这起精妙的案件,同情中又颇感满足。

    他跟在毛利小五郎和白树身后走到车边,即将拉开车门时,柯南忽然觉得,貌似少了点什么。

    “……”环顾一周后,柯南回过神,“小兰姐姐呢?”

    “!”,打着呵欠的毛利小五郎也觉出了不对,一下清醒了点,跟着左右张望。

    白树指了指背后的新出家:“出门前,她拉着那位年轻医生走到旁边去了,好像有话要说。”

    “……什么话?不能当着我们的面说?”,毛利小五郎一脸狐疑,警觉的像一位持叉防范着野猪闯进自家菜园的农夫。

    柯南则早已闷头窜向新出家后门,一溜烟又闯了回去。

    毛利小五郎回过神,赶紧追上

    “……”,早干什么去了,到车边了才发现。白树看了看已经打开的车,懒得再跑一趟,钻进去坐着等他们。

    柯南和毛利小五郎打开还没来得及上锁的新出家后门,溜进玄关,果然听到不远处,有年轻的一男一女在小声交谈。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柯南气势汹汹的走到拐角,探头往声源处一瞄,就见新出智明和毛利兰正面对面站着。

    后者脸色通红,结结巴巴的开口:

    “很抱歉在这种场合提出这种要求,但是、但是如果可以的话……”

    可以什么?当然不可以!!这人的爹是个色情暴力狂,他说不定也被污染了,小兰你不能以貌取人啊!

    柯南和毛利小五郎只觉得一道雷迎头劈下,在前者飞快跑过去,想插入两人之间,防止他们互诉心意后来个爱的抱抱时,只听小兰忍着害羞开口:

    “你穿的这件手工毛衣,能不能借我几天,花纹和款式真的很好看……”

    砰——

    有人一头撞在她腿上。

    毛利兰一惊,伸手扶了一把:“柯南?你怎么还在这?”

    “啊、啊哈哈哈,人家想听听你们在说什么嘛。”,柯南摸着额头,挤出一脸天真的笑容。

    新出智明笑了一下,也伸手摸了摸这个调皮小孩的脑袋,然后看向小兰:“当然可以。”

    开回侦探事务所的路上,柯南嫌弃又欣慰的看着毛利兰手中的袋子。

    虽然他很介意这件毛衣有别的男人穿过,但考虑到小兰最近总是放学后不回家、手指上偶尔有残留的压痕,在加上她忽然找人借男款的手工毛衣……

    停!

    柯南面无表情,咚一头撞在玻璃上,把脑中即将得出的结论敲散掉。

    只有一开始没有想到,事后突然出现的惊喜,才能叫惊喜。

    所以他什么都不知道,没错,就是这样。

    ……

    一个月后……嗯,在白树眼里的三天后。

    毛利兰依旧以“空手道训练”的名头溜出了门,不同的是,傍晚回家时,她带了一个很大的纸袋。

    “老爸!”,毛利兰把袋子放在沙发上,喜悦的从里面抱出两件厚厚的手工毛衣:

    “看,老妈专门给你织的!”

    “哼,什么专门织的,肯定是显得没事打来玩,打完又不想要了。”,毛利小五郎一脸嫌弃的接过来,在材质优良的毛上rua了两把,心想手感倒是不错,花纹也还算漂亮。

    “嘿嘿。”,毛利兰看着他手上的举动,笑了两声,又转身从纸袋里掏出几件毛茸茸的织物,不过,这些就不是毛衣了。

    “来,直树哥的手套,还有柯南的帽子。”,毛利兰一人一件发过去。

    “谢谢……”,柯南拿着那顶充满童真味,顶端还坠了个线团的毛线帽,偏头偷偷瞟向纸袋,却见里面已经空了。

    他顿时失望,转而又看向毛利小五郎手里,疑惑的问:“毛利叔叔有两件?”

    “是、是呀。”

    毛利兰没好意思说她妈给她演示了两件,她才终于学会,随口把这个问题糊弄过去。

    分完礼物,时间也不早了,她把纸袋放回鞋柜上,转身去厨房做饭。

    她的身影刚消失在客厅,毛利小五郎就捞起两件毛衣,嗖的冲回了卧室。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