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道士进村(二)
    沈道长在村里忙了两个时辰才忙完,他摸了摸袖袋里鼓鼓的钱,心满意足的出了村。

    村口,接生的王婆子正等在柳树下,年轻道长将十几个钱递给了王婆子:“多亏了你提供的消息,今天收获还不错。”

    王婆子将钱接到手里:“沈道长,你怎么能把小七那孩子说得那么毒。”

    沈道长摸了摸鼻子:“不说毒些,能赚到桃木牌的钱吗?人各有命,都是老天爷安排的,跟我没多大关系,您老早些回吧,莫让人瞧出什么来。”

    不等王婆子说话,沈道长又掏出块桃木牌递给王婆子:“这个桃木牌可以辟邪,也送你一块。”

    王婆子摸了摸手里的钱和桃木牌,心里有些感激邻村的接生婆把沈道长介绍给她,让她得到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希望下次沈道长能再多给她些钱,于是王婆子就问沈道长:“沈道长,您下次什么时候来?”

    沈道长低声对王婆子道:“哪里还有下次,道长我从来不走回头路,再过来那不是自寻死路吗?”沈道长说完转身飘然离去。

    柳大河天摸黑的时候才背着木头箱子回到家,牛氏已经做好了饭菜,柳阿福很是乖巧,正忙着端盘子端碗,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柳大河把阿福拉到面前仔细查看阿福的脸:“阿福,你的脸怎么回事?身上有没有受伤,快把衣服脱下来爹看一下。”

    阿福:“爹,我身上没事不用脱衣服,下午二蛋他们都说妹妹不好,我就和他们打了一架。”

    下午沈道长离开村子之后,那些孩子就围着阿福一直喊着小七是灾星小七是灾星,阿福听了很生气,就和那些孩子打了起来,他一个人对战那么多人,自然是吃亏的,幸好柳老婶子看到之后把那些孩子都喝斥开了,不然阿福就更加惨了。

    柳大河看阿福的脸没多大问题,就摸了摸阿福的头道:“打架总是不对的,下次再遇到这种事就来告诉爹。”

    阿福乖巧地点头。

    柳大河仔细地洗干净手,把床上白白胖胖的小女儿抱在怀里,一家人围着小木桌吃饭。

    吃完饭柳大河把女儿放在床上,坐在床边逗女儿玩。

    柳大河笑吟吟地望着儿子:“阿福今天有没有帮着带妹妹?”

    阿福很认真地点头:“爹,妹妹很听话的。”

    柳大河摸了摸阿福的头,笑得一脸满足。

    牛氏收拾完碗盘,在柳大河身边坐下,迫不及待地将白天道士说的话给柳大河讲了。

    然后牛氏狠了狠心做出决定:“咱把小七送人吧,你要是喜欢女儿以后我再给你生一个。”

    柳大河听了很不高兴:“游方道士的话哪里能信?你不要听道士胡说八道。”

    牛氏:“沈道长算出我们家小七是天狗食日的时候出生的,可见他是有些厉害的。村里除了我还有很多人算了卦的,都说准着呢。我一直都觉得小七这孩子不太对,一出生就害我差点没了命,而且每天晚上都会哭闹不停……”

    柳大河听了牛氏的话,就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小时候过得太苦了,他决不能让女儿如自己那般凄苦地长大。

    于是柳大河语气生硬对着牛氏道:“你这当娘的心未免太硬了些,阿福这么小都知道维护亲人,你这当娘的却这样想自己的女儿,你的心亏不亏?总之我是不会同意把七儿送人的。”

    牛氏铁了要把柳小七弄出去:“你以为我十月怀胎不辛苦啊!小七这丫头克亲,万一克着我的阿福怎么办?你要是不同意这事我就回娘家,再也不回来了。”

    阿福:“妹妹不是灾星,妹妹是福星。”

    柳大河和牛氏成亲之后感情一直很好,从来没争吵过,以前即使有过小分歧,柳大河一般也都让着牛氏的,但这次不同,小七是他的亲闺女,他们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小七和他小时候一般凄惨呢。

    但是自己经常要出门干活,牛氏若是回了娘家,家里孩子可就没人照顾了。

    柳大河沉思了一会,决定还是再劝一劝牛氏,就对牛氏道:“咱们现在儿女双全不是挺好的吗,你要是嫌小七晚上爱哭打扰你睡觉,我就再打张小床,咱晚上把小七放到外间去睡。毕竟是亲骨肉,我绝对不同意把她送出去。”

    最终牛氏妥协了,决定按柳大河说的,做张小床放在外间让小七在外间睡。柳大河在心里自我安慰,小七住在外间比他当初住在漏风的灶间里睡觉好多了。

    床做好之后,小七就睡到了外间,阿福使出吃奶的力气搬自己的床却搬不动,就向柳大河求助:“爹,把我的小床也搬去外间,妹妹还小,会害怕的,我陪着妹妹。”

    柳大河就把阿福也挪到了外间。

    女儿还太小,柳大河不放心,晚上起了几次去外间看女儿。说来也奇怪,女儿搬到外间以后,没再像以前一样成夜成夜的哭,反而睡的很安稳,早上柳大河醒来去看的时候,女儿对着他笑得眉眼弯弯。

    柳大河亲了亲女儿的小手:“小七真乖,要快快地长大呀。”

    阿福也跟着说:“妹妹真乖,要快快长大呀。”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