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贵客令牌
    壹趣在轩王朝,贸易额只属于中端,但其名号分布均匀,天旭国和坛元帝国都能见其身影,背景神秘无从得知,片面清楚属于一个世家,世家究竟是谁,一概不知。

    在千迹大陆家喻户晓,百姓敬畏着它,能垄断三大势,绝不可能属于中端。在圣地的领域,都可见到壹趣,暗中管辖圣地,地方官亲自讨好它,名门世家一掷千金与它的合作,皇室望族在壹趣,用钱满不在乎,一花就是一大笔。

    壹趣也成了世人眼中的奢侈,手持一枚翠玉雕刻出的鲤鱼,那架势,丝毫不输任何家族,此翠玉象征了鲤鱼跃龙门,年年好运连连,得此玉者,非富即贵。

    零五厢房里,伙计花言巧语讲解,众人听了对其充满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翠玉,能让世人如何渴求。

    咚——

    隔壁零六厢房,一声巨响,有个年轻人踢开了房门,骂骂咧咧破口大骂,旁有人不断劝解,依稀可辨,此年轻人无理取闹。

    “贵人们,小的出去看看。”伙计臀位离开凳,慌忙出去一探究竟。

    零六厢房,正是伙计先给怃然等人安排的,孤千徐听着不对劲,目光看向怃然,疑惑的语气说道:“怃然哥,隔壁不是我们的吗?”

    “不碍事,我出去一下。”

    订厢房时,其他厢房已经满了,现在有人闹事,怕生变故,怃然转身出门。

    孤千徐放下怀中抱着的银黑狐,转交给浒淅照看,跟着怃然出门,言张闲不住,也一同前往。

    出房门,一阵脏言杂语环绕伍层,年轻人带着妙龄女子,执意入住零六厢房,扬言拆了墨琼客栈。嘈杂声一片,引出伍层顾客,疾言利语让客栈自行解决,别扰了清闲。

    管事呵斥伙计,让他赶快安排,伙计支支吾吾半天,不敢得罪怃然等人,附耳低言跟管事说,有贵人在此地,购下三间厢房,背景身份高不可攀。

    管事的两面为难,掌柜有事,出门去了壹趣,现在得罪谁都不行,也不清楚眼前年轻人的靠山,愁眉苦眼问如何是好。

    “好你妈个胎!你的大爷就是我,管他谁预定的,老子今天必须拎包入住。”年轻人暴躁痛骂管事,挽着女子,嘟着嘴亲吻。

    怃然笑着来到管事面前,言张背着孤千徐跟在身后,伙计一看,有贵人相助,急忙跟管事的说,此人正是那贵人。

    “公子,你看……”

    管事手搭手,见怃然,胡子刮净留下轨迹,笑着有两酒窝,端庄的容颜,白衣服饰像个书生,宛如天上仙。

    管事伸出双手,怃然笑着握手,目光看向厢房里,那年轻人坐在凳上,妙龄女子坐在他腿上。轻轻剥开,吸吮一口,软绵绵的,年轻人笑嘻嘻的说,“葡萄真的漂亮。”

    “霸占此房,不合规矩。”

    怃然踏门槛,入厢房,管事的匆忙领路,向年轻人解释,购买者押金交了,两日内属他,若有不满,请咨询掌柜。

    “你算个屁,外地来的不懂规矩?麻溜的,厢房给爷腾出来,事后再还你。”年轻人目中无人,恶声恶气没好意。

    “良人,别和乡巴佬计较。”坐在年轻人腿上的妙龄女子冷哼一声。

    “倒也行,恐怕你用了,就没人居住。”

    “什么话,信不信你出不去平京!”年轻人捏紧拳头砸向桌子,怒目直视。

    “嘴中无老虎,空口无凭。”怃然冷笑,问何人借他的胆。

    言张在门口,放下孤千徐,握紧拳头冲入,被怃然劝退。

    年轻人推开妙龄女子,指着怃然说:“你给爷听好了,城北的白家主,我亲母的亲哥!”

    “那你叫什么。”

    “切,爷爷叫白卯!你个狗东西。”

    “可惜浮不起水。”

    怃然笑着掏出木牌,问白卯可识得,管事的低头仔细看了一眼,慢吞吞的说出,“白家的贵客令牌,上等贵宾才可拥有!”

    在白家,贵客令牌可谓屈指可数,持令牌者,白家奉其为贵宾,万万不可得罪,若有违令者,驱出白家。

    怃然全然不知木牌的重要,单单以为,拜访时可凭令牌入白家,从管事口中听出,此令牌重中之重。

    “…………”

    “良人,一块破牌子,怕它什么。”

    面对女子柔情蜜意,白卯哑口无言,明白惹到了贵客,若得罪,母亲也帮不了自己,祖辈立的规矩,谁也不可撼动。

    啪——

    白卯一巴掌打在女子嫩脸上,骂她不识抬举,白家贵客牌,翻寻整个轩王朝,也共十八个。

    “万一……他那破牌假的呢!”女子捂着脸哭诉,矛头指向牌子。

    白卯好像被花言巧语打动,万一持假的,丢了自己的面子,好言好语问怃然:“一看先生,文学才华惊人,斗胆问一问,尊姓……”

    怃然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无名小卒,怃氏。”

    怃氏的名号,响彻半个千迹,担任文官之首的职务,为轩王朝立下汗马功劳。历元一五二年,一场秋雨时节,怃氏第二十三代族长到平京城落脚,白家第六代家主白惕信,喜闻乐见亲自带礼拜访,曾将第一块黄金贵客令牌,赠予怃氏,给予最高的荣华,那枚令牌,成了怃氏与白家友谊的象征。

    此事在平京城,可谓人人皆知,白卯小时候常听母亲提及。怃氏下一任传人怃然,圣龙亲自赠壁玉河雎,年纪轻轻有如此作为,实属罕见。如今怃氏的人亲自到此地,不论族中地位如何,加上贵客令牌,都算贵客,非鼠辈可得罪。

    管事的慌忙行礼,“草民刘山,有幸见怃氏族人,实属万幸!”

    “小的白卯,贵客在上,怃氏荣光!”白卯跪在地上,刚才鲁莽行事,得罪了贵客,估计没好果子享用。

    伙计惊讶看着,慌忙下跪,怃然将其拦住,让众人不必多礼。

    妙龄女子神情呆滞,唱腔哭着说,“先生啊!小女无依无靠,无意冒犯啊!都怪他,不然也不会扰了清闲啊!”

    女子矛头指向白卯,哭着抽泣,谈上有六十老母,下有十一亲儿,躲债三年有余,白卯贪图享乐,色性让她从了。

    白卯破口大骂,忙着向怃然解释,说女子先勾搭他,女子哭哭啼啼的争论,告白卯玷污了贞洁。

    打打闹闹折腾半天,怃然准备回房,告诉白卯,拍卖结束的吉日,亲自拜访贵家,请他转告三公子白佗。

    “小的一定照办,不会再扰了先生兴致!”白卯赔礼,告别怃然,撵着女子出门下楼,离开墨琼客栈。

    怃然让伙计收拾一下,喊言张将马车上的物品,搬去零六厢房,怃然蹲下背着孤千徐,带他回零五厢房,却被管事的喊住,态度诚恳,好像有事询问。

    “管事的,有什么事吗?”

    “有一事问先生……”

    “但说无妨。”

    “先生可是怃然?!”

    “…………”

    怃然清楚,管事的在猜测,笑着摇头,片刻后,带孤千徐回到零五厢房。

    浒淅一看怃然和千子回来了,问那厮没动手吧,此时,言张刚巧听见,刹住脚站在房门外,拍着胸脯说,“浒老,有俺在,谁能伤害他俩!”

    “莽夫一样,去练你的石头门。”赫老头笑着指责。

    言张入厢房,凑在桌前,问磬门到底是什么,江湖为何物。言张沏茶倒水,求赫老头接着讲,上次的传说没聊完,现在都闲着没事,不如续上。

    “那,罢了,故事从神古时期说起,道古……”赫老头慢条斯理讲着。

    道古曾猜测,神古为中间点,它的八个方向,有与人间相同的世界,有些各自的名称,由神古的七重管束,每个世界有一个主宰者,例如人间的圣龙。世人常幻想的仙界,也是神古的分支。

    在人间埋藏着修仙者,简称为世人耳熟能详的侠客。侠客的世界唤作江湖,常年打斗争第一,那里的江湖,凡人完全了解不到,片面得知,制度由潭夔而定,信奉武侠精神,诚信者才可登仙界,智勇者可入神古。

    江湖夜雨十年灯,绵绵细雨千年行,前行的路上危机四伏,惩奸除恶弘扬正气,独行万里的江山,救济数不胜数的世人。

    所谓的江湖,就是行侠仗义,不残害生灵,不欺弱者,不弃同党。侠客有个共同目标,不断提升实力,挑战不可能的事物,悟出意,入仙界。

    侠客一般不出现世人眼前,独自行动或多人办事,世人嘲笑侠客却又依赖侠客。

    至于为何相信神仙,每个侠客都清楚,有的奇观并非偶然,一同修行的同党,在有生之年步入仙界,销声匿迹于世。

    江湖的制度严格,略带一丝神秘,有一本书,侠客称它为《玄录》。一门玄薄,记录了江湖修仙者的高低等级,由万神宗保管,成为修仙者才可入江湖,领往万神山,一滴精血流向金闪闪的系柱,方可测出自身的系力,每隔一年测试一次。

    系力等级分为,低等灵系–银牌(出拳拥有两百市斤!),中等地系–金牌(出拳拥有一千市斤!),高等天系–玉牌(出拳拥有五千市斤!)。

    测试结束,万神宗颁发牌子,将姓名即等级写入《玄录》。牌子套在左手,只有修仙者才可看见,赐玄眼,一眼看出彼此等级。

    入万神宗的那一刻,则为侠客,测不出系力者,抹掉记忆回到现实中,顺利成了侠客,则保守与此有关的秘密,若有违背者,人魂灰飞烟灭……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