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叶君行
    抚了抚自己的胸口镇定下来,撇了撇嘴对叶君行回,“就算欠打,我们在场也没有一个人打得过他。”

    元沅说的是大实话,同阶级的剑修确实能够力压法修儒修佛修,而练气圆满的扶极,能够直接碾压他们这一群人。

    叶君行看了一眼扶极,又看了一眼元沅,然后甩开自己的折扇,朝着元沅挑了挑眉,“放心,就算打不过他,他也不敢轻易动我们任何一个人的。”

    “我知道……”元沅叹了口气。

    她当然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都不会轻举妄动,团结是他们最好,也只能选择的办法。

    “但是,我们几个处境你知道吗?”叶君行收起折扇,笑眯眯的看着元沅,仿佛他们是在聊什么家常一样。

    “知道。”元沅又叹了口气,正是因为知道,她才有些心事重重,并且她刚才介绍自己的时候,才会让大家误以为她是太华门的弟子。

    现在在这底下总共有七个修士,三个练气圆满,剩下分别是练气七层,练气五层,练气四层,练气二层。

    修为有差距,那就一定会分出阶级,现在他们七个人就像一条食物链,而连练气后期都没有的他们三个无疑是这条食物链的底端,他们不会随意动手的伤害他们性命,因为他们三个有更重要的用途——探路。

    在这位置危险都不明的地方中,所有人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修为高的会互相抱团,在还没有出现足够的利益面前,他们绝对不会内斗,只会不停的用下面的小修为他们试水,排除所有的危险。

    “所以,你现在是来找我合作的吗?”

    元沅看着面前的叶君行,十分肯定地说出了这番话。

    叶君行一收折扇,然后敲了敲元沅的肩膀,笑着说,“小道友,可真聪明,比你姐姐好。”

    元沅明白叶君行为什么要来找她,她和凌灵虽然看起来修为弱的不堪一击,但能进到这里面来,尤其是像他们这个修为的,身上肯定有重宝护身,不然家中长辈怎么会轻易让他们进来?

    事实上他猜的也不错,凌灵确实身上保护不少,就连她身上的符箓也有不少张,都是爹娘替她准备的。

    “那么,要和我合作吗?”叶君行凑了过来,“这是噬灵散,可以吞噬中药之人的灵力,只要我们把噬灵散下在那三位练气圆满修士身上,再加上你们身上的防御法宝,碰到危险时,我们就不会被当成垫背给甩出去了。”

    元沅听他这话眉头一皱,然后有些紧张的去看离他们不远的圆满修士,看到他们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之后,便明白了这应该是叶君行的秘法。

    他不仅耳力过人,还有秘法藏音,元沅觉得他不像一个儒修,反而像道修里面的一个分支——音修。

    元沅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递过来的噬灵散,也是用轻声和叶君行说,“合作可以,但是该说明白的还是得说明白,道友可不要拿我当小孩子,我的脑子可不笨。”

    元沅没有秘法遮掩自己的声音,所以她不敢说的太明白,只能含糊一些,让有可能会听到的人只以为他们是因为修为弱,所以在抱团。

    被元沅戳破,叶君行也没有半分羞窘,只是把那噬灵散又收回了自己的宽袖中,然后打开折扇摇了摇,“我是无心的,既然道友不愿意就算了。”

    这种事情谁能愿意?不成功死了便是她,成功了之后死的最快的也是她,怎么看叶君行都是最佳受益者,还真好意思说出无心的这个词。

    元沅又后退了一步,紧紧的挨着凌灵,叶君行这个人太狡猾多端了,和他挨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坑了。

    没过多久叶君行又凑了过来,这次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人变得严肃正经了许多。

    “道友,刚才你就当我是说的玩笑话,不要当真。现在我拿出来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宝贝,而且绝也不会让你有危险。”

    叶君行说完,又用宽袖掩着拿出了一面小鼓,只巴掌大小,和凡间小孩子玩的那种拨浪鼓十分的相似,只不过它身上身上附着着灵力,这是修真界用的法宝。

    “这是镇魂鼓,可以扰动修士的神魂,只要轻轻拨动,不需要太大的灵力就可以用,恰好适合你,这就算我送给你赔礼道歉的了。”

    见元沅没有伸手来接,叶君行不急不徐地继续说。

    “我观道友年纪虽小,人却通透,你我皆知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们修为低,在这个情况下必然是处于弱势,生死不过是那几位一个心思间的事。”

    元沅不动声色地把那个拨浪鼓收了进来,然后问,“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想要到有送我几张防御符。”见元沅露出疑惑的神色,叶君行解释,“其实我与二位道友见过多次,第一次是在十三层,然后十五层,十八层,十九层均见过。”

    元沅皱着眉回想这几个层面她和凌灵做了些什么,随后发现基本上她们每一个层面都得被坑,然后与其他修士恶战一把,原因就是因为凌灵总是喜爱胡乱的去救人,救的还都是不怀好心的坏人。

    不过这么高的重逢率,让元沅不得不怀疑,“道友跟踪我?”

    “哪里的话,真只是碰巧。”

    元沅不相信的撇了他一眼,叶君行可没有他长的那么老实。

    叶君行百口莫辩,现在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看着元沅年纪小,然后怂恿她去用噬灵散。

    “不管到底信不信,反正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咱们先不说这个了,正事要紧。”叶君行靠近了一点,“那几次我都见到道友与你姐姐比较狼狈,多次与其她修士在打斗,二位大多是靠符箓取胜的,打了那么久,我也没见你们受过伤,观其原因,自然是用了防御性的符箓,这恰好是我所缺的,所以想像道友讨要几张。”

    元沅掏给他两张金刚符,嘴里面嘟囔着,“但愿你说的都是实话,你这个人口腹蜜剑,真是叫人不敢信任,以后你有什么事的话,麻烦直接说出来,虽然我可能不会相信你。”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