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大摆宴席庆祝
    一阵子后,马车缓缓到达镇上,百姓扛着锄头在田坎耕种,整个横纵镇春装盛行,闲游在街上的王县令,东张西望在预谋着什么。

    一看见马车,王县令大声喊道,“陈家的啊,下次慢点。”

    “谢王县令提醒,下回注意!”马夫策马扬鞭加快速度。

    “还敢有下次,等着没吧!”王县令刚骂完,两手若无其事揣兜里,悠闲自得走在大街上。

    吁——

    马车到达陈家府前,门口的阍者急忙抬头挺胸,有辆大户人家的马车,仔细一看,原来是陈家的。

    孤千徐站在陈家大门前,环顾四周,看着陌生的新家,迟迟不肯进去。

    勒涂抱着行李喊道,“走啊,你娘还等着你呢。”

    孤千徐脸色不太好,低声说道,“我……想回村子。”

    言张走到孤千徐身旁,单膝跪在地上,拍着孤千徐肩膀笑道,“咋回事,这里比村子好多了,俺都羡慕你了。”

    怃然也笑着说:“没事的,四海皆可为家,你别忘了约定哦。”

    看得出孤千徐不太情愿,脑袋像是被大山压住,脚上仿佛有千斤的巨石,步履艰难跨进陈家,冷冷的目光看着宅内,不言不语跟着勒涂。

    孤千徐平安无事刚回到家的消息,瞬间就传遍整个横纵镇。陈妮激动万分,匆匆忙忙的出门,去往陈老太住处,还在镇上喝茶的陈老太爷,听茶楼的客人议论着,不久前,圣医的徒弟怃然救治了一名少年,现在是陈家的少爷,刚刚回镇,都平安回来了,陈老太爷丢下茶钱就跑。

    马车里大包小包的行礼,全都交给陈家的老管家,勒涂等人结伴而行,都来到陈老太院子,跟陈老太报个平安。

    “回来了啊!”陈老太在院里,给花草浇着水。

    “都回来了。”勒涂跪在地上,轻轻磕下头,感谢陈老太大恩。

    “快起来啊,有什么大恩,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陈老太慢步前去扶起勒涂。

    勒涂起身说道,“千子,快喊一声太姥。”

    “太姥好。”

    孤千徐小声喊着,陈老太一脸的欣慰,笑着合不拢嘴,“唉!乖重孙子啊,今后我们一家就团聚了!”

    怃然笑着说:“是啊,一家团聚,其乐融融啊。”

    路途遥远,众人有些疲倦,陈老太喊来小缇那丫鬟,让她去后厨找管事的,炖些补药汤,给他们补一补身体。

    邱枝碰巧在来陈老太院子的小路上,遇见焦急慌乱的陈妮,邱枝一眼就能猜到,因为孤千徐回来了,但不知道具体有没有事。邱枝轻声呵护着陈妮,让她别慌,随后,慢慢带着她来到院子,二人看见孤千徐生龙活虎的样子,都松了一口气,连忙上前感谢怃然的大恩大德。

    “邱夫人,言重了,分内之事,主要千子的福好,怎么可能有事。”怃然可受不起跪拜,笑着说是举手之劳。

    邱枝轻声细语的说:“先生从今以后,就是陈家的恩人,陈家能帮的一定帮,陈家不能帮的,想办法也得帮。”

    怃然点头会意的说道,“邱夫人的好意,在下铭记于心。”

    陈妮见到孤千徐,两角的泪花,热滚滚的一泻而下,抱着孤千徐,一脸欣慰的笑着。随后,陈词手中拿着本书来到院子,表示早就帮孤千徐问了彭家武馆,可以去武馆学些武功,身后的陈老太爷抓着一只鸡,陈词逮着一只兔,说是让孤千徐好好补补身体,才有力气练武。

    今日的孤千徐举止有些反常,先前进陈家,看得出他的神情并不太愉快,现在却笑着依次答谢送礼人。不一会儿的时间,孤千徐转身走进陈老太房内,看着墙壁上挂着的画,陷入沉思。

    一幅魅力十足的人物画像,前面站着的是一个花绿服饰的中年女子,盘着乌黑长发,脸色露出喜悦,眉眼弯弯带笑,右眼留有一颗小痣,高贵冷艳的独特气质,使人见此茶饭不思,夜不能寐。身后站着一个少女,披着秀丽散发,一身薄纱桃红装,脸上涂抹淡妆颜,让人看上一眼,就能对其欲罢不能。

    “好美的女子,敢问是否存在。”怃然感叹着,不断的夸赞墙上的画。

    陈老太和蔼可亲的笑着说:“镇东的夏骑,前不久刚送给我的,说是什么孝敬,画叫仙图乐,花里胡哨的,千子如果喜欢就拿去吧,老太婆可不喜欢。”

    此画有种勾人魂魄的魅力,年轻气盛的男子,一眼即可被画吸引,日夜沉迷其中。授剑人告诉孤千徐,仙图乐并非仙界之物,乃魔族的摄魂术法,能迷住阳气浓厚之人,不断散发花香的魅力,日夜兼程不停,直至吸完看画人的阳气,为自己所用,邪门歪道之术。授剑人也有些疑惑,这画在魔族好好的,怎么落至人间,莫非有魔物偷渡到千迹,恐怕事情有蹊跷,需严谨清查。授剑人坐立不安,叹气有契约在身,暂时不能离开,只能让孤千徐把画收下,从中顺藤摸瓜,找出幕后推手。

    孤千徐转身对陈老太说道,“太姥,我想要这幅画。”

    “哎,你这小子,哪有张口就要的。”勒涂连忙摆手表示不行,说小孩不懂事,坏了和气。

    “你做大人的,小孩都说要了,一家人还那么多礼,尽管拿去吧,丢了又可惜,老太婆整天看着那画都嫌烦,小缇啊,快去取下来。”陈老太指责了几句,让丫鬟取下墙上的画。

    “没事的,千子都不小了,谁还没有个不想要啊,死要面子活受罪啊。”赫老头劝说着,习惯性指着浒淅,才晃过神来,浒淅在乐都下了车,让怃然陪同孤千徐回横纵镇,还让怃然一个月后,带孤千徐到乐都会合,让孤千徐见见世面,教他些医术。赫老头尴尬的笑嘲自己年龄大了,又不重用了。

    “浒圣医教千子医术?!”陈老太爷惊讶万分,简直不敢相信。

    怃然上前解释,笑着说道,“对的,师傅发现千子也爱学医,是个可树之才,他老人家惜才如命,决定培养一下,到时候,千子也多一门学问在身。”

    “那,真是太感谢了!这可是做梦都不敢想啊,千子竟能得到浒圣医的器重,陈家终于可以明目张胆的拍胸膛,大声告诉天泉的祖宗们,陈家有人能光宗耀祖了啊!”陈老太过于激动,说着说着,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陈老太言重了,千子此生可能本就不平凡,能遇到他,才是我和师傅的荣幸。”怃然明事理,心里很清楚,一路上的奇遇,都围绕孤千徐展开,对玄学的真假,也渐渐在纠正。

    “大喜之日啊,报喜又没报忧,你别愁眉苦脸的,老子自掏腰包,盛宴庆祝!”陈老太爷的安慰话语,用陈老太的话说,有些奇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陈词小声说道,“爹,您自掏腰包,那不是得我出钱吗?”

    陈老太爷理直气壮的说着:“那不然呢,你以为老子真要出钱啊。”

    “是是是,盛宴您来安排,钱财我来补上。”陈词点头哈腰称是,话刚说完,又小声嘀咕,常言都说儿坑爹,现在咋成了爹坑儿。

    陈老太爷扶着树,摸着胸口气吁短叹的说道,“你这逆子,是要气死为父啊!”

    身旁的言张吓得不轻,慌忙前去搀扶,勒涂也急忙前去,让怃然快来看看,陈老太爷有没有事。

    陈老太一看就知道是装的,低头一声咳嗽,平和的说:“别装了,都不像了,快去安排。”

    “不,是真的,胸口疼。”陈老太爷刚说完,神情显得痛苦,剧烈的咳嗽起来,无精打采的样子,软绵绵的坐在地上。

    这可吓坏了陈老太,急忙让小缇那丫鬟扶着,脚步急促走到陈老太爷身旁,年龄大了,才几步路下来,就累的说不行。

    陈老太气喘吁吁的问着:“这老头还有救吧。”

    怃然迟疑了一会儿,笑着说道:“陈老太爷……压根就没有事。”

    “该死的,小缇!快去拿棍子,把这老头打出事!”陈老太一听没事,火冒三丈,顺手折断树枝,陈老太爷见状不对,起身就跑。

    “死老头!你给我站住,必须把你打残,勒涂啊,快,快去抓住他!”陈老太一边追着,一边喊着,说要是逮到陈老太爷,直接上手就是一顿打。

    二老在院子里追打,其余人看着两人打闹,只能笑着,完全不敢掺和,帮了陈老太,就会得罪老太爷。追了一会儿,陈老太体力不支,跑不动了,嘴上说饶过了陈老太爷,心里还愤愤不平,自言自语嘀咕着,恨不得把陈老太爷抓住,再往死里打一顿,不然天天都不老实。

    一个月后的午时,赫老头选的良辰吉日,陈家重金大摆宴席,邀请四面八方的亲朋好友,整个宅子人山人海,川流不息的客人,手里拿着薄礼,堵在拥挤的大门口,前来祝贺陈家新出的少爷。

    走进大门,里面的桌凳摆放整齐,奢华有内涵的装饰,令来往客人羡慕,一个劲的讨论,陈家算不上大家族,可在药材市场的威望,恐怕红得发紫,足以有一席之地,要不了很长的时间,陈家被列为大家族指日可待,在此之前,需与陈家友好相处,想尽办法讨好陈家才行,多少会有个照应。

    人群焦躁起来,目光看着彭家武馆的馆主,身高八尺多的彭余,也腾出时间前来贺喜,果然能让陈家主亲自接见的,那肯定都是知名人物,小到在横纵镇,大到整个轩王朝,都有一定的地位。

    突然间,氛围热闹起来,鼓乐纷纷齐鸣,铜鼓的声音喧天,柔弱女子载歌载舞。客人有说有笑,脸上洋溢着喜气,观赏陈家的美景,假山上的溪水长流,池塘里的鱼儿嬉闹,一个紧接着一个,蹦跳在客人眼前,如同鲤鱼跃龙门,发大财的征兆,纷纷争着前去,低下头默默许愿,陈家可谓一片花天锦地。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