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赖三上门
    这一日,镇上人称赖三的人来了柳大河家。

    这赖三是凤凰镇上有名的恶霸,在镇上摆摊卖东西的人都要被他刮层皮,平日里为非作歹,听说杀人放火的事也是做过的。

    赖三进村一路向大伙打听柳大河,引了不少人围观,村里人小声议论,不知道柳大河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大部分人不愿意给赖三带路,有一个人主动跳了出来,却是臭鸭蛋,被桃花娘推出来的。

    桃花家有三口人,桃花娘、桃花爹和臭鸭蛋。曾经还有两个女儿,分别叫桃花和杏花,去年被两夫妻卖掉了,家里只留了臭鸭蛋这个宝贝儿子,性子养歪了,成天跟在王家村的几个二流子后面瞎混,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臭鸭蛋一路带着赖三等人到了柳大河家里。

    柳大河今天没出工,他一大早起来就去了田里,其实去田里也没啥事,地里的活都被柳老三兄弟抢着做了,他就是今天刚好不出工,随意去自家的田里转一转,看看庄稼长得好不好。

    柳大河在地里转了一圈,很快就回转村里,他看到自家院门外围了很多人,心道,糟糕,牛氏肯定又作妖了。

    进到院子里柳大河一眼就看到赖三,赖三这个人柳大河是知道些的,但是赖三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呢?柳大河很是惊讶,上前问道:“请问……”

    柳大河话才刚开了个头,就被赖三打断了:“问啥问,欠债还钱,赶紧把十两银子拿出来,我也好拿钱走人。”

    听到十两银子,村里人惊呆了。

    “十两银子,天呐,我家一辈子也赚不到。”

    “我家去年紧省慢省的才存了几十文。”

    “我家老大去年生了一场病,不光没存钱,还欠了亲戚家上百文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账还清。”

    ……

    柳大河也对十两银子很疑惑:“这位兄弟是弄错了吧?”

    “谁是你兄弟,真有意思,这破村子居然有人敢和我赖三称兄道弟。”说着赖三拿出一张纸:“这是欠条,白纸黑字上面有你家婆娘按的手印,赶紧把钱拿来,不拿就把你家婆娘带走卖去妓院。”

    柳大河看向低着头站在院子里的牛氏,问牛氏道:“怎么回事?也没见家里添置新物件,你借了这么多银子用在了什么地方?”

    牛氏声音哽咽:“我娘家兄弟娶了媳妇之后日子过得艰难,就在他们那里借了些银子。”

    邻居柳老婶子出声道:“牛氏娘家借的银子应该去牛家村讨。”

    村里其他人也附和:“是呀是呀,你们找错了地方。”

    村里人觉得虽然牛氏不着道,但是柳大河人还是不错的,一些修补桌椅板凳的小活从来不收村里人的钱,而且大家分到的野猪肉和狼肉还放在家里没吃完呢,哪能忘记小七的好。

    赖三:“是牛家村的人借的银子没错,但是前些日子牛家村的人说没钱还,你婆娘在上面按了手印说要帮他们还……”

    赖三手身后一个光头走上前一步抢着说道:“所以我们找到你家是没错的。”

    光头刚说完就被赖三一巴掌拍在头上,赖三:“这么没眼色,敢抢老子的话说。”

    光头立刻委屈巴巴的跟个小媳妇似的缩到一边。

    村里人不敢置信地看着牛氏,那可是十两银子呀,这牛氏胆子也太大了。没错,村里小媳妇偶尔是喜欢偷偷的往娘家送点东西,但却没谁敢为了娘家担十两银子的债。

    柳大河对牛氏很失望,用手指着牛氏气得说不出话。

    牛氏继续哽咽:“我兄弟都很辛苦,日日干农活。”

    王大娘撇嘴:“谁不辛苦,庄稼人谁不干农活,而且一年到头经常吃不饱饭,也没见谁家欠了这么多钱。”

    牛婶子道:“我娘家也在牛家村,牛氏的娘家人我认识,她娘家的那几个孩子穿的衣裳可鲜亮了,我瞅着小七身上这件很像牛羊群大女儿穿过的旧衣裳。”

    大伙看了看身穿补丁衣裳的阿福和小七,心道这牛氏也真是的,自家孩子穿成这样,还经常往娘家送东西。牛氏的娘家人也不是个东西,这是在喝柳大河的血吃柳大河的肉呀。

    “自家的孩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钱省下来,都拿去给娘家霍霍了。”

    “这样的媳妇趁早休了。”

    ……

    牛氏听到村里人这样说她很生气,就对着村里人道:“你们赶紧滚,不要堵在我家院子里,我看着你们就烦。”

    然后牛氏又把小七推到赖三面前,对赖三道:“这是我女儿,她一脚就能踹死一头几百斤重的野猪,你们把她带走吧,用她抵那十两银子,你们可赚大了。”

    牛氏有里有些得意,觉得拿小七抵债实在太好了,一举两得,既能把娘家的债还了,又能赶走灾星。

    柳大河一直对牛氏很有感情,当初媒婆介绍了那么多女子,柳大河却只相中了牛氏。他没想到现在却是这般,柳大河严重怀疑自己当初是瞎了眼。万般无奈,柳大河只得叹了口气对牛氏道:“我看你是不想再和我过日子了吧,今天我们就和离。”

    然后柳大河又对赖三道:“孩子你不能带走,钱我们会还的,只是现在手头上没有现银。”

    赖三伸手推了推面前胖乎乎的小女孩,居然推不动,心里有些气闷:“爷我烦着呢,谁说让你们家拿孩子抵债了,推迟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推迟一天就要多付一两银子的利钱。”

    村民们惊叹,天呐,居然要一天一两银子的利钱。

    花老爷子走进院子,递了个钱袋给柳大河:“大河,这是十两银子,你先用着,等以后赚了钱慢慢还我。”

    像赖三这种人沾上边绝对不是好事情,柳大河接过银子递给赖三,赖三接过银钱带着一众人离开了,牛氏送走小七的愿望没达成,心里颇有些遗憾。

    柳老婶子拿柳大河当晚辈对待,很想劝劝牛氏过日子不能这样,就对牛氏道:“小七她娘,今天这事儿你做的不对。”

    牛氏听了这话很不开心,这些村妇刚才说了她不少坏话,当她是聋的吗,就对着柳老婶子大声嚷道:“你这是忌妒我们家吧,我哪里不对了,十两银子我们今天轻松还掉了。若是放在我娘家兄弟身上,还不得愁死,我可怜的兄弟每天都要下地干活辛苦地很……”村里人不得不佩服牛氏颠倒黑白的本事,十两银子哪里是轻松还掉了,明明是刚从花家借的。

    柳老婶子张了张嘴,却没再说话,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她边走边自我检讨——我真是糊涂人啊!居然跟牛氏这种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

    没一会人就走光了,院子里清静下来,柳大河看着两个孩子,无奈的对牛氏道:“我没本事跟你讲道理,这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你要是不想被休回家就不要再折腾什么事情出来。”

    牛氏听了柳大河的话果然安稳了一阵子。

    事实上柳大河为十两银子的外债很是苦恼了一阵子,牛氏当家作主这么些年,也没能存上一两银子,十两银子实在太多了些,看来以后得多接点活,勒紧腰带过日子,而且以后家里的钱不能再让牛氏管了。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