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一章 死的人是你
    “彼岸!”

    “三哥!”

    青平社众人瞠目欲裂,一同怒吼。

    熊柏的拳头有近千斤重,这一拳又是正面落在了彼岸的身上,相当于是要了彼岸的半条命。

    眼见着彼岸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泪水从这群大汉的眼眶之中喷出,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要惨死在自己的面前,却无能为力。

    他们恨,不仅仅是恨熊柏,也恨他们自己,实力不够,不能够和北阁的人抗衡。

    “没想到,我竟然栽倒在了此人的手中。看来,长时间不动手,让我的实力都下滑了呢。”彼岸自嘲的笑了笑,却没有太过愤怒。

    他是和陆啸天从海外杀出来的,早就已经见惯了生死。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并没有死在海外,而是死在了这里。

    此刻,他已经无力反抗,熊柏这一拳连带着他的旧伤复发。

    肖璇看着彼岸凄惨的样子,这个女强人的眼中也流淌下来泪水。

    她一直都忽略了彼岸,没想到最后还是彼岸奋不顾身的救自己。她的双眼赤红,不知道是愤怒的原因还是药物的原因。

    也顾不得大脑一片混乱,朝着熊柏扑了过来,她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彼岸惨死在自己的面前。

    那样的话,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将会活在悔恨之中。

    可是,药物的反应越来越强烈,熊柏身上散发出来的雄性荷尔蒙,更是让她无法抗拒,拳头变得轻飘飘,动作也非常缓慢。

    “美人,不要着急,今晚我会让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让你永远记住这一夜。”熊柏轻飘飘的将肖璇制服住,贪婪的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

    “卑鄙!”肖璇咬牙切齿。

    除了这两个字,她实在是找不到任何言语来形容熊柏。盗亦有道,可是在熊柏的身上,根本就看不到这四个字。

    挣扎中,肖璇再一次摔倒在地上。被两个小弟给制服住。

    “美人,稍微等我一会再去满足你。”熊柏郎笑一声,看向了彼岸:“老子不想杀人,是你自己想死,怪只怪你打伤了老子,伤了老子的颜面,你必须得死。”

    言语间,熊柏一步步朝着彼岸逼近,彼岸看着他,默不作声。

    陆啸天等人也不战斗了,默默的看着彼岸。

    他发誓,如果熊柏敢杀了彼岸,他一定要让整个北阁来陪葬。

    从海外归来的兄弟,只剩下彼岸一人,当年彼岸也是为了他,才让自己受伤的。

    “嘿嘿嘿,去死吧!”

    熊柏五指并拢,大吼一声,朝着彼岸的脸上砸了下来。

    众人无不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这一幕。

    “熊柏,我答应你,你放过彼岸,我做你的女人。”肖璇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吼着。

    可是她的话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熊柏已经动了杀心,并不会轻易罢手。况且,再他看来,肖璇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没有必要再和这个女人讲条件。

    至于肖璇可怕的身份?他不在意,因为他有信心能够让肖璇归心,变成自己真正的女人。

    “该死的人是你!”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自动打开,一道劲风从外面吹了进来,让所有人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

    在风中,有一道身影,如同闪电一样落了下来。

    熊柏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危机,身经百战的他,感知格外敏感,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可当他转过身的那一刻,只觉得一块巨石压在了胸膛之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砰!

    下一秒,熊柏的身体倒飞了出去,撞倒了一面墙壁,发出轰隆之声。

    一直到此刻,众人才看清楚那道身影的容貌。

    “杨墨!”

    “杨先生,您终于来了。”

    “大哥,您来的太及时了。”

    肖璇等人一同喊出来,杨墨来了,在他们最危险的时候出现。

    见到杨墨,肖璇也终于放下心来,有杨墨在,将没有人能够欺负她,欺负青平社。

    她并指成刀,在自己的脖子上,狠狠的砍了一下。然后,整个人软绵绵的瘫倒了下去。

    中了**,没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眼下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逃离到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或者将自己封锁在一个密闭的房间之中。

    眼下很不合适,所以她做出了另外一个决定,那就是让自己昏迷。至于,自己昏迷之后的情况,她便只能够去赌,杨墨是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如果是在别的场合,肖璇是一定不敢这么做的,但是这个人是杨墨,她愿意赌博一次,也算是对杨墨人品的一个考验吧。

    杨墨看了一眼肖璇,点了点头,很是赞许。不错,还不算特别蠢,总算是做了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现在这种状态,真的没有比让自己昏迷过去更加合适的了。

    他对着彼岸伸出手来:“还好吗?能够站起来吗?”

    “可以。”

    彼岸拉着杨墨的手,吃力的爬了起来。

    战斗的双方也分开来,陆啸天等人围了上来,同时将肖璇抱了起来。

    肖璇昏迷了过去不假,可是身体的本能让她发出充满诱惑的声音,脸颊上的潮红也越来越浓郁,在这里非常的不符合事宜。

    北阁众人,纷纷走到一旁去,将熊柏从墙壁之中挖了出来。

    此刻,熊柏灰头土脸,遍体鳞伤,非常浪费。

    这是他有生以来,最为狼狈的时候。

    他盯着杨墨,恶狠狠的说着:“小子,你竟然敢在背后偷袭老子。”

    “偷袭?我杨墨可从来不做这种事情,我可是有提醒你,是你自己的反应太慢了。”杨墨对着陆啸天询问:“不是说好要对付我吗?怎么我还没有来,你们便先动起手来了?”

    肖璇在电话里面很平静,一点都听不出来焦急的口吻,所以杨墨才来的这么慢,却差一点便耽误了大事。

    就连肖璇也都被人下了**。

    如果自己今天不来,后果不敢想象。

    陆啸天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出来,怒不可遏。

    “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明明就是那个小妞看上了老子这一身的腱子肉,才故意给自己下了药,让我临幸他呢。”熊柏吐了一口血水,哈哈大笑。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