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命运多舛
    千里冰封,冬雪万里,风刀霜剑,雪花飘临,雪虐风饕的千迹,大地间林寒涧肃。

    部景号寒啼饥,灾慌饥乱纷纷沸腾,雪泥鸿爪的土地,白雪掩埋了命逝不久的孩童,僵硬身躯露出嫩白小手。

    千迹大陆轩王朝,年号圣德,历元五零三年,奇迹再次临降冰天雪地,粉白装饰城墙,用白玉砌成的瓦片,千家万户房檐下烤火取暖,漫天飞雪连天铺下。

    旭日初,暖阳照耀万物,光辉扑洒在剑上,刃如秋霜寒光闪闪,醉里饮酒挥剑。

    “横纵镇?!”

    老头指着石牌,提个酒葫芦,似醉如痴颠颠倒倒,鸡鸭闹腾,犬形吠声。

    横纵镇,轩朝北方贫瘠之地,方圆十里土地人满人寰,大街小巷邻里和睦,横竖纵向都是一,低楼瓦房伫立而起。

    农牧民起早贪黑养家糊口,物资勉强饱暖温肚。家犬吠而回头,无拘无束的官兵,胆战心惊出巡,路不好走绕道而行,不敢招惹镇子北路的药材铺。药酒维持现状,良心好药低价高效,打通了横纵镇的小市场。

    祖训不可违,喜迎四方宾客,流浪无家可归者,到了镇子也足以活下去。

    朔风凛冽寒意来袭,万物世代交替,雪花飘落冰晶欲坠。冬眠困,哈欠连天,醉酒洒落,老头在镇上挥舞利剑,潇潇洒洒行游大街。

    极为寒冷的北风闯入小镇,不显眼的贫地,却住有百余户人口,依附在镇子苟且饱暖温肚。

    老头挨家挨户敲门试问镇上老小,如醉如梦迷糊问道,“你们的村在何方?!”

    野人家捂鼻解答,“出镇子往西行,有座小山,翻越而过就是拓憎山,沿着路顺上,顶上村子无名小卒。”

    山高坡陡峭壁横行,外人常年误认破村饥寒碌碌烙下些许饥苦,殊不知此村前古至今物资多娆,今年也没幸免于难。

    皎洁白毛大雪掩埋了本就不显眼的小村子,草房子新衣洁白无瑕,险峻地势让人胆战,冷风呼面结下冰源,手脚冰凉不利索,年迈老人冻在檐中,寻天泉佑小村。

    冰晶覆盖的小村中房屋崩塌,大破口子一眼望去天在眼中,如同井底之蛙,寄人檐下的接生婆,躺在床上的大肚妇人,花艳盆中缕缕热气,腾腾龙冲而上,化作人间的仙子飞升寒天。

    塌房外,冷风刮过破烂不堪的缸子,水流冻住,倒塌的草房,苦涩的雪,仿佛经历了一场,横跨大陆的殊死搏斗。

    雪深十年堆积,日夜兼程不漏空子,囤下的货终于抛光,老天挥洒雪花,拽住暖春,试图留下冻季延迟柔季。

    “呱呱呱……”

    迎接婴儿出头,诞下了稚嫩的新生命。

    村里老小冒着狂冷寒风,兜里水果表皮都沾满寒气,双手冻的颤抖,犀指红彤彤,险恶的地势不允许行走自如,稍不留神就被风卷下山谷……

    上山带回粮食难,下山寻找食物也难。

    村里一批接一群举步搬迁前往惜州太济小镇子,三十余家剩下五家,凄凉的村里暗淡无光,曾经热闹景象,男人养家糊口,打猎畅饮烈酒,女人整理村大小事,照顾孩子赡养老人。

    和谐一幕终归破碎,谩骂争吵不休。

    “丢弃他!不然村里永无宁日!”

    “不行,他才刚出生,天寒地冻的恶劣环境,与送死相仿!”

    一番争论不已,婴儿出生不足一炷香,臀部栩栩如生的黑龙印记,老人劝解早些丢弃。作为婴儿的父亲,何尝容易妥协,批判老辈们迷信思想,宁愿带婴儿下山,也不会抛弃谷底。

    老人拗不过,叹气无奈摆手,委婉道,“留下可以,别被官兵发现。”

    意在其中,黑龙代表暗,轩朝帝王象征明,黑龙暗夺圣龙,取帝王圣位,自立天下,做天下之主。

    历元五一七年春,春水初生冬雪褪去。

    我叫孤千徐,年满十五,励志当一名侠客,持一剑侠肝义胆,仗游江湖载酒行,救济天下行侠仗义。

    “千子,别偷懒了,衣服晾了。”

    “来了,娘别催了。”

    年满十六还差四季,度日如年,村里古老而神秘,规定男子年满十六小成年,女子十四小成年,小成年即可下山。小村里都知道,千子最期盼的就是学武历练,成一方强者,游侠世间,护一方平安,救济世人。

    千子的侠客心武者梦,永不会磨灭。

    清晨醒来练功,挑水背柴。

    午时放牛牧羊,石壁挥剑。

    傍晚小村坝子,切磋武艺。

    整日握着破书,修行残品。

    功夫负了有心人,千子好像歪门邪道修炼于一身,倒躺雪地,神色凝重唇角污黑,全身冷热摸索不定,幸亏邻家小女及时发现,呼唤救命,长辈们闻声赶来,搀扶背起千子前往山中,召集村里老小聚在禁境。

    禁境在村里后方,挨着山谷,山洞口里一年四季温暖干燥,好像被某种气流包裹。

    “该来的总会来,挡也挡不住,千子他爹,该放手了……”年迈老头无奈,喉嗓低沉沙哑。

    “不!千子他爹!你快想想法子!咱家千子还小,一定能救活的!”泪水在漂泊,打湿了嫩脸,女子哭诉挽救千子,她就是孤千徐的娘亲,端庄典雅,负责粗脏小活,眉眼弯弯带笑,手掌干燥枯纹,千子他爹勒涂山下寻的眷侣,横纵镇陈家大小姐,陈妮。

    陈家五代存居横纵镇子,祖辈捣鼓药材生意,享誉轩朝,大小也算有了名声。

    陈妮当初不顾家人反对,执意陪同勒涂上山居住,陈老太最疼爱的孙女,哪舍得便宜贫苦小伙,痛心软禁妮儿,让她在家待着。

    挥棒打下鸳鸯落水鸟,怀生孕不吃不喝囚禁在家,以泪洗面恳求放归,打骂行不通,打在陈妮身痛的是陈老太啊。

    三番五次巡看,妮儿不肯悔改反而痛恨自己,陈老太脸颊泪水止不住,苦口婆心叙不完。

    鸟在笼子郁闷死,归放自然从高飞。

    答应了妮儿请求,让她每年春季、冬季下山回来,添加衣物带些盘缠,品一下最爱的卦糕饼……热呼呼的,轻轻抿一口,入口酥脆香甜。

    “赫老……挽救一下千子吧,我勒涂跪下认错了。”勒涂毫无犹豫下跪磕头,请求赫老头子再次挽救千子的薄命。

    “赫爷爷,小草莓求您救救千子,您大人有大量肯定有办法的!”容貌乖巧且懂事,乱糟糟的衣物,干净的脸袋,一双期盼的眼神,村里长辈的开心果子,亲热唤她小草莓。

    “草莓啊……赫爷爷,无力回天法,乏术无救也。”赫老头深叹气,表示千子已经到了终点。

    话语落下,勒涂泪流满面笑容消失,男儿当自强,可是泪花涌在眼角,不由自主一泻而下。

    红着眼沮丧的脸,不忍童年玩伴命丧天泉,小草莓哭泣不成声,眼里铺满了泪水,求老辈们救下千子!哪怕只有一点点生机……

    当娘的坚强,内心的倔强破灭倒塌,抽泣哭喊老天处处留情不留人,昏迷不醒倒在地上。

    村里剩余四个年轻大男儿,看着千子长大,陪同他们一起捕杀猎物,今早商量计划制服野猪,现在却不省人事。

    勒涂跪在地上咆哮!把悲伤愤怒一吼发泄,无能为力挥拳砸地,渣血鲜淋淋,悲痛欲绝。

    正当沮丧离去之时,小草莓用衣袖擦拭泪珠,天真无邪说道,“带千子去陈家,药材浓厚能救千子!”

    本是天真一语,却成了转机,安顿好千子和妮儿,在村两哥们陪同下山,跪求陈老太原谅挽救孤千徐的薄命。

    春季临来已到,下山没了冬日的险峻,几柱香时间,加急赶往小镇子。

    大街小巷热热闹闹,茶楼铺间人满人流,神情愉悦自若,洋溢着春日容光,焕发满面。

    小镇子的王县令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小镇安危隐患知而不顾,欺压当地百姓挑逗农家女子。

    “站住!那!那三人!”王县令醉酒巡查,不顺眼喊住勒涂等人。

    “大人有何贵干?”

    “本县令喊你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那小的有事先告退了。”

    “什么东西!你就是个小人!”

    王县令破口指骂勒涂,示意钱财身外物,交出免灾除难。

    “小的身无分文。”哪有时间扯上关系,千子命不久矣,客气告别王县令,一跑了之。

    一路寻找中,来到一处府宅,三人不禁感叹,不愧是镇子有钱有势的陈家,府宅占地起码三里地,宏伟宽阔符合规范。

    阍人拦去路,将勒涂挡拒在府宅门口,“破烂一身,想进就进?”

    勒涂讨好阍者,缝缝补补袋子掏出银票子,“大人,我是陈老太孙女婿,通融一下……”

    “放他娘狗屁!陈家哪有穷酸样的孙女婿,老太出门了。”不屑一顾,轻蔑一笑,收下钱财轰走勒涂。

    府宅出入畅通,送柴火的伙计都不需检查,勒涂众人很是气愤,可惜敢怒不敢言,焦躁坐在门口附近空地等候,心情难以平复,三番五次前去跟阍者解释,认为三人无理取闹,神经错乱神智不清醒,拒之门外。

    五名阍人看守府宅,硬闯肯定行不通,时间长了也不行,无奈坐在地上,祈求陈老太早些时辰归来,千子病情恐怕恶劣了,若是再不寻药物。

    无力回天法,乏术无救也。

    听着阍人嘲讽,这年头钱都想疯了,居然说是陈家女婿,亲自上门的女婿,贫穷潦倒,衣着打扮破烂,编个理由都不会。

    马车缓缓驶来,停在陈家府宅口,勒涂匆忙起身查看,本以为陈老太回宅了,细嫩的小手掀开车帘,弹出个小脑袋,乌黑浓密披着散发,天真烂漫洋溢笑容,阍人称他为小少爷,名陈字体。

    “你们三人干啥的?”

    “回禀小少爷,小的勒涂,急事需拜见陈老太!”勒涂看见希望似的,急忙起身走去。

    “拜见祖母奶奶?”

    “你是陈老太孙子?!”

    “对啊,我叫陈体!”

    转了一圈瞄了一眼,个子高大模样,肯定会一打十个不落下风!思索片刻拉拢勒涂,当自己打手。

    “小少爷……恐怕不行,小的得在此等候陈老太,有事求助!”勒涂一边拒绝,一边说明原因。

    “等什么?奶奶在家啊,你们可以进去啊!”陈体天真烂漫的笑着。

    勒涂有些懵圈,低声下气说道,“门口管事的说不在……陈老太出去了……”

    陈体最恨吃里扒外的东西,当个看门的欺压到百姓头上,谎报消息该责罚!

    一顿责骂让那阍者收拾行李,自行离去陈家,永不录用!

    听事情重大,紧忙带着勒涂众人入府宅,前往陈老太院子。

    小湖清澈明朗,鱼虾嬉戏玩耍,亭子立在水中,观赏春燕叽喳,假山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小河流水潺潺,哗哗一流而下,大户人家仆人府宅游走,有规有矩有条有理。

    来到院子,传统古老建筑,令人瞩目,陈体推开房门,喊着:“奶奶,有人找您!”

    看见乖孙子又来了,喜悦脸情笑道,“体儿!奶奶可想你了!刚出去没受伤吧?”

    陈体摇头摆尾的神情,自信满满的说道,“没事的!体儿天不怕地不怕!”

    陈老太和蔼笑着,夸奖着陈体,“好!体儿天下第一!”

    陈体粘缠着,告知有三壮汉找陈老太,关乎命事,请求见一面。

    陈老太疑惑的问:“老头子不找,跑来求老太婆干啥?”

    “奶奶~体儿让他们来了,门外候着,您见一见吧。”陈体说着甜言蜜语,拖着陈老太衣物。

    陈老太点头答应,“好,让他们进来。”

    丫鬟出门迎接,由于在府宅待了半辈子,陪在陈老太的时间多,一眼认出勒涂,当年一别离,勒涂可是再也没踏进过陈家,不解有什么事,竟然亲自面见。

    “勒……涂……”十五余年已逝,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陈老太满脸皱纹更加浓重,枯瘦的手紧紧握着颗檀木珠子,从椅子上缓慢站起身子,扭动着小步子,丫鬟匆忙前去搀扶。

    “不孝孙女婿上门了,给奶奶请安!”勒涂双膝跪下磕头,陪同的两哥们捧辑行礼。

    “一请安就是十五年的光阴啊……老婆子命魂依在,难啊!”陈老太眼角泪水止不住的流下,一脸的欣慰看着勒涂,询问妮儿在哪。

    “什么!”陈老太听了勒涂所说,有些惊讶。

    “老太别动了火,小缇替你端茶递水。”丫鬟连忙缓解。

    陈老太不敢相信,站不稳脚东倒西歪,丫鬟劝说下了解详情。

    陈老太平和的问道,“你们诞生下了?”

    勒涂低下头说:“奶奶恕罪,没救逝去了当初都是借口。”

    “那老婆子的乖重孙叫什么名啊?”

    “孤千徐,孤由赫老头取,千象征千迹大陆,徐代表徐徐图之,小名千子,从小有颗强者梦。”

    陈老太念道,“好啊!千子,孤千徐……”

    时间可不会等人,耽搁不了太久,勒涂讲述说明意图,叙事告知真相。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