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小七出生(二)
    附近几个村里都没有郎中,只偶尔有铃医走街串巷给人看病,收的钱比镇上医馆便宜很多,如果着急请郎中就必须去镇上,柳大河从屋里翻出钱袋子塞到怀里,跑去花家借了骡车,抄近路往镇上医馆赶去。

    近路有一样不好,就是有两个小陡坡,容易翻车,柳大河来不及细想这些,只要能省时间让他干啥都行,结果柳大河果然在土坡那里翻了车,他有些摔蒙了,过了好大一会才爬起来,身上穿的衣裳刮破了,上面还沾了很多土,看起来很狼狈,抖了抖身子他就上了骡车继续赶路了。

    到了镇上福生堂,柳大河看到福生堂的病人在门外排了很长的队就很着急,忙问身旁的一位老人家道:“老人家,请问您知不知道镇上还有没有其他医馆?”

    老人家很和善地给柳大河指了寿春堂的方向:“那边新开了一家寿春堂,但是不知道寿春堂的郎中好不好。”

    柳大河心里着急,客气地给老人家道了谢就去了寿春堂,寿春堂是今年新开的,口碑不太好,平日里门可罗雀,这点柳大河并不知晓,他一心只记着王婆子叮嘱他的话——快,一定要快。

    寿春堂的郎中正坐在柜子边打瞌睡,他长得尖嘴猴腮,看起来一副刻薄相,柳大河没时间在意郎中的外表,但是郎中却介意。

    郎中被柳大河叫醒之后上下打量了柳大河一番,对着面前一身破衣裳狼狈不堪的人开口不善:“我们这里是医馆,可不是开善堂的,看病是要银子的。”

    柳大河掏出鼓鼓囊囊的钱袋子递给郎中,又与郎中说了自家媳妇的状况,诚恳地请求郎中赶快与他一起去柳家村诊病。

    尖嘴猴腮的郎中听了忙摇头,妇人生产最是晦气,而且今天还发生了天狗食日的异象,这可是大大的不祥,他是傻了才自己送上门去找晦气呢。

    郞中将钱袋子里的钱倒出来,心道钱袋里面的钱估计是不知道费了多大力气凑出来的吧。

    这么破旧的钱袋子多看一眼都嫌弃得很,尖嘴猴腮的郎中把破钱袋子扔还给柳大河,草写了一副方子递给堂里抓药的小童,小童很快抓了几包药递给郎中。

    柳大河用乞求的眼神望向郎中:“您能不能与我同去柳家村?”

    郎中:“这点钱哪里够上门看诊的,这些救命药给你,赶快拿回去熬与产妇喝掉,听天由命吧。”

    柳大河听说郎中说他的钱不够,忙道:“就麻烦您走一趟柳家村吧,我回去就借钱,绝对会给够银钱的。”

    郎中打量着寒酸的柳大河,一身衣裳破了几个洞,上面还沾满了泥,郎中忍不住撇嘴,心说就你这样的穷鬼能借到钱吗,打量郎中我傻呢,说是回去借钱,想骗我去穷山沟门都没有,穷鬼,我都不稀罕坑你银子。

    看到柳大河还不离开,郎中心里有些不耐烦,对着柳大河道:“妇人生产凶险的很,你还不速速把药带回去煎给妇人喝,耽误了时间可就不好了。”

    柳大河只得拿了郎中开的药赶着骡车回了柳家村,他媳妇牛菊花已经晕过去了,于氏和接生的王婆子都在屋里照看着。

    儿子柳阿福正蹲在门前哭,脸儿红红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得柳大河很是心疼,忙扯了柳阿福去灶间生火熬药。

    柳阿福吸了吸鼻涕说:“妹妹睡着了,娘流了好多血。”

    柳大河心里也是担心的,熬药的时候手有些发抖,这时候也只能出言安慰儿子:“阿福乖,不要哭了,你娘不会有事的,爹买了药回来,我们现在一起给你娘熬药,你娘喝了药就好了。”

    阿福用袖子擦干眼泪,又忧心道:“姥姥说妹妹好丑,脸儿红红的像猴子屁股,我想要个好看的妹妹。”

    柳大河笑着摸了摸阿福的头发:“你刚生下来的时候也像猴子屁股呢,现在不是长得又白又胖,妹妹过些日子就会变得好看了。”

    阿福听了柳大河的话破涕为笑。

    牛氏昏睡了两天才醒过来,昏睡的这两天里牛氏做了长长的梦,梦里她去了一个很恐怖的地方,到处都是骷髅,她一直走一直走,但总走不出去,她用力喊叫,却发不出声音,牛氏觉得那个地方应该就是地府吧,想起来真是后怕,好在终于走出了那个鬼地方。

    看到牛氏醒过来,于氏立刻念了声阿弥陀佛,对着牛氏道:“娘得回牛家村了,家里很多事等着我呢,过些日子娘再过来看你。”

    牛氏眼里含着泪花:“娘,我心里难受,这孩子出生在天狗食日那样的大凶之日,我担心……”

    于氏就劝慰她:“你别想那么多了,我看大河一点嫌弃的意思都没有,给你接生的王婆子说了,你闺女一生下来,天狗就被赶走了,太阳重新露出来,所以正是好兆头。听说你们家大河刚生下来的时候他娘可嫌弃了,可是你看现在大河多能干,又会赚钱又疼媳妇。”

    于氏大包小包地回了牛家村。

    柳大河因为担心自家媳妇,接下来的几天就没出门干活,一直在家里照看着。

    此刻他正端着一碗鸡汤喂媳妇,牛氏就着柳大河伸过来的勺子喝了口鸡汤,立刻吐了出来,吸着气对柳大河道:“差点烫死我了,放床头柜上凉一凉。”

    柳大河把碗放到床头柜上就去看女儿,阿福也依偎在爹爹柳大河身边看妹妹,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牛氏转头看着襁褓里的女儿实在欢喜不起来,她曾对这胎寄予了厚望,几个月前她挺着大肚子吃力的在村里走动的时候,村里小王氏同她说:“菊花,瞅你这肚子尖尖的,肯定是个小子。”她听了小王氏的话晚上做梦都在笑,村里儿子生得多的妇人经常被大伙称赞有福气,走路都趾高气昂的。现在家里已经有了一个阿福,如果她再生个儿子,村里得有多少人羡慕她,大家都会说她是个有福之人吧。

    结果她日盼夜盼,生下来的却是个女儿,还害她鬼门关里走了一糟差点回不来。牛氏越想越心烦,转头看向旁边胖乎乎的闺女,再看向对着闺女一脸傻笑的柳大河,忍不住翻了白眼。

    柳大河的老爹柳全那边也有些闹腾。

    柳全听村里人说柳大河家添了个闺女,就小心翼翼对徐氏道:“大河媳妇生了,咱让老三家的给送点鸡蛋过去吧。”

    徐氏:“不许去,谁都不许去,怀了一年才生下来的孩子,肯定和大河一样是个怪胎。”

    柳全是个怕媳妇的,徐氏不让他去看孙女,他就没敢去。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