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圣骨中成
    面对梨花针的击打,孤千徐渐渐能感受到一股寒流停滞在身体中,血液仿佛被冻住,冰冷的四肢僵硬,皮肤表面也结下一层冰霜。

    孤千徐用微弱的气息说道:“冷,好冷……”

    小草莓看在眼里,捂着嘴不敢出声,红衣少女目不转睛看着孤千徐,他目前的情况危机,全身上下被冰冻住,只怕九死一生。

    “梨花针对黑龙圣骨恰到好处,汝用神识去催动自身神力,让神力布满全身,使冻住的血液流动,暂时能缓解寒流刺骨的疼痛。”授剑人低声告知,只要体内血液能流动就不会有事,黑龙圣骨在梨花针的击打下,更能得到锻炼,前提必须硬撑下去。

    孤千徐盘坐着低个脑袋,慢慢感知神力,试着将神力布满全身来护住筋脉中的血液不被冻住。

    白衣蒙纱姑娘惊讶万分,孤千徐全身都被冰霜冻住,竟能活动自如。

    油伞下的梨花针力度增加,猛然间袭来,击打在孤千徐身体上,孤千徐面目顿时苍白难堪。孤千徐在不懈努力下,在自身神力的帮助下,血液暂未受到梨花针的影响,孤千徐也调整败者才拥有的坐姿,假装不肯认输,表示光凭区区肉身,也能独自强撑梨花针无痛无痒的击打。

    “主人,你别犯傻啊!”老乞丐焦慌了,急忙劝解着孤千徐,喊孤千徐别再强撑,此等针雨会损害身体,甚至能让他一命呜呼。

    “可惜了,公子将会命丧于此,我的伞下也会第一次沾染鲜血。”白衣蒙纱姑娘准备一击致命,因为使用梨花针太消耗她的神识及神力。若再持续下去,没把孤千徐耗死,她就会显得体力不支不得不收回油伞。

    孤千徐恍然间发现,体内的黑风悄悄在变暖,属于授剑人所说的大福事,有希望突破黑龙圣骨小成,迈入黑龙圣骨中成。若能借住白衣蒙纱姑娘的梨花针来突破,最为合适。

    孤千徐显得狼狈,抬头看了一眼白衣蒙纱姑娘,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无妨,宁死不降,敌匪无需畏惧。”

    “喂!你傻,你有没有事啊!”红衣少女本想骂孤千徐脑袋坏了,但却说出担心他的话语。

    “快救救千子啊!”小草莓慌张失措拉扯瓦拉戈的衣物。

    瓦拉戈看了一眼银黑狐,依然无所事事舔着毛发,瓦拉戈更加断定,银黑狐和孤千徐可能心灵相通。随后,瓦拉戈摇头对小草莓等人说无济于事,白衣蒙纱姑娘实在太强,只能静观其变,顺其自然。

    白衣蒙纱姑娘微微一笑,洁白如玉的嫩手十指相闭合,油伞静止不动。空中的寒流悄然弥漫开来,只在一瞬间,孤千徐的身体被刺骨的寒流包裹,极其冰冷的寒流里充斥着梨花的芬芳香味,一瓣瓣雪白色的梨花被微风卷在寒流中。

    秦翌不禁一颤,若应对此招的是他,此寒流也绝对性完胜于他的凛冽诀。秦翌脸色沉重,孤千徐面对白衣蒙纱姑娘毫无胜算,恐怕孤千徐非死即伤。但秦翌也明白一点,孤千徐能坚持到现在,可能是高人在暗中指点,所以高人肯定会出手相救。

    “梨花终将凋零。”白衣蒙纱姑娘面无表情显得冷漠,等她话说完时,孤千徐每一寸皮肤被冰晶覆盖。

    梨花瓣飘落而下,在孤千徐身旁翩翩起舞,洁白的梨花瓣如刀割划破孤千徐的衣物。孤千徐顿时面目狰狞,有一种强行撕裂肌肤的疼痛,梨花针扎在孤千徐皮肉表面,渐渐释放出的寒流钻入孤千徐脑部,宛如千万只吸血蜈蚣涌入,孤千徐小脸苍白,目光呆滞,两眼无神。

    梨花针雨乃神女一族至高的功法,不仅能摧残敌人身躯,更能使敌人脑部凝结出致命冰霜,悄然无声将敌人杀害。

    “脑部神经乃筋脉血液都被冻住,身体骨骼受到重创,非伤即废。”白衣蒙纱姑娘并没有痛下杀手,直接中断打斗。

    孤千徐趴在地上抱着脑袋打滚,孤千徐的脑部剧烈波动引发胀痛,孤千徐的星识海也受到影响,所幸醉剑蕴藏的神力高于袭来的冰霜,轻而易举破除白衣蒙纱姑娘的梨花针雨。

    授剑人闭睛冥想,实在探查不出醉剑中究竟蕴藏了多少神力,但也多亏醉剑护主,否则得劳烦授剑人亲自出手相救。授剑人不知该喜该悲,因为醉剑能轻而易举破除梨花针雨,此等实力至上,完全不低于授剑人自己。若孤千徐能彻底将醉剑操纵自如,放眼望去,谁都会敬仰他三分,修炼一事也能事半功倍。

    只可惜一点,有好就有坏,利不大于弊。授剑人怕孤千徐误入歧途会产出心魔,醉剑的神力也会落入心魔手中,到时候只能终结孤千徐的性命,不让其心魔危害世间。

    站在高山小亭中,授剑人茶水入肚腹,看了一眼碧绿山水,只希望所猜测的事不会发生在孤千徐身上,不然到时候就覆水难收,愧对于七重的托付,无脸入神古去见那故人。

    孤千徐睁开犯困的两眼,看着眼前的红衣少女等人,苍白无力笑了笑,“你们都在啊……”

    “哎……小草莓,你哭什么啊。”孤千徐看着小草莓在偷偷哭泣,秦翌的脸色也不好。

    瓦拉戈无奈摇了摇头,“你的骨骼裂开,虽不危害生命,可能今后不能练武……”

    “脉象也异常暴乱。”怃然替孤千徐把脉,依然和以前一样,具体为何不得而知。

    孤千徐只知浑身无力,并没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倒是黑风安分了很多,其它都自我感觉良好。

    授剑人低声笑乐,告知孤千徐已经熬到头,有幸突破黑龙圣骨小成,已经迈入黑龙圣骨中成。授剑人鼓励着孤千徐,只要孤千徐潜心专注修炼,登仙界前有望圣骨升至圣脉,圣血指日可待。

    孤千徐软绵无力的问道:“那群土匪在哪。”

    老乞丐上前回话,“主人,敌匪已经自行离去。”

    孤千徐一脸惊讶不敢相信,抬头望了望周围,土匪确实都不见了。

    孤千徐笔直坐立,红衣少女惊慌失色的喊着:“喂!你不要命了啊?!”

    “我有名字的。”孤千徐介绍着自己。

    红衣少女重点根本不在孤千徐的名字上,而是反问瓦拉戈,为什么孤千徐却没有事。

    “按照他的情况……突然坐立……实属有点……本尊也很惊讶。”瓦拉戈也吓了一跳,孤千徐刚才奄奄跟快丧命似的,现在却无事一样,完全不符合常理,称为骄傲的神茫仙体就算恢复再快都不可能。

    除非神茫仙体中的黑龙体质,但黑龙体质只有神古的剑神,一重才能拥有,一重乃黑龙一族的骄子,神古位列首重,世间万物的领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再说世间不可能同时有两种同样的神茫仙体,孤千徐不可能拥有黑龙体质,瓦拉戈只能猜测,孤千徐应该拥有另一种能短时间恢复的神茫仙体。

    周围异样的目光看着孤千徐,已经对孤千徐有所猜测及怀疑,不明白眼前少年和背后高人是好是坏。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孤千徐憨笑着,紧抱住银黑狐,巧妙转移话题。

    红衣少女阴险一笑,“你可真健忘啊,那天晚上我来找你,就告诉了你呢。”

    孤千徐的手臂被红衣少女掐了一下,孤千徐一脸茫然不解,那天晚上根本没有什么事,而红衣少女也没来找他。

    朱允微微一笑,芊芊玉手伸出,“朱允。”

    红衣少女姓朱字允,轩朝当朝圣龙朱辉的堂妹,皇室朱家的新一代才女,绘画的天赋谁见都赞不绝口。背景实力雄厚,完全不会表现得高人一等,反而平易近人。蒲王朱熠唯一的独女,朱允活泼开朗,不求名禄地位,深受怡太后器重。

    孤千徐手在衣物上搓了搓,“我叫孤千徐,很高兴认识你。”

    朱允并没嫌弃,主动握住孤千徐冰冷的手,偷偷一笑问着:“那有多高兴啊?”

    孤千徐一时开不了口,但稍加思索,回想一下赫老头所教的,不禁满意答道:“一眼入目,一脸痴情。微微痴笑,乐在其中。”

    “油嘴滑舌的,骗了不少的姑娘吧。”朱允微微点头一笑,缓缓松开手,牵着小草莓就跑,告诉小草莓别相信孤千徐的甜言蜜语。

    孤千徐一脸懵坐在原地,莫非赫老头所教的方法不对?为什么朱允会不太高兴,按照赫老头说话的自信程度,此话一出马到成功,现在可好了,朱允都不理他了。

    “我可看在眼里啊,一路走来艳福不浅,可喜可贺。”怃然笑着调疏了几句。

    “差点把它弄丢了。”孤千徐从星识海中唤出黄白两袋子。

    黄色和白色两个袋子都在,没在打斗中受到损坏,孤千徐也笑称星识海放东西挺便利。

    孤千徐依照幕后主使所说,把黄色袋子交给秦翌,让秦翌洒在死去的尸体表面,再将白色袋子交给老乞丐,让老乞丐看着镇上百姓泡水服下,吩咐老乞丐将袋子里的说成能救命的药液。

    大概过去一炷香的时间,老乞丐拿着白色袋子从房屋里出来,药液所剩无几,孤千徐笑了笑,将一粒丹磨成粉末放入碗中,加入剩下的药液,孤千徐喊小草莓以及朱允前来,两人尝着碗中的水,中年男子和怃然也各自喝了一口。孤千徐再将解毒的丹让绿衣丫鬟服下,不久后,绿衣丫鬟毫不犹豫喝着碗中的水。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