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你是英雄
    六人在攀爬时,看起来比刚才的人专业一些,尽管如此,仍然没人能攀爬上去,最后一人,是在爬到八成高度时掉下来。

    将卒们的心都凉了下来,这几十丈高的悬崖,似乎成为了不可逾越的大山。

    “弟兄们,谁能先爬上悬崖,便是立下军功,谁愿意上?”

    “我愿上…”

    共有六个人回应,其中一人是王大虎。

    五个人先后找地方攀爬着,而王大虎却没有动,一直在观察着,既观察他们如何攀爬,亦是细心观察峭壁的各个位置。

    这自告奋勇的五人,仍然是失败了。

    其中一人,是爬到九成高度时掉下来的。

    已经死了几十人,王大虎无所畏惧,准备要上了。

    这是大将军特别关注的小伙子,韩信拍拍王大虎的肩膀,说道:“祝你好运。”

    从第一批人开始,王大虎就十分留意,几十人之所以失败,山崖陡峭固然是很重要原因,但如果能改善方法,是有成功的可能性。

    只要是当兵,随时都有掉脑袋的可能性,不管结果如何,王大虎尽力去做,要是不成功,也只有认命了。

    他走到认为是最适合的位置,开始攀爬起来。

    几千名将士的心,都在为他捏汗,死了这么多人了,但愿他会成功。

    王大虎攀爬的速度不算快,但却很稳健,越爬越高。

    几千双眼睛,都聚焦在他一人身上,随着他离悬崖边越来越近,大家便越来越紧张,神经紧绷着,只要有一个人上去了,等同于宣告可成功翻越这道悬崖。

    王大虎始终没有往下看,他心态平和,时而看着眼前,时而抬头向上望,有时候还停下来先观察情况,力求脚下每踏足的、双手所抓的每一个位置,都不要出现滑溜或崩落。

    终于,王大虎离悬崖边已近在咫尺了,众人的心紧张到了极点。

    在那个位置的悬崖边上,长着一颗小树,此时,王大虎右手抓在小树上,眼看就成功爬上悬崖了。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紧绷的神经终于开始放松起来。

    突然间,王大虎左脚所踩着的凸出石块崩落了,左脚悬空。

    众人刚放松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幸好,王大虎此时已抓住了小树,否则就跟前面那几十人一样,牺牲在前进道路上。

    有惊无险,众人总算舒了一口气。

    王大虎四肢用力,要爬上悬崖。

    突然间,悬崖边的小树树根松动,经受不起王大虎重量加用力。

    悬崖下面的几千官兵,又再跟着紧张起来。

    韩信同样如此,他心中在为这个出色部下默默祈祷着。

    在这危急时刻,没有给王大虎考虑的时间,他一鼓作气,四肢用力往上爬。

    小树树根,在王大虎重量加力道作用下,终于脱落。此时,王大虎上半身已上到悬崖。

    “加油……”

    下面的士卒在给他打气。

    成功了,王大虎终于上去了,大家终于落下心头大石,欢天喜地,犹如是打了一场大胜仗。

    王大虎在悬崖边上躺着,在喘着大气,接近日落的阳光照耀在他身上。刚才可谓是九死一生,终于成功了,他在享受着胜利的喜悦。

    “王大虎…王大虎…”

    悬崖下边的官兵们在呼喊着。

    王大虎起身,在一颗大树上将绳索绑好,让后放下去。

    首先攀爬而上的是韩信,上来之后用力拍了一下王大虎。

    “恭喜你,你是汉军中的英雄。”

    韩信又再找一颗大树,绳子系好之后再放下去。

    入夜之后,全体人员都已爬上来了。

    这里虽然跟陈仓直线距离不远了,但在险峻山岭中前进,预计还需两三天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露宿一夜后,将卒们继续进发,这天又有六十三人不幸死在路上。

    ——————

    公元前二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

    傍晚,陈仓城内守将府邸。

    章直和姚通在喝酒吃肉。

    姚通道:“刘邦好几天没攻城了,看来是拿我们无可奈何了!”

    章直连笑几下,道:“雍王的援军应该赶到了,刘邦嚣张不了多久。”

    的确,章邯调派的两路援军已赶到了雍城,共有两万雍军集结在雍城。但章邯哪里敢出击,他见识到了汉军骑兵的勇猛,加上弟弟章豨被干掉,不敢跟汉军硬碰硬,只能等司马欣、董翳的援军赶到后再做打算。

    章直和姚通一边吃喝,一边吹水,不断耻笑着刘邦和邓玉龙。

    ——————

    汉军大营。

    晚饭后,邓玉龙在帅帐中来回渡步,灌婴、韩信已出发五天了,却还没有消息传递出来,他心中焦急。

    他时而在想着,会不会遇上了克服不了的困难?

    随着他们出发的时间越久,邓玉龙想得就越多,心中的焦急就愈发强烈。

    已经派出了就恰当的人,该交待的都已经交待好了,剩下的就看他们的了,多想无益。

    道理是这样,但古代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缺少打发时间的方式,只要闲下来,邓玉龙就不由自主想到那方面。

    “你过来,陪我玩玩!”侍从兵被邓玉龙叫进来。

    “大将军,要怎么玩?”侍从兵楞了一下。平常的时候,他是尽职尽责,大将军跟他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话都没多说过。

    “我这几天发明了一种棋局,叫五子棋,你先教你。”

    邓玉龙将小时候经常玩的五子棋搬出来,向侍从兵详细解说棋局特点和下棋规则,这是打发时间的方式,让邓玉龙暂时忘却了战事。

    陈仓南边,这里同样有山,只是不像陈仓西边的山那么高、那么陡峭。

    一队汉军就在山上隐藏着,时而观察着陈仓西门外的山岭。

    这是邓玉龙特意派来的,如果灌婴、韩信他们成功翻越山岭,会在山上摇动火把来传讯,当这边的人发现后,会立即返回大营报告。

    至于陈仓西城墙,虽然建在山冈上,但对面山岭位置比城楼更高,只要值班的人不是特意抬头望向那边,几乎不可能被发现。当然,事情并没有绝对,只是被发现的概率很低而已。

    这批汉军士卒守在这里,已经是第三个晚上了。
为您推荐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