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这架打得还真好看
    次日清早,老七拖着炽鱼一边走,一边不住地抱怨着:“今天城主要来看你,你居然还赖床?我这保姆当得真是窝火,每天喂你吃奶也就算了,还负责叫你起床?”

    炽鱼想起小桐的话,若有所思地舔了舔牙齿。

    “嘿,还别说,你这牙还长得真是快。一饮血就长得蹭蹭的,再长段时间,怕得成年了。”老七瞄了一眼炽鱼,得意地笑道。

    城主还是懒洋洋地靠在那华丽的宝座上,这次他身边没有别人在。

    “你叫鱼儿是么?过来,让我看看。”城主招呼炽鱼过去。

    炽鱼忌惮着林煞的琴,规规矩矩地让他检查着牙齿,城主拍了拍炽鱼,似乎很满意:“嗯,不错,才几天就长了四颗牙。”

    炽鱼没有抬杠,只是尴尬地嘟囔道:“这副獠牙的模样,叫我还怎么出门……”

    “你怕什么?魔鬼城里头谁不是一口尖牙?”老七在一旁偷笑道:“这是好事儿!说明你长熟了。”

    炽鱼白了他一眼。

    “鱼儿殿下,给城主殿下看看你的翅膀。”林煞平静地说道。

    “嗯?你还有翅膀么?”城主略微有些惊喜地问道,见炽鱼跟上次见面不同,并未排斥他,他便多问了几句。

    炽鱼轻叹了口气:“要看就看吧,别老把我当猴儿似的。”

    炽鱼召出小鸦的翅膀,胡乱挥了挥。

    “竟然是纯白的羽翼,倒是很罕见。”城主轻抚了抚炽鱼的翅膀赞道:“这牙虽然长得迟,翅膀长得倒是不错。”

    “这是术法……”炽鱼解释道。

    城主显然并未理会她,只是自顾自地说着:“今天既然有兴致,就考考你。”城主看向林煞。林煞点了点头。

    “考什么?”炽鱼一脸茫然地问道。

    老七凑她耳边:“叫你跟林煞打架。”

    林煞看向了炽鱼。

    “啥?!”炽鱼见状一跳八丈远,赶紧对林煞叫道:“停停停!你别拉琴,怎么着都可以!”

    “我不用琴。”林煞略一皱眉。

    “鱼儿不是会召唤骨灵么?就让我看看。”城主说道,他看向林煞,嘱咐道:“稍微过过手,别伤着她了。”

    “明白。”林煞的语调仍然没什么起伏。

    炽鱼想起他的琴就有些发怵,忙叫道:“打架可以,说好了,不用琴的!”

    “自然。”林煞说道:“对付你,也用不着琴。”

    “嘿,还傲娇上了。”炽鱼嘟囔道。

    风老七知晓这人的手段,悄声对炽鱼说道:“他很强,你自己小心着。”

    炽鱼点点头。既然不能对未成年骨魔怎么样,呵呵,姐姐让你拉那破琴欺负我。炽鱼心下暗自盘算着。

    华丽的大厅里,老七走开了些。林煞径自走到大厅中央,回身对炽鱼一勾手指:“来。”

    “嘿,还挑衅?”炽鱼怒道。

    “我让你先。”林煞的脸上一片波澜不惊。

    “姐现在可长牙了!”炽鱼撸起袖子张牙舞爪地冲过去,张口就咬。

    “哎哟妈……”风老七一捂脸:“这架打得还真好看。”

    林煞稍一闪身,轻松躲过。

    “躲,我让你躲。”炽鱼嘴角一翘,几次鬼影已经看不清楚身形。林煞没料到炽鱼忽然身形变得如此诡异,只是本能地离她远了些。

    炽鱼几次鬼影,身形闪烁,已然不动声色地跃到林煞身后,一跳趴在了他身上,对着他的肩就是狠狠一口。

    林煞大叫一声,痛得脸都白了,一回头,炽鱼已经放开了他,使鬼影闪开了,正冲他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

    老七忍不住笑出声儿来:“我的老铁叻,居然被小崽子欺负了。”

    想来那林煞的实力在魔鬼城里数一数二的水准,从来没有这么窘迫过,一时间羞得满脸通红。

    城主瞄了一眼炽鱼,对林煞说道:“既然丫头认真了,你也稍微认真一点吧。”

    林煞手一抬,炽鱼立刻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他的手臂上逸出一缕淡淡的幽绿色灵力,那些灵力聚在一起,化成了人形的模样。

    炽鱼立刻闪远了些。

    “哟,幽灵都出来了。”老七手一抄,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只稍一眨眼的功夫,炽鱼身边就被绿色的幽灵围住了。他们的面容看不清楚,只能隐约看到幽绿色的骷髅模样。

    林煞显然没有想立刻攻击炽鱼,只是吓唬吓唬她,他右手上的灵力停滞在那里:“唤骨灵,否则后果自负。”

    炽鱼笑道:“不是不准伤着未成年骨魔么?”

    未等她说完,她忽然觉得身上一痛,那些幽灵擦身而过的地方裂开了数条血口子。

    “你?!”炽鱼怒道:“不是不伤着我么?”

    “是不准伤着,这点小伤,分分钟给你治好了。等于没伤着。”林煞说道,手只一挥,幽灵成群地涌向炽鱼。

    “哎,林煞你可忍着点儿手……”老七已经站直了,叫道。

    “你?!耍赖!”炽鱼使鬼影闪躲,幽灵却是越来越多。

    “不行了,骨灵就骨灵吧。”炽鱼眼瞳一红,浑身血气沸腾起来。近日里炽鱼时常都以血为食,不知不觉间血气充盛了许多。她这一召唤,竟然出现了近百只骨妖来,密密麻麻挡在她面前。

    “玩儿真的了?”林煞灵力一催,幽灵变得躁动起来,发出尖利的叫声冲向了骨妖。

    因这骨妖是炽鱼在驱使着,森森的白骨亦是沸腾起一身的血气。一时间血雾笼罩中的骨妖和阴森的幽灵杀成了一片,一片鬼哭狼嚎。

    “哎呀妈,这阵仗赶紧躲远点儿。”老七脸上笑着,身体却灵活地跃开了些。

    城主已经回到了那张精致的座椅上,一手扶着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场比试。他的身体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灵力,竟是一点儿都不惧怕幽灵和骨妖。

    “还有点儿意思。”城主笑道。

    炽鱼站在骨妖中间,雪魄一凝,先前被幽灵撕咬的血口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哦,还会治疗术……”城主坐了起来:“好了,就这样吧,别伤着她了。”

    林煞手一挥收了幽灵,灵力瞬间收敛了起来。

    炽鱼却有些异样,她的身体上血气沸腾着,一抬起头来,一双眼瞳赤红地燃炽着。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