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道士进村(一)
    虽然村里有人说柳大河家的女儿不吉利,但那也只是暗地里说。

    柳大河在村里为人还不错,生孩子毕竟是喜事,村里很多人家都送了礼过来,有送鸡蛋的、有送红糖的、还有送其它吃用之物的。其中最显眼的是三块颜色鲜亮的料子,柳家村收礼,料子算是非常有面子的。

    三块料子其中一块是村里的花家送的,花家住在柳大河家斜对面,经常送些小点心给阿福吃,村里人都穷,每天两顿能吃五分饱就很不错了,哪有那做小点心的闲功夫,也就只有花家那样的大富之家才会做。

    另外两块料子是柳大河的姐姐柳云娘送的,柳云娘因人长得好,嫁了镇上一户姓温的人家,温家在凤凰镇上有间卖杂货的铺子,听说生意很好。

    不过牛氏是不喜欢柳云娘的,大概是因为漂亮女人对漂亮女人大多天生有敌意吧。

    牛氏记起生儿子阿福的时候柳云娘才送了一块料子,现在生了个丫头片子柳云娘居然送了两块料子来,是存心给她添堵的吗,不要以为嫁了富贵人家就了不起了。

    生阿福的时候牛氏的娘家也是送了一块料子来的,这次生了女儿,就只送了些鸡蛋过来。牛氏看着身边小脸儿皱巴巴的女儿,觉得娘家人真是合自己的心意,生了女儿本来就应该如此对待,要不大伙怎么都说女孩子是赔钱货呢。

    柳家村喜欢给孩子起贱名,这样才好养活,什么狗屎狗蛋之类的名字很受欢迎,柳阿福的名字当初就差点成了柳狗蛋。

    村里给孩子取名那是长辈的权利,本来自家孩子取名这权利该握在柳大河的爹柳全手上,但是老柳家跟柳大河现在是不来往的,柳大河的老娘徐氏看紧了全家人,绝对不让家里人沾柳大河这个扫把星,所以取名这事只能柳大河自己来了。

    牛氏想学别人一样给儿子起个贱名好养活,柳大河坚决反对。柳大河在镇上木工店跟着东家识过几个字的,第一个孩子的降生让他觉得很满足很幸福,于是和牛氏商量:“就叫阿福吧,希望他是个有福的。”柳大河还有半句话没说,不要像他爹我小时候过得那样苦。

    虽然老柳家不认柳大河,柳大河却从来没有忘记过老柳家,他一直都知道没有他爹柳全他是活不下来的。

    逢年过节柳大河都会托人给老宅送东西过去,待阿福长大些,就让阿福送节礼过去,阿福受自家老爹连累,每次过去老宅被奶奶徐氏冷眼相待。

    妹妹起名字这件事阿福一直惦记着,他经常仰着小脑袋问自家老爹:“爹,咱给妹妹起个什么名字好?”

    柳大河想着三个哥哥家一共生了六个闺女,就摸了摸阿福的小脑袋道:“堂姐妹里面你妹妹排第七,就叫小七好不好?”

    村里已经有好几个狗蛋了,还有桃花杏花一大堆,小七这个名字不错,村里一个重名的都没有,阿福听了很喜欢,对着妹妹的小脸越看越喜欢,妹妹的小脸白白胖胖的很讨喜,已经不像刚出生时那样红彤彤的,果然爹爹说的是对的。

    转眼间柳小七已经满三个月了,但是这孩子每天夜里总是啼哭不止,牛氏被吵得有些不耐烦,经常偷偷地用手掐那小身子,有一回被阿福看到,阿福很心疼妹妹,就对牛氏说:“娘,妹妹还那么小,你怎么能掐她呢?怪不得妹妹总是哭。”

    牛氏:“我掐她是她的福气,没有我她可来不了这世上,不过,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告诉你爹。”牛氏心里恨不得没生过这个女儿,生这个女儿的时候可是差点送了她的老命。

    这一日,村里来了位穿宽大道袍的年轻道士,长得颇为俊俏,洁白细腻的手上摇着铃,两文钱算一卦。

    不得不说,外表真的很重要,上一次村里来了一位年纪较大的老道士,村里人就不怎么搭理。这次换成了帅气的年轻道士,村里女人们的热情就被点燃了,围着俊俏的沈道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沈道长仙风道骨。”

    “沈道长,道士可以娶亲吗?”

    “沈道长,帮我也算一卦。”

    ……

    牛氏怀里抱着白白胖胖的柳小七好不容易才挤进去:“道长,帮我家孩子看看,这孩子晚上成夜成夜地哭,一点都不消停。”

    有妇人见到牛氏插队有些不高兴,拦住牛氏:“牛氏,你咋插队呢,我可是排在你前面的。”

    牛氏霸道惯了,不理会那妇人,从钱袋里拿出几个钱递给沈道长:“道长快帮我家小七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沈道长接过钱认真地看向牛氏怀里的柳小七,掐着手指算了一会然后对牛氏道:“这孩子出生的时候正值天狗食日,命中带煞,克六亲,是天煞孤星的命。”

    边上的人对沈道长都是一脸的信服。

    “沈道长算得好准啊!”

    “沈道长真是神了,居然算得出小七是天狗食日的时候出生的。”

    ……

    牛氏怀里的柳小七此刻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沈道长,沈道长对上那双眼睛有些慌乱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牛氏问沈道长:“道长,有没有破解的法子?”

    沈道长从褡裢里摸了块桃木牌递给牛氏:“这块桃符是我祖师爷开过光的,给孩子随身带着,可化解七八分。”

    “多少钱?”

    沈道长伸出五个手指,牛氏感激涕零地又递上了五个大钱,对着沈道长再三道谢。

    回到家里牛氏立刻找了根麻绳将桃木牌串起来挂在了女儿的脖子上。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