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主仆契约
    双方互骂僵持着,彼此互目直视,怃然带着笑脸缓解不愉,黄大婶哪肯乖乖听从,绝无悔改之意,把满腔的愤怒用来唾骂柴乎的妻子,直言不讳说她一脸都是贱相,简直败坏武旗镇的名声。

    孤千徐听着早已经败坏名声的人去骂一个无任何瑕疵的人,孤千徐低着脑袋,不禁笑出了声。

    孤千徐偷笑着,黄大婶看了一点都不乐意,破口大骂道:“你笑你妈个什么呢?!”

    孤千徐思索片刻,乐呵的笑道:“我笑一身粪臭的,没有羞耻去诋毁干净的,满嘴脏话如同喷粪。”

    “谁干净,柴乎的贱妻一身肮脏。”黄大婶破口指骂柴乎的妻子。

    红衣少女猛的用手拍打桌面,一脸嫌弃说道:“至少比你干净,你的嘴太臭了。”

    “不和你们一群小屁孩说了,明天都滚出武旗镇,别再来祸害我们了!”黄大婶说完,带着一路前来的百姓离开柴乎的家。

    “那泼妇终于走了。”红衣少女高兴笑着,顺手拿着煮熟的鸡蛋,剥开慢慢吃着。

    孤千徐硬咽唾液,佩服的语气说着:“好彪悍的少女。”

    红衣少女才反应过来,羞红的脸埋怨着,高冷的淑女形象都破灭了,还让这么多人看见了。

    柴乎的妻子抹着泪珠,“饭菜都快凉了,大家别闲站着了,都来吃吧。”

    众人笑着点头,聚在一团,围着桌旁的木凳坐下,拿着碗筷看着丰富的菜肴,各自夹着菜,都夸厨艺不错,做的饭菜相当美味。

    半个小时左右,桌上的饭菜所剩无几,狂吃最猛的当属孤千徐,张大嘴巴狼吞虎咽,摸着吃饱的大肚,一脸满足的样子看着夜空。

    柴乎打着饱嗝说道:“住俺家吧,有空的房间,可能有点简陋。”

    中年男子没有嫌弃,笑着说道:“民风淳朴,有睡的地方就行了。”

    老人低声说道:“不用,到我家去,有几张床位拥挤,但是能住下。”

    柴乎拍着胸脯大笑,“也行,俺可不怕那些坏人,明天俺来找你们。”

    孤千徐等人答谢柴乎一家的盛情款待,跟着老人一同去往居住地,看一看今晚的睡处,明早好安排一下计划。

    大约步行五分钟,老人放慢脚步停下,精致的两层楼房,毫无疑问属于大户人家。

    绿衣丫鬟中毒太深,已经服下封筋脉的丹,暂时危害不到生命,那蓝衣下人神智不清,颠颠傻傻乱跑,孤千徐发现偌大的家中只剩老人独居,无老伴无子女,只有一条灰白的小狗摇着尾巴亲热老人。

    老人低头沉默,“儿子一个月前去参军了,老伴啊,昨天就不见了,人都没有找到,估计遇难了。”

    孤千徐急忙道歉,表示自己不知情,提到了老人的伤心处。

    “唉,家门不幸,明天劳烦各位活神仙了。”老人低声下气说道。

    秦翌低着头抱拳,“交给我们即可,不会让坏人为非作歹。”

    老人也满意的笑了笑,指着空的房间,让孤千徐等人别介意,衣柜里装有棉被,勉强度过一晚不是问题。

    避免有突发状况发生,孤千徐安排了一下,男的按时间段守夜,女的可以安心睡觉。

    次日清晨天已亮,一声鸡鸣传来,孤千徐等人打着哈欠,镇上的百姓叽叽喳喳不停,昨夜无任何动静,一切都正常。

    武旗镇有一个传统,早饭点只吃包子馒头,如果大鱼大肉属于大忌,会发生不吉利的事,也让包子铺门前人流如织,老人也早早的醒来,拿着一个大碗去包子铺。

    “开饭了!”老人端着大碗回来,碗里装着香喷喷的包子,馒头也热气腾腾。

    孤千徐等人有礼貌用钱财答谢,老人却不太高兴,表示来者是客,哪能让客人破财,所以拒绝收下钱财。

    孤千徐等人尝着包子,满嘴油腻,味道还不错。

    “你听说了吗?昨夜镇口发生的事,有人偷偷跑出去,都被杀害了。”

    “听说了,尸体都冰冷躺在镇口树林里,主要怪那群来镇上的人,招惹到怪物。”

    孤千徐听着大街有两个百姓正在窃窃私语,谈论镇口发生的命案。

    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快吃吧,我也刚听人说,黄大婶一家三口都跑出去了,全被杀害死在树林中。”

    “什么!那泼妇死了?!”红衣少女惊讶问着,手中握着包子,突然感觉下不去嘴。

    “对啊,家里没一个人,三口昨晚偷偷跑出去了,然后放牛的在镇口观望,凑巧发现了他们。”老人无奈叹息,说这世间不太平。

    小草莓天真笑着说:“没事的,坏人都会被消灭的。”

    怀里的银黑狐又睡着了,孤千徐点着头说道:“邪不胜正,一直不会改变的事实。”

    不一会儿,孤千徐召集着,聚在一个房间里讨论,问着众人有什么观点。秦翌提出自己的看法,表示应该尽量保护镇上的百姓,其次再找出幕后主使,天黑前解决此事,不然等天一黑,完全没有胜算。众人严肃说着,七嘴八舌讨论,最终制定临时方案,孤千徐独自出镇去往栖奉寨,秦翌镇口御敌,其余人尽量保护镇上百姓,天黑黄昏前彻底结束战斗,拯救武旗镇的百姓。

    “等会我们就执行各自的任务。”孤千徐自信满满说着。

    被绳捆绑住的老乞丐开口说道:“我能帮你们。”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你的狡猾程度不可信。”瓦拉戈不太信,生怕老乞丐使坏招。

    “我需要和他单独聊一聊。”老乞丐目光直视孤千徐,表示有事需和孤千徐一个人谈。

    “你们出去吧。”孤千徐也想看看老乞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点头答应老乞丐的要求,喊秦翌等人出去守着。

    秦翌等人全都已经出门,孤千徐让老乞丐直说即可,不用拐弯抹角。

    老乞丐低头冷冷一笑,“我很欣赏你的才能,所以和你做一笔买卖。”

    孤千徐哦了一声,惊讶中带着疑惑。

    “灵魂出窍有幸重生,我甘愿臣服于你,彼此之间签订主仆契约,但你需答应我一件事,等你登仙界前,替我找一具强者的肉身,我会给你巨大的回报,为你提供毕生的资源,助你早日引发雷电加身,顺利渡劫成仙,飞升去往仙界。”老乞丐跪在孤千徐面前,说出自己的诚意。

    “有点亏。”孤千徐思索着,老乞丐提出的交换条件,授剑人都能解决,再说到哪里去寻找强者的肉身。

    “我传授你七刀法,虽然没你的剑法强,但多少也有一点用。”老乞丐毫不犹豫的说拿出七刀法,表示没有欺骗孤千徐。

    孤千徐一听有些不解,“我持剑而行,刀法如何用在剑法上。”

    老乞丐解释道:“只要你能悟出剑意,就能精通剑术,用七刀法辅助,参悟七刀法的精髓,即可运用自如。”

    “太麻烦了,就算你帮助我,又能如何。”孤千徐瞄了一眼老乞丐,修为不够,可能重生受到损害。

    老乞丐笑着说道:“我目前的修为如果强行恢复,完全能恢复五分之二,勉强步入凡间的天系修为,对付眼前的困境,足矣。”

    “我再考虑一下。”孤千徐看了看自己灵系的修为,听着老乞丐说直接就能恢复到天系修为,放眼一目了然,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孤千徐两眼目光带着丝许羡慕,那可是江湖顶尖的存在。

    孤千徐慢吞吞的问道:“如果我没能帮你找到强者的肉身……那会怎么样……”

    “我相信你可以的。”老乞丐丝毫没犹豫,反而觉得孤千徐能行,不会让他失望。

    “万一我提前帮你找到肉身,你跑了咋办。”孤千徐脑海中的顾虑重重。

    老乞丐笑说不可能,说等孤千徐登仙界他才会离开,老乞丐还表示,期间会一直跟随孤千徐,如果他说谎或者没履行承诺,孤千徐即可摧毁签订的主仆契约。老乞丐也将承受巨大的痛苦,直到魂飞湮灭。

    老乞丐的条件有些诱人,孤千徐缜密思考大半天,笑着答应了老乞丐,另外提出一个条件,要求老乞丐将七刀法完完整整传给秦翌。

    “好,好吧。”老乞丐有些不解,一路上走来,秦翌和孤千徐的关系不算太亲密,无任何血缘或亲情关系,为何孤千徐会把七刀法拱手让人。

    孤千徐笑着解释,因为七刀法对他没什么大的用处,而秦翌又比较擅长刀法,七刀法会更加适合秦翌。生蛆布满灰尘,不如拿给有需要的。

    “你收拾一下,和我一同前行,去往栖奉寨,找出幕后主使。”孤千徐指着桌上的衣物,觉得此次到栖奉寨,老乞丐应该会派上用场,正好测试一下老乞丐的忠诚。

    “先不忙,签订主仆契约吧。”老乞丐手指放在嘴中一咬,一滴精血流出,浮在空中。

    孤千徐一脸茫然不解的问:“然后呢……”

    “如果你有星识海,用神识将我的血存入星识海中,或者把你和我的精血都融于水中,绘画出阵法,即可完成主仆契约。”

    孤千徐刚才看着老乞丐咬手指出血,想着肯定很疼,只好两眼一闭用神识将老乞丐的精血放入星识海中,突然星光一闪而过,精血化作一颗星星。

    “年纪轻轻拥有星识海,果然我没有猜错。”老乞丐话音刚落,教孤千徐绘画主仆契约,讲解了一些大概。

    孤千徐学会后在空手绘画出主仆契约,将主契约与仆契约分开,然后神识操控,把仆人的那份契约封印在老乞丐脑门前,仆契约渐渐涌入老乞丐体内,和老乞丐的灵魂相融合,主仆契约已经签订成功,仆的命全都掌控在主的手中,一念间即可使仆痛苦到绝望。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