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福大命大
    听了白衣蒙纱姑娘所说,小草莓深信不疑的信了,微微点头赔礼说了一声对不起,红衣少女摸着小草莓的脑门,问她为何相信一个坏女人,等会都会死在那群土匪手中。

    “但她说的没有错啊,的确没有害命。”小草莓一脸天真的说着。

    “你被她骗了,她就是一个坏人。”红衣少女捂脸不知该不该笑。

    小草莓像个懵懂少女,脑子空白依旧留有疑问。

    “接着来。”安乾兴奋大喊,把手中的斧头当宝贝似的亲吻。

    “来!”秦翌一声吼,用手拍打地面,一个翻身腾空站在原地。

    “有胆量!你们不准插手!今日,我要和他一决胜负!”安乾亲自下令,让土匪别瞎动,秦翌的命只能由他来夺取。

    秦翌冷冷一笑,一把长刀一个人,衣着黑衣脚穿鞋,独自游荡天下万里江山,见识到数不胜数的修仙者,在江湖的险境中,经历一场又一场的生死搏斗,能有胆取他性命的人,项上人头都已经落地,尸骨未寒。

    安乾狂笑不止,望了一眼秦翌,再用自信的目光看着斧头,坚信秦翌的鲜血会成他斧下的祭品。

    秦翌脸色瞬间严肃,看了看前方的土匪,也不清楚孤千徐能否及时回来。

    土匪围住武旗镇,黑风包裹孤千徐,都在绝境中,只有求生的欲望,何来服输的理。

    “暖和……”孤千徐趴在冷冷的黄土地,身体却很温暖。

    “你没事吧?!”幕后主使慌忙的问着。

    孤千徐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尽头,睁开双眼看了看四周,没有来到天泉,被两软绵绵的东西挡住了视线,孤千徐也觉得似成相识。

    “福大,命也大。”老乞丐松了一口气,孤千徐已经恢复神智。

    “我没有死!”孤千徐猛然惊醒似的,发现躺在幕后主使怀中。

    “死什么死,救活你啊,可多亏本座的地蟒,你得表示一下吧。”幕后主使痴笑,让孤千徐再来几粒丹出来瞧一瞧,毕竟刚才二人奋力救他,也需要一些功劳。

    孤千徐一脸懵圈,内心一想,丹都来自授剑人,他又不会炼丹,哪里可能有免费的丹。

    “主人尽量修养一下,你昏睡不醒,多亏神兽地蟒在场,地蟒不顾安危,替你吸食体外的黑风,可惜地蟒也因此陷入沉睡。”老乞丐解释着,当时情况不太乐观,幸好地蟒挺身而出。

    “那地蟒去哪里了?!”孤千徐东张西望,没有看见地蟒的身影。

    “消失不见了……”老乞丐指了指地蟒消失的位置。

    幕后主使趴在孤千徐身旁,娇声娇气的说道:“对呢,小鬼头啊,你得赔姐姐的地蟒,那地蟒乃古神兽呢,价值不菲呢。”

    “不应该啊。”孤千徐摇头说道,一个起身去到一旁,问地蟒为什么会凭空不见。

    “躲不了的,快赔本座的地蟒。”幕后主使两手插怀中。

    孤千徐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可能那团黑风太强,地蟒也受到了影响。”老乞丐说出自己独特的看法,也问孤千徐有没有什么不适之处。

    孤千徐面带笑容说没事,身体无任何大碍,暗病也没有发现。

    “奇了怪了,真不愧叫小鬼头,跟没事人一样。”幕后主使检查着孤千徐的身体,一切完好无损。

    说到头来,孤千徐也有很多疑问,刚才醒来身体被掏空似的,现在浑身都有力,觉得有源源不绝的神力踊跃而出。

    “因祸得福,汝的命真的顽强,接下来的时间,汝需自行掌控那股神力,用二分留八分,吾也会用天地泉池来考验汝。”授剑人留下话语离去,告诉孤千徐,黑龙本为强者,凡事都需靠自己。

    孤千徐表示不会让授剑人失望,顿时间,孤千徐的脑门有点疼痛,但不一会儿就已经好了,孤千徐也没有怎么去留意。

    孤千徐轻轻敲了敲脑袋,“我们下山去吧。”

    老乞丐匆忙回道:“是。”

    经历此事,老乞丐更加看重孤千徐,认定孤千徐的天赋非同小可,跟着孤千徐才能有望从登仙界,看一眼儿时的青梅竹马。

    幕后主使解释着前因后果,她来自仙界,一次和伙伴打闹,误入来到人间,睁开第一眼看见书生,在她眼中,书生像她的哥哥一样,对她爱戴有加。然后因为一些误会,以为书生要吞了武旗镇,所以她才会放出怪物危害人间,在一系列事情已经闹大,书生的真实面目流出,为复活死去的妻子准备夺取她的心脏。

    幕后主使也因此一怒,用一种家族独有的禁术将土匪控制住,使栖奉寨的土匪都臣服于她。书生太爱他的妻子,让她也生出怜悯,幕后主使决定用人的内脏做药引,救活了书生的妻子,完成了书生毕生所求。

    孤千徐神情呆滞,身体不禁一颤,女人真的可怕,幕后主使紧接着说,书生一个凡人,在冬日里见到他的妻子,二人一见钟情,在山中居住,书生也在偶然的机会发现惊天一幕,他的妻子并非凡人,乃从魔界偷渡人间的修行者,也因为人间的种种因素,书生的妻子太爱书生,到死都不肯分离。书生的妻子不幸丧失生命,书生也失去理智,日夜背着妻子来到武旗镇,有个老中医佩服书生,用药草使得书生妻子的身体不腐。

    由于书生背死者的尸体,谁也不肯接纳他,但栖奉寨的大当家安乾很豪爽,直问书生有何才能,书生只说会出谋划策,安乾毫不犹豫重用书生,并花大量资金用来安顿书生妻子的遗体。此事后,书生万分感激,帮安乾打压周围势力,书生带队百战百胜,安乾欣喜若狂,和书生结拜为异姓兄弟。

    知恩图报的书生曾下令,栖奉寨不欺压武旗镇,甚至在镇上做起了买卖,赚的钱财也能养活栖奉寨的土匪,栖奉寨也成了武旗镇的守护神。

    孤千徐在下山的路上犹豫,转身回头对幕后主使说着:“别再危害武旗镇的百姓了。”

    幕后主使拿出黄白两个袋子,黄色袋子里面装着黄散沙,洒在尸体表面,用来以死复生,白色袋子里面有一瓶水,用来洗去百姓的记忆。

    幕后主使表示照她说的做,武旗镇死去的百姓都有机会复活,希望孤千徐能不计前嫌原谅她,幕后主使也保证,从此不再危害人间。

    孤千徐想了一想,人死能复生,就当一善抵一罪。

    幕后主使偷偷一笑,“那当然咯,快下山吧,等会就晚了,我们一年后见!你别失约啊!”

    孤千徐认为一年太久了,人生地不熟,谁知道会在哪里漂泊,于是不解的问着:“那我到哪里来找你。”

    “不用啦,等本座来找你,到时候看看你的本事有多大,你也可以来栖奉寨!”幕后主使微微笑着,指着身后的栖奉寨。

    “再见。”孤千徐挥手作别,对幕后主使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不像杀人大魔头,反而和小草莓一样,自带天真活泼。

    孤千徐加快脚步,老乞丐也尾随身后,二人匆匆忙忙下山,孤千徐焦躁不安,只希望秦翌能多撑一会儿。

    从山上到山下,再入林中到镇口,至少也得一个时辰内。

    老乞丐灵机一动,变出长长的草席。

    草席浮在空中,老乞丐笑了笑,“主人,此草席为代步法宝,能缩短到镇时间,你先请。”

    孤千徐累个半死,刚准备躺上去,授剑人低声一问:“汝为何不御剑而行。”

    孤千徐顿时开窍,也自言自语问为什么。

    “咳,你先上,我有剑。”孤千徐用神识将醉剑唤出。

    老乞丐手撑着草席表面,一个猛跳坐在草席上,摇摇晃晃的生怕掉落。

    “到我了!”孤千徐让醉剑浮在空中,大喊一声变大,醉剑突然一闪,变成一把大剑。

    “有点怪怪的,长胖了一样。”孤千徐尴尬一笑,慢慢爬上醉剑。

    “冲啊……”孤千徐话音未落,醉剑嗖的一下冲了出去,吓的孤千徐趴在剑上,两手支支吾吾,茫然失措的样子。

    授剑人让孤千徐别慌张,喊孤千徐用神识操控醉剑。

    “看我的。”孤千徐点头说明白了,试着用神识控制住醉剑。

    “成功了!想停就停!”孤千徐惊喜大喊,醉剑对他言听计从。

    醉剑下方树木茂盛,孤千徐不禁冷颤,飞的有点太高了。

    “主人。”老乞丐坐着草席而来,费了不少的劲,才勉强跟上孤千徐。

    “全力冲刺!!!”孤千徐欣喜万分,试着站在醉剑上,像传说中的仙人那样御剑飞行。

    不料醉剑在空中好像并不牢固,孤千徐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能像老乞丐那样坐在醉剑上。共计时间没有三分钟,孤千徐已经看见武旗镇,对醉剑赞叹不已。

    镇口前方百米空地,秦翌正在和安乾一战分胜负。银黑狐第一个发现孤千徐在武旗镇上空,银黑狐奋力挣扎着,小草莓紧紧抱住。

    “我回来了!”孤千徐挥手喊着,也让醉剑失去平衡,孤千徐不得已从醉剑上跳下,直接把红衣少女扑倒,醉剑也嗖的一下冲出去,插在墙壁上,幸好掉落的地方不高,孤千徐并无大碍。

    刚才的一幕,安乾并没有当一回事,用力抬高斧头,猛的一下朝秦翌劈去,秦翌只能闪躲,斧头没劈中秦翌,直接陷入地里。

    孤千徐的突然到来,差些使得秦翌分神,秦翌内心也自嘲命够大,险些被斧击中。

    老乞丐慌忙让草席落地,匆忙去搀扶孤千徐,红衣少女羞红了脸,银黑狐蹦蹦跳跳跑向孤千徐,小草莓也微微一笑。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