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好心被冤枉(三)
    赵家的人和柳家村的人对峙着,两边的人各说各的理,眼看就要在医馆门口打起来,这时突然有一个乞丐走出来站到柳大河身边:“昨天的事我亲眼见到了,这位大哥赶着牛车到了戏园子门口,正打算扶老太太下车,老太太突然就发病了,吐着吐着就晕倒了,把牛车上漂亮的新柜子都吐脏了。”

    说话的乞丐十来岁的样子,头比平常人大些,穿的衣不蔽体,却站得笔直,看着倒有些说不出来的气势。

    赵家老大上前推了乞丐一把,将乞丐推得趔趄一下差点摔倒,赵家老大嘴里嚷道:“你谁呀就这样冒出来,谁知道你是不是那乡下汉子找来的托?”

    阿福要上前帮小乞丐,小七拦住阿福:“让我来。”

    小七走到赵家老大跟前:“你冤枉我爹,你是个坏人。”说着小七抬起脚轻轻地踢了一脚,赵家老大立刻嚎得跟杀猪一样,边上的人觉得赵家老大真是夸张,不就是被小孩子踢了一下吗,装得好像很痛一样。

    孙郎中暗暗替赵家老大捏了把冷汗,那孩子跟普通孩子能一样吗?大人也没她那么大的力气呀,赵老大的腿肯定很痛,不会就这样废了吧?谁让你冤枉人家爹的,看吧,报应这么快就来了,果然坏事是做不得的。

    乞丐转了一圈,对着周围的人道:“我不是托,我经常在戏园子门口乞讨,乞丐们都叫我大头,你们当中很多人应该都见过我吧,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守在戏园门口的,因此昨日我才能看到那一幕,这位大哥是个好人,我不想好人被冤枉。”

    看热闹的人基本上都是镇上的,很多人都见过这个大头的乞丐,听到大头的话很多人点头应是,然后众人一起指责赵家讹诈老实人。

    “这老太太是老毛病了,住在赵家附近的人都知道。”

    “五十两在镇上都能买个小铺子了,赵家这是想靠着赵老太太发财呢,听说这人是好心才顺带了赵老太太一段路,以后大家做好事前一定要多多思量呀。”

    “咋能讹人家乡下人五十两银子呢,这乡下人也太可怜了。”

    柳家村来的人可不少,就怕被人说以多欺少,才想着先讲道理的,既然道理已经讲好那就好办了,族长带着村里的年轻人去赵家拉牛车。不用赔五十两银子了,柳大河吊着的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他吃了孙郎中开的药后烧差不多退了,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很多。

    柳大河带着家人对着大伙鞠躬道谢:“今日多谢大伙了,多谢大伙了。”

    牛氏想起昨天柳大河说帮赵老太太付了三百文的药钱,就对赵家人道:“老太太看病的三百文钱得还给我们。”

    赵老太太听了这话,往地上一躺又晕了过去,没人知道她是真晕还是假晕,赵家人哭天抢地上前去扶老太太。

    牛氏小声对村里人道:“那三百文钱看起来是要不到了,咱们赶紧回去吧,回头赵家人怪我把老太太气病又要讹我家银子。”

    于是柳家村人哗啦啦离开了凤凰镇。

    回到家里,柳大河就和牛氏商量:“村里人这次帮了大忙,你看我们要不要请村里人吃顿饭表示一下谢意。”

    牛氏:“请客要花很多钱,咱家现在没钱暂时先不请客,你把今天去镇上帮忙的人家都记下来,等年前我多做些包子每家送上一些。”

    柳大河点头,在心里默默记下今天帮忙的人家,他想到如果自己识字就好了,就对牛氏道:“我只识得几个字,还是镇上木工店的老掌柜教的,等咱们有钱了,送阿福去学堂吧,就算考不上秀才多识几个字也好。”

    牛氏点头赞同,如果阿福能考上秀才举人以后做大官那真是更好了,他们家就不用像这次一样被别人欺负了吧。

    柳大河年前还有最后一家的家具要做,做完送去就可以休息了。

    小七和阿福都很懂事,每天都帮着干些力所能及的活,打磨、刷桐油这些活她们都是做得来的,全家人齐心协力终于在小年前面一天完工了。

    柳大河再次花钱雇了村长家的牛车,把家具搬上车,准备出发。

    小七有些不放心,就道:“爹,我力气大,可以帮着搬家具,我和你一起去吧。”

    牛氏也不放心,这次的家具要送的地方叫桃沟村,比凤凰镇还远,到了凤凰镇再往固县方向走十几里才能到,路上万一再出个啥事,年还要不要过了,于是牛氏也说:“这次我必须得跟着去才放心。”

    柳大河:“干脆阿福也去,咱全家一起,等送完家具回到凤凰镇上,把年货办一办回来就好准备过年了。”阿福高高兴兴地跳上了牛车。

    他们一路顺顺利利到达了桃沟村,主人家对柳大河的手艺很是赞赏,结了账之后还特地给小七阿福包了小红封,每个小红封里都有八文钱呢。

    牛车出了桃沟村小七两人就把红封递给牛氏,牛氏满心欢喜地收起钱,对两个孩子道:“等下到镇上给你们买点心吃。”

    阿福:“我要吃缸贴子。”

    缸贴子就是烧饼,凤凰镇有好几家卖烧饼的,其中一有家匾额上写着缸贴子三个字,这家做的烧饼不是圆的,而是方形的,而且是放到缸里烤制的,相传以前皇帝微服私访吃过这家店的烧饼之后赞不绝口,亲手写了缸贴子三个字,店家就找人刻成了匾额挂在铺子前面,缸贴子烧饼在凤凰镇是极有名的。

    小七听哥哥提到缸贴子,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我也要吃缸贴子。”

    今日还算顺利,牛氏心情还过得去,就对两个孩子道:“行行,都给你们买。”

    谁知牛氏的话说完没一会,他们就遇到了拦车的人。

    这次拦车的是个年轻男子,他跛了一条腿,一瘸一拐挡在车前:“带我去凤凰镇,我会给钱的。”

    牛氏僵着脸道:“不行,我们绝不带人。”

    年轻男子:“我家有钱,等到了镇上,我给你们银子。”

    牛氏:“不行不行,给金子也不行。”
北京快乐8