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扰了脏物断了腿
    为官八年落魄,所受的屈辱无人问津,庇护的百姓闭口都是夸奖,行动证明却无言沉默,最终确定了人心的宽敞,却没确定是否明亮。

    大街上祁隆被官兵扣押带走,不清楚的还以为是游街示众,百姓纷纷议论当初的都驹祁大官人。

    “都驹大官!不会犯了错事吧?!”

    “瞎说!祁大官不会的!肯定得罪了现任都驹……”

    “没法啊,谁让他当初管那群低等人,连累了自己悔在当初!”

    “那是好官!别张口闭口低等下等,不是祁隆当官整治!一片都是乌烟瘴气!”

    “谁让他这么做了?!之后我们被欺负惨了!他做的事最后还让我们承担!”

    “道不同,不相为谋!”

    街道的百姓争吵不休,拥戴祁隆少之又少,批判祁隆的屈指可数,明真相看破事理的寡言少语。

    “我命由我不由天!”无奈仰头望天空,祁隆强颜欢笑,缝隙眼摆头,笑着失落没了情。也许是错了,来错了地没留下好的,拖累了自己也连累了大家,些许是对的,可惜在黑夜中搏斗,没一丝耀眼的希望。

    懦弱下去靠他人庇护,都会支持赞同,恩人没落再遭到成倍欺辱,终会落井下石。

    陈老狗笑着说:“祁大官人,看到了吧,这些就是为你无私奉献的子民!”

    “罢了,放了这几个兄弟,我随你去衙门。”祁隆仰天长叹,不能再连累他们了。

    陈老狗点头抱拳,“死到临头还担心别人,陈修佩服。”

    祁隆礼貌的回答,“陈士青言重了。”

    再也不会拖累了,祁隆看几个大汉刚才帮了自己,也算人情世故。

    陈修可是出了名狗,岂能尽如人意把羊放跑,油腔滑调披着羊皮扮演狼,可惜尾巴竖不下去,文不对题不搭理祁隆,当着面跟官兵勾结陷害祁隆。

    官署为衙门 ,政权机构的办事场所,宽敞明亮些许,内圈第二的正义不灭,祁隆也挺怀念当初为官,公正、公平之道。

    【大公无私】

    神圣的裁决之地,牌子高挂官厅,耀眼夺目,可大公无私四个字,早被现任都驹毁了,靠关系爬的楼梯,的确快。

    现任的刘都驹,欣喜万分的说:“哟!上任都驹祁大官人?!”

    “你是……现任都驹刘大人!?”

    “祁大官人有空来此地转转?回忆一下?!”

    祁隆低下头说道,“希望你是好官。”

    前任都驹与现任都驹,聊天带着讽刺,两人不欢而散,刘都驹确实大,臃肿的身材胖的没颈,官服官府披在身上坐在家中,大事上堂开庭审判,小事一语定乾坤。

    刘都驹神情严肃,理直气壮的语气说道,“看你几时完!今日由本驹亲自断定好坏,开庭带犯人!”

    “刘大人,犯人到了。”陈老狗凑热闹直接入官厅,带着祁隆等人上前,跟回到家似的,无拘无束聊天,由此可见小人勾结百姓不幸!

    刘都驹站起身问:“你是何人?”

    祁隆跪在地上,抬头回话,“草民祁隆,外圈第五的农夫。”

    “你放狗屁!”好好的审问,陈老狗跑来插一脚,对祁隆大声指骂。

    “草民不敢。”

    陈老狗变本加厉,疑惑的问:“你不是都驹?!你有何不敢!”

    祁隆没理会陈老狗,抬头看着刘都驹,低言说道,“还望都驹明查,别听了狗屁话语。”

    在陈老狗看来,这就是**裸的挑衅,陈修老狗瞬间愤怒洒气,甚至无视官场动手踢人,刘都驹不但不阻拦,还辱骂祁隆,神情严肃内心愉悦,在官厅仗着官职,狐假虎威。

    陈老狗和刘都驹一唱一和小人得志,抓到手的把柄,不可能轻易丢了,恐吓威压,笑里藏刀,诡计多端。

    陈老狗一声厉吼,“祁隆你可认罪!”

    祁隆笑了笑,“草民何罪之有?!”

    “嘴壳子硬,冥顽不顾!夹刑伺候!”

    官兵取来刑具,按住祁隆,绑住四肢,五指上夹刑,痛苦哀嚎。

    “刘狗官!陈老狗!不得好死!你们会遭到报应!”祁隆痛苦欲绝,痛骂二人。

    “对!狗官当道民不聊生!”围观百姓怒斥狗官,被拦在外面眼睁睁看着,本以为无事,陈老狗叫官兵捉出带头吼的,说什么扰乱秩序,立法扣押三天。

    百姓们敢怒不敢言,斗不过官兵。

    随同的几大汉也被关押,手脚刑具扣住,官兵用鞭刑大打出手,自身难保出手也救不下祁隆,痛骂声引人围观。

    “咦!没王法了?!”醉醺醺的老头挤了进来,慈眉善目鹤发童颜,中等的个头,浅黑的脏衣,带个深黑鬼头面具,好像有个小年轻的男子紧随跟着,一嘴酒味弥漫,身体灵活闯入官厅,鼠目寸光试图阻拦。

    陈老狗拦住老头,大声问道,“你是何人!敢在衙门闹事!”

    “咦……眼前模糊不清,有条狗!”

    “媽的!敢骂我,捉住这老头!”

    陈老狗官真大啊,踩在刘都驹上方了,命令官兵捉拿老头,拿手中扇子敲打老头脑袋,准备解下绳子,摘下面具看真容。

    “住手!”

    “又是谁啊!”

    陈老狗仔细观摩,有个青年男子走来,浅白龙纹面具挂脸上,年龄不大二十出头,嫩白肤色洁白衣物,英姿飒爽,腰间玉佩突出,一条玉凰图腾,另一面遮拦看不清。

    陈老狗低声下气问道,“你是哪家公子?!”

    “我都不是。”

    “你不是来凑什么热闹。”

    “我乐意。”

    眼前男子肯定大户人家的公子,不敢轻易妄动,字斟句酌询问他身世不言,开口却有理。

    祁隆蔑视一笑,“呵!陈老狗也会怕?!”

    “媽的!给我打断他左腿!牢房关他五天!”陈老狗把不服的气洒在祁隆腿上,怃然也被官兵拦住,浒淅醉酒不醒,擒拿在地晕晕沉沉。

    “啊!!!”祁隆苦不堪言,大声喊着,不留情分,举起棒狠打,清脆响声痛苦不堪入目,血肉模糊不清,渣血鲜淋淋。

    教书育人的老先生赶来,怕出意外带着祁隆女儿,步履蹒跚腿脚不方便挤进人群。祁隆的女儿碰巧看见,失声恐惧痛哭,抽泣冲去营救,老先生怕她落入虎口,拦住抱在怀中。祁桔痛恨那些人,掐着老先生手臂,隔着衣物也疼,老先生沉默寡言,承受小小的痛,只要别被陈老狗发现就好。

    “让一让!”官厅外面的腔调浓厚,又有官兵来了,刘都驹仔细一打量,正是新上任的重地将领,杨政主将,负责乐都出入次序,小人背地简单唤他为看门狗。

    杨政在乐都论官也是大人物,可惜刚上任的新官,没人待见,少之又少的才结交他。漆黑的魅影暗淡灯火也是罪孽。

    浒淅圣医同徒弟怃然乐都游玩,当今圣上的红人,图王朱邦亲自领命派人送达,吩咐杨政接待,一定要照顾周全,且不可暴露二人身份。轩朝王都平隆,一路护送到乐都,玩乐两月再迎回,怃然听说是欢乐大都,乐趣颇多,也是期盼已久。

    杨政刚陪同怃然小先生看衣饰,一转眼就没了,一路上询问在衙门碰见,看那正是落榜书生,陈修,都说人面兽心。要是二人在此出了事,自己九族的命都赔不起。

    杨政来到怃然身旁,单膝下跪说道,“小先生!可让小的好找啊!”

    怃然叹气的说:“没事,就是些许不满。”

    看见是杨主将亲自来了,陈老狗呵斥官兵下手没轻重,都晕了还打。堂堂一个主将,屈尊年轻人之下,莫非有隐情,陈老狗和刘都驹走上前问事,装无辜瞎狡辩,错的全对方,对的都是自己,颠倒黑白。

    怃然实在看不下去了,独自拉走杨政,叙说事情大致经过。

    杨政低言细语小声的说:“那我立刻派人来。”

    怃然摇头,“不可,把无辜的人带走。”

    杨政不解为何不一锅端了贼人,怃然可不想害了杨主将,刚上任哪里来的资本,就算除草就得引蛇出洞,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刘都驹,人我需带走。”

    “杨主将蛮横无理?!”

    “人带走可以不追究。”

    “…………”

    语气明显不好,陈老狗和刘都驹都一根绳上的蚂蚱,进退两难,二人悄悄窃窃私语。可以不放祁隆,区区主将不必在意,可让他俯首称臣的年轻人,身世背景压根没底,若事传大了吃不了兜着走,放了又不追究责任,反正教训完了断了腿,冷暖卖了大人情。

    同意杨政带走祁隆等人,陈老狗热情洋溢笑容,搀扶昏睡的祁隆。

    “不醒啊,不如……”

    祁隆一阵惨叫——

    真的人如其名,陈老狗用脚踩被打断的左腿,强行唤醒祁隆,杨政捏紧拳头,被怃然劝回。

    看着祁隆狼狈的样子,陈修像极了条老狗,摇着尾巴,笑容灿烂捧腹大笑。

    怕生变,让杨政在官厅,看着剩下人释放再会合,给钱财叫来两伙计背祁隆和醉酒师傅。

    老先生看怃然众人可托付,尾随紧跟着,看离开了陈老狗视线,喊停众人,把他女儿祁桔喊来,老态龙钟介绍自我,精神矍铄老而强健不失风采,告知学子身份,并让众人带祁桔一路。

    怃然欣然答应下来,准备去往医馆救治,却嫌弃不救,说伤势严重救不了。一时间不开窍,接骨师傅拿手,怃然重金扔出,买下了医馆,暂停服务。

    “咦!放下他!”

    “师傅……你刚才又掉链子了。”

    一盆温水替师傅擦脸,酒劲消失了,关键时刻挺靠谱。

    轻摸细看,骨折严重接不了,血流不止,防止感染,唯有截肢保住命。

    “不!不行!”祁隆昏迷状态反对,意志力真强大,都不成样了,还能反抗,身残志不残。

    浒圣医之名果然名不虚传,腿是保住了,可也烙下病根,行动艰难困苦,全家脊梁柱可能得换人了。医馆舍去归还,说有缘自会相见,在祁桔指引下回到温馨小家,女子在家门口坐着等待,姿颜很迷人,独特个性越看越美,稍不留神魂都没了。

    怃然始终不明白,都说乐都是圣地,眼见不一定为实,变的是一个乐都,还是一个人,或者只是些许,圣地脏了何时才会圣洁如玉。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