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两耳听闻犬吠声
    老乞丐无奈说着:“实不相瞒,我乃仙界的仙尊,一日本无事,觉得不能无所事事,于是闭关修炼,不料天火从天而降,说来惭愧,我不幸陨落,留魂魄在空中,天光突现金光,灵魂瞬间到人间,夺取拥有星识海却没修为的老乞丐。”

    “最落败的仙尊,真可说成大不幸。”瓦拉戈说完之后憋不住大笑。

    秦翌疑惑的问:“仙尊是什么……”

    瓦拉戈揉眼说着:“在阳界只有三种至高无上的尊称,修为实力踏入仙行,拥有神茫仙体且能自创独门绝技,即可被称仙尊,仅次于神行修为的帝尊。古老的仙界还有六位统治者称神尊,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和地位实权,在阳界能封尊位,足以让众多修行者望尘莫及。”

    “在阳界能有尊位,别计较仙尊现在的水平,再不堪也有大价值可图,比如独门绝技,修炼的功法,炼制丹药的捷径,毫不夸张的说,仙尊任抛一本出来,都能说成非同凡响。”瓦拉戈说完瞬间兴奋,让老乞丐交出毕生所学。

    “趁火打劫啊,你们两个比狗阿黑还狗!”老乞丐拼命反抗,坚决不肯妥协。

    时间一分一秒流动,秦翌和瓦拉戈二人未归,此时的孤千徐在茶楼坐立不安,生怕出现什么变故,万一老乞丐一身的宝物深藏不肯漏出,被二人强行逼供,宝物岂不是就会被私吞。

    孤千徐越想越不对劲,摇头晃脑不答应,见小草莓喜欢听茶楼老头将故事,刚准备悄悄离开,被小草莓捏着耳朵,死活不肯松手。

    小草莓生气的说:“又要跑,你去哪啊。”

    小草莓轻轻掐着手臂,孤千徐大惊小怪喊着:“哎,疼啊,你轻点,我去帮他们……”

    “哼,他们那么厉害,你别去捣乱了,你答应我的,教我很厉害的武功。”小草莓嘟着嘴冷哼。

    孤千徐无所畏惧的说道,“不行,我要去救他们!”

    小草莓低言说着:“你不见了,等会谁能保护我。”

    孤千徐点头说着:“行行,三个月后我教,你先松开。”

    小草莓松开手,笑着说:“拉钩,不许骗我。”

    “先不慌,我去去就回!”孤千徐兴奋跑出去。

    孤千徐一个劲的跑,完全没烂前方,猛的一下撞倒红衣少女,孤千徐幸好刹住脚,不然就扑到红衣少女身上了,绿衣的丫鬟跪地扶起红衣少女,不断低头指责自己疏忽大意。

    身旁蓝衣装的下人,不耐烦的推开孤千徐,直接大声吼着:“你他妈的个混蛋,小姐的衣服都被撕烂了。”

    孤千徐看着下人和丫鬟,穿的衣物都比自己好,身份地位肯定也不凡,初次相识不必结仇,孤千徐连忙道歉,“实属抱歉,我来赔她的衣服。”

    蓝衣装的下人得寸进尺,大声喊道,“你他妈的智障吧,快点跪下认错。”

    小草莓急忙跑去,整理着红衣女子的衣物,口中礼貌的说着:“那个对不起啊,他太鲁莽了,你别生气。”

    “不会跪地磕头,你教我可好?”

    蓝衣下人非得让孤千徐下跪磕头,面对三番两次的挑衅,孤千徐彻底被激怒,毫不犹豫拉回小草莓,让她站好别动。

    蓝衣下人一脸得意的说着:“教你妈个巴掌脸,我家小姐深受老爷爱戴……”

    孤千徐笑着说:“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莫非你家老爷会把丢的骨头,悄悄用碗装好,明目张胆给你留着。”

    红衣少女有些害羞,红着脸听着争吵,孤千徐和蓝衣下人一个劲的争论,引来周围百姓观看。

    蓝衣下人瞬间爆发,脾气暴躁的吼着:“你这是什么态度!”

    孤千徐口舌干燥,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着:“我好言好语跟她赔不对,你却像栓了绳的野狗,抓着把柄一样,一个劲的犬吠不停,都说打狗得看主人,你说说你自己,主人都没说什么,你叫唤个什么劲。”

    看着孤千徐的身板,确定孤千徐应该没太大力气,蓝衣下人底气十足,昂头挺胸说道,“不服啊,来打我啊,不吹太狠,你的小身板,我站着不动任你打,就怕你把自己先累成狗。”

    孤千徐笑着说:“我不会累成你。”

    “哈哈哈哈哈,我看你是不敢来!弱者才会显得无能!”蓝衣下人底气猛增,坚信孤千徐怕自己,只要赢回面子,小姐就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秦翌怀中抱着长刀从胡同出来,瓦拉戈用捆仙绳绑住老乞丐,像押罪犯似的走在大街,一听茶楼有争吵声,还有一群百姓围在茶楼口,三人顺势挤入人群里。

    秦翌从人群中出来,举手喊着:“在下替他一战。”

    “谁来都没用,不服来战!”蓝衣下人一脸欣喜,扭头一看有个黑衣中年,怀里面有一把长刀,修为竟然探知不了。

    秦翌走到孤千徐身旁,打着哈欠问:“打斗用什么方式。”

    孤千徐挠肚说着:“生死不论,输赢不谈,败者留下性命,交由胜者处决。”

    秦翌和孤千徐的关系不一般,应该都认识,蓝衣下人内心有些慌张,自己的修为早就是地系,再不济也在中期徘徊,竟然看不出黑衣中年的修为,只能说明对方修为高出自己太多,至少已经迈入天系,蓝衣下人压根不敢相信,不入眼的横纵镇居然有此等强者,也丝毫不肯信贫穷的孤千徐有实力命令秦翌。

    蓝衣下人平复好心情问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秦翌将怀中长刀放地,起身说着:“在下秦翌,专门打击坏人的游侠。”

    “第七的秦大侠……”蓝衣下人目瞪口呆看着,秦翌的名号和在平京城的举动,已经被江湖传得沸沸扬扬,都说秦翌有黑衣人指导,现在的实力肯定深不测,蓝衣下人也明白,自己在玄录榜才一百零三,眼前的秦翌排第七,此次打斗切磋,借天壮胆都不可能会赢。

    秦翌疑惑的问:“你认识我吗?!”

    蓝衣下人强装笑脸问着:“不知秦大侠到此所为何事。”

    秦翌指着孤千徐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只需要保护好他。”

    “什么?!”蓝衣下人嘴快脱臼一样,不知不觉张大嘴巴,一脸都是惊讶不敢相信。

    孤千徐找凳坐着说:“快打吧,大家都看着,别扫兴了。”

    “对啊,听说要打架,我们放下活来看戏呢!”瓦拉戈举手发言,几个百姓也跟着起哄,红衣少女嘴角微笑,表示也想看。

    自家小姐都帮着孤千徐,蓝衣下人见况不对,指着孤千徐说道,“我约战的是你,不能改变,敢不敢出来。”

    孤千徐点头说着:“可以啊,一拳分出胜负,我能接你一拳,你就去大街狂奔犬吠。”

    “好,打死可不负责的。”蓝衣下人底气又回来了,摩拳擦掌同意孤千徐所说的。

    孤千徐站在原地,懒散的说着:“来吧,只能一拳啊,记得手下留情。”

    “别慌,我会给你留全尸,马上就让你后悔。”蓝衣下人话语说完,带着小姐喜欢贫穷少年的愤恨,缓慢的脚步捏紧双拳,猛然一个停顿,右拳紧握放脸庞,摩擦了几下,用尽全力打向孤千徐的脸庞。

    小草莓和红衣少女被吓到,蓝衣下手分明就是下死手,准备一拳打死孤千徐,秦翌却压根不慌,聚精会神的看着。

    蓝衣下人的一拳软弱的轻碰在孤千徐脑门,人群密集在议论,看着凶狠的气势,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完全像那三脚猫功夫,来搞笑一样。

    孤千徐笑着说:“一拳软绵无力,你有点虚啊。”

    蓝衣下人慌忙后退,拳头跟打在棉花上一样,疑惑不敢相信的说着:“怎么可能?!”

    孤千徐指着大街笑着说:“万事皆有可能,去学狗叫吧,来出猖狂的气势满大街叫。”

    蓝衣下人摇头说道,“不可能,你别太嚣张了。”

    小草莓生气的说着:“耍赖真的无耻。”

    秦翌摇头叹气,“敢赌又不服输,像极了小人。”

    “我……不行,反正就是不可能,再来一次!”蓝衣下人急忙喊话孤千徐,表示刚才手滑失误,必须再比一次。

    孤千徐摇头拒绝,嘲笑着说:“不来,刚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跑来耍赖皮,真给你家小姐丢脸。”

    红衣少女似乎按耐不住,亲自出面走上前,轻声细语道,“愿赌就得服输,不然和背信弃义有什么区别。”

    “是,我马上就去学。”蓝衣下人很听红衣少女的话,急忙点头答应,茶楼口的人群也都知书达理,很自觉的纷纷散开,为蓝衣下人让出位置。

    蓝衣下人硬着头皮上,犹豫的蹲在地上,抿着嘴角试着放下人性,然后慢慢去参悟某些动作,勤能补拙愈加熟练,最后点头哈气口吐舌头,尽最大的努力去学着狗叫,围观群众点头默认,都说是生平第一次见,居然能将某物的精髓模仿到一丝不差。

    孤千徐拿着根棍子,朝大街上一扔,笑着喊道,“真乖,小蓝快去捡回来!”

    “汪,别催。”蓝衣下人欲哭无泪,从未受到如此屈辱,居然当着自家小姐的面,去当别人家的狗,内心已经对孤千徐恨之入骨,双手双脚也有模有样奔跑在大街。

    瓦拉戈看着大街上奔跑自如的蓝衣下人,忍不住感叹,只需一学一做就会,果然潜力无限,很有天赋可谈。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